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天上聖母經解說 (二) 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天上聖母經解說 (二) 續 于 周一 4月 17, 2017 11:18 pm

陳志玄


版主
版主

  古聖賢,皆孝子,尊天經,立地義


  句文說:古聖賢,皆孝子,是自古以來,稱聖稱賢者,皆是盡子職,行孝道之人,由孝子之中脫穎而出,沒有不孝之輩,能成聖成賢的。


  句文說:尊天經是天經地義,謂孝德也。立地義,是天地間不變的道理,夫孝天下之經也,地之義也,引伸凡為倫常正當不易之理。即言尊重父母,孝順父母,人才能生存於天地之間。


  成懿德,全秉彝,講孝道,說廉士


  解:
懿德,是醇美之德。秉彝,是秉受於天之常道,廉士,是廉潔之人士。


  句文說:成懿德,全秉彝。說古之孝子,皆是成全醇美之德,秉受天地之常道,乃倫常綱紀,諸般之德績。所以從以上的孝行楷模中可以看出孝順是一個人,做人做事的美德也是做人的道理。


  句文說:講孝道,說廉士。說忠孝廉節四德,依序講完忠之後講孝,再講廉,續講廉潔清白之人士。


  握雪心,懷冰志,鶴俸清,魚


  解:
握,是執定。懷,是抱定,雪取其白,冰取其清。鶴奉,是奉祿,又稱鶴科。魚飧,是魚羹湯。


  句文說:握雪心,懷冰志。一個清廉之人必定是執著、抱持著一顆像不摻一絲雜污如雪塊般的清白,透澈如冰的心志。懷著恬靜的人,不可愛慕虛榮,與利慾,操守才會清廉。


  句文說:鶴俸清,魚飧似。一個清廉的官吏或在公家衙門當差的公務人員,他除了領一份薪水之外,不可以利用職務貪取不法之利益,魚飧「公羊傳」俯而窺其戶,方食魚飧說清廉之官,三餐自奉,只一魚湯,別無他味。


  懷清潔,隆勉子,漢楊震,畏四知


  解:隆,是多大。


  句文說:懷清潔,隆勉子。是說心志抱持著清潔廉明,要當做一件非常重大的課題,來勉勵自己的子孫,使子孫都能成清潔廉明之人。


  句文說:漢楊震,畏四知。楊震,東漢時華陰人,字伯起,少時已明經博覽,當時的人以「關西孔夫子」稱呼他,五十歲才開始當官,累遷東萊太守,有王密為昌邑縣的縣令,王密身懷黃金十斤,來拜訪楊震,想賄賂他,被楊震拒絕,王密以無人知再三求收,楊震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此四知,怎麼說無人知道呢?王密慚愧而退。楊震後來轉逐郡太守,公廉不受私謁,子孫常蔬食步行,故舊長者,或令為置產業,震曰,使後世稱為清白吏之子孫,以此遺之,不亦厚乎,眾皆欽佩此言。


  范宣堅,百絹辭,慎懷廉,傳三世


  解:
范宣,乃人名也。堅,是堅志。百絹,是百疋絹布。慎,是盧懷慎。懷,是懷抱。廉,是清廉。


  句文說:范宣堅,百絹辭。,說有韓豫章者,送了一百疋絹布給范宣,因范宣為人清廉自奉,不接受,遂即退還,減半亦不接受,最後減至一疋,也遭拒絕不肯接受,後來范宣堅送韓豫章出,同車中,韓裂二丈給范宣說:「人寧可使婦無裙耶!」范宣只好用苦笑收下來。


  句文說:慎懷廉,傳三世。說盧慎,名符其實的清廉好官,而且不只他一代清廉,而是因他的清廉受到國君的委任,三代都是清官,而流芳萬世。仕至吏部尚書,清廉而不置產,雖顯貴,妻子猶曾受饑寒的苦的日子,盧慎赴東郡掌選,奉身之具,只有一布囊,屬疾,宋景,盧從愿,侯之見敝簀箱,門不施箔,風雨至,舉蓆自障,日宴設食,蒸荳兩器而已,後來死後,家中也沒有多餘的錢,帝賜給他的家人絹布一百匹,米二百斛(一斛有十斗)並為他立碑,誌其清廉事跡,其子奐,亦清廉,持任為南海太守,也不敢干犯法紀,奐升至尚書右丞,到他孫子時,也是有名的清官,傳頌芳史。


  飲投錢,項潔己,宋太守,越石窺


  解:飲投錢。是馬飲水,而投錢於水邊買水。越石,是石名。


  句文說:飲投錢,項潔己。說項仲山,安凌人士,清廉不妄取,每次他的馬飲渭河之水,必定投三文錢於水中才敢離開,他說物各有主,不敢妄貪。


  句文說:宋太守,越石窺。說福州府城,南海邊,有越王石,常隱雲霧中,太守如果是貪贓枉法者,就無法看見越王石,唯有五代時,有一清廉的太守,宋虞愿,字士恭,為晉安太守,潔儉愛民以清能出名,所以只有他能一窺越王石的全貌,清澈無隱蔽。


