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佛說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佛說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 于 周五 3月 14, 2014 7:29 pm

陳志玄


版主
版主
佛說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經卷上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序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八百萬億,學無學皆阿羅漢,有為功德無為功德,無學十智、有學八智、有學六智,三根十六心行,法假虛實觀、受假虛實觀、名假虛實觀,三空觀門,四諦、十二緣,無量功德皆成就。復有八百萬億大仙緣覺,非斷非常,四諦、十二緣皆成就。復有九百萬億菩薩摩訶薩,皆阿羅漢實智功德、方便智功德,行獨大乘,四眼、五通、三達、十力、四無量心、四辯、四攝、金剛滅定,一切功德皆成就。復有千萬億五戒賢者,皆行阿羅漢、十地,迴向五分法身具足,無量功德皆成就。復有十千五戒清信女,皆行阿羅漢、十地皆成就,始生功德、住生功德、終生功德,三十生功德皆成就。復有十億七賢居士,德行具足:二十二品、十一切入、八除入、八解脫、三慧、十六諦、四諦、四三二一品觀,得九十忍,一切功德皆成就。復有萬萬億九梵、三淨、三光、三梵、五喜樂天,天定功德定味,常樂神通,十八生處功德皆成就。復有億億六欲諸天子,十善果報神通功德皆成就。復有十六大國王,各各有一萬二萬乃至十萬眷屬,五戒、十善、三歸功德,清信行具足。復有五道一切眾生。復有他方不可量眾。復有變十方淨土,現百億高座,化百億須彌寶華,各各坐前華上,復有無量化佛。有無量菩薩比丘八部大眾,各各坐寶蓮華,華上皆有無量國土,一一國土,佛及大眾如今無異。一一國土中,一一佛及大眾,各各說般若波羅蜜。他方大眾及化眾,此三界中大眾,十二大眾,皆來集會,坐九劫蓮華座。其會方廣九百五十里,大眾僉然而坐。
爾時,十號三明大滅諦金剛智釋迦牟尼佛,初年月八日方坐十地,入大寂室三昧,思緣放大光明照三界中。復於頂上出千寶蓮華,其華上至非想非非想天,光亦復爾,乃至他方恒河沙諸佛國土。時無色界雨無量變大香華香,如車輪華,如須彌山王,如雲而下;十八梵天王雨百變異色華;六欲諸天雨無量色華。其佛座前自然生九百萬億劫(丹本作級)華,上至非想非非想天,是時世界其地六種震動。
爾時,諸大眾俱共僉然生疑,各相謂言:「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五眼法身大覺世尊,前已為我等大眾,二十九年說摩訶般若波羅蜜、金剛般若波羅蜜、天王問般若波羅蜜、光讚般若波羅蜜。今日如來放大光明,斯作何事?」時十六大國王中,舍衛國主波斯匿王名曰月光,德行十地,六度、三十七品、四不壞淨,行摩訶衍化,次第問居士寶蓋法淨名等八百人;復問須菩提、舍利弗等五千人;復問彌勒、師子吼等十千人,無能答者。
時波斯匿王即以神力作八萬種音樂,十八梵、六欲諸天亦作八萬種音樂,聲動三千乃至十方恒河沙佛土,有緣斯現。彼他方佛國中南方法才菩薩共五百萬億大眾,俱來入此大會;東方寶柱菩薩共九百萬億大眾,俱來入此大會;北方虛空性菩薩共百千萬億大眾,俱來入此大會;西方善住菩薩共十恒河沙大眾,俱來入此大會。六方亦復如是,作樂亦然,亦復共作無量音樂,覺悟如來。佛即知時得眾生根,即從定起,方坐蓮華師子座上,如金剛山王。大眾歡喜,各各現無量神通,地及虛空大眾而住。
觀空品第二
爾時,佛告大眾:「知十六大國王意欲問護國土因緣。吾今先為諸菩薩,說護佛果因緣、護十地行因緣。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法修行!」時波斯匿王言:「善!大事因緣故!」即散百億種色華,變成百億寶帳,蓋諸大眾。
爾時,大王復起作禮,白佛言:「世尊!一切菩薩云何護佛果?云何護十地行因緣?」佛言:「菩薩化四生,不觀色如,受想行識如,眾生我人常樂我淨如,知見壽者如,菩薩如,六度四攝一切行如,二諦如。是故一切法性真實空,不來不去,無生無滅,同真際,等法性,無二無別如虛空。是故陰入界無我,無所有相,是為菩薩行化十地般若波羅蜜。」
白佛言:「若諸法爾者,菩薩護化眾生,為化眾生耶?」「大王!法性色受想行識、常樂我淨,不住色,不住非色,不住非非色,乃至受想行識亦不住非非住。何以故?非色如,非非色如。世諦故、三假故,名見眾生,一切生性實故,乃至諸佛、三乘、七賢、八聖亦名見,六十二見亦名見。大王!若以名名見一切法,乃至諸佛三乘四生者,非非見一切法也。」
白佛言:「般若波羅蜜有法非非法,摩訶衍云何照?」
