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第十一法訣 • 靈丹入鼎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第十一法訣 • 靈丹入鼎 于 周五 9月 11, 2009 2:55 pm

寂然

avatar
管理員
管理員
第 十 一 法 訣 • 靈 丹 入 鼎

胎因火球煉得圓,虛室生白照萬千。
圓圓陀陀金光現,百脈通合大藥成。
流珠爍爍照昆侖,九轉丹成隻自然。
一粒自從吞入腹,始知世有活神仙。


  前段將精、氣、神煉足,聚於頂內,總得以真氣真神煉之。催逼既久 : 靈丹脫落,吞入口中,化為津液。腹響如雷,滋養舍利子。後由氣穴生出舍利之光,能虛室生自,圓圓陀陀,此即是舍利成也,百脈吸呼氣長停,這段功夫,全以至靜為主,如龍養珠,如幼女初懷孕。要自知靜心養之,舍利子方足也。

  順一子趙避塵曰 :" 欲修大道者,理無別決,無非神氣而已。神即是性,氣即是命。神從氣化,氣從精生。欲望成其道者,先當保守煉其精。精滿然後氣生,以氣養精,精足成為舍利子。丹經道書,千名萬喻,不能出注命。除此性命之外,都是誆哄愚迷之進門耳,任爾千變萬化說法。不知煉精化氣,氣化養神,神足還虛,通是傍門外通,要學者細悟耳。回想仙佛莫不由此性命而為修煉,由此神氣而成仙佛。這神是前六步煉的性命雙修真性光,即是神也。這氣先是後六步煉的注命雙修真命光,即是精中真氣也。神氣合一,滋養舍利子,虛室生自,金機飛電,耳現龍吟虎嘯之聲,丹光不圓而不明,無師傳不能圓明。

   " 以取火、提火提出神火,才得蟾光發現,丹光自圓明也。然取火、提火不可久用,久用頭暈,若舍利足,而蟾光現 ; 舍利不足,還得加功細煉。每日參禪打坐時,兩眼歸併合一,神氣下照丹田,是助養舍利子發生足滿,其頂有顛彎之狀,耳發龍吟虎嘯之聲。其身如在雲端,通身酥麻發癢,如憑虛禦風,快樂無邊,滿面如蛛網罩面,又如蟻行,癢癢欲搔,散之印堂,次到鼻柱、眼眶、兩顴。兩腮、牙關,口中津液升滿,咽納不盡,此時口閉懶開。身沉懶動,入於混沌,化為無有,並不知身在何處。自然息住脈停。真氣充滿,滋養舍利子也,故曰氣滿不思食。

  “至此穀不絕,而陰氣難消,陰氣不消,則陽氣不純 : 而猶思食。猶是舍利子還是不足,真氣還是欠少,不得謂之氣滿。直至寂照功勤,自然神滿不思睡,氣足不恩食。功夫至此,常寂常照,息無出入,不來不往,只覺一團蟾光,在不有不無之中,此乃是要入定未入定之時,如在母腹相似,雖有鳴鑼響鼓,並不知耳。用功利此而印堂自有月光長明,只用死心守中抱一,此光自然常明兩眉中間,似電光閃灼,此時舍利自長矣。從此謹防走失元氣,元氣不走泄。方能培養舍利子足也。

   " 培養舍利時,要謹戒十損 : 久行損筋,久立損骨,久坐損血,久睡損脈,久聽損精,久看損神,久言損氣,久思損脾。久淫損命,食足損心。此十損總而言之,凡事不可過勞。勞多受傷。還有用功時,一不可起念,念起則火炎 ; 二不可意散,意散則火冷 ; 三、目不可外視,外視則神馳而傷魂 ; 四、耳不可外聽。外聽則精散而傷魄 ; 五。吸呼不可驟,驟則散漫無歸 ; 六、吸呼不可停,停則斷續無力。忽斷忽續,或燥或寒。種種弊端皆為害於舍利。若不小心。謹防危險,萬無一成。

