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第六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第六 于 周日 3月 02, 2014 12:26 pm

陳志玄


版主
版主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第六

隋天台智者大師說
弟子法慎記
弟子灌頂再治

釋禪波羅蜜修證第七之二

[0516b17]釋四無量心開為五。第一明次第。第二釋名。
第三明處所。第四明修證。第五明功德。第一
釋四無量心。所以次四禪後者。明行人。有二
種。一者世間行人。二者出世間行人。就凡夫
行人。中則有三。一者樂高勝自在求作梵天
王。是故雖得四禪而更進修無量心。何以故
然。四禪但是色界自行具足。而無益他之德。
淺薄。若生彼天不得王領。若修四無量心緣
於十方眾生而入三昧。慈悲普攝利他心大。
是故功德轉多。若生彼天必作梵天王王領
自在。是故能得四禪。猶更修習四無量心。二
者外道行人。雖得四禪而見有心識之患。欲
求涅槃無想寂滅不知破色。直用邪智滅心
入無想定。三者或有凡夫外道行人。悉厭患
色猶如牢獄。一心破色修四空定。是為凡夫
行人。同得此定志樂不同。各隨所習愛樂不
同。若佛弟子有二種人。所謂小大兩乘。是
二種人得四禪時。進修無量心者。小乘之人。
為自調心增長福德。易得涅槃故。大乘之人。
欲度眾生。必以大悲為本故。次四禪明修四
無量心。問曰。如摩訶衍中假設問云。是四禪
中有四無量及十一切入等諸定。今何故別
說。答曰。雖四禪中皆有是法。若不別說人則
不知其功德。譬如囊中有寶。若不示人即無
人知者。若欲示大福德。為說四無量心。患
厭色如牢獄。為說四無色定。於緣中不得自
在觀所緣。為說八勝處。若有遮道不得通達。
為說八背捨。心不調柔不能從禪起次第入
禪。為說九次第定。不能得一切緣遍照隨意。
為說十一切處。問曰。若以論說今得四禪者。
亦應悉得四無量等諸禪定否。答曰。此依義
而說。若無漏四禪中說。有四無量心則於義
無過。何以故。無漏禪中具諸觀行法門故。若
有漏根本禪。說者當知乳中說酪耳。第二釋
四無量名者。一慈無量心者。慈名愛念眾生。
常求樂事以饒益之。二悲無量心者。悲名愍
念眾生。受五道中種種身苦。三喜無量心者。
喜名欲令眾生從樂得歡喜。四捨無量心者。
捨三種心。但念眾生不憎不愛。緣此四法故
說於四心。遍十方平等無隔名無量心。修慈
心為除眾生中瞋覺故。修悲心為除眾生中
惱覺故。修喜心為除眾生中不悅樂故。修捨
心為除眾生中憎愛故。此四定次第階級之
相在下當釋。第三明修處所。自有二種。一為
通明處。二者別明處。第一通明處者。四禪中
間定。悉得修四無量心。如釋論中說。是慈在
色界根本禪。亦在禪中間無色界。無色於緣
眾生為不便。欲界未到地定淺。不任修諸功
德問曰。欲界未到地利根之人能用此定。發
見思真解。何故不得修四無量心。答曰。緣理
之慧利故。得發若神通無量等。是事法必假
深定。而欲界未到。非全不得修無量心。但發
得即屬初禪。是故不說。如初禪五支覺觀二
支分別。欲界則生悲易。喜支生喜易。樂支生
慈易。一心支生捨易。故說為修證之處。問
曰。第四禪及中間無喜樂。云何以喜樂與眾
生。答曰。內雖無有喜樂緣。取外喜樂人相。而
平等與樂。譬如離欲行人。自不須五塵。亦不
與塵欲交染而為大福德故。亦以五欲勝妙
樂具給。施前人。而於自心無所染污。於四禪
中與他喜樂。亦復如是。未到中間類即可解。
第二別明修處者。如初禪以覺觀為主。深識
欲界眾生苦惱之相。此處修悲則易。二禪內
有大喜。此處修喜無量則易。三禪內有遍身
之樂。此處修慈則易。四禪妙捨莊嚴。此處修
捨為易。此則隨地各有其便。問曰。若爾佛何
故。說住四禪修四無量易得耶。答曰。第四禪
名念清淨。得不動定。於此中修一切佛法功
德易成故。作是說耳。問曰。上說初禪行悲。此
則壞於次第。如慈在前。應初禪而修慈二禪
修悲三禪修喜四禪修捨。何故不爾。答曰。此
逐義便不隨次第。譬如佛十弟子各有第一。
若問何人智慧第一。應答身子是。若以夏臘
大而答第一者則於義大僻。第四正明修證。
約四無量心即自有四。一修慈證慈。二修悲
證悲。三修喜證喜。四修捨證捨。第一明修慈
證慈者。即開為二。第一正明修習方法。此如
佛處處經中說。有比丘以慈相應心。無恚無
恨無怨無惱。廣大無量善修習。云何名以慈
相應心。如釋論說。若念十方眾生令得樂時。
心數法中生法名為慈。善是相應欲入禪定
當先作誓願。一切眾生悉受快樂。我於定中
悉得見。受想行識。是名心數法。諸身業口業
及心不相應諸行是法和合。皆名為慈。是法
皆以慈為主故。慈得名。譬如一切心數法皆
是後世因緣。而但思得名。於作業中思最有
力故。是名慈相應相。復次行者初修時用念
清淨心。取外所愛親人受樂之相。若父母兄
弟隨取一最愛者。一心緣之。若有異念攝之
令還。令於心想的的分明見於親人受樂之
相。其心愛念乃至中人怨人餘五道亦如是。
復次行者如是修時。若見種種善惡境界。及
發諸禪中事。悉不得取。但一心觀於親人得
樂之相心心相續。是則略說修慈方法。第二
明慈定發相。行者禪定智慧福德善根力清
淨故。如是一心慈念眾生時三昧即發。三昧
力故即於定心中見所愛親人受於快樂之
相。身心悅豫顏色和適了了分明。如是見親
人得樂已。次見中人乃至怨人亦復如是。於
定心中見一人。次見於十人千人萬億一聚
落一國土一閻浮提一四天下乃至十方世界
一切眾生悉皆受樂。行者於定中見外人受
樂。而內定轉深。與外相應湛然無動。是名慈
相應心。即是相應受想行識陰入界等法。如
前說。問曰慈相應定見眾生時。為當如上說。
從一至十漸漸而見。為當一時併見。答曰。行
者根有漸頓不定。一種慈相應心者。慈名心
數法能除心中憒濁。所謂瞋恨慳貪煩惱。譬
如淨水明珠置濁水中。水即澄清。無恚無恨
無怨無惱者。於眾生中若有因緣若無因緣。
初生名為瞋。瞋增長籌量持著心中而未決
了。是名為恨。亦名為怨。若心已定無所畏忌。
欲損於他。是名為惱。以慈心力除捨離此三
事。是名無瞋無恨無怨無惱。此無瞋無恨無
怨無惱。以是讚歎慈心功德廣大無量者。一
心分別有二種名。如慈相緣見一方為廣。四
方為大。緣四維及上下為無量。復次破瞋恨
心名為廣。破怨心名為大。破惱心名為無量。
慈緣親人為廣。慈緣中人為大。慈緣怨人得
福多。故名無量。復次為狹緣故名為廣。為小
緣故名為大。為有量緣故名無量。善修者是
慈心牢固。初得慈不名為善修。非但愛念眾
生中。非但好眾生中。非但益一眾生中。非
