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20)-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20)-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日 9月 13, 2009 11:26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心性無染,本自圓成,靈光獨耀,迥脫根塵,心性無染,剛才怎麼講,不是,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心性無染,還有兩句翻一翻,反正他們幾位,我們一班同學,老的也好嫩的出好跟我好多年,一提都清楚,到時間都忘了我講,哎,都對啦,老師我早就想到了,我不講,哎,老師我也不知道,都很高明的哦,還少兩句等等埃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體露真常,不拘文字,那,你看我表演給你看,我的筆記本自己帶的,他們同學當年也同你們一樣,動不動記筆記本,記了多少次了,不行,現在叫他幫我想不可能,所以我知道,求人不如求已,還是老頭子自己來就出來了,這些古老闆很古啊,古到上古去。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緣,即如如佛

禪宗心法都傳給大家了,他說我們自己本身本來在這裡嘛,隨時不變的,你要無想無念,那個無念無想不是你去無念你去無想,這個妄想心理根本不在你裡頭停留啊它本來沒有根的就是無想,本來沒有根的所以叫無念,然後一切無所謂空,無所謂有,自性的靈明,靈光獨耀埃迥脫根塵,什麼根啊,眼睛、耳朵、身體、頭腦這些都是根,生理的。塵,什麼是塵呀?外面的物理世界,聲、光、變化都是塵。我們自性離開物質的離開肉體,他不需要,自己本來一切生理呀,一切物理世界起的作用都靠它來的,所以靈光獨耀脫離開解脫了根塵,你只要眼睛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不是故意做的,也不要故意把念頭壓制下去,自己本來很現成的,體露真常,它全體顯露了,它是永恆存在,不生不滅的一個東西。

不拘文字,你叫它佛也好,叫它覺性也好,叫它道也好,叫它祖宗也好,上帝也好,叫它哈不隆咚也可以,它也不怪你,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心性無染,我們自心自性的本體,並不受任何東西的染污,好的不受,不受好的染污,也不受壞的染污。

本自圓成,本來現成的。那麼你怎麼用功,那麼你怎麼用功,但離妄緣,一群野鴨子飛過去了,馬祖問百丈,對不對,這是什麼?野鴨子,哪裡去了?飛過去了,同那個金剛經說的,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不一樣嗎?現在我們假使問我們這幾位老朋友,當年文化大革命你們怎麼樣?野鴨子飛過去了,那還管它個屁,過去就過去了,就是這個道理,所以但離妄緣,離了一切妄想因緣,此心境呢,即如如佛。一切的痛苦,一切的恩愛,一切的榮華,一切都飛過去了,只要離開這些妄緣,當下一念清淨,剛才晚上這一堂坐在那兒,就是如如佛,「如如」兩個字形容不動,本來不動,清淨的意思,但是注意這兩個字,不一定作本來不動的解釋,「如」字怎麼說,好像,好像,差不多像了,就是佛,所以「佛」中文翻譯,這個「佛」不是以個人作代表了,就是宇宙生命同我們生命的根根,這個翻譯叫做「如來」,如來並不是只代表釋迦牟尼佛,所有成佛的人他的總稱代號就是如來,你要知道喔,這個「如來」,是翻譯用的,所以翻得太妙了,如來,好像來過,釋迦牟尼佛好像來過,走了,但是你看好像來過,可不可以翻譯「如去」呢,嘿!可不可以翻譯「如去」呢?可以,古文曾經不翻譯如來翻譯如去,後來研究了以文學氣味來講,「如去」兩個字不如翻譯「如來」的好,但是「如去」在哪裡呢?十個名號裡頭已經用了,用了什麼叫善逝,逝、過去了,善於過去,善於逃避,善於走了,十個名號之一,翻成「善逝」,就是如來如去,所以,但離妄緣,即如如佛。你看現在余小姐一上來野鴨子飛過去了。