  “然起念時,當就起陽火轉輪,不可稍有妄想轉之,不可意散再轉。稍微不經心,意散舍利受傷。二目不可外視,要閉目而內睜,看正中有白光,是正功。若是有驚動,眼開外視,意散神散,舍利又受其害。耳不可外停,得有道侶護持,如有人來與響動,全得道侶經心。命來人遠離。不呵驚動。耳猛一聽響動,心內一驚。身一抖,舍利不但受害,反將舍利散去,滋養舍利,心不可急,心想舍利速成。心一動,舍利不生長,要自然而然用功,勿忘勿助。安神於氣穴內,知而不守,使自然之吹噓,綿綿不絕,念茲在茲,先存後忘,而入於混沌杳冥者也,至此真陽縮回,淫根內裏之根漲動。心想這昆舍利子足也。若是促進利子足,當止火采大藥。若是不足。就此氣動,可轉法輪。養成我舍利子也。

  “這舍利足不足,如何是道?有法可知。法曰:置一油燈至面前,二目直看燈火苗。兩眼由左向右轉,如此轉九回,一閉目看正中有個大月光,圓滿如電光一般,不增不滅,此是舍利光足之兆。若是眼對燈轉九回,有個虛光圈。圈邊光亮,圈內黑暗,此是舍利子不足,還得加功細煉,此以上即是取火、提火,提出神火,才得蟾光發現,千萬不可常用此法,若是常用,頭暈眼花,足耗你內裏真光之氣,修者修的是此氣,煉者煉的是此光。光者,即神也 ; 神者,即在二目也,千修萬煉。不出神氣而已。

  “了然、了空禪師傳我時曰:將十步閉精氣,煉的精囊內精足再煉精囊內元精,團成舍利子。每日參禪打坐時。兩眼合併歸一,下照坤臍,煉得面上蟲食作癢,又如蛛網罩面,又如螞蟻行走,此是通身真氣通,耳內猛聽龍吟虎嘯之聲,口生津液,吞納不盡,忽然入於混沌⑧,不識不知。此身如在雲端,自然真氣養舍利子也,有陰氣,舍利不足,無陰氣,舍利實足。舍利足,不思睡;氣足。不思食,口鼻吸呼氣不足不入,眼前有一月光常照,不知身在何處,此是初入定矣。

  “謹防夜內夢寐之患,遺失元精。白天身不可受勞,若是勞動身體,夜內准失元陽。以靜坐滋養舍利為本,凡事不可過問,耳內少聽諸事,心中不存一事。忽有思念生出,速用意念轉法輪,閉目而內睜,看舍利之光,其念白無。無念之中目視丹田,內裏氣微微吹噓氣穴,氣穴發熱,現出丹光,由臍至目一路皆虛白。淫根內裏之根發動,心想許是舍利子足不。不是,就此動機,可采小藥補足舍利。這舍利足不足,可按上法置一油燈試之。兩眼看燈頭苗,眼要由左向右轉九回,一閉眼內看有一大月光,華如電光,即舍利子足也。若無有電光,有一個黑圈,外有電光,內是黑的,此是舍利不足。還得來小藥,補煉光足,再煉十二步功夫。此名曰 : 取火提火提出神火,才知舍利足約 ; 足。此法不叮常煉,若是常轉煉,頭暈、眼花、發暈,是耗內裏精、氣、神。精、氣、神耗虛,如何養得舍利子 ? 要爾精心悟煉,不可大意。

   " 前光緒二十一年,受過了然、了空禪師傳受。後遇彭茂昌老師,用藏頭兩面語傳人,教你想這個也對,那個也對,實在無傳口訣。我師曰 : 非是不傳,近來傳人之師,並未受過明師點傳,不會訣法。故用書上摘下兩句文話傳人,教你似明白不明白,實在無有決法。連傳你的師父不會訣法,以何傳你 ? 只可傳你兩句書上文話。又顯文明,又顯好聽,真訣真道不懂,學問實有,教你當時聽著好聽,過去不懂。任爾學十年、八年,會說道中詩語,真訣法不懂。後來無的可說。告訴你,好心眼就可成道。請問 : 你不上學堂,如何認得字、好心眼就認的字?是蒙人不是蒙人,請學者自想。

