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離毀犯見慢惡 【藥師經】若諸有情於佛所說契經深義不能解了;如是愚人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便捨惡行,修諸善法,不墮惡趣。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陳志玄


版主
版主

21115未命名  


31115images  


http://yinshun-edu.org.tw/en/book/export/html/982


己二 離毀犯見慢惡



 


復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雖於如來受諸學處,而破尸羅;有雖不破尸羅,而破軌則;有於尸羅、軌則,雖得不壞,然毀正見;有雖不毀正見,而棄多聞,於佛所說契經深義不能解了;有雖多聞而增上慢,由增上慢覆蔽心故,自是非他,嫌謗正法,為魔伴黨,如是愚人,自行邪見,復令無量俱胝有情,墮大險坑。此諸有情,應於地獄、旁生、鬼趣,流轉無窮。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便捨惡行,修諸善法,不墮惡趣。

 


釋尊又告訴「曼殊室利」說:「若諸有情」,「雖於如來」正法中,「受諸學處,而」卻「破」壞了「尸羅」。學處,即戒律,為佛弟子所應當修學的處所。佛法有種種學處,如在家眾受五戒,比丘眾受比丘戒,菩薩眾受菩薩戒,其學處各各不同,所以說諸學處。受了學處,就得守持不犯。但眾生煩惱重,或環境惡,往往因放逸而毀犯了。梵語尸羅,是清淨的意思,義譯為戒。持戒能滅除一切煩惱業障,得到清涼自在,所以名為尸羅。破尸羅,即破犯殺盜淫妄等性戒。有的人,「雖不破尸羅」──性戒,「而破」了「軌則」。佛弟子受戒,還兼受有關於僧團生活的軌則,或處群入眾的軌則。破尸羅罪重,但是損壞私德;如破了軌則,更是違犯團體的公共規律。事關公共,罪過實也不小。這即是私德好而公德不好。「有」的人,對「於尸羅、軌則」,都能受持遵守,「不」曾毀犯破「壞」,「然」而「毀」壞了「正見」。這即是說,行為雖不壞,但思想錯誤,不正確。知有善惡、因果,有生死、解脫,有聖賢、凡夫,這是世間正見;解苦、空、無常、無我、涅槃寂靜、法性如如,是為出世正見。佛住世時,有一比丘,以為涅槃是什麼都沒有,這是破壞正見的邪見。戒德、規律,雖守好,可是破了正見,罪惡更大!因為破了正見,會影響別人,如對佛法的見解不正,傳播邪謬的教法,受害的人就多了。「有」的人,「雖」能「不毀正見」,「而」捨「棄多聞」。這類眾生,知見雖然正確,可是忽略了法門無量誓願學的精神,而以一部經、一句佛為滿足,甚至把其他無邊經論視為多餘的。這樣,對「於佛所說契經」的甚「深義」理,當然「不能解了」,每每誤以不了義為了義。假使學佛的都如此,豐富的三藏寶典,那便祇有置之高閣。斷人慧命,滅人眼目,罪過該是如何重大呢!「有」的「雖」不棄「多聞」,對佛法很有體會,造詣極高,可是起「增上慢」──依增上法而起慢,即未證謂證,未得謂得。世間學者,學識高人一等,每起驕慢;學佛的也這樣,廣學多聞,或於止觀小有修驗,不覺就起了增上慢。這種人,「由」於「增上慢」的「覆蔽心」志,狂慢得不可一世,「自是」──自己對,而「非他」──說別人不對。結果,他是誹「謗」了「正法」,自認為如來嫡子,獨得正法,而不知實已成為「魔」的「伴黨」了!「如是愚人」,不但「自」己「行」於「邪見」,同時「復令無量俱胝(億)有情」,也「墮」落邪見的「大險坑」!


 


「此諸有情」,學佛法而入歧途,罪大惡極,合「應」墮「於地獄、旁生、鬼趣,流轉」生死「無」有「窮」盡,一直受諸苦惱。但藥師佛的慈悲威力,是不可思議的。所以在他破尸羅,到起增上慢的一生中,「若得聞此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便」能懸崖勒馬,痛改前非,「捨」棄一切「惡行」。破尸羅的能轉持淨戒,犯軌則的能遵守,乃至不棄多聞,不起增上慢;反而勇猛精進,「修」習種種「善法」──持戒、正見、多聞、離增上慢,就此能「不」再「墮惡趣」。這如從層樓墮地,而從半途中把他救濟過來。



