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天上聖母經解說(二)  續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天上聖母經解說(二)  續 于 周六 4月 22, 2017 4:57 pm

陳志玄


版主
版主
古聖賢,皆孝子,尊天經,立地義

  句文說:古聖賢,皆孝子,是自古以來,稱聖稱賢者,皆是盡子職,行孝道之人,由孝子之中脫穎而出,沒有不孝之輩,能成聖成賢的。

  句文說:尊天經是天經地義,謂孝德也。立地義,是天地間不變的道理,夫孝天下之經也,地之義也,引伸凡為倫常正當不易之理。即言尊重父母,孝順父母,人才能生存於天地之間。

  成懿德,全秉彝,講孝道,說廉士

  解:
懿德,是醇美之德。秉彝,是秉受於天之常道,廉士,是廉潔之人士。

  句文說:成懿德,全秉彝。說古之孝子,皆是成全醇美之德,秉受天地之常道,乃倫常綱紀,諸般之德績。所以從以上的孝行楷模中可以看出孝順是一個人,做人做事的美德也是做人的道理。

  句文說:講孝道,說廉士。說忠孝廉節四德,依序講完忠之後講孝,再講廉,續講廉潔清白之人士。

  握雪心,懷冰志,鶴俸清,魚飱似

  解:
握,是執定。懷,是抱定,雪取其白,冰取其清。鶴奉,是奉祿,又稱鶴科。魚飧,是魚羹湯。

  句文說:握雪心,懷冰志。一個清廉之人必定是執著、抱持著一顆像不摻一絲雜污如雪塊般的清白,透澈如冰的心志。懷著恬靜的人,不可愛慕虛榮,與利慾,操守才會清廉。

  句文說:鶴俸清,魚飧似。一個清廉的官吏或在公家衙門當差的公務人員,他除了領一份薪水之外,不可以利用職務貪取不法之利益,魚飧「公羊傳」俯而窺其戶,方食魚飧說清廉之官,三餐自奉,只一魚湯,別無他味。

  懷清潔,隆勉子,漢楊震,畏四知

  解:隆,是多大。

  句文說:懷清潔,隆勉子。是說心志抱持著清潔廉明,要當做一件非常重大的課題,來勉勵自己的子孫,使子孫都能成清潔廉明之人。

  句文說:漢楊震,畏四知。楊震,東漢時華陰人,字伯起,少時已明經博覽,當時的人以「關西孔夫子」稱呼他,五十歲才開始當官,累遷東萊太守,有王密為昌邑縣的縣令,王密身懷黃金十斤,來拜訪楊震,想賄賂他,被楊震拒絕,王密以無人知再三求收,楊震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此四知,怎麼說無人知道呢?王密慚愧而退。楊震後來轉逐郡太守,公廉不受私謁,子孫常蔬食步行,故舊長者,或令為置產業,震曰,使後世稱為清白吏之子孫,以此遺之,不亦厚乎,眾皆欽佩此言。

  范宣堅,百絹辭,慎懷廉,傳三世

  解:
范宣,乃人名也。堅,是堅志。百絹,是百疋絹布。慎,是盧懷慎。懷,是懷抱。廉,是清廉。

  句文說:范宣堅,百絹辭。,說有韓豫章者,送了一百疋絹布給范宣,因范宣為人清廉自奉,不接受,遂即退還,減半亦不接受,最後減至一疋,也遭拒絕不肯接受,後來范宣堅送韓豫章出,同車中,韓裂二丈給范宣說:「人寧可使婦無裙耶!」范宣只好用苦笑收下來。

  句文說:慎懷廉,傳三世。說盧慎,名符其實的清廉好官,而且不只他一代清廉,而是因他的清廉受到國君的委任,三代都是清官,而流芳萬世。仕至吏部尚書,清廉而不置產,雖顯貴,妻子猶曾受饑寒的苦的日子,盧慎赴東郡掌選,奉身之具,只有一布囊,屬疾,宋景,盧從愿,侯之見敝簀箱,門不施箔,風雨至,舉蓆自障,日宴設食,蒸荳兩器而已,後來死後,家中也沒有多餘的錢,帝賜給他的家人絹布一百匹,米二百斛(一斛有十斗)並為他立碑,誌其清廉事跡,其子奐,亦清廉,持任為南海太守,也不敢干犯法紀,奐升至尚書右丞,到他孫子時,也是有名的清官,傳頌芳史。