  “我師彭茂昌曰 : 傳道者若不用實語白話傳人,用書上摘下來的兩面話傳人,非是正道,是他未受過師傳。他傳人時,先說三皈五戒,發願發誓,有許多願心。自言曰 :

  我的道,是真道,世界不能明傳道,我有真訣語,要爾自已悟。大道淵微兮。現在目前 ; 自古上達兮,莫非師傳。渺漠多喻兮,究竟都是偏 ; 片言萬卷兮,下手在走天,有名無相兮,元氣本虛然;陀來敞微兮。陽舉外形旋。恍惚夢覺兮,神移人升田;鼓動翼風兮,調藥未來龍,無中生有兮,天機現目前;虎吸龍魂兮,時至本自然,身心恍惚兮,四肢酥如綿 : 藥產神知兮,正是候詩源,火逼金行兮,橐龠憑巽轉 ; 河車轉運兮,進火提真鉛,周天息數分,四揲逢時遷 : 沐浴卯酉兮,子午歸钅潘,歸根複命兮,閏余周天 : 數足三百兮,景兆眉前。止火機采兮 : 光候三牽 : 私眸秘密兮,專視中田。大藥難采兮。七日綿綿。蹊路防危兮,機關最玄,深求哀哀兮。早良真傳。擇人而授兮,海誓相言,過關服食兮。全仗德先 ; 寂照十月兮,不昧覺禪,二氣休休兮,性定胎圓 : 陽純陰盡兮,雪花飄遷,超出三界兮,乳補在上田 ; 無去無來兮,坦蕩逍遙仙。夙緣偶逢兮。早修莫挨年 ; 休持老來臨頭兮,枯骨無資空熬煎。

   " 余師將道功說完,問餘曰 : ‘你懂不懂’?餘曰 : ‘這是我師爺柳華陽《妙訣歌》,內裏又明白。又不明白。實在是有道歌,無訣法。’以書上歌文法傳人。實在蒙人之語。學多少年,還是不會下手等訣法,學他有何用 ?

   " 余胞兄趙魁一曰 :" 這十一步功夫無別決,每日參禪打坐時,兩眼和合歸併,下照丹田。舌尖頂住上齶天池穴,不教性泡內真氣漏出。閉住天池穴,開通玄膺穴。真氣由玄膺穴下降,過十二重樓,即是氣嗓管。下降丹田,養我舍利子。久久用功。眼生電光,虛室生白。通身發癢。四肢酥麻,快樂難當。自覺舍利子足了,可置一油燈面前。二目著燈苗,由左向右轉九回,如舍利子足,閉目看見榮華月光,玄於空中下動.如舍利子不足。有一黑圈,周圍有電光不明。還得采補加功細煉,此是神氣合煉之功,那是性命雙修之法。’

  “盼蟾子劉名瑞道師曰:‘恢心聖火養真元。恢心之功。乃心寒如死灰 : 毫無掛礙,若有持礙,則舍利光不定,苦念動,舍利子寒,火性上炎,各念不動,是養舍利子也。大抵致靜為要。將舍利養足,有千變萬化之景到,防危患險,保守元陽 ; 將舍利養足,用真火無候之天機,其舍利之光自出. ' 師雲 : ’有火無候勿抽添、忘機忘時有妙蛋。若忘原是無忘妙,不忘之中是忘禪,忘到純陽盈月現,不可以忘睡昏禪, ' 此我師慈悲,言用功時不可睡覺、若有昏睡,走失元陽,前功罔費,學者戒之。