但一方眾生中。名為善修行者。於上親中親
下親。上中人中中人下中人。下怨。中怨上怨。
是九種人中愛憎正等無異。乃至愛念五道
眾生中。以一慈心視之如父如母如兄弟子
姪知識。常求好事。欲令利益安樂。如是之心
遍滿十方。是名善修。復次若但與眾生欲界
樂。不名善修。但與初禪樂不名善修。但與二
禪樂不名善修。若能具足與欲界樂乃至三
四禪樂。是名善修。如是慈心名眾生緣。或在
凡夫人行處。或有學人未漏盡者。亦行此悲
為調心。得大福德入無漏故。法緣者。諸漏盡
阿羅漢辟支佛諸佛。是諸聖人破吾我相滅
一異相故但觀從因緣相續生。以慈念眾生
時。從和合因緣相續但空。五陰即是眾生念
是五陰此慈念。眾生不知是法空定。眾生常
一心欲得樂。聖人愍之令隨意得樂。為世俗
法故。名為法緣。無緣者。是慈但諸佛有。何以
故。諸佛不住有為無為性中。不依上下過去
未來現在。知諸因緣為不實。顛倒虛誑故。心
無所緣。佛以眾生不知是諸法實相。往來五
道心著諸法而分別取捨。以是諸法實相智
慧令眾生得之。是為無緣。譬如給濟貧人。或
與財物金銀寶物。或與如意神珠。眾生緣法
緣無緣亦復如是。此義如摩訶衍中廣說。復
次眾生緣慈但見受果報樂相。法緣慈則見
受諸法門及涅槃樂相。無緣慈則見一切同
是佛性常樂平等相。復次眾生緣慈則在根
本禪中。法緣慈多在特勝通明背捨諸無漏
禪中。無緣慈多是首楞嚴。法華三昧及九種
禪中。第二釋修證。悲即為二。一者正明修悲
方法。如佛說。若有比丘以悲相應心。無瞋
無恨無怨無惱。廣大無量善修悲相應心者。
行者於慈定中常念欲與眾生樂。從慈定起。
猶見眾生受種種身苦心苦。心生憐愍即作
是念。眾生可念莫令受是種種身苦心苦。復
更念言。我今無目五道之中親中怨入並受
種種身心諸苦。而我不知不見。長夜懈怠不
生救拔之心。作是念已即發願言。若有眾生
受種種苦我。於定中悉願得見勤加救護。作
是願已即入禪定。用定念淨心先取一所愛
親人受苦之相。繫心緣之。若有異念攝之令
還。令於心想的的分明。其心憐愍悲念無極。
如是乃至中怨憎一方乃至十方一道乃至五
道亦如是。是則略說修悲方法。二明悲定發
相行者。福德智慧善根清淨。作是觀時三昧
便發。即於定中見於親人受苦之相了了分
明。其心悲愍欲加救護。既見親人受苦。生憐
愍心已。次見中人怨人如是。乃至十方五道
眾生受苦之相。行者於定心中見外人受苦。
而內心憐愍。從悲定起心轉深固。定心與外
相應湛然無動。是名悲相應心。無瞋無恨無
怨無惱。廣大無量皆如上說。善修者。於悲定
中。非但見親人受苦深憐愍。乃至中怨九種
十方五道諸受苦者憐愍救護。其心平等。故
名善修。復次若見是受苦之人生愍念。受樂
者受不苦不樂者而不憐愍。不名善修。若見
三種之人悉皆是苦憐愍不二。是名善修。復
次見五道眾生受苦差別。名不善修。若見受
苦不異憐愍平等。名曰善修。亦可得言若見
五道眾生受苦一種。名不善修。若能分別五
道眾生受苦差別不同。名曰善修。如是略說
善修之相。問曰。五道眾生果報不同苦樂有
異。如三塗眾生多苦報。人道眾生半受苦樂。
天道眾生多受樂果。云何行慈因緣皆見一
切受樂。行悲因緣皆見一切受苦。豈非顛倒
耶。答曰。不然。是為得解之道。行者欲學是慈
無量心時。先當作願。願諸眾生受種種樂。取
受樂人相攝心入定。即見眾生皆悉受樂。譬
如鑽火先以軟草乾牛糞等。火勢轉大能燒
大濕。大慈心初發亦如是。初生之火唯及親
人。慈心轉廣怨親同等。皆見受樂無復苦相。
復次一切眾生五道輪轉苦樂不定。即雖暫
樂後必大苦。今雖大苦後當得樂。雖即未然
必有其事。是故行者用得解之心。緣於一切
皆樂。不墮顛倒。悲喜捨心亦復如是。第三釋
修喜證喜。即為二。一者正明修喜方法。如佛
說。若比丘以喜相應心。無瞋無恨無怨無惱。
廣大無量善修喜相應心者。行者入悲定已。
其心愍傷一切眾生長夜為諸苦惱之所逼
迫。我當云何而拔濟之。令是等眾生從苦得
樂從樂生歡喜。爾時深觀眾生雖受苦惱此
苦虛妄本無今有。易可除滅。所以者何。如人
有病苦若遇良藥即便差愈。更以衣食供給
快樂無量。復次如人火熱身受苦惱。若得清
冷之水火苦即滅歡樂便生。如人現受貧困。
以是因緣慳貪造惡。若給施珍寶教修布施
行善。則現在離於貧弊。身心慶快。未來之
世長受安樂。復次又如世人愚癡顛倒縈纏
煩惱受種種苦。若聞無漏清淨妙法如說修
行。煩惱病除即便獲得禪定智慧及涅槃樂。
如是種種因緣苦無定性。易可除滅令得歡
樂。行者作是觀已即發願言。願諸眾生一切
諸苦悉皆除滅受樂歡喜。我於定中悉皆得
見。作是願已即入禪定。用念清淨心。取於親
人。從苦得脫受樂歡喜相。一心觀之令於念
心的的分明。見於親人受歡樂相其心悅豫
欣慶無量。次緣中人怨人乃至十方五道眾
生受喜之相心生慶悅。是則略明修喜方法。
二者明喜定發相。行者如是修已。念慧福德
善根力故作是緣時。即發三昧力故。即於定
中任運見於所愛親人離苦得樂歡喜之相了
了分明。於三昧中其心悅豫不可說。乃至十
方五道眾生受於歡喜亦復如是。行者於三
昧中見於外人受喜之相。而於內心無有動
轉。定漸增深。是名喜相應心。無瞋無恨無
怨無惱廣大無量善修之義如慈心中說。問
曰。慈心令眾生樂。喜心令眾生喜。樂之與喜
有何等異。答曰。如摩訶衍中說。身樂名樂。心
樂名喜。五識相應名樂。意識相應名喜。五塵
中生樂名樂。法塵中生樂名喜。復次欲界中
五識相應名樂。初禪中三識相應名樂。三禪
中一切樂是名樂。欲界及初禪意識相應名
樂。二禪中一切樂是名喜。麁樂名樂細樂名
喜。因時名樂。果時名喜。初得樂時名樂。歡心
內發樂相外現歡喜踊躍是名喜。樂根相應
名為樂。喜根相應故名喜。如是等種種分別
喜樂之相異。問曰。若爾者何以不慈喜次第。
答曰。行慈心時。愛念眾生猶如赤子。心願
與樂出慈三昧。猶見眾生受種種苦。深心愛
念欲拔其苦令得安樂。當如初樂後喜中隔
於悲故。不次慈記喜也。譬如人母。雖常念子
令得安樂。而未名喜。後見染病其心愁毒病
既得差家業付之大歡喜。故次悲說喜也。問
曰。何故約禪明喜樂。喜即為麁。約無量心明
喜則為細。答曰。禪則以定為貴。樂心恬靜與
定相扶故為勝。無量則心緣眾生。因緣眾生
歡喜為勝故細。復次行者初定既淺但以樂
緣眾生。何以故。若取喜相心散難攝。後緣
三昧漸深。雖歡喜踊躍心不散亂故為細。第
四釋修捨證捨亦為二。一者正明修捨方法。
如佛說。若比丘以捨相應心。無瞋無恨無怨
無惱。廣大無量善修捨相應心者。行者從喜
定出心自思念。若慈與眾生樂。悲欲拔苦。喜
令歡喜。而計我能利益不忘二事即非勝行。
譬如慈父益子不求恩德乃曰真親。復次眾
生得樂有多因緣。不獨由我。若言我能與樂
則為過分。復次慈心與樂但是得解。然諸眾
生實不得樂。若以為實即是顛倒。復次是諸