 


設有不能捨諸惡行,修行善法,墮惡趣者,以彼如來本願威力,令其現前暫聞名號,從彼命終還生人趣,得正見精進,善調意樂,便能捨家趣於非家,如來法中,受持學處,無有毀犯;正見多聞,解甚深義,離增上慢,不謗正法,不為魔伴,漸次修行諸菩薩行,速得圓滿。

 


業障輕而善根深的,稱念藥師如來的聖號,可以因慈悲願力的加被,而改惡向善,不致墮落惡趣。但如「有」罪業太重,善根微劣,一時在思想上、行為上轉不過來,「不能捨諸惡行,修行善法」的,當然不免要「墮」落「惡趣」。但「以彼」藥師「如來」的「本願威力」,「令」此罪惡眾生,「現前暫」得聽「聞」藥師「名號」。以此功德,即能「從彼」惡趣「命終,還生人趣」。這回受了教訓,喫了大苦,痛定思痛,深覺從前毀戒破見的不是,而得住於「正見」的基礎。繼而「精進」修行,「善」能「調」伏內心的「意樂」,使它合理。因為切實體驗到三惡道的可怕,深感佛德的崇高,及其慈悲救濟的恩德,所以不再戀著世間,「便能捨」離「家」庭,「趣」向「於非(出)家」,在「如來」的正「法中,受持」種種「學處(戒)」,恐懼戒慎,「無有毀犯」。而且起「正見」,求「多聞」,「解」了契經的「甚深義」理,遠「離增上慢,不」再毀「謗正法,不」致墮魔坑而「為魔伴」黨。這樣的「漸次」升進,「修行諸菩薩」的六度萬「行」,功德便可迅「速」地「得」到「圓滿」。


 


這段文,對修學佛法的,尤其是末法的現在,顯得更為重要。若犯了以上的種種過失,將墮落而無以自拔,那便應就此現生,勤加修習藥師法門,稱念藥師名號,祈求藥師如來慈悲願力的加被,使我們消除業障,改惡向善。莫待墮入三途受苦,回頭再來修行。


 


節錄『藥師經的濟世觀 (南懷瑾先生講述)』(二十一)




 





持戒


  復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雖於如來受諸學處,而破尸羅。有雖不破尸羅,而破軌則。有於尸羅軌則,雖得不壞,然毀正見。有雖不毀正見,而棄多聞,於佛所說契經深義,不能解了。

  佛說:再其次,文殊菩薩啊!有些眾生雖然在佛那兒受教求學,包括出家、在家的,換句話說,有些眾生跟佛學習,而且是真正學佛,接受佛的一切教法。諸學處包括經教、教理、大小乘、顯密教、戒律等。經律論三藏皆通的學佛者,而破尸羅,卻破了戒,尸羅就是戒。
  破戒比犯戒嚴重,犯戒是自己行為錯誤,違反了戒。破戒則是身口意所行所為,在有意無意間破壞了戒律,乃至譭謗戒律。破尸羅就是知戒犯戒,非常嚴重。
  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口口聲聲說自己守戒,或以戒律標榜自己,嚴格講起來,處處犯戒,因為菩薩戒第一條就是不能「自讚毀他」。自己認為是以戒為標榜,以禪宗為標榜,或以淨土為標榜,其他都不好,早已犯了根本戒,根本尸羅已經犯了。
  佛教有一句通俗的話,「若要佛法興,唯有僧讚僧」,出家人必須彼此讚歎,彼此恭維,彼此講好話,佛法才會興盛。結果今天的佛教卻是「唯有僧毀僧」,問題相當嚴重。再不然,還沒有聽過「我」的教理,就看不起他,尤其是標榜某一宗、某一派的人,這種過錯犯得最嚴重。以我的眼光看,我是個凡夫,以可憐眼看天下可憐人,世界處處都可憐,看到學佛的人都在可憐的破戒中,很嚴重,很可悲。
  佛又說,有些學佛(要受教義的,沒有受教義不算數)的人雖然沒有破戒,但是卻破壞了團體的規矩。譬如各個寺廟因環境不同,有其特定的規約、原則,有些自認了不起的人,不願遵守這些原則,就叫破軌則。破壞共修團體生活軌則,所犯的罪業更大,所以我們這裏寧可罵你,把你趕出去,不希望你再造這個業。那是慈悲啊!共修道場所訂的規則就是戒律。有些人不但不守尸羅,還要破壞規矩,佛法的真正教育就是叫人作個規規矩矩的人。你到一個團體,到一個環境,不能守規矩,可見你做人不守規矩,吊兒浪當的不在軌道上走,那還有什麼用?在人中已經不算一個份子了。
  佛進一步又說,「有於尸羅軌則雖得不壞,然毀正見」,一層比一層嚴格,不是一層一層罪輕,軌則比尸羅嚴重,正見又比軌則嚴重。有些人學佛不犯戒,也沒有破壞規矩,但他心裏的眼睛已經瞎了,沒有正見,對於什麼是真正的佛法?什麼是真正的修持?看不清楚,那是因為缺乏智慧,沒有頭腦。沒有正見即是佛法的瞎子,縱然在修持也是盲修瞎煉。我經常看到許多人佛法講的頭頭是道,自己認為比任何人都聰明、都高明,講出來的話好聽得很,實際上,一點都不是佛法,行的全是魔道,甚至是地獄道,為什麼?就是因為沒有正見。所以正知正見是學佛最為重要的,非常非常重要的關鍵。