「大王!摩訶衍見非非法,法若法非非法,是名非非法空。法性空,色、受、想、行、識空,十二入、十八界空,六大法空,四諦、十二緣空。是法即生即住即滅,即有即空,剎那剎那亦如是,法生法住法滅。何以故?九十剎那為一念,一念中一剎那經九百生滅,乃至色一切法亦如是。以般若波羅蜜空故,不見緣,不見諦,乃至一切法空,內空、外空、內外空、有為空、無為空、無始空、性空、第一義空、般若波羅蜜空、因空、佛果空、空空故空。但法集故有,受集故有,名集故有,因集故有,果集故有,十行故有,佛果故有,乃至六道一切有。善男子!若有菩薩見法眾生我人知見者,斯人行世間,不異於世間。於諸法而不動、不到、不滅,無相、無無相,一相法亦如也,諸佛法僧亦如也,是即初地一念心,具足八萬四千般若波羅蜜,即載名摩訶衍,即滅為金剛,亦名定,亦名一切行。如光讚般若波羅蜜中說。」
「大王!是經名味句,百佛千佛百千萬佛說名味句。於恒河沙三千大千國土中,成無量七寶,施三千大千國中眾生,皆得七賢四果,不如於此經中起一念信,何況解一句者!句非句非非句故,般若非句,句非般若,般若亦非菩薩。何以故?十地三十生空故,始生、住生、終生不可得,地地中三生空故,亦非薩婆若,非摩訶衍空故。」
「大王!若菩薩見境、見智、見說、見受者,非聖見也,倒想見法,凡夫人也。見三界者,眾生果報之名也。六識起無量欲無窮,名為欲界藏空;或色所起業果,名為色界藏空;或心所起業果,名無色界藏空。三界空,三界根本無明藏亦空,三地九生滅,前三界中餘無明習果報空。金剛菩薩得理盡三昧故,或果生滅空,有果空、因空故空。薩婆若亦空,滅果空,或前已空故,佛得三無為果。智緣滅,非智緣滅,虛空薩婆若果空也。善男子!若有修習聽說,無聽無說,如虛空,法同法性,聽同說同,一切法皆如也。大王!菩薩修護佛果為若此。護般若波羅蜜者為護薩婆若,十力、十八不共法、五眼、五分法身、四無量心,一切功德果為若此。」
佛說法時,無量人天眾得法眼淨,性地、信地有百千人,皆得大空菩薩大行。
菩薩教化品第三
白佛言:「世尊!護十地行菩薩云何行可行?云何行化眾生?以何相眾生可化?」佛言:「大王!五忍是菩薩法:伏忍上中下、信忍上中下、順忍上中下、無生忍上中下、寂滅忍上中下,名為諸佛菩薩修般若波羅蜜。」
「善男子!初發想信,恒河沙眾生修行伏忍,於三寶中生習種性十心:信心、精進心、念心、慧心、定心、施心、戒心、護心、願心、迴向心。是為菩薩能少分化眾生,已超過二乘一切善地。一切諸佛菩薩長養十心為聖胎也。」
「次第起乾慧性種性有十心,所謂四意止,身受心法,不淨、苦、無常、無我也;三意止;三善根,慈、施、慧也。三意止,所謂三世,過去因忍、現在因果忍、未來果忍。是菩薩亦能化一切眾生,已能過我人知見眾生等想,及外道倒想所不能壞。」
「復有十道種性地,所謂觀色識想受行,得戒忍、知見忍、定忍、慧忍、解脫忍;觀三界因果,空忍、無願忍、無想忍;觀二諦虛實,一切法無常,名無常忍;一切法空,得無生忍。是菩薩十堅心作轉輪王,亦能化四天下,生一切眾生善根。」
「又信忍菩薩所謂善達明,中行者斷三界色煩惱縛,能化百佛千佛萬佛國中,現百身千身萬身,神通無量功德,常以十五心為首:四攝法、四無量心、四弘願、三解脫門。是菩薩從善地至於薩婆若,以此十五心為一切行根本種子。」
「又順忍菩薩所謂見勝現法,能斷三界心等煩惱縛故,現一身於十方佛國中無量不可說神通化眾生。」
「又無生忍菩薩所謂遠不動觀慧,亦斷三界心色等煩惱習故,現不可說不可說功德神通。」
「復次,寂滅忍,佛與菩薩同用此忍入金剛三昧。下忍中行名為菩薩,上忍中行名為薩婆若,共觀第一義諦,斷三界心習,無明盡相為金剛,盡相無相為薩婆若,超度世諦第一義諦之外,為第十一地薩婆若。覺非有非無,湛然清淨,常住不變,同真際等法性,無緣大悲,教化一切眾生,乘薩婆若乘來化三界。」
「善男子!一切眾生煩惱不出三界藏,一切眾生果報二十二根不出三界,諸佛應化法身亦不出三界。三界外無眾生,佛何所化?是故我言,三界外別有一眾生界藏者,外道大有經中說,非七佛之所說。」
「大王!我常語:一切眾生斷三界煩惱果報盡者名為佛;自性清淨名覺薩婆若性。眾生本業是諸佛菩薩本業,本所修行,五忍中十四忍具足。」
白佛言:「云何菩薩本業清淨化眾生?」佛言:「從一地乃至後一地,自所行處及佛行處,一切知見故。本業者,若菩薩住百佛國中,作閻浮四天王,修百法門,二諦平等心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千佛國中,作忉利天王,修千法門,十善道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十萬佛國中,作炎天王,修十萬法門,四禪定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百億佛國中,作兜率天王,修百億法門,行道品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千億佛國中,作化樂天王,修千億法門,二諦四諦八諦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