一般的佛法,漸修法門,到達了講道理而可以證入,講道理可以證入,有形相可以證入,有方法可以證入,都是如來禪,譬如剛才講的,馬祖百丈師徒的這個公案,這個故事,百丈禪師後來說法,就拿我們剛才給你講的,他的說法是法語,因為他當然不能說他是佛,只好叫他是祖師,等於孔子以前沒有聖人,孔子以後誰也不敢稱聖人,劃分了一個時代,釋迦牟尼佛以前,釋迦牟尼佛說有佛,佛可以這樣講,別人不敢說,釋迦牟尼佛以後,到現在沒有第二個佛,縱使有也不敢,不好意思,所以像百丈禪師所說的法語,靈光獨耀,你們體會一下在座打起坐來,不打坐,現在就可以體會,這個心中什麼雜念都沒有眼睛還是張開看到的,不過不注意去看一個東西,耳朵也聽到,不注意聽一個東西,身心都擺在這裡不用,靈光,可是能知能覺的這個東西本來存在的,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它身心本體,本來明白地呈現,擺出來在這裡。不拘文字,你講它是如來也好,講它是佛也好,講它是禪也好,這些都是文字了,有一個言,什麼叫文字,文字就是語言,言語,什麼叫語言,言語呢?

言語就是思想,你在裡面想的沒有表達出來的叫思想,表達到嘴巴上就叫語言,把這個語言記錄在白紙上就叫文字嘛!就那麼簡單,還不是一個東西,它過一個階段變了一個樣子,名稱就不一樣,在裡面叫思想,思想還要分,思是思,想是想,把思想在裡面的,不能……,在內在的說話不叫說話了,到了嘴巴上把思想表達叫語言,語言記錄下來就是文字。他說體露真常,不拘文字,什麼都沒有。

心性無染,因為這個心性本體不受任何的染污,善也沾不上,惡也沾不上,什麼都沾不上,體露真常,心性無染,本自圓成,本來自己圓滿,本來自己很現成的,本自圓成。怎麼樣修證啊,但離妄緣,一切妄想放下了,不要……,放下這是個方便的話,硬要自己內在想把妄想放下,放下了什麼都不知道,無想定就是禪了?還有人不懂,拚命在追這個,奇怪,都講過了。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像這樣的說法,有理由可究,像這樣說法也有方法,有次序有理論,有事實可循的,等等,都稱為如來禪,如來禪都是一個東西嘛,這可以說這些分類以它的教育法,以它的時代方便,以它的地區言語不同而差別。那麼什麼是祖師禪?那完全不同,如果我們比方法,百丈跟著馬祖,這是什麼?野鴨子。哪裡去了?飛過去了。鼻子把它一扭,哎喲,這是祖師禪,就那麼簡單,下文都沒有,你去體會去。

這還沒有什麼了不起,還有更了不起的作風、手法,那是祖師禪,連你做什麼註解都無法註解,無法解釋理由,可是你真悟道了,哈哈一笑,完全懂了,那個呢!是祖師禪。如果講祖師跟你講的話,用的方法是無義語,沒有道理可以解釋,無義語,沒有意義的,沒有道理可以解釋的,那是祖師禪。如來禪以下有義語,有意義,有道理可以推測的,所以你要分類,問這個東西,講起來就很多了,你這麼一個問題,如果在研究所,你問好,文化程度高,就可以寫博士論文,寫了這樣一個題目,寫它個二、三十萬字一本書出來,然後指導老師叫個有聲望的,給你掛一個名,慢慢考取了就是博士一個了,千古文章一大抄,這還客氣話,千古文章一大「偷」,都是偷來的,這些大概答覆你是這樣,仔細研究問題還很多,可是你要注意喔,希望你在這裡,這幾天當中不要浪費這個精神了,好好研究自己怎麼樣能夠得定,怎麼樣能夠修到止觀,至於什麼如來禪、祖師禪,這些名相知識問題很容易解決,沒有了不起,就怕你不開悟,一悟千悟,真的證悟了那個心性的境界,萬法皆通,你自己都明白了,要不要來扭一下鼻子啊,扭了鼻子好睡覺,我們現在放參了,回去休息睡覺,既然講到禪宗,我們給你參一個話頭,這個話頭,也是祖師禪也是如來禪,所謂話頭,禪宗叫參話頭,「話頭」現在翻譯過來就是問題,話的頭頭,這句話還沒有說出來那個頭上前面,就是問題,古代呢不叫問題叫話頭,那麼在江浙一帶講土話,儂啊什麼話頭啊,你想講些什麼講話頭,就是這個,話頭,所以禪宗是參話頭,什麼一個話頭呢,今天我們講了禪,今天給你參個禪,話頭,不是,念佛是誰這一套,「無夢無想時,主人公何在?」有義語的話頭,我們白天清醒,腦子精神好的時候思想,都能夠作主知道,作夢的時候呢,雖然做不了主,理論上我們知道,作夢的也是我,這個作靈魂,作主人公的心性去作了夢,但是真正也不是像白天那麼清醒又不作夢,完全睡著了,甚至可以說,睡得像死人一樣,我這個心性本體,能夠做主的在哪裡,這個你找到了嘛,生死來也不怕了,睡眠就是這個小死亡,睡著了就跟死人差不多,不過還差一點呢,這個來往這口氣沒有斷,真的睡著了,來往這口氣出去了不轉來,就再見,或者這口氣進來了不出去,拜拜,一樣就是再見,就那麼簡單,睡著了,這個時候,所以今天晚上看看這個話頭參得出來否,「無夢無想時主人公何在」,參不出來一輩子去參去,有一天參通了,不要說你大徹大悟,至少有一點道理了,無夢無想時主人公何在,在哪裡?這個話頭不能擴大了,擴大了以後就是這樣,父母未生以前,我的父母還未生我,如何是我本來面目啊,我本來的生命那個東西是什麼,怎麼樣會來投胎,怎麼樣變成我來,父母未生以前,如何是我本來面目,怎麼樣才是我的本來,究竟是唯物的還是唯心的,唯心,唯心怎麼來,唯物,唯物怎麼變,其實你這樣參,參第二個話頭,比較不大容易上路,我告訴你,先參第一個話頭,無夢無想時,主人公何在。至於說,這個就是……,剛才我答覆那個同學說的也是如來禪也是祖師禪的話頭,如果真講祖師禪的話頭,那不好參的,怎麼參,如何是佛,什麼是佛,干狗屎。干的狗的大便,你去參去,如何是佛,干狗屎。