眾生受苦樂憂喜心生。憂喜心生即是結使
難得解脫。我今欲與清淨善法不應住此三
心。復次我雖慈悲愛念。於彼無益。今當捨此
三心行諸善法實利眾生。如是念已即捨三
心。一心發願。願一切眾生皆得妙捨莊嚴令
我悉見。作是念已。即入禪定用念清淨心。取
於親人受不苦不樂之相一心緣之。若有異
念攝之令還。令於心想的的分明。見於前人
受不苦不樂。如是次第緣中人怨人十方五
道一切眾生。皆是不苦不樂其心平等。是則
略明修捨方法。二者明捨定發相。行者如是
修已。正念福德善根力故。作是緣時。三昧便
發。即於定中不加功力。任運見於所愛親人
受於不苦不樂之相了了分明。於禪定中雖
見眾生心無憎愛。乃至十方五道眾生亦復
如是。行者爾時於此定中見諸眾生皆是捨
相。三昧開發無有動轉深妙堅固。其心安隱
平等不二。是名捨相應心。無瞋無恨無怨無
惱廣大無量善修之義。並如上說。問曰。前
三種心中應。有福德。是捨心於眾生不苦不
樂有何等益。答曰。行者作是念。一切眾生離
苦得樂。失時即是苦皆是惱累。得不苦不樂
則心安隱始終無患。以捨饒益故得福亦大。
復次行者慈喜心時或時愛著心生。行悲心
時或時憂悲心生。貪憂故則功德尠薄。入是
捨心除此貪過無諸煩惱。當知行捨福德甚
大。復次行者於捨心中能作種種益眾生事。
是故福德增多。略說捨無量心竟。問曰。悲
喜捨中。何故不說法緣無緣。答曰。義類前慈
心可見。不煩重說。問曰。是四無量心樂為二
分。悲喜捨何故不作二分。答曰。樂是一切眾
生所愛重故作二分。苦不愛不欲故不作二
分。問曰。四無量發願入定見眾生。為實見為
心想見。答曰。見有二種。一得天眼無量心。此
實見。二者但用得解憶想。緣眾生而入三昧。
既證三昧。三昧力故。入則得見。出則不見。此
為三昧得解之力。非實見。問曰。證四無量
心。何故不分別支及體用淺深進退等相。答
曰。證無量心時亦非全無其義。但既無的文
故不須分別。第五釋四無量功德。即為二。一
者現世。二者未來世。一現世功德者。如佛阿
含中說。若入慈心三昧者。現世得五種功德。
一入火不燒。二中毒不死。三兵刃不傷。四終
不橫死。五善神擁護。以利益無量眾生故。得
無量福德。二未來功德者。善修四無量心。若
生色界多作梵王。以無量心廣攝眾生故。若
於初禪得即作初禪王。乃至四禪亦爾。問曰。
三藏中但說初禪號娑婆世界主梵天王。今
何故說。乃至四禪悉有梵王。答曰。纓絡經中
明四禪。禪禪並有梵王。問曰。若爾佛何以故。
說慈報生梵天上。答曰。以梵天眾生所尊皆
聞皆識故。佛在天竺國常多婆羅門。婆羅門
法所有福德盡願生梵天。若聞行慈生梵天。
聞多信教修行慈法。以是故說行慈生梵天
上。復次斷婬欲天皆名為梵。說梵則攝四禪
四無色定。如五戒中律儀但說一種。不妄語
則攝三事。復次若於四禪中修四無量心。隨
是禪中悉得受生。既隨禪生無量心福德大
故。果報亦應有異。豈得生於彼天而無君民
之別。復次如佛於人王經說十八梵。亦應有
王民之異。又云。四禪中有大靜王。而佛於
三藏中。但說初禪有大梵王者。以初禪內有
覺觀心。雖則有語言法主領下地眾生為便。
上地無此故不別出。問曰。若爾佛何故。說四
無量功德。慈心好修。善修福德極遍淨天。悲
心好修。善修福德極虛空處。喜心好修善修
福德極識處。捨心好修善修福德極無所有
處。云何言慈果報應生梵天上。答曰。佛法
不可思議。隨眾生應度者如是說。復次從慈
定起入三禪易。從悲定起向虛空處易。從喜
定起入識處易。捨定起入無所有處易。復次
慈心願令眾生得樂。此果報自應受樂。三界
中遍淨天最為樂故。言福德極遍淨。悲心觀
眾生老病殘害。行者憐愍心生。云何令得離
苦。若除內苦外苦復來。若為除外苦心苦復
來。行者思惟。有身則有苦。唯有無身乃得無
苦。虛空能破色。是故福德極虛空處。喜心欲
與眾生樂。心識樂者心得離身如鳥出籠。虛
空處心雖得出身猶繫心虛空處無得礙。於
一切法中皆有心識。識得自在無邊故以喜
福極在識處。捨心者捨眾生中苦樂故得真
法。所謂無所有處。以是故捨心福極無所有
處。若作如是明四無量心功德。但諸聖人智
慧方便自在故如是。非諸凡夫。何以故。凡夫
之人住初禪乃至四禪修。四無量隨。禪受報
不。能方便巧入無色修四無量。復次佛知未
來世諸弟子鈍根故。分別著諸法錯說四無
量相。是四無量心聖人所知。眾生緣故但是
有漏。但緣欲界故。無色界中無。所以者何。無
色界不緣欲界故。為斷如是人妄見故。說四
無量心。無色界中亦以四無量心。普緣十方
眾生故。不重言不緣無色界。如是說者多存
法緣無緣。復次行者若於眾生緣中。具足入
法緣無緣。是時眾生緣四無量心是摩訶衍。
復次菩薩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此眾生緣四
無量心。雖是凡夫所行亦應知應證。證已以
不可得空無所著。善巧方便即能於此定中。
具足一切善法度諸眾生。即是行菩薩道。復
次四無量心中觀行功德眾多。更欲論餘事不
具明也。次四無量心後應釋無想定。何以故。
有諸外道深厭有為心識生滅。欲求涅槃寂
靜常樂。既無智慧不知真實。得四禪時不見
細色之過。但覺心識生滅虛誑。則厭患其心。
既不知破色斷色繫縛。直以邪智滅却其心。
邪法相應心無憶想。謂證涅槃。既未斷色繫
縛。若捨命時即生無想天中。猶是色界生死
不得解脫。亦名客天。猶如阿那含人修五品
熏禪。為色界思惟惑未盡。寄生色界亦名客
天。此無想定既是邪法。非佛弟子所修。今
欲具足明三界定。所以略明示知邪正相耳。
第三釋四無色定。四無色定者。一空處。二識
處。三無所有處。四非有想非無想處。今釋
此四定為二意。一總釋。二別釋。一總釋者。
前四禪四無量定悉依色法故有。今此四定。
悉依無色法從境得名。故云無色定。是故經
云。四空滅色道。心心互相依。亦名四空定。
無形無質即是義同虛空故。名四空定。亦名
四空定處。此四種定心亦名定處。此四種定
心以所觀之境為處。如念處勝處一切處悉
從所觀處得名。四空定次第之相在下當明。
而不名禪者。前已受名不應重立。今應更立
勝名。復次此四無色自體支林有闕。不得名
禪。問曰。纓絡經說。五支為因默然為定體。此
復云何。答曰。此但約義方便立支。非如四
禪具足成就支林之法。故諸經論中並不說
有支也。第二別釋空處即開為三。一釋名。二
修行。三證相第一釋名。所以名空處定者。此
定最初離三種色心緣虛空。既與無色相應
故。名虛空定。今此空處及上三無色定。並
是無覺無觀聖默然及捨俱所攝故。摩訶衍
云。得虛空處定。不苦不樂其心轉增。問曰。若
虛空無色名空定者。上來諸禪亦見空想。何
故不名虛空定耶。答曰。不爾。彼六地中但是
入定心細不見麁色之相。意謂為空。而實未