十萬億佛國中,作他化天王,修十萬億法門,十二因緣智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百萬億佛國中,作初禪王,修百萬億法門,方便智、願智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百萬微塵數佛國中,作二禪梵王,修百萬微塵數法門,雙照方便神通智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百萬億阿僧祇微塵數佛國中,作三禪大梵王,修百萬億阿僧祇微塵數法門,以四無礙智化一切眾生;若菩薩住不可說不可說佛國中,作第四禪大靜天王三界主,修不可說不可說法門,得理盡三昧,同佛行處,盡三界原,教化一切眾生,如佛境界。是故一切菩薩本業化行清淨,若十方諸如來亦修是業,登薩婆若果,作三界王,化一切無量眾生。」
爾時,百萬億恒河沙大眾,各從座起,散無量不可思議華,燒無量不可思議香,供養釋迦牟尼佛及無量大菩薩,合掌聽波斯匿王說般若波羅蜜,今於佛前以偈歎曰:
「世尊導師金剛體,  心行寂滅轉法輪,
八辯洪音為眾說,  時眾得道百億萬。
時六天人出家道,  成比丘眾菩薩行,
五忍功德妙法門,  十四正士能諦了,
三賢十聖忍中行,  唯佛一人能盡原,
佛眾法海三寶藏,  無量功德攝在中。
十善菩薩發大心,  長別三界苦輪海,
中下品善粟散王,  上品十善鐵輪王,
習種銅輪二天下,  銀輪三天性種性,
道種堅德轉輪王,  七寶金光四天下。
伏忍聖胎三十人,  十信十止十堅心,
三世諸佛於中行,  無不由此伏忍生。
一切菩薩行本原,  是故發心信心難,
若得信心必不退,  進入無生初地道,
教化眾生覺中行,  是名菩薩初發心。
善覺菩薩四天王,  雙照二諦平等道,
權化眾生遊百國,  始登一乘無相道。
入理般若名為住,  住生德行名為地,
初住一心足德行,  於第一義而不動。
離達開士忉利王,  現形六道千國土,
無緣無相第三諦,  無死無生無二照。
明慧空照炎天王,  應形萬國導群生,
忍心無二三諦中,  出有入無變化生。
善覺離明三道人,  能滅三界色煩惱,
還觀三界身口色,  法性第一無遺照。
炎慧妙光大精進,  兜率天王遊億國,
實智緣寂方便道,  達無生照空有了。
勝慧三諦自達明,  化樂天王百億國,
空空諦觀無二相,  變化六道入無間。
法現開士自在王,  無二無照達理空,
三諦現前大智光,  照千億土教一切。
焰勝法現無相定,  能洗三界迷心惑,
空慧寂然無緣觀,  還觀心空無量報。
遠達無生初禪王,  常萬億土教眾生,
未度報身一生在,  進入等觀法流地。
始入無緣金剛忍,  三界報形永不受,
觀第三義無二照,  二十一生空寂行。
三界愛習順道定,  遠達正士獨諦了,
等觀菩薩二禪王,  變生法身無量光。
入百恒土化一切,  圓照三世恒劫事,
返照樂虛無盡原,  於第三諦常寂然。
慧光開士三禪王,  能於千恒一時現,
常在無為空寂行,  恒沙佛藏一念了。
灌頂菩薩四禪王,  於億恒土化群生,
始入金剛一切了,  二十九生永已度。
寂滅忍中下忍觀,  一轉妙覺常湛然,
等慧灌頂三品士,  除前餘習無明緣。
無明習相故煩惱,  二諦理窮一切盡,
圓智無相三界王,  三十生盡等大覺。
大寂無為金剛藏,  一切報盡無極悲,
第一義諦常安隱,  窮原盡性妙智存。
三賢十聖住果報,  唯佛一人居淨土,
一切眾生暫住報,  登金剛原居淨土。
如來三業德無極,  我今月光禮三寶,
法王無上人中樹,  覆蓋大眾無量光。
口常說法非無義,  心智寂滅無緣照,
人中師子為眾說,  大眾歡喜散金華。
百億萬土六大動,  含生之類受妙報,
天尊快說十四王,  是故我今略歎佛。」
時諸大眾聞月光王歎十四王無量功德藏,得大法利,即於坐中,有十恒河沙天王、十恒河沙梵王、十恒河沙鬼神王,乃至三趣得無生法忍;八部阿須輪王現轉鬼身,天上受道,三生入正位者,或四生、五生乃至十生得入正位,證聖人性,得一切無量報。
佛告諸得道果實天眾:「善男子!是月光王已於過去十千劫中,龍光王佛法中,為四住開士,我為八住菩薩。今於我前大師子吼。如是,如是!如汝所言,得真義說,不可思議,不可度量,唯佛與佛,乃知斯事。」
「善男子!其所說十四般若波羅蜜、三忍、地地上中下三十忍,一切行藏、一切佛藏,不可思議。何以故?一切諸佛是中生,是中滅,是中化,無生無滅無化,無自無他,第一無二,非化非不化,非相非無相,無來無去,如虛空故。一切眾生無生無滅,無縛解,非因非果,非不因果,煩惱我人知見受者、我所者,一切苦受行空故。一切法集,幻化五陰,無合無散,法同法性,寂然空故。法境界空,空無相,不轉不顛倒,不順幻化。無三寶,無聖人,無六道,如虛空故。般若無知無見,不行不緣,不因不受,不得一切照相故,行道斯行道相如虛空故。法相如是,何可有心得、無心得?是以般若功德,不可眾生中行而行,不可五陰法中行而行,不可境中行而行,不可解中行而行。是故般若不可思議,而一切諸佛菩薩於中行,故亦不可思議。一切諸如來於幻化無住法中化,亦不可思議。」
