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第七法訣 • 翕聚祖氣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第七法訣 • 翕聚祖氣 于 周五 9月 11, 2009 2:43 pm

寂然

avatar
管理員
管理員
第 七 法 訣 • 翕 聚 祖 氣

守中抱一是全功,祖氣聚會性命同。
坎戊離己日月合,龍虎二體光中升。


  守中抱一,日月合併之功也。離己是日光,坎戊是月精,此龍虎二氣也。天地之交精,日月之交光,盤旋于祖竅之前,為混元真一之精,為大藥也。此即是精氣神聚在一處,三家相見,四相和合歸一,心空意空,無他無我,祖竅之前真氣似這個○,曰太極,早金丹,曰圓覺。三者二理:先天乾坤,後天坎離,豈不是四個陰陽也?

  意守丹田、精思抱一,就是日月結合的動用。離己就是太陽的光華,坎戊就是月亮的精華,它們就是龍、虎二氣。天地的精華交結,日月的光輝相映的時候,都在丹田中盤旋,成為原始天然的精華,就是煉丹的大藥。這也就是精、氣、神聚在一起,三家相互見面,四相匯合,歸併為一,心意皆空,自身和外物都不存在了,丹田之前的真氣就像這個圓圈,儒家叫作太極,道家叫作金丹,佛家叫作圓覺名。這三種名稱都來源於兩個法則,就是先天的乾、坤,後天的坎、離,這不就是四個陰陽了嗎。

  本書一卷至四卷,為下手法,至第八,為轉手法。因要堅固命蒂,先須還精補腦。功夫逐節詳明,了然于心,方可從事。縱有真正天機,不可舉辦,總要日期延長,始能奪得天地造化之機,而真種可得矣。上陽子曰:“求師固由我,而求藥不由我。”若平素演習不純熟,則臨機茫然,無所措手,此強不知以為知之過也。若不待天機,而勤行之,反以苦為樂,非徒無益,而有大害。學者慎之!及至滿面紅光,此後再行取藥物。當用周天火候鍛煉,務使盡化為氣。精氣滿足,而我性命和合歸一。蓋因每次加周天真火,則先天精、氣、神歸一,頓覺發生這個○,仿似白日當空,在我目前,此是前六步功法。

  皆自身之精氣,以法鍛煉而得,名曰玄關。玄關者,至玄至妙之機關也,即人身中太極是也。
《經》雲:“此竅正在乾之上,坤之下,震之西,兌之東。八脈九竅空懸一穴,即我身中天地之正中也。”邱祖雲:“但著在形體上摸索皆不是,亦不可離形體而向外尋求。因其機發始成竅,機息複渺茫。”《性命圭旨》雲:“洞無涯是玄竅,知而不守是功夫。靜極玄關出現,若有一念,便落後天,候然不見,一無所有。如再苦求,了不可得,因著色相故也。”我師了然、了空傳我時曰:“此玄關是前六步采的精、氣、神和合歸祖竅⒁一處,才現出這玄關,乃是先天真一之氣成為這個○。”我胞兄魁一子曰:“精、氣、神足,則上升而發現真性光,即真一之意也。”

  餘曰:常見明星或電光,皆為得玄關之預兆。玄關在虛空之中,發現于祖竅之前,為真一之氣,即我本來面目,一片虛空也,故曰先天真一之氣,自虛無中來。但見玄關忽動離遠,而後我方可翕聚此祖氣,收我腹中氣穴。

  真氣往來跳動,口中清香無比為證。不可一見立收,致使腦部感受激烈痛苦,自尋苦惱。虛空乃鴻蒙已判,易之乾一也。儒曰一貫,道曰守一,釋曰歸一,此本和合之理。一貫者,以其一而貫乎其中。守一者,以其一而守乎其中。歸一者,以其一而歸乎其中。故祖氣吞大腹內,丹經謂之“得一而萬事畢”者,此也。”

  玄元子劉希元問曰:“師言玄關即是這個○,而萬法三教歸一亦是這個○,敢問一者理由安在?既煉之後,有何功效?及與我身中有何益處?”