能觀色破散色法斷色繫縛。所以定中或時
見色或不見色。非如空定一向永絕色相。是
故六地定中。雖有空相。不名虛空無色定也。
第二明修空方法。就中有二。一明所修之境。
二明能修之心。一明所修之境中有二種。一
者障境。二者相成境。一障者行者欲入空處。
要須滅三種色。一可見有對色。二不可見有
對色。三不可見無對色。故經中。說過一切色
相滅有對相。不念種種相入無邊虛空處。摩
訶衍云過一切色相即破可見有對色。滅有
對相即是破不可見有對色。不念種種相是
滅不可見無對色。一切色法不過十一。謂五
塵五根及一入少分。即是色法塵。如阿毘曇
說。一則見十則說有對。一入少分是不可見
無對。行者欲入虛空處定。必須破此三色。此
三種色即是障境。二成定境者。虛空為智所
緣因此入定。即是成定之境。第二明能修之
心即為二。一訶讚。二觀析修習。言訶讚者。
如行者欲求虛空處定。應深思色法過罪。所
謂若有身色則內有饑渴疾病大小便利滓穢
麁重弊惡欺誑虛假等一切諸苦。外受寒熱
刀杖枷鎖刑罰等一切諸苦。從先世因緣和
合報得此身。即是種種眾苦之本不可保著。
復次一切色法繫縛於心不得自在。即是心
之牢獄。令心受惱無可貪樂。是則略說訶色
過罪之相。讚者讚歎虛空。無色則無此過虛
豁安樂。此處寂靜無眾惱患。今明訶責讚歎
者。即是修習六行之相。類前可知也。二明
觀析修習。行者於四禪中應作是念。我今此
定依欲界身具足色法。何故不見。作此念已。
即當一心諦觀己身。一切毛道及與九孔。身
內空種皆悉虛疎。猶如羅縠內外相通。亦如
芭蕉重重無實。作是觀時即便得見。既得見
已復更諦心觀察見身。如簁如甑如蜘蛛網。
漸漸微末。身分皆盡不見於身及五根等。如
內身既盡外色亦然。所以者何。內身四微四
大一切色法。不異外身。四微四大一切色法
故。復次行者。如是觀時眼見色壞故名過色。
耳聲鼻香舌味身觸覺壞故。名滅有對相。於
二種餘色及無教色。種種不分別故。名不念
種種別異相。一切色法既滅。但一心緣空念
空不捨。即色定便謝而空定未發。亦有中間
禪。爾時慎勿憂悔。勤加精進一心念空當度
色難。是則略說修習禪定方法。第二明證虛
空定亦為六意。一證相。二明有支無支。三
體用。四淺深。五進退。六功德。第一明證相
者。行者既一心念空不捨則。其心泯然任運
自住空緣。此亦似如前說未到地之相。於後
豁然與空相應。其心明淨不苦不樂益更增
長。於深定中唯見虛空無諸色相。雖緣無邊
虛空。心無分散既無色縛。心識澄靜無礙自
在。如鳥在籠中籠破得出飛騰自在。證虛空
定亦復如是。復次得空處定出過色界故。名
過一切色相。空法持心種種諸色而不得起
故。名滅有對相既得勝妙空處。決定能捨色
法心不憶戀故。名不念種種相。是故經中多
以此義。明證虛空處定。第二明有支無支者。
餘經論中明四無色定。例不立支。唯纓絡經
云。四空定五支為因。第六默然心為定體。方
便道同體用相似故。若依纓絡所說。虛空定
即有五支。五支者。如經說一想二護三正四
觀五一心。但上來四禪悉有支相貌可見。今
此空定既無別證支離之法。此恐是據修空
方便義立為支。故經言方便道同體用相似。
故餘經論悉不立支者。當是為自體無有別
證支林成就之相。而於纓絡中說有支者。多
是據方便及約義故說支。約方便立支其義
云何。一想者修空定時。想身如簁如甑想二
護者即是捨支。捨於三種色相。又護者名護
持。遮三種色不令破於空心。三正者。不邪
為義。今修空定為正。若念色相是則為邪。四
觀者。觀達正念。破三種色。達於空理。若觀心
住虛空無有分散名一心支。通明支者謂。支
離為義。因此五法支離非一故名為支。約修
方便論支正應如此。佛意難知既無的文不
可定判。或是證空定時於空定中義立五支。
何以故。經亦說言五支為因。第六默然心為
定體。今約修空立支。隱顯明因果體用如似
不便。若約證空定時。義立五支亦復宛然似
如可見。深推自解不煩多釋第三體用者前
五支為因。第六默然心為果。果後更起五支
則為用。默然為體。例如前四禪不異。問曰。
向言無證支那得例上。答曰。還用方便支義
支對。隱顯例作亦當於義無失。第四淺深者。
初得虛空定即離三種色。心與十方虛空相
應。於後定既重發。復覺心識明淨見空亦廣
定又增深。自覺初淺狹今則漸廣深。如是乃
至九品類前可知。第五進退者。得虛空定亦
有四。種人不同。所謂退分住分進分達分。類
如上四禪中說。今不廣明。第六明功德者。亦
有共不共共如上說。不共離過者。始於此空
定中方得離三種色過。善心不共者得離色
證空。更得增勝信敬慚愧等諸功德。第二明
識處定者亦為三。第一釋名。二修行方法。三
證相。第一釋名者。所以名識處者。捨空緣識
以識為處。正從所緣處受名故名識處。第二
修行方法者有二種。一者訶毀空處讚歎識
處。二者觀破空處繫緣念識處。云何名訶責
空定。行者知空處定與空相應。虛空無邊心
緣虛空。緣多則散能破於定。復次虛空是外
法。緣外法入定定從外生則不安隱過罪多。
是名訶虛空定識處。既是內法緣內法入定
則多寂靜安隱。是故讚歎識處。第二觀破空
處者。觀緣空受想行識如病如癰如瘡如刺
無常苦空無我和合而有欺誑不實。此即是
八聖種觀。前四是對治方法便是事觀。後無
常等四即是緣諦理觀。就此八種觀中即有
總別。總者用此八法。總觀空處定。四陰和合
故有此定可患無實。別觀者用此八法。前四
對治觀四陰事。如病者對治受陰。如癰者對
治想陰。如瘡者對治行陰。如刺者對治識陰。
復次四無常等即對觀四陰理相。無常觀識
陰苦觀受陰空觀想陰無我觀行陰。此事理
二觀總別觀虛空處。事理無可貪樂。即心易
生厭疾能捨離。善用念處中意尋此別對之
義可見。問曰。離四禪時。何故但說三方便。今
離四空定說八聖種耶。答曰。空定既細。若
不說聖種往觀則過難見。問曰。若爾凡夫無
八聖種。云何得離。答曰。善修六行亦得離之。
但不如八聖種疾。問曰若修有漏禪得用八
聖種者。與無漏復有何異。答曰今此中用八
聖種。但是欲疾離下修上地定。不能即深觀
自地發無漏慧故。與無漏有異。次明繫心緣
識行者既善知空定過罪。心不喜樂便捨空
處。一心繫緣現在心識念念不離。未來過去
亦復如是。常念於識欲得與識相應。加功專
至不計旬月。一心緣識無異念。問曰過去識
已滅未來未至現在不住。云何可緣而入定
耶。答曰心識之法實如所問。雖三世心識不
可得而亦可憶持如過去瞋心已滅不可復
得。猶可憶知。亦如得他心智即能知他三世
之心。諸法雖空而不斷故。何況自緣已三世
識心而不得作入定因。緣此而推之亦得有
緣識入定之義。是故行者一心緣識空定即
謝。識定未生。中間亦例如前。問曰若爾亦說
中間禪相耶。答曰上已解之其義可見。第三
證相亦有六義。一證相。二明支。三體用。四淺