有位同學提了問題,問到如來禪與祖師禪的差別在哪裡,這些問題啊,我告訴你,不是問題的問題,怎麼叫做不是問題的問題呢,依禪宗佛法來講,原始沒有這一套什麼囉嗦的東西,任何一個學問,一個東西,越到後代,後代一來,就越來越變質了,越精細了,分門別類越多了,本質越差了,一個文化也是如此。所以我常常說進步與退步,什麼叫進步,什麼叫退步,同樣的一個問題,人類的歷史文明以科學物質的文明來講,越來越進步,越細密,以文化精神文明來講越來越退步,越變樣,不是那個本質了,我們現在不牽扯那麼多,年輕同學問如來禪、祖師禪,大概書也看得……,亂七八糟的書大概看得蠻多的,所以喜歡搞思想,這學術界與禪宗後來講到佛教禪法的分類有這個事,實際上還不只這樣,有八種禪,也有九種大禪,你年輕要想研究,你翻開我告訴你捷路免得你去找,你翻開佛學大辭典看看,什麼是八種禪,人生的日子非常短暫,所以我們不能再浪費時間了,這兩天亂扯一頓,扯到什麼禪宗等等……,一講禪宗天下大亂,怎麼說法呢,大家就狂起來了,所以學禪,禪宗的「禪」,有一個很容易發生的流弊,變成口頭禪,就玩嘴巴了,真正的功夫,真正言下頓悟,一句話下面大徹大悟的人,千古以來,幾個人而已,不是普遍做得到的,譬如像禪宗的六祖,慧能大師,我們的老祖師,一個字也不認識,沒有出家以前挑柴賣,聽到人家念《金剛經》,聽到一句話,他也不認得字,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有所領悟,所以後來才到黃梅,因為他是廣東人,那個時候向北方走,黃梅在湖北,到了湖北,見五祖,然後服勞役,五祖一看,太聰明了,要加磨練,所以給他最苦的工作做,磨練了兩、三年,再給他講一次,《金剛經》,所謂三更入室,半夜起來給他講《金剛經》,重新講到,就無所住而生其心,這個時候,才是真正大徹大悟,這一些是禪宗的真實的公案。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南禪七日》(20end)-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一 9月 14, 2009 12:00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從後來說馬祖、百丈、臨濟、曹洞等等以後,言下頓悟不是沒有人,太難了,太難、太難……,都變成口頭禪,不然呢,就是野狐……,更差一級就是野狐禪,什麼叫「野狐禪」呢,就是百丈禪師的時代的公案,後來昨天講到百丈禪師,以後他在江西,馬祖過世了,涅槃了,他開堂說法繼承法統,那當然,這個門下士跟他參學的太多了,每次上堂說法,上堂說法等於我們現在一樣,這個呢不是說三言兩語打機鋒,譬如我們昨天所提出來的,靈光獨耀,迥脫根塵,不過給你們介紹一下,不是這樣講,什麼叫上堂說法,禪宗大和尚上堂說法,譬如妙老大和尚,平常不隨便講法,上堂說法的時候很嚴重了,披上袈裟,正式的比丘的禮服穿上,前面一個小和尚端著檀香爐,兩排好幾個,拿到拂塵,拿到錫杖,然後前面引磬開路,叮叮,香花繚繞,那等於皇帝出場一樣,然後到了這個座位上,和尚慢慢登座,坐在上面,下面不是你們這樣坐著了,站著了合掌,等於朝廷皇帝上朝,寂然無聲,一點聲音都沒有,和尚才開始說法。