  千峰老人答曰:“此○是前六步大功,煉成這個先天祖氣,是精氣神上升之光也,現于祖竅之前,無的可說,強名曰道。不知祖竅之動,不生此祖氣。不知鼎、爐道路,不生此氣。不知下手采藥,精蟲不化真祖氣,不能升於腦部。不知開通八脈,而真氣不能運行。不知四相和合,真祖氣不聚。不知迸陽火退陰符,真祖氣不能發光。此先天真一之祖氣和合歸併一處,強名圖曰○,此為先天真性,是精氣神所聚真性光,翁聚于祖竅之前,有之則生,無之則死。因人身包氣,而氣色靈,故氣離軀則人死,氣散則靈無所憑依,成為聾耳。又三教歸一者,圖像這個○,正是第七步之祖氣翁聚之法,守中抱一之功夫。

  翕聚者,見性光發散,得日月合併口訣,從前煉就精、氣、神之氣則上升於租竅之前,久之性光發散,不知所之。複次又見性光,仍與前同,潔白無最。不得翁聚之法,任其飛散,當面錯過,坐失造化真機,而使前功盡棄,未免可惜。若得金公木母和合,日月歸併一處,兩眼似這個,此為回光近照。照見真氣之光,盤旋于祖竅之前,自然翕聚此氣不敬。愈聚光愈圓,翕聚此光圓圓陀陀時,是戊己二土、龍虎二氣合併,而刀圭成矣。坎離交而天地泰,龍虎交而戊己合。戊已合為一體,則四象會合中宮,大藥生矣。《易》曰:‘天地氤氳,萬物化生。’男女媾精,化為人道 ; 天地以陰陽交媾而生萬物 ; 丹道以陰陽交媾而產大藥。大藥生出,藥嫩准飛走,無法制止。得師真訣者,收歸我有,化成金液大丹,送歸土釜。”

  玄元子劉希元問曰:“何為大藥?如何化為金液⒇如何送歸土釜?”

  千峰老人答曰:“大藥者,是內外二藥,而生真一之光也。非得四象和合,日月合併,久之而甘露下降。會來藥者為金液,不會采藥者為玉液。送歸土釜者,即翕聚之法訣也。汝煉前六步合而為一才得先天真一之性光出現。真氣發於外為光,光嫩則恍恍惚惚不定于中宮。靜極則光現,由小漸大,複歸於無,或自大化小,又變為三光,及見眉月者,均可認為精氣不甚充足之驗。忽光要向上或向下走,眼不可隨光去看,趕緊翕聚收回,歸我存蓄。將心意定住,按眼之部位轉,下為子,左為卯、上為午、右為酉,複落於子。轉完,將眼一閉,此時口內金液滿足,心神意將轉的先天真一之氣向下一送,金液隨真氣,送在真氣穴,此謂之送歸土釜牢封固。此後每在定靜中,而前日之光不見,並非用錯,當再思之,必得要領。如金液送下丹田,腹響如雷,即將兩眼合併,久視真氣穴,而前日已失之光復來,此為翕聚祖氣之法。

  張紫陽雲:‘既驅二物歸黃道,爭得金丹不解生?’即此意也。呂祖雲:‘二物會時為道本,五行全處得丹名。’亦此意也。我師了空曰:‘性命非一日煉得,速用翕聚收內藏。’我胞兄魁一子曰:‘翕聚真氣祖竅前,旋轉收歸入丹田。’順一子曰:‘人有兩個身,一為有形有象之色身,一為無形無象之法身。’

  色身者,即本身也,乃是父母遺體。法身者,即前六步煉出先天真一之氣,為我之直性。玄關由無極而太極,生出此○,是我自已真性。學者由此真性入手,養成乾乖之碎,則靈台露出一點真靈。形依神而形不壞,神依性而神不滅,故別此真性必能盡性,以至於命。唯此圈本體虛空,永無有壞,即是我之法身。凡有形者,終必有壞。各教日教外別傳之旨,所秘密者,即此先天 . 一點真陽氣也。要知這一點真陽之氣,生於天地之前,長於萬物之先,圓圓陀陀,光灼灼,淨裸裸,赤灑灑,絲毫不掛,一塵不染,就是目前這個○,是我由性命雙修煉出來的直性 ; 非是枯坐空修性也。”

  玄朴子王安長問曰:“師言此○是否父母末生前真面目?其形相若何?”