「善男子!此功德藏,假使無量恒河沙第十三灌頂開士說是功德,百千億分中,如王所說,如海一渧。我今略述分義功德,有大利益一切眾生,亦為過去來今無量諸如來之所述可。三賢十聖讚歎無量,是月光王分義功德。」
「善男子!是十四法門,三世一切眾生、一切三乘、一切諸佛之所修集,未來諸佛亦復如是。若一切諸佛菩薩不由此門得薩婆若者,無有是處。何以故?一切佛及菩薩無異路故。是故一切諸善男子,若有人聞諸忍法門:信忍、止忍、堅忍、善覺忍、離達忍、明慧忍、焰慧忍、勝慧忍、法現忍、遠達忍、等覺忍、慧光忍、灌頂忍、圓覺忍者,是人超過百劫千劫無量恒河沙生生苦難,入此法門,現身得報。」
時諸眾中有十億,同名虛空藏海菩薩,歡喜法樂,各各散華於虛空中,變成無量華臺,上有無量大眾,說十四正行。十八梵、六欲天王,亦散寶華,各坐虛空臺上,說十四正行,受持讀誦,解其義理。無量諸鬼神,現身修行般若波羅蜜。
佛告大王:「汝先言:『云何眾生相可化?』若以幻化身見幻化者,是菩薩真行化眾生。眾生識初一念識異木石,生得善、生得惡,惡為無量惡識本,善為無量善識本。初一念金剛終一念,於中生不可說不可說識,成眾生色心是眾生根本。色名色蓋,心名識蓋、想蓋、受蓋、行蓋。蓋者陰覆為用,身名積聚。」
「大王!此一色法生無量色:眼所得為色,耳所得為聲,鼻所得為香,舌得為味,身得為觸,堅持名地,水名潤,火名熱,輕動名風;生五識處名根。如是一色一心,有不可思議色心。」
「大王!凡夫六識麤故,得假名青黃方圓等無量假色法;聖人六識淨故,得實法色香味觸一切實色法。眾生者,世諦之名也。若有若無,但生眾生憶念,名為世諦。世諦假誑幻化故有,乃至六道幻化,眾生見幻化,幻化見幻化,婆羅門、剎利、毘舍、首陀,神我等色心,名為幻諦。幻諦法無,佛未出世前,無名字,無義名;幻法幻化,無名字,無體相,無三界名字,無善惡果報六道名字。大王!是故佛佛出現於世,為眾生故,說作三界六道名字,是名無量名字。如空法、四大法、心法、色法。相續假法,非一非異,一亦不續,異亦不續,非一非異故,名相續諦。相待假法,一切名相待,亦名不定相待,如五色等法,有無一切等法。一切法皆緣成,假成眾生,俱時因果,異時因果,三世善惡,一切幻化,是幻諦眾生。」
「大王!若菩薩如上所見眾生幻化,皆是假誑,如空中華,十住菩薩諸佛五眼,如幻諦而見,菩薩化眾生,為若此。」
說此法時,有無量天子及諸大眾得伏忍者,得空無生忍,乃至一地十地不可說德行。
二諦品第四
爾時波斯匿王言:「第一義諦中有世諦不?若言無者,智不應二;若言有者,智不應一。一二之義,其事云何?」
佛告大王:「汝於過去七佛,已問一義二義。汝今無聽,我今無說。無聽無說,即為一義二義故。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法修行。七佛偈如是:
「無相第一義, 無自無他作, 因緣本自有, 無自無他作。
法性本無性, 第一義空如, 諸有本有法, 三假集假有。
無無諦實無, 寂滅第一空, 諸法因緣有, 有無義如是。
有無本自二, 譬若牛二角, 照解見無二, 二諦常不即。
解心見不二, 求二不可得, 非謂二諦一, 非二何可得。
於解常自一, 於諦常自二, 通達此無二, 真入第一義。
世諦幻化起, 譬如虛空華, 如影三手無, 因緣故誑有。
幻化見幻化, 眾生名幻諦, 幻師見幻法, 諦實則皆無,
名為諸佛觀, 菩薩觀亦然。」
「大王!菩薩摩訶薩於第一義中,常照二諦化眾生。佛及眾生一而無二。何以故?以眾生空故得置菩提空,以菩提空故得置眾生空。以一切法空故空空。何以故?般若無相,二諦虛空,般若空,從無明乃至薩婆若,無自相、無他相故,五眼成就時見無所見,行亦不受,不行亦不受,非行非不行亦不受,乃至一切法亦不受。菩薩未成佛時,以菩提為煩惱,菩薩成佛時,以煩惱為菩提,何以故?於第一義而不二故,諸佛如來乃至一切法如故。」
白佛言:「云何十方諸如來、一切菩薩不離文字而行諸法相?」
「大王!法輪者:法本如、重誦如、受記如、不誦偈如、無問而自說如、戒經如、譬喻如、法界如、本事如、方廣如、未曾有如、論議如,是名味句音聲果文字記句一切如。若取文字者,不行空也。」
「大王!如如文字修諸佛智母,一切眾生性根本智母,即為薩婆若體。諸佛未成佛,以當佛為智母,未得為性,已得為薩婆若。三乘般若,不生不滅,自性常住,一切眾生,以此為覺性故。若菩薩無受無文字,離文字,非非文字,修無修為修文字者,得般若真性般若波羅蜜。大王!若菩薩護佛、護化眾生、護十地行,為若此。」
白佛言:「無量品眾生,根亦無量,行亦無量。法門為一為二,為無量耶?」
「大王!一切法觀門,非一非二,乃有無量一切法,亦非有相,非非無相。若菩薩見眾生,見一見二,即不見一不見二,一二者,第一義諦也。」
「大王!若有若無者,即世諦也。以三諦攝一切法,空諦、色諦、心諦故,我說一切法不出三諦。我人知見五受陰空,乃至一切法空,眾生品品根行不同故,非一非二法門。」
