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先秦兩漢 -> 儒家 -> 論語 -> 為政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先秦兩漢 -> 儒家 -> 論語 -> 為政 于 周一 9月 30, 2013 9:34 am

陳志玄


版主
版主
http://ctext.org/analects/wei-zheng/zh

先秦兩漢 -> 儒家 -> 論語 -> 為政

《為政》


提到《為政》的書籍 電子圖書館

為政:
子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
為政:
孔子說:「管理國家要以身做則。如同北極星,安然不動而衆星繞之。」

為政: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為政:
孔子說:「《詩經》三百首,用一句話可以概括,即:『思想純潔』。」


為政:
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為政:
孔子說:「以政令來管理,以刑法來約束,百姓雖不敢犯罪,但不以犯罪為恥;以道德來引導,以禮法來約束,百姓不僅遵紀守法,而且引以為榮。」

為政: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為政:
孔子說:「我十五歲立志於學習,三十歲有所建樹,四十歲不困惑,五十理解自然規律,六十明辨是非,七十隨心所欲,不違規。」

為政:
孟懿子問孝。子曰:「無違。」樊遲御,子告之曰:「孟孫問孝於我,我對曰『無違』。」樊遲曰:「何謂也?」子曰:「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為政:
孟懿子問孝,孔子說:「不違禮。」樊遲駕車時,孔子告訴他:「孟孫問孝於我,我說:『不違禮』。」樊遲說:「什麽意思?」孔子說:「活著時按禮侍奉;死之後按禮安葬、按禮紀念。」

為政:
孟武伯問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憂。」
為政:
孟武伯問孝,孔子說:「父母只有在子女生病時才擔憂。」


為政: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為政:
子游問孝,孔子說:「現在的孝順,衹是能贍養老人。即使是犬馬,都會得到飼養。不敬重,有何區別?」

為政: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
為政:
子夏問孝,孔子說:「和顏悅色很難。有事情,子女都去做;有酒肉,老人隨便吃;這樣就是孝嗎?」

為政:
子曰:「吾與回言終日,不違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發。回也,不愚。」
為政:
孔子說:「我曾整天同顏回談話,他從不反駁,象笨人。後來觀察,發現他理解透徹、發揮自如,他不笨。」

為政:
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為政:
孔子說:「分析其動機,觀察其行動,瞭解其態度;人藏哪去?人藏哪去?」

為政:
子曰:「溫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
為政:
孔子說:「溫習舊知識時,能有新收穫,就可以做老師了。」

為政:
子曰:「君子不器。」
為政:
孔子說:「君子不能象器皿一樣,衹有一種用途。」

為政:
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
為政:
子貢問君子,孔子說:「先將要說的做出來,然後再說。」

為政: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
為政:
孔子說:「君子團結群衆而不拉幫結派,小人拉幫結派而不團結群衆。」

為政: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為政:
孔子說:「讀書不想事,越學越糊塗;想事不讀書,越想越頭痛。」

為政:
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已!」
為政:
孔子說:「走入異端邪說中,就是禍害。」

為政:
子曰:「由!誨女知之乎?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為政:
孔子說:「子路啊,我告訴你,知道嗎?知道的就是知道的,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的,這就關於知道的真諦。」

為政:
子張學干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為政:
子張學做官,孔子說:「多聽,不要說沒把握的話,即使有把握,說話也要謹慎,就能減少錯誤;多看,不要做沒把握的事,即使有把握,行動也要謹慎,則能減少後悔。說話錯少,行動悔少,就能當好官了。」

為政:
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為政:
哀公問:「怎樣使人心服?」孔子說:「以正壓邪,則人心服;以邪壓正,則人心不服。」

為政: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為政:
季康子問:「怎樣使人尊敬、忠誠、勤勉?」孔子說:「舉止端莊,能贏得尊敬;敬老愛幼,能贏得忠誠;任用賢良、培養人才,能使人勤勉。」

為政:
或謂孔子曰:「子奚不為政?」子曰:「《書》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於有政。』是亦為政,奚其為為政?」
為政:
有人問孔子:「先生為何不從政?」孔子說:「孝啊,就是孝順父母、兄弟友愛,以這種品德影響政治,這就是參政,難道衹有做官才算從政?」

為政: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
為政:
孔子說:「人無信譽,不知能幹什麽?就象大車沒有車軸,小車沒有車軸,怎麽能啟動?」

為政:
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繼周者,雖百世可知也。」
為政:
子張問:「十代以後的社會制度和道德規範可以知道嗎?」孔子說:「商朝繼承夏朝,改動了多少,可以知道;周朝繼承商朝,改動了多少,也可以知道;以後的朝代繼承周朝,即使百代,同樣可以推測。」

為政: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諂也。見義不為,無勇也。」
為政:
孔子說:「祭奠別人的先人,是諂媚;遇到符合道義的事不敢做,是懦夫。」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