深。五進退。六功德。一證定發相者。行者一心
緣識即便泯然任運自住。識緣因此後豁然
與識相應心定不動。而於定中不見餘事。唯
見現在心識念念不住。定心分明識慮廣闊
無量無邊。亦於定中憶過去已滅之識無量無
邊。及未來應起之識亦無量無邊。悉現定中
與識法相應。識法持心無分散意。此定安隱
清淨寂靜。心識明利不可說也。問曰行者未
得三通。云何知三世心。答曰此是三昧之力
類上四無量心其義可知。二明支者。如纓絡
經說。四空五支方便道同用相似故。例如空
處不煩更說。三體用及淺深進退功德等並
類可知。今不別釋。第三明不用處亦為三。一
釋名。二明修行方法。三明證相一釋名者。不
用處者。修此。定時不用一切內外境界。外境
名空內境名心。捨此二境因初修得名。故言
不用。處亦名少。處亦名無所有處。亦名無想
處。此三名從定體得名也。二明修無所有處
定方法為二。一者訶讚。二觀行修習。云何訶
責識處。行者深知識處過故。所以者何識定
心與識法相應。若於定中心緣於識過去現
在未來心識悉無量無邊。若心緣無邊緣多
則散壞於定。復次上緣空入定名為外定。今
緣識入定名為內定。而依內依外皆非寂靜。
若依內心以心緣心入定者。此定已依三世
心生非真實。唯有無心識處心無依倚乃名
安隱如是知已讚無所有處。二觀行修習者。
觀於緣識受想行識如病如癰如瘡如刺。無
常苦空無我和合而有虛誑不實。義如前釋。
如是知已即捨識處繫心無所有處。無所有
處既無所依。緣心識則內靜息。求不用一切
心識之法。知無所有法非空非識無為法塵
無有分別。如是知已靜息其心念無所有法。
是時識定即謝少定未起。於其中間證相如
前說。問曰有人言。修無所有取少識緣之入
定。此事云何。答曰不然。應捨一切但念無所
有法。故名無所有處。而說言少處者。但意根
對無所有法塵生於少處。非是緣少識入定。
名為少處也第三明證相亦為六。一者正明
證相。二者明支。三明體用。四淺深。五進退。
六功德。第一明無所有定發相者。行者於中
間心不憂悔專精不懈。一心內淨空無所依
不見諸法。寂然安隱心無動搖。此為證無所
有定相。入此定時怡然寂絕諸想不起。尚不
見心相。何況餘法無所分別。是名無所有處
定。亦名無想定。二明支。三明體用。四明淺
深。五進退。六功德。例如前說。第四釋非想非
非想定亦為三。一釋名。二修行方法。三證相。
一釋名者。言非想非非想者解釋不同。有言
此定名一存一亡觀。所言非想者。非麁想此
則亡於麁想。非非想者。非非細想此則存於
細想。又解云前觀識處是有想。不用處是無
想。今雙除上二想。非想遣識處有想。非非想
遣不用處無想故。又解言。若非有想者。此定
中不見一切相貌故。言非有想。非無想者。行
人或作是念。若一向無想者。如木石無知云
何能知無想故。言非無想也。問曰非有想非
無想中實有想。云何言無想耶。答曰非想有
四陰共成豈得言無。但凡夫人入此定中陰
界入細故。不覺謂言無想。佛法中說有四陰
共成。但因其本名故。言非有想非無想。亦有
解言。約凡夫說言非有想。約佛法中說言非
無想。合而論之。故言非有想非無想也。第二
修行方法亦有。二一者訶讚二者觀行。修習
訶責者深知無想中過罪。是無所有定如癡
如醉如眠如暗。無明覆蔽無所覺了無可愛
樂故。摩訶衍云。觀於識處如瘡如箭。觀無
想處如癡。皆是心病非真寂靜處。更有妙定
名曰非想。是處安隱無諸過罪。我當求之。二
明觀行修習行者爾時諦觀無所緣受想行
識。如病如癰如瘡如刺。無常苦空無我欺誑
不實和合而有非實有。如是觀已即便捨離
心。觀於非有非無。何法非有謂心非有。何以
故。過去現在未來求之都不可得。無有形相
亦無處所。當知非有云何非無若言。是無何
名無為心是無為離心是無。若心是無不名
為心。以無覺無緣。故若心非無更無別無。何
以故。無不自無。破有故說無。無有則無無。
故言非有非無。如是觀時不見有無。一心緣
中不念餘事。是名修習非有想非無想定。如
是即依非有非無常念不捨。則不用處定便
自謝滅。而非有想非無想定未發。於其中間
亦如上說。第三明證相亦為六意。一者正明
證相。二明支。三明體用。四明淺深。五進退。
六功德。第一明證相者。行者既一心專精加
功不已。其心任運住在緣中於後。忽然真實
定發。不見有無相貌。泯然寂絕心無動搖。恬
然清淨如涅槃相。是定微妙三界無過。外道
證之謂是中道實相涅槃常樂我淨。愛著是
法更不修習。彼若正觀如步屈蟲行至樹表。
更不復進到退迴還。如經中說。凡夫證此定
法如繩繫鳥繩盡則還。已其不知四陰和合
而有自性。然其雖無麁煩惱。而亦成就十種
細煩惱。以不知故謂是真實。外道入此定中
不見有無。而覺有能知非有非無之心。即計
此心謂是真神不滅。故言神至細不破神能
知。若佛弟子知是四陰和合而有虛誑不實
是中心想故。知無別神知。復次前虛空處破
色故說空。識處破空故說識。說識為有想不
用處破識故無識。說無識為無想。今此定破
無所有說非無想故。言非有想非無想。此定
於世間中沈浮等故。智定空有均平。是定安
隱於世間中最為尊勝。等智所不能破。故數
人言一常有漏。復次無想有三義。一無想天
定。二非有想非無想定。三滅受想定無方便
外道。滅心入無想天定。有方便凡夫外道。滅
心入非有想非無想定。佛弟子滅心入滅受
想定。問曰無所有處亦名無想定。何故不入
三種滅心耶。答曰不善滅無所有中心數法
故非妙。復次若在色界無想為極。若在無色
界非有想非無想為極。若佛法中自有滅受
想。不用處於三處中。皆非勝定故不取也。第
二明支。三體用。四淺深。五進退六功德。義類
前可知。般若滅一切法而能生一切法。如從
初禪來滅憂。乃至非想非非想滅不用處之
想。皆是般若中前方便。滅諸法為入空。以其
滅諸法故能生後勝法故般若能生萬法故。
此十二門禪皆般若氣分所攝。問曰菩薩行
菩提道。入實相空尚不得空。今云何隨此不
實顛倒之空分。別有四耶。答曰如釋論解四
空義中說。與諸法實相共智慧行。是四無色
中。無有顛倒。是摩訶衍中四無色。問曰何等
是諸法實相智。答曰諸法自性空是。問曰色
法和合分別因緣故空。此無色中云何空。答
曰色是眼見耳聞麁事能令空。何況不可見
無有對。不覺苦樂而不空耶。復次色分別乃
至微塵皆散滅歸空。是心心數法在日月時
節。乃至一念中不可得。是名真實四無色空
義。菩薩如是知已。亦能分別種種諸相。以大
悲方便為一切眾生故。行而不著。以此功德
迴向菩提具一切佛法普施眾生。即是行菩
薩道也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第六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第七