「大王!七佛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我今說般若波羅蜜,無二無別。汝等大眾,應當受持讀誦解說。是經功德,有無量不可說不可說諸佛,一一佛教化無量不可說眾生,一一眾生皆得成佛;是佛復教化無量不可說眾生,皆得成佛;是上三佛說般若波羅蜜經八萬億偈;於一偈中復分為千分;於一分中說一分句義不可窮盡,況復於此經中起一念信!是諸眾生超百劫千劫十地等功德,何況受持讀誦解說者功德,即十方諸佛等無有異。當知是人即是如來,得佛不久。」
時諸大眾聞說是經,十億人得三空忍;百萬億人得大空忍、十地性。
「大王!此經名為仁王問般若波羅蜜經。汝等受持般若波羅蜜經,是經復有無量功德,名為護國土功德,亦名一切國王法藥服行無不大用護舍宅功德,亦護一切眾生身。即此般若波羅蜜,是護國土,如城塹牆壁刀Ф鉾楯,汝應受持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
 
佛說仁王般若波羅蜜經卷上
 
佛說仁王般若波羅蜜經卷下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護國品第五
爾時,佛告大王:「汝等善聽,吾今正說護國土法用,汝當受持般若波羅蜜。當國土欲亂,破壞劫燒,賊來破國時,當請百佛像、百菩薩像、百羅漢像,百比丘眾、四大眾、七眾共聽,請百法師講般若波羅蜜。百師子吼高座前燃百燈,燒百和香,百種色花,以用供養三寶,三衣什物供養法師,小飯中食亦復以時。大王!一日二時講讀此經,汝國土中有百部鬼神,是一一部復有百部,樂聞是經,此諸鬼神護汝國土。」
「大王!國土亂時,先鬼神亂,鬼神亂故萬民亂,賊來劫國,百姓亡喪。臣君、太子、王子、百官共生是非,天地怪異,二十八宿、星道、日月失時失度,多有賊起。」
「大王!若火難、水難、風難、一切諸難,亦應講讀此經,法用如上說。」
「大王!不但護國,亦有護福,求富貴官位七寶如意行來,求男女,求慧解名聞,求六天果報,人中九品果樂,亦講此經,法用如上說。」
「大王!不但護福,亦護眾難,若疾病苦難,杻械枷鎖檢繫其身,破四重罪,作五逆因,作八難罪,行六道事,一切無量苦難,亦講此經,法用如上說。」
「大王!昔日有王釋提桓因,為頂生王來上天欲滅其國。時帝釋天王即如七佛法用,敷百高座,請百法師,講般若波羅蜜。頂生即退,如滅罪經中說。」
「大王!昔有天羅國王,有一太子欲登王位,一名班足。太子為外道羅陀師受教,應取千王頭以祭家神。自登其位,已得九百九十九王,少一王。即北行萬里,即得一王,名普明王。其普明王白班足王言:『願聽一日飯食沙門,頂禮三寶。』其班足王許之一日。時普明王即依過去七佛法,請百法師,敷百高座,一日二時講般若波羅蜜八千億偈竟,其第一法師為普明王而說偈言:
「劫燒終訖, 乾坤洞燃。 須彌巨海, 都為灰煬,
天龍福盡, 於中彫喪。 二儀尚殞, 國有何常。
生老病死, 輪轉無際, 事與願違, 憂悲為害。
欲深禍重, 瘡疣無外, 三界皆苦, 國有何賴。
有本自無, 因緣成諸, 盛者必衰, 實者必虛。
眾生蠢蠢, 都如幻居, 聲響俱空, 國土亦如。
識神無形, 假乘四馳, 無明寶象, 以為樂車。
形無常主, 神無常家, 形神尚離, 豈有國耶!」
「爾時,法師說此偈已,時普明王眷屬得法眼空,王自證虛空等定,聞法悟解。還至天羅國班足王所眾中,即告九百九十九王言:『就命時到,人人皆應誦過去七佛《仁王問般若波羅蜜經》中偈句。』時班足王問諸王言:『皆誦何法?』時普明王即以上偈答王。王聞是法,得空三昧;九百九十九王亦聞法已,皆證三空門定。時班足王極大歡喜,告諸王言:『我為外道邪師所誤,非君等過。汝可還本國,各各請法師講般若波羅蜜名味句。』時班足王以國付弟,出家為道,證無生法忍,如十王地中說。五千國王常誦是經,現世生報。」
「大王!十六大國王修護國之法,法應如是,汝當奉持。天上人中六道眾生,皆應受持七佛名味句。未來世中有無量小國王欲護國土,亦復爾者,應請法師說般若波羅蜜。」
爾時,釋迦牟尼佛說般若波羅蜜時,眾中五百億人得入初地,復有六欲諸天子八十萬人得性空地,復有十八梵王得無生忍、得無生法樂忍,復有先以學菩薩者,證一地、二地、三地乃至十地,復有八部阿須輪王得十三昧門、得三三昧門,得轉鬼身,天上正受,在此會者皆得自性信乃至無量空信。吾今略說天等功德不可具盡。
散華品第六
爾時,十六大國王聞佛說十萬億偈般若波羅蜜,歡喜無量,即散百萬億莖華,於虛空中變為一座,十方諸佛共坐此座,說般若波羅蜜。無量大眾共坐一座,持金羅華,散釋迦牟尼佛上,成萬輪華,蓋大眾上;復散八萬四千般若波羅蜜華於虛空中,變成白雲臺,臺中光明王佛,共無量眾,說般若波羅蜜。臺中大眾持雷吼華,散釋迦牟尼佛及諸大眾;復散妙覺華於虛空中,變作金剛城。城中師子吼王佛共十方佛、大菩薩論第一義諦。時城中菩薩,持光明華,散釋迦牟尼佛上,成一華臺,臺中十方佛。諸天散天華,於釋迦牟尼佛上虛空中成紫雲蓋,覆三千大千世界,蓋中天人散恒河沙華,如雲而下。時諸國王,散華供已,願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常說般若波羅蜜,願一切受持者,比丘、比丘尼、信男、信女,所求如意,常行般若波羅蜜。