  飲投錢,項潔己,宋太守,越石窺

  解:飲投錢。是馬飲水,而投錢於水邊買水。越石,是石名。

  句文說:飲投錢,項潔己。說項仲山,安凌人士,清廉不妄取,每次他的馬飲渭河之水,必定投三文錢於水中才敢離開,他說物各有主,不敢妄貪。

  句文說:宋太守,越石窺。說福州府城,南海邊,有越王石,常隱雲霧中,太守如果是貪贓枉法者,就無法看見越王石,唯有五代時,有一清廉的太守,宋虞愿,字士恭,為晉安太守,潔儉愛民以清能出名,所以只有他能一窺越王石的全貌,清澈無隱蔽。

  不義財,稷母棄,廉財色,武美譽

  解:
稷,是人名。棄,是不受,廉,是不貪。財,是財物。色,是美女。武,是周武王。

  句文說:不義財,稷母棄。說田稷之母,田稷子當時是齊的相國,有一次私下接受下屬行賄百鎰黃金(一鎰為 二十兩),送給母親,稷母問他黃金從那裡來的,田稷子只好說是從下屬官吏那裡得到的財禮,稷母對子曰:「子為相三年矣,祿未嘗多若此也,豈修士大夫之費哉,安可得此」,對曰:「誠受之於下」,其母曰:「吾聞士修身潔行,不為苟得,竭情盡實,不行詐偽,非義之事不計於心,非理之利不入於家,言行若一,情貌相符,今君談官以待子。厚祿以奉子,言行,則可以報君,夫為人臣以事其君,猶為人子以事其父也,盡力竭能,忠信不欺,務在勸忠必死,奉命廉潔公正,故遂而無患,今子反是,遠忠矣,夫為人臣不忠,是猶為人子不孝也,不義之財非吾有也,不孝之子非吾子也」,田稷子慚愧地把黃金退還給下屬,並自動向齊王認罪,宣王非常讚賞稷母的節義,遂赦稷子之罪,恢復田稷子的相位,且以。公金賜稷母。

  句文說:廉財色,武美譽。說周武王,克商,上堂看見一些美玉,都是前朝取之諸侯,他就拿來還給諸侯,天下人都稱讚他對財帛很清廉,到了後宮,看見很多宮女,他們也都是諸侯的女兒,就讓他們各自回家,天下人都稱讚他對女色很清廉,天下人美其譽,頌其德。

  大清廉,獨伯夷,世俗人,爭求利

  解:
伯夷,是人名。伯夷、叔齊,乃是孤竹君的兩個兒子,孤竹國,是商時附屬的小國。

  句文說:大清廉,獨伯夷。說堪稱天底下最清廉的人,惟獨伯夷、叔齊兩兄弟了。兩兄弟乃孤竹君之二個兒子,孤竹國是商時附屬之小國,孤竹君在世時,立次子叔齊接他的國君之位,等到孤竹君去世之後,叔齊就要把王位讓還給哥哥伯夷,但是伯夷認為這是父命,不敢違,不肯就位,便逃離開自己的國家,叔齊為了堅持自己的決定,也隨後逃走了,後來周武王伐殷商,伯夷、叔齊兩兄弟出面阻止,在武王的馬前叩諫,武王欲殺他們,被姜帥阻止而未殺,等周武王伐商成功,統治天下,伯夷、叔齊認為武王弒君而得天下,恥於做周朝的人,隱居首陽山,終於餓死。