有了正見才能講戒律

  我們曾經講過布施和持戒,有一點大家必須留意,幾乎每一本經典都會提到菩薩道的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為什麼藥師經也提到這些呢?一般人的觀念總會認為藥師經應該是講如何得長壽?如何消災免難?如何使人所求如願?怎麼也講起六度來了?這個問題的關鍵就在於:要想無災無難,沒有煩惱病痛,必須從心地上的修持開始,也就是從改變自己的心理行為做起,才能獲得藥師佛相互的感應。因此藥師經亦不免重提六度的重要性。
  「有雖不毀正見,而棄多聞,於佛所說契經深義,不能解了。」如果沒有真智慧、正知見,六度萬行有時候看似做善事,實則是做了壞事,所以一切以正見為首,因為正見能破除迷信而起正信。正見從何而來?正見必須有高度的、真正的般若,真正高度的般若又自何而來?必須要懂得方便般若、文字般若、境界般若、眷屬般若。般若意即智慧,因中國文字「智慧」一辭,不足以概括般若的內涵,所以不直接譯成智慧,而以梵音「般若」代替。


五般若就是:
一,實相般若悟了道,見到道體的本身即實相般若。
二,境界般若見到道體,有「見道」的境界。
三,方便般若見到實相般若,是有了「根本智」,但還須求「差別智」,然後才會懂得一切方便般若,對一切差別法門的要點都能透徹了知運用。
四,文字般若有了方便般若的人,文字般若自然殊勝,文字般若都是因實相般若境界而來。
五,眷屬般若包括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
  般若就是正見,有正見的人才能談修持與成就,否則都是在盲修瞎煉。那麼,真的正知見從何而來?靠多聞而來,沒有正見的原因就是自己不肯求多聞。
  佛學所稱的多聞,並非聽聞的聞。佛經記載,佛的十大弟子中,阿難尊者多聞第一。多聞包括一切學問、一切差別法。阿難尊者因為隨佛多年,對佛所講的一切經、一切律等,一切學問都能深切記聞,所以多聞第一。
  我們知道正見自多聞而來,不是光坐在那裏不求多聞,不研究佛的經律論的深義而能得。
  「契經深義」契是完全相合,對佛經深義完全瞭解,古代翻譯為契經。如果對佛所經典的真正意義不能瞭解,文字看得懂,經義重點卻不能證到,因此無法成就多聞,亦不能成就正見。譬如我們現在所看的藥師經原文,文字都看得懂,如果要達到「契經深義」,則不但要理解文義,更要完全解了,所謂「了了見」每一句話都要在心地上求證過、通達後,才能謂之「解」,也才能「了」。
  了解了佛經後,增加多聞;有了多聞後,增加正見。換句話說,我們把文字倒回去看,有了正見才能講戒律,不破軌則,不破尸羅。那麼,順著文義下來就是說要想不毀正見,對三藏十二部經律論必須通曉無礙,尤其是經典,因為戒律來自經典。佛所講的稱為經;律是釋迦牟尼佛當時所制定的戒條,有些是佛的弟子們針對現場發生的事所訂立的規範;論是後世菩薩們的著作,如成唯實論、大智度論等等。
  佛法經律論的真正深義在什麼地方呢?在一切佛親自所說的大小乘經典中。所以大乘經典、小乘經典均要研究,才會瞭解經文深義,進而增加多聞,成就正見,如此才是真修行。

離毀犯見慢惡 【藥師經】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