佛告大王:「如是,如是!如王所說。般若波羅蜜應說應受,是諸佛母、諸菩薩母,神通生處。」
時,佛為王現五不思議神變:一華入無量華,無量華入一華;一佛土入無量佛土,無量佛土入一佛土;無量佛土入一毛孔土,一毛孔土入無量毛孔土;無量須彌、無量大海入芥子中;一佛身入無量眾生身,無量眾生身入一佛身、入六道身、入地水火風身,佛身不可思議,眾生身不可思議,世界不可思議。佛現神足時,十方諸天人得佛華三昧,十恒河沙菩薩現身成佛,三恒河沙八部王成菩薩道,十千女人現身得神通三昧。
「善男子!是般若波羅蜜有三世利益,過去已說,現在今說,未來當說。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如法修行。」
受持品第七
爾時,月光心念口言:「見釋迦牟尼佛現無量神力,亦見千華臺上寶滿佛,是一切佛化身主。復見千華葉世界上佛,其中諸佛各各說般若波羅蜜。」白佛言:「如是無量般若波羅蜜,不可說不可解,不可以識識。云何諸善男子,於是經中明了覺解,如法為一切眾生開空法道?」
大牟尼言:「有修行十三觀門諸善男子,為大法王,從習忍至金剛頂,皆為法師,依持建立。汝等大眾,應如佛供養而供養之,應持百萬億天華天香而以奉上。」
「善男子!其法師者是習種性菩薩,若在家婆差、憂婆差,若出家比丘、比丘尼,修行十善,自觀己身,地、水、火、風、空、識分分不淨;復觀十四根,所謂五情、五受、男、女、意、命等,有無量罪過故,即發無上菩提心,常修三界一切念念皆不淨,故得不淨忍觀門。住在佛家,修六和敬,所謂三業同戒、同見、同學,行八萬四千波羅蜜道。」
「善男子!習忍以前行十善菩薩,有退有進,譬如輕毛,隨風東西。是諸菩薩亦復如是,雖以十千劫行十正道,發三菩提心,乃當入習忍位,亦常學三伏忍法,而不可名字,是不定人。是定人者,入生空位,聖人性故,必不起五逆、六重、二十八輕。佛法經書作返逆罪,言非佛說,無有是處。能以一阿僧祇劫,修伏道忍行,始得入僧伽陀位。」
「復次,性種性行十慧觀,滅十顛倒,及我人知見分分假偽,但有名,但有受,但有法,不可得,無定相,無自他相故。修護空觀,亦觀亦行百萬波羅蜜,念念不去心,以二阿僧祇劫行正道法,住波羅陀位。」
「復次,道種性住堅忍中,觀一切法無生、無住、無滅,所謂五受、三界、二諦,無自他相,如實性不可得故;而常入第一義諦,心心寂滅而受生三界。何以故?業習果報未壞盡,故順道生。復以三阿僧祇劫,修八萬億波羅蜜,當得平等聖人地故,住阿毘跋致正位。」
「復次,善覺摩訶薩,住平等忍,修行四攝,念念不去,心入無相,捨滅三界貪煩惱,於第一義諦而不二,為法性無為,緣理而滅一切相故,為智緣滅無相無為。住初忍時,未來無量生死不由智緣而滅故,非智緣滅,無相無為,無自他相,無無相故,無量方便皆現前。觀實相方便者,於第一義諦,不沈不出,不轉不顛倒。遍學方便者,非證非不證而一切學。迴向方便者,非住果非不住果而向薩婆若。魔自在方便者,於非道而行佛道,四魔所不動。一乘方便者,於不二相,通達眾生一切行故。變化方便者,以願力自在生一切淨佛國土。如是善男子!是初覺智,於有無相而不二,是實知照功用;不證不沈,不出不到,是方便觀。譬如水之與波,不一不異,乃至一切行,波羅蜜、禪定、陀羅尼,不一不二故,而一一行成就。以四阿僧祇劫行行故,入此功德藏門。無三界業習生故,畢故不造新,以願力故,變化生一切淨土。常修捨觀故,登鳩摩羅伽位,以四大寶藏常授與人。」
「復次,德慧菩薩,以四無量心滅三有瞋等煩惱,住中忍中,行一切功德故。以五阿僧祇劫行大慈觀,心心常現在前,入無相闍陀波羅位,化一切眾生。」
「復次,明慧道人,常以無相忍中行三明觀,知三世法無來無去無住處,心心寂滅,盡三界癡煩惱,得三明一切功德觀故,常以六阿僧祇劫,集無量明波羅蜜故,入伽羅陀位,無相行受持一切法。」
「復次,爾焰聖覺達菩薩,修行順法忍,逆五見流,集無量功德,住須陀洹位。常以天眼、天耳、宿命、他心、身通達,念念中滅三界一切見,亦以七阿僧祇劫行五神通,恒河沙波羅蜜常不離心。」
「復次,勝達菩薩,於順道忍,以四無畏,觀那由他諦內道論、外道論、藥方、工巧、ク術故,我是一切智人;滅三界疑等煩惱故,我相已盡;知地地有所出,故名出道;有所不出,故名障道;逆三界疑。修習無量功德故,即入斯陀含位。復集行八阿僧祇劫中行諸陀羅尼門故,常行無畏觀不去心。」
「復次,常現真實住順忍中,作中道觀,盡三界集因集業一切煩惱故,觀非有非無、一相無相而無二故,證阿那含位。復於九阿僧祇劫,集照明中道故,樂力生一切佛國土。」
「復次,玄達菩薩,十阿僧祇劫中,修無生忍,法樂忍者,名為縛忍。順一切道生而一心忍中滅三界習因業果,住後身中,無量功德皆成就。無生智、盡智、五分法身皆滿足,住第十地阿羅漢梵天位,常行三空門,觀百千萬三昧,具足弘化法藏。」
「復次,等覺者,住無生忍中,觀心心寂滅而無相相、無身身、無知知,而用心乘於群方之方,憺怕住於無住之住。在有常修空,處空常萬化,雙照一切法故,知是處非是處,乃至一切智十力觀故,而登摩訶羅伽位,化一切國土眾生,千阿僧祇劫行十力法,心心相應,常入見佛三昧。」