所以禪宗的大禪堂,大殿上有佛,禪堂裡頭過去不供佛,沒有佛,沒有佛像,為什麼?佛、法、僧三位一體,大和尚本身就是現代佛,代表了佛,三位一體,所以和尚堂說法,和尚這兩個名字就是大師,現在給人家聽的,以為是隨便叫,過去叫和尚,很嚴重的,像我們當年第二次……,在抗戰以前,和日本打仗以前,普通人看到出家人某某師,譬如宏忍師、誠信師已經了不起了,什麼誠信法師,這個就很嚴重,沒有幾個可以叫法師,現在,今天頭一光明天就法師,那就是沒有發的法師了,頭上無發的法師,這是隨便了,法師,也就是阿闍黎的一個稱號,「阿闍黎」就是教授師,教授兩上字出在佛經的戒律方面,大學裡頭教授,教授師就是阿闍黎,大阿闍黎,大教授師稱法師,現在都隨便了。

和尚上堂說法,怎麼說呢,昨天你們看了百丈那幾句,你們同學背來了沒有,黑板寫出來,那麼百丈禪師當場的說法怎麼樣,本人不在場不知道,我們小的時候,看到禪宗大師說法,靈光獨耀,迥脫根塵,體露真常,不拘文字,好像唱京戲一樣,心性無染,本自圓成,但離妄念,即如如佛。下座。我的媽,聽了半天不曉得搞什麼,等於我年輕的時候,在杭州,就跑到瑪瑙寺、菩提寺,聽些大師講經,講一部經「如是我聞」四個字講了一個禮拜,什麼叫做「如」,「如」這個音怎麼樣讀,「如」是什麼意思,又是如來如法,反正一大堆,聽得下面,像我那個時候二十幾歲,很想找個佛法這個什麼東西,越聽越想睡覺,他講的我都聽懂了,但是覺得都沒必要。一個如字,一個如字講了兩天,如是,是講了半天,一個我字發揮了很多,一個聞字,這種講經方式,在一百年前還可以,因為教育不普及嘛,你這樣一個字作國文上課一樣,慢慢解釋,表示學問多,這個法師講得好,大家都不懂嘛,下面聽經的人呢,知識程度什麼程度,斗大的字不過認識一個把兩個的人你這樣講可以,你高度知識分子,聽你這樣講才受不了呢,所以呀每個廟子呢,開始的人都很多,進來的,但是都是年老的,年紀大的人,最後呢,剩下來每個廟子,都是幾個老太婆,所以我批評每一個佛教的廟子,一進來一看,女的多於男的,老的多於少的,最後剩下來,五、六個老太太經常來的,都是如此,一到了天主教堂、基督教堂一看都是年輕的,而且都是講洋文的,而且每個活潑潑的,到了佛教廟子看看,每個死沉沉的都是老太婆,然後嘟嘟……不是說老太婆不對呀,它自然走上一個暮氣,就是要……要……,太陽下山那個味道。