  千峰老人答曰:“此圈信守篤行性命雙修真功,而又勤行勿怠,加緊練習,莫有不得此慧光者。紅色為血玄關,及現白光,方為正玄關。因其無首無尾,不變不更,非無非有,非圓非方,無餘無欠,不減不增,無來無去,不滅不生,無內無外,不黃不赤,無將無迎,不白不青,無聲無臭,似有似無,若亡若存。用之則行,卷之則藏。出入無時,莫知其鄉。由古至今,獨立而長存於天地之間,而為萬物之中心,生生之本,化化之根。天地人物,莫不賴之以生成。能如此圈,便是認識父母未生我身之前本來真面目矣。此圈系煉本身精、氣、神滿足則上升,目見三星,謂之三花聚頂。再迸一步,立現慧命真性光,謂之五氣朝元,此光即我真性。由此價而升之,殊堪造化,然後循序漸進,再煉真命。二物不難會合,才達性命雙修目的,為最緊要第一之法訣。自古及今,不論天資聰敏過人,一舉百當,決不能由自悟而得,非經真師口傳心授,方能理會玄妙,未聞有人遇師,不要前六步口訣,而能成為聖仙佛者乎。余日權然後知輕重,度然後知長短,得訣然後知其中真實奧妙。修丹誠為人生之至寶也 ; 丹經歷言簡易,非為尋常人言也。

  修丹之士,煉己築基時期,皆是自一步至第六步親身證驗有效,稍嫌無耐久心為難。愚夫愚婦,尚能修持,可見並非真難矣。殆基成之後,增加無限快愉,而愛道之心,較倍于前,大有欲罷不能之概。決非欺人之語,使人痛苫之事明矣。人皆學而知之,無有生而知之者,不可自滿,當降心相從也。即如古仙以軒轅黃帝,智慧廣大通天,遇廣成子,尚然談道七日夜。又與黃帝並駕齊肩之邱祖,滿腹經綸,博古通今,猶須得馬丹陽傳授而明道。回思昔日書內,朝聞夕死,及大道一言道破之句,乃言修煉多年各功,皆能成就,專待形神俱化之妙功而已。誰日不簡易?非指我初入其門之人而言也。就按靜定之功而論,每日不與識神拼命掙扎,則氣不下沉。心猿意馬,無有間斷,難以人定。四象不相合,則玄關不現於目前。而元神不得其位,不可謂人心死而元神活。得一步訣,而未能證其效,直與未聞者等。這件真寶,即我先天一點真氣。”純陽翁雲:‘目前咫尺長生路,多少愚人不醒悟。’劉海贍雲:‘眼前觀者不識真,造空伏死徒宴兵。’陳泥丸雲‘終日相隨在目前。’馬丹陽雲‘只在眼前人不顧。’釋曰:‘終朝常對面,不識是何人。’道教曰:‘道在邇而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而竟棄明投暗,不亦惑乎?’儒曰:‘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

  此皆玄關一物耳。以其無形無象,故能與天地人俱備。此氣是天地人之大寶物,養生保命,利賴此氣之存。故張三豐祖師雲:‘隔體神交理最詳,分明下手兩相當。’故天得此氣能長,地得此氣能久,日月星辰得此氣能明,草木得此氣能歸根複命,鶴得此氣能抱胎,狐得此氣能成仙,魚得此氣能化龍,蚌得此氣能生珠 ; 蚊蟲得此氣能一冬不死不食,蛇得此氣能化龜,雀得此氣能化蛤,牛得此氣能生牛黃,狗得此氣能產狗寶,人得此氣能長生。修道原為能得此氣,將來超凡入聖,無不憑他扶我上三清。以其能為萬物主宰,變化莫測。人之所以能長生者,因得運用此氣法訣。以此觀之,畜牲反有千年壽,為何世人不求生?實愚之甚耳!”