隋天台智者大師說



弟子法慎記



弟子灌頂再治



釋禪波羅蜜修證第七之三(修證亦有漏亦無漏禪)



[0524a23]今約三種法門。以辯亦有漏亦無漏禪。一者
六妙門。二者十六特勝。三者通明觀。此三法
門亦得說為淨禪。此中明淨禪與阿毘曇有
小異淺深位次。並如前第五卷中說。但教門
分一息道立三種禪為化眾生。今須略推此
教意。多是對三種人根性不同。一者自有眾
生慧性多而定性少。為說六妙門。六妙門中
慧性多故。於欲界初禪中即能發無漏。此未
必至上地諸禪也。二者自有眾生定根多而
慧性少。為說十六特勝。慧根性少故下地不
即發無漏。定性多故以具上地諸禪方得修
道。三者自有眾生定慧根性等為說通明。通
明者。亦具根本禪而觀慧巧細。從於下地乃
至上地皆能發無漏也。此是隨機之說。若隨
對治則與此相違。如前五門中意可解。初釋
六妙門為三。一者釋名。二辨位次。三明修
證。第一釋名者。所言六妙門者。一數二隨三
止四觀五還六淨。通稱六妙門者。妙名涅槃。
此之妙法能通至涅槃故名妙門。亦名六妙
門。此六妙門。三是定法。三是慧法。定愛慧策
亦有漏亦無漏義在於此。二辨次位者。此六
妙門位即無定。所以者何。若於欲界未到地
中巧行六法。第六淨心成就即發三乘無漏。
況復進得上地諸禪而不疾證道。雖此與前
有異。是以瑞應經云。因此六法遊止三四。出
生十二。此而推之故知此六妙門位則不必
定耳。三明修證者。若廣明此六法修證則諸
禪皆屬六妙門攝。今但取次第相生入道之
正要。以明六妙修證之相。今明修證六妙門
開為十二門也。所以者何。如數有二種。一者
修數。二者數相應。乃至修淨與相應亦如是。
今約修證分別有十二門。一修數。二與數相
應。一者修數。行者調和氣息不澁不滑安詳
徐數。從一至十攝心在數不令馳散。是名修
數。二與數相應者。覺心任運從一至十不加
功力。心息自住息既虛凝心相漸細患數為
麁意不欲數。爾時行者應當放數修隨。隨亦
有二種。一者修隨。二者與隨相應修隨者。捨
數法一心依隨息之出入。心住息緣無分散
意是名修隨。二者與隨相應。心既漸細覺息
長短遍身入出息任運相依意慮怡然凝靜是
名與隨相應。覺隨為麁心厭欲捨。如人疲極
欲眠不樂眾務爾時行者應當捨隨修止。止
有二種。一者修止。二與止相應。修止者三止
之中但用制心止也。制心息諸緣慮不念數隨
凝靜其心。是名修止。二與止相應者。自覺身
心泯然入定。不見內外相貌。如欲界未到地
等定法持心任運不動。行者爾時即作是念。
今此三昧雖復寂靜而無慧方便不能破壞生
死。復作是念。今此定者皆屬因緣。陰入界
法和合而有虛誑不實。我今不覺應須照了。
作是念已即不著止。起觀分別亦有二種。一
者修觀。二者與觀相應。一修觀者。觀有三
種。一者慧行觀。觀真之慧。二者得解觀。即假
想觀。三者實觀。如事而觀也。今此六妙門十
六特勝通明等並正用實觀成就。然後用慧
行觀觀理入道。所以者何。名實者如眾生一
期。果報實有四大不淨三十六物所成。但以
無明覆蔽心眼不開明。則不依實而見。若能
審諦觀察心眼開明依實而見。故名實慧行
觀。及得解觀在下四諦十二因緣九想背捨
等中當廣分別。云何修習實觀。行者於定心
中以心眼諦觀此身中細微入出息想如空中
風。皮筋骨肉三十六物如芭蕉不實。內外不
淨甚可厭惡。復觀定中喜樂等受悉有破壞
之相是苦非樂。又觀定中心識無常生滅剎
那不住無可著處。復觀定中善惡等法。悉屬
因緣皆無自性。如是觀時能破四倒不得人
我。定何所依是名修觀。二與觀相應者。如是
觀時覺息入出遍諸毛孔。心眼開明徹見內
三十六物及諸蟲戶內外不淨。眾苦逼迫剎
那變易一切諸法悉無自性心生悲喜無所依
倚。得四念處破四顛倒。是名與觀相應。觀解
既發心緣觀境。分別破析覺念流動非真實
道爾時應當捨觀修還還亦有二。一者修習
還。二者與還相應。一修習還者。既知觀從心
發。若隨析境此則不會本源。應當返觀此心
者從何而生。為從觀心生為從非觀心生。若
從觀心生則先已有觀今實不爾所以者何。
數隨止等三法之中未有觀故。若非觀心生
不觀心為滅生為不滅生。若不滅生即二心
並。若是滅法已謝不能生現在。若言亦滅亦
不滅生。乃至非滅非不滅生。皆不可得。當知
觀心本自不生不生故不有不有故即空。空
無觀心若無觀心豈有觀境。境智雙忘還源
之要是名修還。二與還相應者。心慧開發不
加功力。任運自能破析返本還源。是名與還
相應。既相應已行者當知。若離境智欲歸無
境智。不離境智縛心隨二邊故。爾時當捨還
安心淨道亦有二。一者修淨。二者與淨相應。
一修淨者。知色淨故不起妄想分別。受想行
識亦復如是。息妄想垢息分別垢息取我垢
是名修淨。舉要言之若能心如本淨。名為修
淨。亦不得能所修及淨不淨。是名修淨。二與
淨相應者。作是修時豁然心慧相應。無礙方
便任運開發三昧正受心無依倚。證淨亦有
二。一者相似證。五方便相似無漏慧發。二者
真實證。苦法忍乃至第九無礙道等三乘真
無漏慧發也。三界垢盡故名證淨。復次觀眾
生空故名為觀觀實法空故名為還。觀平等
空故名為淨。復次空三昧相應故名為觀無
相三昧相應故名為還。無作三昧相應故名
為淨。復次一切外觀名為觀。一切內觀名為
還。一切非內非外觀名為淨。故先尼梵志言。
非內觀故得是智慧。非外觀故得是智慧。亦
不無觀故得是智慧。復次菩薩從假入空觀
故名為觀。從空入假觀故名為還。空假一心
觀故名為淨。若能如是修者。當知六妙門即
是摩訶衍。復次三世諸佛入道之初。先以六
妙門為本。如釋迦初詣道樹即內思安般。一
數二隨三止四觀五還六淨。遊止三四出生
十二。因此證一切法門降魔成道。當知菩薩
善入六妙門即能具一切佛法故。六妙門即
是菩薩摩訶衍。今欲更論餘事故略說不具
足也。次釋十六特勝即開為三意。一釋名。二
明觀門制立不同。三明修證。第一釋名者。所
言十六特勝者。一知息入。二知息出。三知息
長短。四知息遍身。五除諸身行。六受喜。七受
樂。八受諸心行九心作喜。十心作攝。十一心
作解脫。十二觀無常。十三觀出散。十四觀欲。
十五觀滅。十六觀棄捨。所以通名十六特勝
者。十六即是數法。特勝者從因緣得名。如佛
未出世時。外道等並已修得四禪四空。而無
對治觀行故不出生死。如來成道初為拘隣。
及舍利弗等利根弟子。說四真諦即得道跡。
復為摩訶迦葉絺那等。直聞四諦真理不悟。
更說不淨觀法對治破諸煩惱。因此初明九
想背捨等諸不淨觀禪。爾時修此觀者得道
無量。復有一機眾生貪欲既薄。若厭惡心重
作不淨觀即大生厭患。便增惡此身。無漏未
發即顧人自害。此事如律文所明。佛因此告
諸比丘捨不淨觀更修勝法法。名十六特勝
修之可以得道。此十六特勝有定有觀。是中
具足諸禪。以喜樂等法愛養故則無自害之
過。而有實觀觀察不著諸禪所以能發無漏。