「復次,慧光神變者,住上上無生忍,滅心心相。法眼見一切法,淨三眼色空見。以大願力常生一切淨土。萬阿僧祇劫,集無量佛光三昧,而能現百萬恒河沙諸佛神力。住婆伽梵位,亦常入佛華三昧。」
「復次,觀佛菩薩,住寂滅忍者,從始發心至今經百萬阿僧祇劫,修百萬阿僧祇劫功德故,登一切法解脫,住金剛臺。」
「善男子!從習忍至頂三昧,皆名為伏一切煩惱。而無相信,滅一切煩惱,生解脫智;照第一義諦,不名為見。所謂見者是薩婆若。是故我從昔以來,常說唯佛所知見覺。頂三昧以下至於習忍,所不知不見不覺,唯佛頓解,不名為信。漸漸伏者,慧雖起滅,以能無生無滅,此心若滅則累無不滅,無生無滅。入理盡金剛三昧,同真際等法性,而未能等無等等。譬如有人,登大高臺,下觀一切,無不斯了。住理盡三昧,亦復如是。常修一切行滿功德藏,入婆伽度位,亦復常住佛慧三昧。」
「善男子!如是諸菩薩,皆能一切十方諸如來國土中化眾生,正說正義,受持讀誦,解達實相,如我今日等無有異。」
佛告波斯匿王:「我當滅度後,法欲滅時,受持是般若波羅蜜,大作佛事。一切國土安立,萬姓快樂,皆由此般若波羅蜜。是故付囑諸國王,不付囑比丘、比丘尼、清信男、清信女。何以故?無王力故,故不付囑。汝當受持讀誦,解其義理。」
「大王!吾今所化百億須彌,百億日月,一一須彌有四天下。其南閻浮提有十六大國,五百中國,十千小國。其國土中有七可難,一切國王為是難故,講讀般若波羅蜜,七難即滅,七福即生,萬姓安樂,帝王歡喜。」
「云何為難?日月失度,時節返逆,或赤日出、黑日出,二三四五日出,或日蝕無光,或日輪一重、二三四五重輪現。當變怪時,讀說此經。為一難也。二十八宿失度,金星、彗星、輪星、鬼星、火星、水星、風星、刀星、南斗、北斗、五鎮大星、一切國主星、三公星、百官星,如是諸星各各變現,亦讀說此經。為二難也。大火燒國,萬姓燒盡,或鬼火、龍火、天火、山神火、人火、樹木火、賊火,如是變怪,亦讀說此經。為三難也。大水?沒百姓,時節返逆,冬雨夏雪,冬時雷電霹靂,六月雨场霜雹,雨赤水、黑水、青水,雨土山、石山,雨沙礫石,江河逆流,浮山流石,如是變時,亦讀說此經。為四難也。大風吹殺萬姓,國土山河樹木一時滅沒,非時大風、黑風、赤風、青風、天風、地風、火風,如是變時,亦讀此經。為五難也。天地國土亢陽炎火洞燃,百草亢旱,五穀不登,土地赫然,萬姓滅盡,如是變時,亦讀此經。為六難也。四方賊來侵,國內外賊起,火賊、水賊、風賊、鬼賊,百姓荒亂,刀兵劫起,如是怪時,亦讀此經。為七難也。」
「大王!是般若波羅蜜,是諸佛菩薩一切眾生心識之神本也,一切國王之父母也。亦名神符,亦名辟鬼珠,亦名如意珠,亦名護國珠,亦名天地鏡,亦名龍寶神王。」
佛告大王:「應作九色幡,長九丈;九色華,高二丈;千支燈,高五丈;九玉箱,九玉巾,亦作七寶案,以經置上。若王行時,常於其前足一百步,是經常放千光明,令千里內,七難不起,罪過不生。若王住時,作七寶帳,中七寶高座,以經卷置上,日日供養,散華燒香,如事父母,如事帝釋。」
「大王!我今五眼明見,三世一切國王皆由過去侍五百佛,得為帝王主;是故一切聖人羅漢,而為來生彼國,作大利益。若王福盡時,一切聖人皆為捨去。若一切聖人去時,七難必起。」
「大王!若未來世有諸國王護持三寶者,我使五大力菩薩往護其國:一、金剛吼菩薩,手持千寶相輪往護彼國;二、龍王吼菩薩,手持金輪燈往護彼國;三、無畏十力吼菩薩,手持金剛杵往護彼國;四、雷電吼菩薩,手持千寶羅網往護彼國;五、無量力吼菩薩,手持五千Ф輪往護彼國。五大士、五千大神王,於汝國中大作利益,當立形像而供養之。」
「大王!吾今三寶付囑汝等一切諸王:憍薩羅國、舍衛國、摩竭提國、波羅奈國、迦夷羅衛國、鳩尸那國、鳩睒彌國、鳩留國、罽?國、彌提國、伽羅乾國、乾陀衛國、沙陀國、僧伽陀國、揵拏掘闍國、波提國,如是一切諸國王等皆應受持般若波羅蜜。」
時諸大眾及阿須輪王,聞佛說未來世七可畏,身毛為ヲ,呼聲大叫而言:「願不生彼國。」時十六大國王,即以國事付弟,出家修道,觀四大四色勝出相,四大四色不用識空入行相,三十忍初地相,第一義諦九地相。是故大王捨凡夫身,入六住身;捨七報身,入八法身,證一切行般若波羅蜜。十八梵天阿須輪王,得三乘觀同無生境,復散華供養,空華、法性華、聖人華、順華、無生華、法樂華、金剛華、緣觀中道華、三十七品華,而散佛上及九百億大菩薩眾。其餘一切眾證道鞄果,散心空華、心樹華、六波羅蜜華、妙覺華,而散佛上及一切眾。十千菩薩念來世眾生,即證妙覺三昧、圓明三昧、金剛三昧,世諦三昧、真諦三昧、第一義諦三昧。此三諦三昧是一切三昧王三昧。亦得無量三昧、七財三昧、二十五有三昧、一切行三昧。復有十億菩薩登金剛頂現成正覺。
囑累品第八
佛告波斯匿王:「我誡蝋汝等,吾滅度後,八十年、八百年、八千年中,無佛、無法、無僧,無信男、無信女時,此經三寶,付囑諸國王四部弟子,受持讀誦解義,為三界眾生開空慧道,修七賢行、十善行,化一切眾生。後五濁世,比丘、比丘尼四部弟子,天龍八部,一切神王,國王、大臣、太子、王子,自恃高貴,滅破吾法,明作制法,制我弟子比丘、比丘尼:不聽出家、行道,亦復不聽造作佛像形、佛塔形;立統官制眾,安籍記僧;比丘地立,白衣高坐;兵奴為比丘;受別請法。知識比丘共為一心,親善比丘為作齋會,求福如外道法,都非吾法。當知爾時正法將滅不久。」