  玄淳子宋清淳問曰:“師言目前真氣光,敢問是有為之法,是無為之法乎?”

  千峰老人答曰:“前聖有雲:‘無為之中無不為,有為之中有不為。’譬如天空日月照臨,養氣 (36) 下降,地面泥土發出生氣,而此無形之氣名無為。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四時運行不窮,得天地之氣,而能造出有形有象之物,皆名有為。試思春生夏長,是何物生長?立知是地氣長成。萬物皆自泥土生出,及至破開內面,毫無沾染。因得天地氣長成,不問可知。所以一切飲食物品,盡由虛空氣體變化面成。學道人亦是如此,我身未生之時,父母種下靈種。待十個月胎足,呱的一聲,與母之先天養氣不接。落生以後,口鼻與後天地虛空氣接,僅仗後天呼吸氣養生。養至十六歲,先天真種氣足。人道以此下種可生人,由無入有。仙佛以此種逆回可成仙,由有入無。”

  玄極子王玉琮問曰:“此種氣由何物所生?有形象否?”

  千峰老人答曰:“此種氣是汝每日所吃飲食,既知先天地真氣生成之物,到胃中其渣質順肛門排泄而出,其精華化成津液,內含氣泡,為有形有象。運於周身,複化為血。內中血輪又運於周身,入任脈末端處。血液漸變化而成陰精,由春弦進外腎,化為陽精順出,生男生女,此是人種有形有象。正在順出半路之際,再用逆回法,可成仙成佛。此精種化為無形無象先天真氣,即是元氣。一性圓明,無的可說,就是這個○。至十六歲,足滿破壞留後嗣。至五、六十歲始行入手修煉,證效略遲。以其血氣既衰,慢慢先行添油接命,將以前損耗先天真氣補足,則光即到目前,終朝伴汝,而性命雙修真性得矣。此本由有為而入無為之法,此七步無為真性光,實為萬古不傳之秘訣。各位仙佛紙筆不能解剖真口訣,餘今吐露盡矣。為一般得性光者,自己認為我已得道,下一實語,促其速醒速悟:不得翕聚之法,得而復失,與不得光者又有何異?故《參同契》雲:‘可以口訣,難以書傳。’只此一語,足可了知。複觀諸家丹書,皆屬隱而不露,餘不避天譴,明著於書。

  張紫陽雲:‘只為丹經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陳上陽雲:‘大道從來是強名,陰符道德始存經。神仙次第丹書讀,口訣安能紙上明?’又解《悟真篇》雲:‘九流百家一應等術,皆可留傳紙上,或可以智慧猜曉而知。唯獨金丹一事,非得真師逐節指示不可。’或問之曰:‘此三位祖師皆雲紙上無有口訣,既是不傳,古人著書莫非多事乎?’余應曰:凡著書者,其功極大,其德極深。原為教人明理,使人肯信,改人性情,各人印證。足征古仙慈悲度人之心,無有邊際,無時或已。而恩惠及後人,著書傳世,窺知大道端倪,遇師真偽,迎刃而解,又何敢言丹書之作為多事乎?再進一步言之,既著書使人知之,為何不著口訣使人由之?是汝不求,又焉能得?故孟子曰:‘求則得之,不求則不得。’是求在我者也。假若不著丹經,任人淪滅苦海,斷定世界無有學道之人,亦失仙佛之本心也。”

  玄勤子於富源問曰:“前第四步有子、卯、午、酉轉四正之法,第六步進陽火退陰符複有子、卯、午、酉轉四正之法,第七步亦有子、卯、午、酉轉四正之法,弟子分辨不清,藝師示下。”