  不義財,稷母棄,廉財色,武美譽


  解:
稷,是人名。棄,是不受,廉,是不貪。財,是財物。色,是美女。武,是周武王。


  句文說:不義財,稷母棄。說田稷之母,田稷子當時是齊的相國,有一次私下接受下屬行賄百鎰黃金(一鎰為 二十兩),送給母親,稷母問他黃金從那裡來的,田稷子只好說是從下屬官吏那裡得到的財禮,稷母對子曰:「子為相三年矣,祿未嘗多若此也,豈修士大夫之費哉,安可得此」,對曰:「誠受之於下」,其母曰:「吾聞士修身潔行,不為苟得,竭情盡實,不行詐偽,非義之事不計於心,非理之利不入於家,言行若一,情貌相符,今君談官以待子。厚祿以奉子,言行,則可以報君,夫為人臣以事其君,猶為人子以事其父也,盡力竭能,忠信不欺,務在勸忠必死,奉命廉潔公正,故遂而無患,今子反是,遠忠矣,夫為人臣不忠,是猶為人子不孝也,不義之財非吾有也,不孝之子非吾子也」,田稷子慚愧地把黃金退還給下屬,並自動向齊王認罪,宣王非常讚賞稷母的節義,遂赦稷子之罪,恢復田稷子的相位,且以。公金賜稷母。


  句文說:廉財色,武美譽。說周武王,克商,上堂看見一些美玉,都是前朝取之諸侯,他就拿來還給諸侯,天下人都稱讚他對財帛很清廉,到了後宮,看見很多宮女,他們也都是諸侯的女兒,就讓他們各自回家,天下人都稱讚他對女色很清廉,天下人美其譽,頌其德。


  大清廉,獨伯夷,世俗人,爭求利


  解:
伯夷,是人名。伯夷、叔齊,乃是孤竹君的兩個兒子,孤竹國,是商時附屬的小國。


  句文說:大清廉,獨伯夷。說堪稱天底下最清廉的人,惟獨伯夷、叔齊兩兄弟了。兩兄弟乃孤竹君之二個兒子,孤竹國是商時附屬之小國,孤竹君在世時,立次子叔齊接他的國君之位,等到孤竹君去世之後,叔齊就要把王位讓還給哥哥伯夷,但是伯夷認為這是父命,不敢違,不肯就位,便逃離開自己的國家,叔齊為了堅持自己的決定,也隨後逃走了,後來周武王伐殷商,伯夷、叔齊兩兄弟出面阻止,在武王的馬前叩諫,武王欲殺他們,被姜帥阻止而未殺,等周武王伐商成功,統治天下,伯夷、叔齊認為武王弒君而得天下,恥於做周朝的人,隱居首陽山,終於餓死。


  句文說:世俗人,爭求利。一般世俗之人,庸庸碌碌的,每日為名、為利競爭,不擇手段,利慾薰心,日夜不息,一生到老,心無一日清淨。


  不貪婪,古今稀,廉美德,當效之


  解:婪,是與貪同意。效,是學習。


  句文說:不貪婪,古今稀。是說為人處世,心不思貪慾者,自古至今,可說是很少很少。


  句文說:廉美德,當效之。說清廉美德,應當效法他們。


  廉說盡,講節義,勸婦女,宜先知


  解:宜,是應當。


  句文說:廉說盡,講節義。清廉潔白的美德故事,前面範例說到這裡,再來講節義的道理,以完成忠、孝、廉、節之四德。


  句文說:勸婦女,宜先知。說聖母,諭勸婦女們,凡處事,應該要先知遵守三從四德。


  三從訓,四德備,夫君在,宜順義


  解:
訓,是教訓。備,是齊備。夫君在,宜順義。是生存在世間義,是夫義婦順之道義。


  句文說:三從訓,四德備。是說為婦女者,應先知遵守三從四德,三從者,是在家宜遵從父母教訓,出嫁後應尊從夫令,丈夫死後應從子意,四德者,是婦德、婦言、婦工、婦容。


  句文說:夫君在,宜順義。是說男以女為室,女以男為家,女子出嫁後,以夫為主,夫婦之道以情義為結合,人倫之始,成家之端也,夫盡夫道,妻盡婦道,而家道始成,夫若存在,宜和順各盡其義務。