「大王!壞亂吾道,是汝等作。自恃威力,制我四部弟子。百姓疾病無不苦難,是破國因緣,說五濁罪窮劫不盡。」
「大王!法末世時,有諸比丘四部弟子,國王大臣多作非法之行,橫與佛法眾僧作大非法,作諸罪過,非法非律,繫縛比丘,如獄囚法。當爾之時,法滅不久。」
「大王!我滅度後,未來世中四部弟子,諸小國王、太子、王子,乃是住持護三寶者,轉更滅破三寶;如師子身中蟲自食師子,非外道也。多壞我佛法,得大罪過,正教衰薄,民無正行,以漸為惡,其壽日減,至于百歲。人壞佛教,無復孝子,六親不和,天神不祐,疾疫惡鬼日來侵害,災涤首尾,連禍縱橫,死入地獄、餓鬼、畜生,若出為人,兵奴果報,如響應聲;如人夜書,火滅字存。三界果報,亦復如是。」
「大王!未來世中,一切國王、太子、王子、四部弟子,橫與佛弟子書記制戒,如白衣法,如兵奴法,若我弟子比丘、比丘尼,立籍為官所使,都非我弟子,是兵奴法。立統官攝僧典、主僧籍,大小僧統,共相攝縛,如獄囚法,兵奴之法。當爾之時,佛法不久。」
「大王!未來世中,諸小國王四部弟子,自作此罪破國因緣,身自受之,非佛法僧。大王!未來世中流通此經,七佛法器,十方諸佛常所行道。諸惡比丘,多求名利,於國王太子王子前,自說破佛法因緣,破國因緣。其王不別,信聽此語,橫作法制,不依佛戒,是為破佛破國因緣。當爾之時,正法不久。」
爾時,十六大國王,聞佛七誡所說未來世事,悲啼涕出,聲動三千,日月、五星、二十八宿,失光不現。時諸王等,各各至心受持佛語,不制四部弟子出家行道,當如佛教。
爾時,大眾十八梵天王,六欲諸天子歎言:「當爾之時,世間空虛,是無佛世!」爾時,無量大眾中,百億菩薩彌勒、師子月等,百億舍利弗、須菩提等,五百億十八梵王、六欲諸天,三界六道,阿須輪王等,聞佛所說護佛果因緣、護國土因緣,歡喜無量,為佛作禮,受持般若波羅蜜。
 
 
佛說仁王般若波羅蜜經卷下
 
 

般若功德 護國安邦 斑足同化普明王 帝釋慶重光 正法隆昌 五方降吉祥
南無般若會上佛菩薩︵三稱︶
迴向偈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塗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
 
 
仁王般若波羅蜜經簡介
又稱《仁王般若波羅蜜護國經》,簡稱《仁王般若經》、《仁王經》。收在《大正藏》第八冊。現存兩種譯本︰一題《仁王般若波羅蜜經》,姚秦‧鳩摩羅什譯;一題《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唐‧不空譯,略稱仁王護國經、新譯仁王經,文詞與舊經略同。兩種譯本都分上下兩卷,分為八品︰(1)〈序品〉(2)〈觀空品〉︰唐譯作〈觀如來品〉(3)〈菩薩教化品〉︰唐譯作〈菩薩行品〉(4)〈二諦品〉(5)〈護國品〉(6)〈散華品〉︰唐譯作〈不思議品〉(7)〈受持品〉︰唐譯作〈奉持品〉(Cool〈囑累品〉。
本經係佛陀為十六大國王說示守護佛果、護菩薩十地行法門及守護國土之因緣,謂講說受持此經,則可息災得福。與法華經、金光明經並稱護國三部經。修仁王會時,即用此經。
羅什譯本之註疏有《仁王護國般若經疏》五卷(智顗說,灌頂記)、《仁王般若經疏》六卷(吉藏)、《仁王經疏》六卷(圓測)等。不空譯本則有《仁王護國般若波羅蜜多經疏》三卷(良賁)、《仁王經疏》四卷(淨源)等。
本經流行以後,中國歷代王朝常有仁王法會之設,大都依本經〈護國品〉所說儀規建立道場,講誦本經,以圖鎮護國家,祈禳災變。見於記載的,先有陳代武帝於永定三年(559)在內廷設仁王大齋;又後主於至德三年(585)請智顗於太極殿講本經百座,繼續七晝夜燃千燈;唐代太宗於貞觀三年(629)集京城僧尼於龍田寺,每月二七日行道,轉《仁王》等經,以為常例。其後代宗時,不空譯出新譯本,於永泰元年(765)在長安資聖、西明兩寺設百高座,請百法師講誦此經。此種護國法會,在高麗、日本兩國,亦曾相繼仿行。
據唐大興善寺翻經沙門慧靈所撰〈仁王護國經道場念誦儀規序〉,不空大師既重譯經文,復出《仁王念誦儀規》、《念誦法》、《陀羅尼釋》等,授其弟子良賁,詳說五方金剛菩薩身相威德,及有關建立護國法會的擇地設壇、入場、觀想、結印等行法,將此仁王經法,認為是鎮護國家、增長壽命、天下泰平、除滅七難等目標而修的祕法,與請雨經法、孔雀經法、守護經法共稱為四個大法,因此本經與密教儀規發生聯繫,是故唐譯本在入藏錄上常不屬於般若部,而列入祕密部。
 
 
摘自【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及【佛光大辭典】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