   " 小平島彭茂昌師曰 : ‘煉舍利子無他訣,心日合併下照坤臍,若有動機,速速運煉。一不留神,丹必出爐走失。而前功廢矣。以至陽物初縮回,非是馬陰藏相、丹放毫光。此是舍利不足也。後勤煉,龜頭縮入腹裏,不可認為丹足,終有外光發現,雲中掣電。虛室生白之狀初發現於眉前,久則自下丹田上達於目,此足舍利之光足也。功煉久,若無此光,可點一香火,二目合併看香火,由東向右轉九回。其舍利之光足也,再加功細煉。煉得丹田之內丹光上湧,外達於日而生輝。兩眼光耀閃灼,一連二、三次而後已,丹光湧出,明如金餞。亦如火珠從兩眼發出,是舍利子足耳。’

   " 天津堤頭劉雲普老師曰 : ‘要知養足舍利子之法,神不入定,剛舍利下生,而丹不結 " 息不藏丹田。穴,則舍利光不現,心息俱要蟄藏丹田之內。縱息有時出,而心則無時離。心力眸光,守定丹田,直守至後天吸呼之氣出於丹田之中隱伏不動。則先天真一之氣滋養舍利,自然凝結成丹光,狀加火球,大如彈子,發生于丹田之中。丹田發熱。淫根之根發動真氣,用意由後督脈上升泥丸宮,下降於浮根。用真意將氣散於周身。真氣通於四肢。氣血流通,養我身體。滋生舍利子也,’

   " 金山派譚至明真人曰 : ‘大道由煉精化氣,氣足滋養舍利子。舍利子之光,是真陽之精。此是性命雙修,真陽之氣足也。若不留神,夜內走失真寶,其光無有,失去真陽之精,學者至要細細悟煉。內裏養足舍利,保守外邊真陽之精,性命之光也。《南華經》雲 : 至道之精,窈窈冥冥。《道德經》雲 :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唯此真精,乃吾身中之真種子是也。以其大於混噸,故名曰太極。以其為一身造化之始,故名曰先天。以其陰陽本分,故名曰一氣。又名黃芽,又名玄珠,又名陽精。此精若凝結十天地之間,即是舍利之光也。邱祖長春雲 : 陽精雖是房中得之,而非禦女之術。內非父母所生之軀,外非山林所產之寶,但著在形體上摸索,皆不是。亦不可離形體,而向外尋求。此各位祖師隱語,如同水中撈月,鏡裏攀花,真正智過顏、閔,實難強猜。其實是舍利子足,其光發於目前。其光窈窈冥冥,內裏有先天真一之精。無此真精,發不出來真光。外有真光,內裏舍利子尼泡,此二即是上性下命合一之慧光也。 '"

  玄瑞子鄭端生問曰 :" 丹光不圓而不明,無師傳不能圓明。乞師示知這丹光因何發的光 ? 是什麼生的光,既生出來,因何光又不圓 ? 如何能使之圓而且明?”

  千峰老人答曰 :" 這光又名曰慧光,養足曰瞻光。精不足,不能生慧光 ; 舍利子不足,不能生蟾光。慧光如月光,塘光如金光。這舍利子 , 是陽精蟲生的。真精足,週二目下照丹田。二日之陽光氣屬火 , 下照丹田屬水。火下水上,蒸發出陽氣,發現放目前。精蟲足,是慧光。舍利足,是蟾光。其光乃是精中陽氣。又用二目之光 ; 舍並下照屬陽,二光陰、陽一合,發出寶光,如同現在電燈、電氣理一樣 , 陰陽二線一合,電燈發亮。電力不足,電燈不亮,如同精足,未煉到童身,還是破身,發的光不亮,為慧光,其色如月光。若是電力足,電燈光亮,如同精蟲養成舍利子,補還到童身,下身馬陰藏相,陰、陽二氣合一,發酌光明亮,為瞻光,其光色,金黃之色。慧光者,身不足 , 內有陰氣,發現一切魔障景相。蟾光者,是佛祖借蟾名三足之意 , 是精、氣、神三品合一之理。三足金蟾是活動物,世界少有之物。精、氣 ; 神三品合一,為舍利子,亦是活物。發現蟾光,世界人亦是少有之人。總有大丈夫之志,才能發現蟾光,世界平常人鮮知之矣。這慧光、蟾光不圓不明,是夜內走失真寶之故,如同電線走電一樣。電氣一走,燈光不亮,混暗不圓不明。若是燈泡一破,空氣迸內,燈光無有,如同用功時念起,空氣進內,其寶光當時無有。其理是一樣,在學者自悟之耳。 "