  夫歿後、守節志、古烈女、說汝知


  解:歿,是死也。


  句文說:夫歿後、守節志。假使不幸丈夫先死,應該確立堅貞的意志,要守貞節,守寡忍苦,抱定冰霜之志,切不可半途而廢,失節而辱及門風。


  句文說:古烈女、說汝知。古時以來有名之烈女節婦,其芳名載於史冊者,我在這裡一一說給大家知道,他們節烈的行為,多麼令人感動。


  曹令女、節毀耳、廖伯妻、潔斷指


  解:
令女,是人名。曹,是夫之姓。毀耳,是自割其耳。廖伯妻,是指廖伯之妻,斷指以表潔貞


  句文說:曹令女,節毀耳。說曹令女,是夏朝時,侯文寧之女,嫁給曹文叔為妻,不幸曹文叔早逝,使得令女,年紀輕輕就成寡婦而未生子,但她誓志守寡,且事姑至孝,為恐家人將他改嫁,除了再三表明心跡之外,乃自己動手剪斷頭髮,還把自己的右耳割下來表明她的決心。當時令女的父親侯文寧在朝為相,憐憫令女沒有後代,希望她回娘家後再改嫁,令女無奈,乃又以利刃割鼻,展現決心,誓無他志。


  句文說:廖伯妻、潔斷指。廖伯之妻斷指以表潔貞,廣漢,廖伯之妻殷氏,名紀配,性聰敏,知書達禮,夫死亡後,紀配娘家心疼女兒早寡,遂暗中替她尋找婆家,要他回家改嫁,紀配說,「梁國有一個品德高尚的寡婦高行,為了告誡娘家父母不要逼她改嫁,而把自己的鼻子割掉,以保全節,我紀配幼讀詩書知道禮義,豈能讓古人專美於前,於是紀配說完,援刀割斷自己的手指以表明心蹟。


  梁寡婦、烈割鼻、范慎女、亦如是


  解:梁,是梁國。范慎,是人名。


  句文說:梁寡婦、烈割鼻。梁國,高行,容顏美好,品德高尚,年輕守寡不改嫁,梁王久聞其名派國相,向她行聘,高行只好表明心跡的說,丈夫不幸早死,照理我想從夫於地下,如今苟活只為撫養幼孤,國內有很多貴人向我求婚,我已設法避免許多麻煩,想不到大王也來行聘,我已為人婦,不嫁是為保全節操,大王要我,無非是喜歡我的美容顏貌,我只有自行毀容,說完,就拿刀割下自己的鼻子,國相將實情向大王報告,梁王很尊重她的節義,推崇她的品行,並免除她終生的賦稅與徭役。


  句文說:范慎女,亦如是。,吳國,孫奇之妻,是廣陵范慎之女,名姬,年十八歲就嫁給了孫奇,婚後一年孫奇就死亡,范慎見女兒年輕無子,想要迎回范家,范姬不肯,而來迎接的人以其父母之命相逼,姬遂刀自割其耳朵和鼻子,說「父親說要娶我的人,不過是為了我年輕貌美而已,現在我破了相,無異是殘廢的人,還有人要嗎」?來迎之人空返後,以真實的情形告訴其父乃止。


  趙高妻、塗面穢、韓玖英、同此輩


  解:漢中,趙高之妻,名禮修,同郡張氏女也。


  句文說:郡府遭賊亂,趙高不幸被殺遇難,盜賊又逼向禮修,禮修以碧塗面,痛得哀呼亂髮,又懷刀在身,意氣烈決,盜賊一見心生駭怕,不敢接近她,事後,她的叔父,矜。要將她改嫁,禮修慷慨激昂的說,要她改嫁,唯有一死,其叔遂不再逼她改嫁。


  句文說:韓玖英、同此輩。韓玖英,是唐朝,仲成之女也。因盜賊之亂,恐被盜賊抓住,遭受侮辱,因此,自己跳進糞池之中,以口飲穢,盜賊見狀,反而心生害怕,丟下玖英而去。


  相登妻、截髮誓、玄齡妻,剔目示


  解:剔目,是挖目。玄齡,是唐朝名相房玄齡。


  句文說:前漢,周亞夫,得一名大將,名劇孟,部屬杜相登,被陷害而成罪犯,將被流放到嶺南去,因其妻木氏容貌姣美,他懷疑她在自己被流放期間,有改嫁的意圖,故意對其妻木氏說「吾此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來,說不定會死在他鄉,妳另外找人再嫁,不要誤了青春。」木氏聽了傷心流淚,把頭髮剪成短髮,發誓會終生守節,後來杜相登回來了,但是妻子木氏,已削髮為尼遁入空門了。


  句文說:玄齡妻,剔目示。唐朝名相房玄齡,年青還未騰達時,體弱多病,有一次病重而危,遂把妻子盧氏,叫到床邊告訴盧氏說:「我病重,恐將不起,妳還年輕,不可為我守寡,等把我的後事辦完之後,再好好的找人嫁了吧。」盧氏傷心流淚,入帷帳內,拿刀挖出一隻眼睛來,以表示終身不再改嫁的決心,後來,房玄齡的病卻奇蹟似的好了起來,在唐朝當官,歷任宰相,房玄齡感念盧氏之貞烈,以妻之禮,終身禮之。


  


 


 


註:本篇文章上載未完 待續........


        天上聖母經解說(三) 


http://blog.xuite.net/hn72818399/twblog/14846097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