譬如虛雲老和尚也是我師父,在重慶講法,當然我們……,他的弟子皈依他的有多少數不清啊,每一次一皈依,都是密密麻麻,都滿了整個都是,那麼取法名怎麼辦,寬字輩,寬字輩,你原來叫什麼。我原來叫憨不楞蹲,那就是「寬憨」吧,你叫什麼,你叫「愣不憨」吧,你叫「寬楞」吧,反正亂取一頓,都是皈依弟子,至於這些,這個這個貢噶活佛也是我師父,密教的大師了,除了那些人啊,都來灌頂,灌頂灌不到的,後面的怎麼辦呢,拿竹竿子吊在,呿……頭上一灑,都是灌了頂了,都灌了,活佛灌頂了,好像頂上都好像好清涼哦,我站在旁邊看了無限地感慨,很好的一個,世界上最好的一個教育,最好的一個宗教,一個科學、一個哲學,最後搞個宗教形式搞成這樣,我們講回來,不要講多了,虛雲老和尚上座說法了,羚羊,他的湖南腔我也學不來,羚羊掛角無蹤跡,一任東風滿太虛,下座。我們私底下問,師父啊,你這一套,我說你手裡教出來幾個呀。末法時代根機不行了。所以他都叫人家念佛。我說師父啊,是他的根機不行,還是您的手段不對呀。我跟他倆亂講,別人是不敢喔。

一個貢噶活佛,貢噶活佛你們沒有見過那個師父,西藏的紅教、白教、花教、黃教的大師那真是啊,個子呢比我還高一個……高三分之二,我手要這樣摸到他的頭,身體這樣寬,他一天到晚盤腿坐在上面,難得下來走一下,走一下,我在他旁邊我變成他的手棍了,他手正好放在我頭上,我說師父啊,我好像變成你的手棍了,他就笑了,那麼寬,那麼一個大個子,一天到晚盤腿在上面,後來我問那個師兄,你跟他多久了。四十年。我說,我們師父有個什麼長處。那個西藏人說,什麼意思。叫人翻譯給他聽,我不知道。 這位跟他的師兄,我們叫他「包包喇嘛」,這裡有個肉包包,不是天生的喔,他天天拜佛,拿這個地方碰地下,咚啊咚,這樣磕頭,磕出來一個包包,他有天眼通的喲,他說你問這個問題答不出來。我說你想想看嘛,你跟他四十年在旁邊。他說我告訴你,我跟他四十年,沒有看他發過一次脾氣,哎唷,我說這還得了,這就不得了,因為貢噶師父不發脾氣,什麼態度,永遠是這樣,永遠是笑臉,有時候我問他問題,特別刁難、古怪,他還是笑著,不像我一動就罵人的,這兩個方式不同的。我說,是真的呀,你跟他四十年你沒有看到師父發過一個……,他隨便什麼事情,他說……我說,好了,這一句話就夠了,不要再問了,不像你們這樣問東問西,他的鼻子怎麼樣,鼻子向下的嘛,左鼻孔呢,左鼻孔也是朝下的,右鼻孔呢,更朝下嘛,多囉嗦,問問題就要點一抓,就……,聞一而知十啊,

所以講禪宗,百丈禪師上堂說法,有一個老頭子,每次他說法就站在旁邊聽法,聽了好久了,有一天,百丈禪師突然動念了,很奇怪,這個老頭子,怎麼每一次說法他都很誠懇站在旁邊聽,大家都出去了,除了……,這是禪堂喔,說法是說法堂喔,叢林下禪堂是禪堂,說法堂是說法堂,所謂「說法堂」等於現在講課堂上課的,百丈禪師……,他一個人還留在那裡,百丈禪師就過去了,你怎麼還沒有走呢。師父啊,他說,我不是人。你是什麼。他說,我是個狐狸精。百丈禪師聽了也不稀奇嘛,狐狸精也好、鬼也好、妖也好、怪也好,還不是一切眾生之一,平等,平等。喔……這樣啊,為什麼事呢,在這裡不走。我請師父給我解脫。他說,怎麼一回事埃他講了,五百年前,我也是個法師,是個出家法師,善於說法講經,因為講錯了一句話,就是一個字,這個業報墮落,過了五百年的狐狸身,所以叫野狐身,因此請師父給我解脫。百丈禪師一聽,他說,怎麼樣錯的呢。他說,當時我做法師的時候,有人問我,大修行人,很大修行的人就是大菩薩修行,打坐、道理、佛學、戒律,都很好到了,了不起了,不是普通喔,大……,還落因果否。佛法的基本是三世因果,六道輪迴。大修行人,你大徹大悟了以後,等於說,還受不受因果律的拘束呢。那翻成現在話,對不對,翻得對嗎,不要隨便答我喔,答錯了,小心啊,做狐狸不好玩哦。他說有人這樣問我。百丈禪師說,你怎麼樣答呢。我答說,不落因果。大修行人,人家問的,大修行人點一點,一句弄好嘛,還落因果否。他說,我答的,不落因果了。就解脫不了,你要曉得當法師說法,換句話當老師、法師,不要說講佛法,普通做一個教育界的老師,我們小的時候,所謂聽的,給老師的,做老師的門口掛一副對子,「不敬師尊,天誅地滅」。不敬師尊,不敬老師,不敬師父的話,你會天誅地滅。但是做老師的,「誤人子弟,男盜女娼」。你的果報還得了啊,你以為教育好辦教育的啊,耽誤人,把人家的教錯了隨便辦學校做老師好做的啊,誤人子弟,男盜女娼。這都是因果。