  玄芝子藍芝田問曰 :" 師傳取火、提火提出神火,才得蟾光發見,又不可久用此法。若是久用,頭昏眼花,耗散自己真氣。因何用此法會耗自己真氣 ? 乞師樂知。 "

  千峰老人答曰 :" 這性之根與命之竅相連,上下是一條管。修者因精虧欠,以精補精,將虧欠補足,即是精蟲足。上通性海,即腦子正中有個泡,是性海外通二目。如命竅精足,上通性竅,發不出來寶光,是初煉性功時,關竅未開。下手煉補精之法訣,煉至此,性竅不開,如何見得著寶光 ? 如教性竅開關,非用油燈一盞,兩眼合併看燈苗,由左向右轉九回。兩眼內弦,歸併合一,轉動性海真氣,下通命竅氣足。二氣陰陽一合,將祖竅衝開,即是開關。由祖竅發出寶光,其光似月之亮,是精足也,為慧光。其光金黃色,包圓而亮,是舍利子足也,為蟾光。若教光獻巳午不接連,眼轉氣動能接連。亥子不接連,沐浴降氣能接連。

   " 用提火者,千萬不可多用。若是多用,頭暈跟花,是傷耗真氣。眼下轉動,提升命竅真氣上升,散於口、眼、耳、鼻,此上毛孔,全是耗真氣之所。唯有天池穴耗的真氣多,說話、出氣、歌唱,比毛孔耗的氣多,所以修道者行立坐臥,不離這個 ; 即是舌倒頂上齶,是天池穴,不教真氣泄出。舌尖一頂,即是閉住天池穴,開巧舌後玄膺穴,下通氣嗓管,即十二重樓,過心竅,至降宮,到丹田,降至生死竅,養我舍利。學者要明白,上竅不閑天池穴,玄膺穴不開。下竅不閉任脈,督脈不開。中竅六脈不閉,天靈竅不開,胎氣出不來。

   " 餘注此不覺淚下,我受千辛萬苦,遇真、為師三十餘位,受師之苦,不敢明說。今明注于書,學者若細心看過,不過幾日,金丹大道之訣法得矣。 "

  玄榮子孫榮甲問曰 :" 師傳我用功時,面上如蟲行走,又好似蛛網罩面。左耳內有風聲,右耳內有嗷嗷之聲。口內津液生的多,咽納不盡。此理難明,乞師示知。 "

  千峰老人答曰 :" 人用功時,用到面如蟻行,是煉的真氣穿過周身面部。這面上毛管教真氣開通,這真氣刺發閉管開通,故而如蟲食作癢,又如蟻行。這真氣由泄髓中發出,到神經系管出毛細管是汗,吸收養氣是寒毛。這真氣在神經系管穿通面上,如小蟲行走。叉,面上好似蛛網罩面,是真氣足,通毛細管,此管是吸收養氣的,不能出真氣,故二氣氣一合,回引神經系管,故如蛛網罩面,此是用功的好景相。又,耳內聞聲 , 更是好景相,是真氣行走神經管。在左耳聽見 ; 如同風聲 ; 此是虎嘯之聲。右耳聽見嗽敬之聲,此是龍吟之聲。龍吟者精足也,虎嘯者氣足也。口內津液上升,此是脾經真氣足,望上發生津液,出肩井石泉管,要吞咽下降丹田,滋養真氣,此是用功真景相。還有一個好景相爾也許意同,也許未見著。因道功,師傳不肯先說景相,若是先說景相,恐爾心生景相,念起,此念起生景屜陰。余今說出,爾後傳人不可說景相。爾前有多少景相 ? 眼有光無光 ? 是何樣的光 ?"

  回答曰 :" 是白光,內暗而不明。 "

   " 爾還是加功細煉,見著陽光好景,再來乞問。 "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prolife.forumotion.net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