既進退從容不隨二邊亦能得道故名特勝。
問若爾應在觀禪後說淨禪。何以故若取教
門即在觀禪之後。若論行法既勝二邊亦應
在後。答今明禪定力用淺深之相。非是對緣
利物之時。所以者何。背捨勝處悉是得解之
觀。觀力既能轉想轉心於斷結義強。今此特
勝唯是實觀能是身內三十六物。力用劣弱
不能疾斷結使。功德淺薄故應前說。復次若
不淨觀散滅骨人。則不能得更觀身毛孔息
出入相。若於實觀後轉作九想背捨等。則具
足成就於義無失。復次大品經廣乘品觀於
十六特勝。復次說九想背捨等諸觀禪此為
明證不應生疑也。第二明觀門制立不同者
解有二。一者有人云。此阿那波那等十六法
對四念處。若約四念處而明。當知但在欲界
未到地乃至初禪則具足也。欲至上地非為
不得。但觀法式少不具足。如四禪既無出入
息及喜樂等。若約息及喜欲明念處則不便
也。上下類而可知。亦明對四念處復有二解
不同。一師解云。前五對身。中三對受。次二
對心。後五對法。此師明十六特勝自云依禪
經中說。一觀入息至於氣滅。二觀出息止至
於鼻端。三觀息長短若身不安。心多散亂則
出入息俱短。若身安心靜則出入息俱長。四
息遍身者。形心既安則氣道無壅。如似飲氣
既統遍身中。五除諸身行者。根受為心行覺
觀為口行出。入息為身行。既息遍身中患彼
覺動麁念除諸麁故。名除諸身行。此五屬身
念處。受念處有三。謂麁息除故。身心安隱
故。六受喜。七受樂者。雖有微喜樂能遍滿身
識。既滿內心喜悅故名樂。八受諸心行者。既
受樂在懷必有數法相隨倚心樂境故。名受
諸心行。心念處有三。九心作喜者既止心一
境未有慧解。必為沈心所覆沒。以喜舉之令
不沈沒故名作喜。十心作攝者。喜心動散則
發越過。常攝之令還不使馳散諸緣。故作攝
十一心作解脫者。心不掉散均等無累故。名
解脫。法念處有五。十二觀無常者。已得自在
不為沈浮所敗。故能觀諸法無常念念生滅
不可樂也。十三觀散壞者。此身不久當散壞。
磨滅之法非真實有。十四觀離欲者。此身唯
是苦本心欲離之故名離欲。十五觀滅者。是
心住滅多諸過患不欲住故。十六觀棄捨者。
觀此諸法皆是過患故名棄捨。此阿那波那
等十六行是慧性。無一息入出而不覺故。彼
師自云依經明十六特勝。今既未見經文。但
述而不作亦未敢治定。次師別解云。若對四
念處起十六行無往不爾。但分之不調如無
漏十六行約四諦中。一諦下有四。四四十六。
有漏亦復應爾。然約四念處中。說一念中
有四。四四十六義亦然。向言身念處有四。以
除身行屬身者此義不然。何以故。若心息為
身行。者如大集經說。息乃通於三行。非止屬
身行。今正明身行者。如摩訶衍說。行名身業。
今明善惡諸業皆從心生。身息是無知之法
不能造善惡。但為行作緣。今身以心來受身
令身有所造作。名為身。今明行破於受心即
是破行也。故知此屬受念處。當知受中亦具
四法也向言法中有五。觀無常屬法念處者。
此亦不然。何以故。經中皆說觀心無常觀法
無我。今明觀無常正是心念處也。此則一中
各說有四。四四十六於義為便也。次第二師
云。此十六法應須竪對諸禪八觀法相關故。
所以者何。一知息入。二知息出者。此則對於
數息。三知息長短者。對欲界定。四知息遍身
者。對未到地定。五除諸身行者。對初覺支。六
受喜。對初禪喜支。七心受樂。對初禪樂支。八
受諸心行者。對初禪一心支。九心作喜。對二
禪內淨喜支。十心作攝。對二禪一心支。十一
心住解脫。對三禪樂支。十二觀無常。對四禪
不動定。十三觀出散。對空處。十四觀離欲。
對識處。十五觀滅。對不用處。十六觀棄捨。對
非想非非想。處此則從初調心乃至發諸禪
定明觀行具足此解為勝也。第三明修證者。
所以心名修證者。即是作心修習心未相應
證者。即是任運開發心得相應。既有三師制
立觀法不同。今亦修有證之異。但前師云。於
欲界未到地及初禪中。約四念處明十六特
勝。觀法大意亦不異。如前說六妙門中觀法
而非無小小不同。而名目有異善尋配當其
義可解。此則不煩別說修證也。今正明後師。
竪對三界。明真特勝既上來未說此觀慧方
法。今當出修證之相竪明修十六特勝者。一
知息入。二知息出。此對代數息也。調息方
法事事如前數息中說。行者既調息綿綿一
心依隨於息。息若入時知從鼻端入至臍。若
出時知從臍出至鼻。如是一心照息依隨不
亂。爾時知息麁細之相。麁者知風喘氣為麁。
細者知息相為細。若入息麁時即調之令細。
是名知麁細相。譬如守門之人知門人出入
亦知好人惡人。知好則進知惡則遮。復次知
麁細者。入息則麁出息則細。何故爾。入氣
利急故相麁出息澁遲故細。復次知輕重。知
入息時輕出息時重。何以故入息既。在身內
即令體輕。出息時身無風氣則覺身重。復次
知澁滑。入息時滑出息時澁。何以故。息從外
來風氣利故則滑。從內出吹內滓穢塞諸毛
孔則澁。復次知冷暖。知入息時冷。知出息時
暖。何以故。息從外來冷。氣而入故冷。息從內
出吹內熱氣而出故暖。復次知久近。入息時
近出息時久。何以故。息入既利則易盡故近。
息出澁則難盡故久。復須覺知因出入息故。
則有一切眾苦煩惱。生死往來輪轉不息。心
知驚畏。行者隨息之時。知息有如是等法相
非一。故云知息入出也。問何故以此代數息。
答若是數息直闇心數無有觀行。修證時多
生愛見慢等諸煩惱病也。愛者愛著此數息。
見者謂見我能數。慢者謂我能敵。以此慢他。
今以隨代數者隨息之時。即覺知此息無常
命依於息。以息為命。一息不還即便無命。既
覺息無常知身命危脆。知息無常即不生愛。
知息非我即不生見。悟無常即不生慢。此則
從初方便已能破諸結使不同數息。復次行
者一心依息令心不散得入禪定故名亦愛。
覺悟無常故名亦策。與定相應名亦有漏。觀
行不著名亦無漏。復次若數息時冥闇心而
數既無照了。後證定時則心無所見。今隨息
者既明心照息。後證定時則心眼開明見身
三十六物破愛見慢。此即是特勝勝於數息
也。三知息長短者。此對欲界定。若證欲界定
時。宜是定明淨都不覺知息中相貌。今此中
初得定時。即覺息中長短之相。云何為覺。若
心定時覺入息長出息短。何以故。心既靜住
於內息隨心入故入則知長。既心不緣外故
出則知短。復次覺息長則心細。覺息短則心
麁。何以故。心細則息細。息細則入從鼻至臍
微緩而長。出息從臍至鼻亦爾。心麁則息麁
息麁則入從鼻至臍急疾短。出從臍至鼻亦
爾。復次息短故覺心細。息長故覺心麁。何
以故如心既轉靜出息從臍至胸即盡。入息
從鼻至咽間即知盡此則心靜故覺息短。覺
長故心麁者。如行者心麁故覺息從臍至鼻
從鼻至臍道里長遠。此則心麁故覺息長。復
次短中覺長則定細。長中知短則是麁。何故
爾如息從鼻至胸則盡。此行處雖短而時若
大久。久方至臍此則行處短而時節長也。若
就此而論短中覺長則定細。覺長中而短是