尤其做法師一個字答錯了,五百年做野狐精啊,百丈大師一聽,這樣,好,你問我。這位老人家就來了,正式請法,跪下一拜,站起來恭敬合掌,師父請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嗎。百丈禪師說,不昧因果。不昧因果,這個「昧」字曉得嗎,古人學問中國字這樣,不昧因果,昧良心就是這個「昧」,譬如說,我錢放在你那裡寄放,然後我準備回來再問你拿,我家裡要用,要吃飯的,結果嘛,過了好久,我回來問你,你說沒有呀,你幾時放錢在我這裡呀。明明如此嘛,昧了良心,遮起來,所以有時候我們土話講,昧良心,不是沒有良心,是這個昧良心,把這個良心按昧起來。你看他原來答得不落因果,肯定的。百丈禪師說,這樣啊,你問我,大修行人,不昧因果,沒有否定因果喔,那麼,不落因果,大修行人,否定了因果。他沒有否定喔,可是就是說,因果對他沒有辦法啦,沒有這回事。所以他們成都的我這些老同學來,我這個老師兄也不知道,我在成都當年,我的老師還在,在文殊院來了……,那個時候,來了二十多個大和尚,因為我還只二十幾歲,請我吃飯,那個飯不好吃啊,我老師,我的先生就講,袁先生就講,嘿,懷瑾啊,請您吃的是鴻門宴。

鴻門宴,有一個同學講,那是單刀赴會啊,你去吃吧。結果這些大和尚,吃了飯就問我,要我講佛法,講了以後問我問題,那成了佛……,也談到這個,成了佛的人,還受因果拘束埃我說當然,不是拘束,就是不昧因果,最後是那是怎麼樣,我說,證得菩提是因,行入涅槃是果,依然不離因果,這個老和尚們大家一聽,合掌,總算那一歹素菜把人家騙來吃得很開心。所以你說說法,回轉來講,百丈禪師這一句話,當然講得聲音很肯定的,不昧因果,這個老人家跪下,好,師父我得解脫了,已經得解脫了,罪孽消除了,並不需要靠打香板,所以智慧的解脫,理念的消除。我有一個要求。百丈禪師說,什麼要求啊?明天請您到後山,百丈山的後山那個洞裡頭,把我燒化,燒化就死了,屍體提出來點火燒了,但是一個要求,你不能以異類看我,異類,因為他是狐狸身嘛,現在看到是個人,可見功力多高啊,他前身修行的功力還是很高,可是你真正的身體是一條狐狸嘛,他說師父你明天到後山山洞替我燒化,不能以異類看我,還是要以比丘的禮給我燒化,因為他當年是比丘嘛,說法錯誤了,所以變成野狐精嘛。百丈說,可以,這個對的。照普通講戒律的人,怎麼可以呀,這些大師們戒律不同啊,他通達得很,所以他要求,不要以異類看我,你不要看我不是人,我還是出家比丘,這裡又岔過來了,百丈禪師第二天,就下命令了,叫跟著他的學生幾百個和尚,早餐以後,穿上,通通穿上袈裟,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師父是怎麼搞的,什麼事啊,都沒有講呢,大家都不曉得,聽命令穿上,跟我到後山去,有一個比丘過世了,一起去送葬、燒化,到那裡,山洞一找,一條狐狸,小水牛那麼大,然後,百丈禪師用比丘的儀式,舉火燒化。