  句文說:世俗人,爭求利。一般世俗之人,庸庸碌碌的,每日為名、為利競爭,不擇手段,利慾薰心,日夜不息,一生到老,心無一日清淨。

  不貪婪,古今稀,廉美德,當效之

  解:婪,是與貪同意。效,是學習。

  句文說:不貪婪,古今稀。是說為人處世,心不思貪慾者,自古至今,可說是很少很少。

  句文說:廉美德,當效之。說清廉美德,應當效法他們。

  廉說盡,講節義,勸婦女,宜先知

  解:宜,是應當。

  句文說:廉說盡,講節義。清廉潔白的美德故事,前面範例說到這裡,再來講節義的道理,以完成忠、孝、廉、節之四德。

  句文說:勸婦女,宜先知。說聖母,諭勸婦女們,凡處事,應該要先知遵守三從四德。

  三從訓,四德備,夫君在,宜順義

  解:
訓,是教訓。備,是齊備。夫君在,宜順義。是生存在世間義,是夫義婦順之道義。

  句文說:三從訓,四德備。是說為婦女者,應先知遵守三從四德,三從者,是在家宜遵從父母教訓,出嫁後應尊從夫令,丈夫死後應從子意,四德者,是婦德、婦言、婦工、婦容。

  句文說:夫君在,宜順義。是說男以女為室,女以男為家,女子出嫁後,以夫為主,夫婦之道以情義為結合,人倫之始,成家之端也,夫盡夫道,妻盡婦道,而家道始成,夫若存在,宜和順各盡其義務。

  夫歿後、守節志、古烈女、說汝知

  解:歿,是死也。

  句文說:夫歿後、守節志。假使不幸丈夫先死,應該確立堅貞的意志,要守貞節,守寡忍苦,抱定冰霜之志,切不可半途而廢,失節而辱及門風。

  句文說:古烈女、說汝知。古時以來有名之烈女節婦,其芳名載於史冊者,我在這裡一一說給大家知道,他們節烈的行為,多麼令人感動。

  曹令女、節毀耳、廖伯妻、潔斷指

  解:
令女,是人名。曹,是夫之姓。毀耳,是自割其耳。廖伯妻,是指廖伯之妻,斷指以表潔貞

  句文說:曹令女,節毀耳。說曹令女,是夏朝時,侯文寧之女,嫁給曹文叔為妻,不幸曹文叔早逝,使得令女,年紀輕輕就成寡婦而未生子,但她誓志守寡,且事姑至孝,為恐家人將他改嫁,除了再三表明心跡之外,乃自己動手剪斷頭髮,還把自己的右耳割下來表明她的決心。當時令女的父親侯文寧在朝為相,憐憫令女沒有後代,希望她回娘家後再改嫁,令女無奈,乃又以利刃割鼻,展現決心,誓無他志。

  句文說:廖伯妻、潔斷指。廖伯之妻斷指以表潔貞,廣漢,廖伯之妻殷氏,名紀配,性聰敏,知書達禮,夫死亡後,紀配娘家心疼女兒早寡,遂暗中替她尋找婆家,要他回家改嫁,紀配說,「梁國有一個品德高尚的寡婦高行,為了告誡娘家父母不要逼她改嫁,而把自己的鼻子割掉,以保全節,我紀配幼讀詩書知道禮義,豈能讓古人專美於前,於是紀配說完,援刀割斷自己的手指以表明心蹟。

  梁寡婦、烈割鼻、范慎女、亦如是

  解:梁,是梁國。范慎,是人名。

  句文說:梁寡婦、烈割鼻。梁國,高行,容顏美好,品德高尚,年輕守寡不改嫁,梁王久聞其名派國相,向她行聘,高行只好表明心跡的說,丈夫不幸早死,照理我想從夫於地下,如今苟活只為撫養幼孤,國內有很多貴人向我求婚,我已設法避免許多麻煩,想不到大王也來行聘,我已為人婦,不嫁是為保全節操,大王要我,無非是喜歡我的美容顏貌,我只有自行毀容,說完,就拿刀割下自己的鼻子,國相將實情向大王報告,梁王很尊重她的節義,推崇她的品行,並免除她終生的賦稅與徭役。

  句文說:范慎女,亦如是。,吳國,孫奇之妻,是廣陵范慎之女,名姬,年十八歲就嫁給了孫奇,婚後一年孫奇就死亡,范慎見女兒年輕無子,想要迎回范家,范姬不肯,而來迎接的人以其父母之命相逼,姬遂刀自割其耳朵和鼻子,說「父親說要娶我的人,不過是為了我年輕貌美而已,現在我破了相,無異是殘廢的人,還有人要嗎」?來迎之人空返後,以真實的情形告訴其父乃止。