麁者。如心麁故息從鼻至臍道里極長。而時
節短欻然之間即出至鼻。何以故心麁氣息
行疾故。此雖長而短然此息短則是心麁也。
故云短中長而細長中短而麁也。如此覺長
短時節知無常由心生滅不定故。今息長短
相貌非一。得此定時覺悟無常轉更分明。證
欲界定故名亦愛。觀行覺無常故名亦策。此
略說第三知息長短破欲界定也。第四知息
遍身者。對未到地定。若根本未到地直覺身
相泯然。如虛空。爾時實有身息。但以眼不開
故不覺不見。今特勝中發未到地時。亦泯然
入定即覺漸漸有身如雲影。覺出入息遍身
毛孔。爾時亦知息長短相等。見息入無積聚
出無分散無常生滅。覺身空假不實。亦知生
滅剎那不住。三事和合故有定生。三事既空
則定無所依。知空亦空於定中不著。即破根
本未到地愛策之義已在其中。問摩訶衍中
及諸經多說觀息入出。何以故。言知息入出。
答此說知為觀。而觀法實未具足故今說為
知。大品廣乘品中明十六特勝相。皆言知息
入出長短。以是文為證說知則不乖文義。觀
慧在下當說。第五除諸身行者。對初禪覺觀
支就中二。一明身行二明除身。身行者欲界
身中發得初禪。色界四大造色觸欲界身。欲
界身根生身識覺此色觸。二界色。相依共住
故。名身。身行者即觀支。此觀支從身分生。知
身中之法有所造作故名身行。次明除身行
者。因覺息遍身發得初禪。心眼開明見身三
十六物臭穢可惡。爾時即知三十六物由四
大有頭等六分。一一非身四大之中各各非
身。此即是除欲界身也。除初禪身者。於欲界
身中。求色界四大不可得。名除初禪身。所以
者何。若言有色界造色者。是為從外來為從
內出為在中間住。如是觀時畢竟不可得。但
以顛倒憶想故言受色界觸。諦觀不得即是
除初禪身。身除故身行即滅。復次未得初禪
時。於欲界身中起種種善惡行。今見身不淨
則不造善惡諸結業。故名除身行。今明此定
亦有二種。一者根本五支如前說。二者淨禪
五支者。覺身三十六物虛假不實名覺。分別
此禪與欲界及根本功德大有優劣名為觀。
既得法喜心大慶悅名為喜。於無垢受恬憺
之樂名為樂。正定持心令不動搖名為一心。
此中支除成就勝妙喜樂。而心無染著故名
為淨禪也。復次如阿毗曇中說隱沒無記有
垢不隱沒有記無垢等義。約此二種禪中應
廣分別。六受喜者即是對破初禪喜支。根本
禪中喜支從隱沒有垢覺觀後生。既無觀慧
照了多生煩惱故不應受。今明受喜者於淨
禪覺觀支中生。以有觀行破析達覺觀性空。
當知從覺觀生喜亦空。即於喜中不著無諸
過罪故說受喜。如羅漢人不著一切供養故
名應供。復次如真實知見得真法喜故說受
喜。七受樂者對根本禪樂支。彼禪既無觀慧
樂中多染故不應受。今言。受樂者受無樂知
樂性空於樂中不著。既無樂過罪上無別證
無為之樂故說受樂。八受諸心行者此對破
根本一心支。今明能通諸法故名諸心行。心
行有二種。一者動行。二者不動行。有人解
云。從初禪乃至三禪猶是動行。四禪已去名
不動行。今略說不動行者。覺等四支是動行。
後一心支是不動行。亦名諸心行者。即是一
心支不動之行。若根本禪入一心時心生染
著。此一心不應受。今明受諸心行者。知此一
心虛誑不實一心非心。即不取著既無過罪。
即是三昧正受故說受諸心行。九心作喜者
此對二禪內淨喜。所以者何。二禪喜從內淨
發以無智慧照了多受也。今觀此喜。即知虛
誑不生受著。如真實知生法喜亦名喜覺分。
既從正觀心生真法喜故名心作喜。十心作
攝者此對二禪一心支。何以故。為二禪喜動
經攝故說心作攝。今明攝者正以破前偽喜
生喜覺喜。此喜雖正而不無湧動之過。即應
返觀喜性。既知空寂畢竟定心不亂不隨喜
動故云作攝。是以大集經云動至心。十一心
住解脫者此對破三禪樂。所以者何。三禪有
遍身之樂。凡夫得之多生染愛為之所縛不
得解脫。今言。解脫者以觀慧破析證遍身樂
時。即知此樂從因緣生空無自性虛誑不實。
觀樂不著心得自在故名心作解脫。十二觀
無常此對破四禪不動。所以者何。如世間中
有動有不動法。三種為樂所動猶名動法。今
此四禪名不動定。凡夫得此定時多生常想
心生愛取。今若觀此定生滅代謝三相所遷。
知是破壞不安之相故經云。一切世間動不
動法皆敗壞不安之相。故名觀無常。十三觀
出散者此對破空處。所以者何。出者即是出
離色界。散者。即是散三種色。復次出散者。謂
出離色心依虛空消散自在不為色法所縛。
故名出散。凡夫得此定時。謂是真空安隱心
生取著。今言。觀出散者行人初入虛空處時。
即知四陰和合故有。無自性不可取著。所以
者何。若言。有出散者為虛空是出散為心是
出散。若心出散心為三相所遷過去已謝。未
來未至。現在無住。何能出耶。若空是出散者。
空是無知無知之法有何出散。既不得空定
則心無受著是名觀出散十四觀離欲者。此
對識處。所以者何。一切愛著外境皆名為欲。
從欲界乃至空處皆是心外之境。若虛空為
外境識來領受此空。即以空為所欲。今識處
定緣於內識能離外空欲故離欲。若凡夫得
此定無慧眼照了。謂言心與識法相應真實
安隱。即生染著。今言。觀離欲者。得此定時即
觀破析。若言以心。緣識心與識相應得入定
者此實不然。何以故。過去未來現在三世識
皆不與現在心相應故。云何言心與三世識
相應。定法持心名為識定。故知此識定但有
名字虛誑不實故名離欲也。十五觀滅者此
對無所有處。所以者何。此定緣無為法塵心
與無為相應。對無為法塵發少識故。凡夫得
之謂之心滅深生愛著不能捨。為之所縛。今
言觀滅者。得此定時即覺有少識。此識雖少
亦有四陰和合無常無我虛誑。譬如糞穢多
少俱臭不可染著。是名觀滅。十六觀棄捨者
此對非想。所以者何。非想是兩捨之對治。從
初禪以來但有遍捨無有兩捨故。未與棄捨
之名。今此非想既有雙捨有無故名棄捨。亦
以此定是捨中之極故最後受名。若凡夫得
此定時謂為涅槃。無有觀慧覺了不能捨離。
今明棄捨者得此定時。即知四陰十二入三
界及十種細心數等和合所成。當知此定無
常若空無我虛誑不實。不應計為涅槃生安
樂想。既知空寂即不受著是名觀棄捨。雖求
定相而亦成就此定。爾時即具二種棄捨。一
者根本棄捨。二者涅槃棄捨。永棄生死故云
觀棄捨。行者爾時深觀棄捨即便得悟三乘
涅槃。此事如須跋陀羅佛令觀非想中細想
即便獲得阿羅漢果。今明悟道未必應須具
十六。或得三二特勝即便得悟。亦利根者初
隨息時。覺悟無常即便悟道。此隨人不定也。
從初以來俱發根本定故名亦有漏於中觀行
破析不著名亦無漏。故云特勝是亦有漏亦
無漏禪。此竪對三界諸禪者。則一一觀法相
至義可見也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卷第七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