所以,禪宗本身罵人「野狐禪」,就是這個典故來的,剛才順便講到這些野狐,我所以又岔過來,你翻弄《佛祖歷代通載》來看,我們唐宋以前一般人修行,你像這一個法師說法錯了,業報變五百年的野狐精,狐狸的身體,但是他可以變成人來聽法,這是什麼本事啊,可見他的定、慧功力是很高,不是簡單的,但是你定也好、慧也好、神通也好,你什麼功夫再高,有一個功夫最偉大你脫不了的,,這個業報,這個業力,所以唯有把自己的業氣,業力的習氣轉變了,才是真修行,不然你神通具足逃不過業力。

所以我告訴你們,西方三聖中間阿彌陀佛,左邊站的是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大家都忘記了右邊這個大菩薩,這個菩薩一來,阿彌陀佛也沒有辦法,不批准了,什麼佛?大勢至菩薩,這股勢力一到的話,誰都擋不了,那個歷史要轉變,那一股大勢至一來,像黃河崩堤一樣,你什麼都擋不住,這叫大勢至菩薩,人要到死的時候,你們這些大醫生打針吧,吃藥吧,他大勢至來了,那只有個什麼,阿彌陀佛,就是這個道理,你看佛教這些標記,佛像你就看清楚了,大勢至菩薩,在凡夫代表了這個業力,這股力量,在菩薩是代表願力,那麼偉大的一股勢,什麼叫勢,懂不懂?懂不懂,懂嗎,你一定懂,你很聰明啊,什麼叫「勢」,我告訴你,你看到啊,這個東西重不重,不重,很輕啊,對不對,沒有什麼了不起,我在這裡拚命地轉,眼睛瞪得很凶一樣,打你們哪個的頭,你們全體都要看到,如果我飛出來一打,不曉得打到哪個頭,大家都要躲開,對不對,這個叫,如果真正打下來在這裡,隨便一個小孩子拿來都可以玩,他就失勢了,屁用都沒有,這樣叫做「勢」,你懂了嗎,一個最小的東西,當它在轉動那個力量,很重的時候,等於說在我們頂上吊了一塊石頭,只有四兩重,如果在上面旋轉,掉到我們滿堂一、兩百人,一、兩百人都要躲開,格老子打破我的頭,那還得了呀,等到這塊石頭落了地呀,拿在手裡隨便玩,它只有四兩重嘛,可是在它旋轉的時候,它的威力就不是四兩重了,那個叫做勢,所以當你生命的業力還存在在轉動的時候啊,你怎麼修行,你心裡想,像你們年輕人,心裡動了念了,想下山去玩玩,怎麼玩,當然,大家不要說明了,那個時候,不得了,我要犯罪了,嘿!不行,不行,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再阿彌陀佛都拉不住啊,他那個大勢至來了,對不對,所以道家裡頭要你……,羅漢裡頭,降龍伏虎,你們年輕那些和尚,那個猛虎要下來吃人的時候,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不要動了,不要動了,拜託啦,不要動了,來不及,不要動,不要動,他蹦跑出來,對不對,所以大勢至菩薩你要看通,現在我們講了半天好吃力哦,因為你們都太外行,所以我講得那麼囉嗦,如果都是內行,我就不要這樣囉嗦了,我也是業果報應,你們好好坐喔,如果不好,來生變我的嘴巴,也是這一輩子一樣把你用死了,我們剛才……,早晨開始講起,這兩天講禪宗,拖的大家都亂轉起來了,所以「禪」不要多講,講了半天,不好好用功變「狂禪」,變狂禪也好,就怕變了「野狐禪」,因此我們要回轉來好好……,昨天有一個同學提出問題祖師禪,祖師禪容易走向野狐禪,狂禪,我們走如來禪,規規矩矩講修行,做功夫,慢慢大徹大悟,簡單告訴你,如來禪是規規矩矩按步就班,有理路可尋,有功夫可證,一步一步來,漸修而頓悟,祖師禪,先頓悟,漸修不漸修,再談,大概分類如此,這個用不著在那裡轉了,轉來轉去對修行無益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