  千峰老人答曰:“此三種轉眼之法各有不同,有大周天煉精之法,小周天煉氣之法,周天收氣補神之法,三者皆煉精氣神之法也。大周天煉精,即采藥火候。因藥生之時,運動日月轉輪,即二目轉也。假以太陽軌度言之,轉運三百六十五度四分之一,故為大周天。起初精氣動時,眼出於轉卯至巳,為進陽火三十六,合陽爻二百十六。又由午降酉至亥,為退陰符二十四,合陰爻一百四十四。如此一升一降,為三百六十度,卯酉沫浴在內,尚少五度四分之一,分佈於子、卯、午、酉四正不動之位。天上日月無有停止之時,丹道四五則有停止之異,適足周天度數。轉眼采藥,巽風、神氣俱動之意也,謂之黃河水逆流,曹溪水逆轉,洞庭水逆流,皆此意也。各丹經曰:神者眼轉也,氣者龔風也。催逼精氣轉動,此煉精大周天。若無沐浴,則精氣混合而不分解。小周天煉氣法即第六步功法,進陽火閉關眼轉四個九回,為進陽三十六。又開關眼轉四個六回,為退陰符二十四。仍以子、卯、午、酉四正法轉之,已將來回真精再煉精化為氣。若無沫浴,精不能悉化真氣。轉眼煉氣,即孟子善養浩然正氣,即此氣也。又第七步翕聚周天祖氣補神之法,四象和合而產大藥。以慧光凝聚謂之藥,以其妙用謂之神。

  此神氣聚于祖竅之前,三家相見合為一體。先則凝神於混沌,次則寂照虛空,守中抱一,是為返本還原之妙道也。然守中抱一,其光嫩,神光要走要化時,用眼轉子、卯、午、酉、子心意送歸丹田即氣穴,氣歸元海壽無窮,是煉祖氣助神之法也。此神者,即我不神之神也,故我師了空曰:‘龍虎合,似惚正中產玄珠。’我胞兄魁一子曰:‘陰陽合併歸正中,氣嫩要走轉日輪。’《金仙證論•危險說》:‘此處不知正念相就相翕之法,共其交合之機。’又,《後危險說》:‘人心之翁聚,則元氣聚而不散:為孕藥之功,即為雙修性命之苗也。’”

  千峰老人曰:“此第七步即《心印經》雲:‘上藥三品,神與氣精。’即由此精氣投神助神之法,故柳華陽師爺雲:‘久煉精老則成氣,氣嫩即是精。’又雲:‘精氣本不可分,精在神內則名精神,神在氣內則名神氣。總而言之,要得知日月合併為一,方是全功。’用於《太極圖》雲:‘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二者坤之六二爻也,五者乾之九五爻也。此乾坤兩卦既已知合,水火既濟,在第八步內有自然凝集之功法也。”

  玄聖子李穎問曰:“師言前六步煉的陽神足滿,發現慧光,名為玄關,又為陽神,又為本來面目。名目繁多,就是這個光圈。弟子初煉性功,頭一步亦有此白光圈,此是玄關真性否?”

  千峰老人答曰:“汝煉初步,本是陰神出現。每一閉目,白光現目前,此是陰神,不能用。若是由頭步至六步,由來補內外二藥、還精補腦煉出陽神,因不閉目,所煉陽神慧光名為玄關,此是性命雙修煉的真性,重要關鍵。若煉陰神,閉目為觀空而空,有生有死,終為識神管轄,老死無成。若由前六步采藥性命雙修之法煉出陽神,為觀空不空,無生無死,為不神之神。此性光由無極而來,汝自身元精足則有,元精不足則無。此性光有之則生,無之則死。性命雙修者,修此先天真一之氣光。若煉後天陰神,道日識神,釋曰阿賴耶識。此神系人降生時由口鼻而入,一點真靈識氣,落於氣穴,即是識神。晝居二目,藏於泥丸。夜居胃腎,蓄于丹田。自落生之時,識神用事,方得有識有覺而孤孤,此識神乃是一生一死之靈光結成。因其有生有死,謂之觀空而空 ; 又曰陽神好靜,陰神好動。動則不離於情欲,靜則思慮橫生,夢景幻景,相繼而出,全是識神用事,而無一刻真靜 (48) 。夫陽神者,即天地虛空真一之氣耳,丹經雲:‘為仙為佛與為儒,三教單傳一個虛。’教人由虛空作功夫,所以人不知虛空內有天地生真氣,養我之性命。譬如魚在水內,而不知為水。人在氣中,而不知其力氣。學者務要知先天真一之氣由外而入內,送歸丹田牢封固。人之生存,全仗先天虛無神氣主宰。

  氣聚神來則人活,氣散神去則人死,故曰有神無氣不能生,有氣無神不能死。若是不會采藥,竟煉陰神者,是濁精氣也。每因在生時貪嗔癡造孽,至臨命終時,濁氣下墮,由生死竅而出,入於地府,甘受冥罰。因汝陽神靈光減少,不得圓明。愈不圓明,而氣愈少。下出生死竅,墮入畜牲之類。若煉陽光靈氣滿足,清氣上升,出祖竅升於天宮 ,即神仙也。至下者轉世為人,必多富貴。或為智人,而前生之事,自已皆知。學者至七步,能將先天真一之性光翕聚,隨津液送歸土釜,與我真命和合歸一,此是第八步蟄藏之法,才能延年益壽。”

  玄慶子張慶雲問曰:“師言無有四正沐浴則精不分解而化氣,敢問其故。”

  千峰老人答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真火候,日月進退往來,不外乎二至二分之界限。二至為子、午,乃一寒一暑,又名子午抽添。子為冬至一陽生,法當進火。地氣上升,吸氣時先天氣上也。午為夏至陰初降,法當退火。

  天氣下降,呼氣時先天氣下也。二分為卯、酉,乃一生一殺,又名刑德臨門。卯為春分,酉為秋分,陰陽各半,晝夜平均,無寒無暑,不增不減,故行氣至此,便當息火停符,亦無進退之象,方合妙用。陰陽在乎世,遂其順逆生成,故有寒暑生殺之氣。日月麗乎天,循其軌道,恒有朔望對合之象,故有盈虛消長之帆。進陽火三十六,合得卦爻二百一十六。退陰符二十四,合得卦爻一百四十四。除卯沐浴三十六,乾策實一百人十,酉沐浴二十四,坤策實一百二十,適得三百息。非實有此三百,比喻之辭也。五度四分之一,閏餘之數,均分佈四正沐浴內。再進一層言之,子、卯、午、酉西正沐浴真理,浴沐者只是真氣薰蒸,不行其所有事,而行其所無事也。

  天上分明十二辰,人間當作煉丹程。辰、戌、醜、未,乃是四隅之土。子屬水,者不沐浴遇醜土而消,則酉時所生之真氣 ,至卯時即失。卯木能生火,若不沐浴,遇辰土而滅,則子時所之真氣,至年即化。午屬火,若不淋浴,遇未土而息,則卯時所生之真氣,至酉即散。酉金能生水,若不沐浴,遇戌土而亡,則午時所生之真氣,至子即盡。不如是,恐滯先天氣之生機,而真氣不得貫串。息火停符,即沐浴之別名。凡煉丹者,隨子時陽生而起火 ,則火力方全。余時不能起火,無藥故也。火者,元始祖氣。氣苦行真火燎,自然神運氣化。輕清者凝泥丸,重油者流歸氣穴。迴圈升降,搬運真氣,綿綿不絕,而精悉化氣。精無漏而氣返,則天地之造化,日月之精華,皆被我竊奪之矣。漸脫凡胎而換為仙骨,而築基已成矣。前面問內外交媾 之言,今由此表出:外交媾者,呼吸氣後上前下,一升一降也 ; 內交媾者,眼晴左旋右轉,一起一伏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prolife.forumotion.net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