  趙高妻、塗面穢、韓玖英、同此輩

  解:漢中,趙高之妻,名禮修,同郡張氏女也。

  句文說:郡府遭賊亂,趙高不幸被殺遇難,盜賊又逼向禮修,禮修以碧塗面,痛得哀呼亂髮,又懷刀在身,意氣烈決,盜賊一見心生駭怕,不敢接近她,事後,她的叔父,矜。要將她改嫁,禮修慷慨激昂的說,要她改嫁,唯有一死,其叔遂不再逼她改嫁。

  句文說:韓玖英、同此輩。韓玖英,是唐朝,仲成之女也。因盜賊之亂,恐被盜賊抓住,遭受侮辱,因此,自己跳進糞池之中,以口飲穢,盜賊見狀,反而心生害怕,丟下玖英而去。

  相登妻、截髮誓、玄齡妻,剔目示

  解:剔目,是挖目。玄齡,是唐朝名相房玄齡。

  句文說:前漢,周亞夫,得一名大將,名劇孟,部屬杜相登,被陷害而成罪犯,將被流放到嶺南去,因其妻木氏容貌姣美,他懷疑她在自己被流放期間,有改嫁的意圖,故意對其妻木氏說「吾此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來,說不定會死在他鄉,妳另外找人再嫁,不要誤了青春。」木氏聽了傷心流淚,把頭髮剪成短髮,發誓會終生守節,後來杜相登回來了,但是妻子木氏,已削髮為尼遁入空門了。

  句文說:玄齡妻,剔目示。唐朝名相房玄齡,年青還未騰達時,體弱多病,有一次病重而危,遂把妻子盧氏,叫到床邊告訴盧氏說:「我病重,恐將不起,妳還年輕,不可為我守寡,等把我的後事辦完之後,再好好的找人嫁了吧。」盧氏傷心流淚,入帷帳內,拿刀挖出一隻眼睛來,以表示終身不再改嫁的決心,後來,房玄齡的病卻奇蹟似的好了起來,在唐朝當官,歷任宰相,房玄齡感念盧氏之貞烈,以妻之禮,終身禮之。

  





註:本篇文章上載未完 待續........

天上聖母經解說(三) 

http://blog.xuite.net/hn72818399/twblog/14846097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天上聖母經解說(三) 于 周六 4月 22, 2017 4:59 pm

陳志玄


版主
版主
天上聖母經解說(三)




天上聖母經解說(三)


秋胡妻、卻金戲、貞義者、刎頸斃 


解:卻,是拒卻。金戲,是以金錢而戲弄。刎頸,是割頭。斃,是死亡。  句文說:秋胡,乃秋胡子,春秋魯國人,結婚五天之後就到陳郡去做官,五年後才回魯國,夫妻已難相認,此時,秋胡在路上,見一容顏美貌之婦正在採桑,意以金銀誘惑之,被美婦峻拒,秋胡只好回家,回到家後,將金銀送給母親,正好妻子回來,沒料到就是他在半路上想要調戲的採桑女,妻子說婚後五日,你離家告別親人去做官,就應該好好修養品德,回鄉時,理應急忙的趕路回家向母親報佳音,沒想到你卻喜歡上採桑女,想要給她金銀,放下行裝,忘記母親,這是不孝的行為,你好色淫逸是污穢的行為,這是不義,事親不孝,事君就會不忠,居家不義,為官就會胡鬧,忠、孝、仁、義全部喪失,肯定你無所作為,也不忍心見你另娶新婦,我不會改嫁,而一死以全節,於是往外奔走投河而亡。


  句文說:貞義者、刎頸斃。說費宮人年十六,德容莊麗,為公主的侍女,李闖攻陷明都,宮人為幫公主逃脫,而與公主交換服裝,藏匿在井中,被賊抓到獻給李闖,闖再賞賜其愛將羅某,宮人將羅以酒灌醉,剌殺羅後,再自刎,戰事平定皇帝嘉勉其貞潔義氣。


  寶帶、全忠義、縈上書、救父計


  解:
說秦良玉忠州人女,嫁石砫宣撫使,馬千乘為妻。辭謝了皇帝所賜的裙釵寶帶,保全了夫義。縈。是緹縈也。


  句文說:秦良玉,她自己也率領一支軍隊,女侍們也都改裝男裝,由於她善於作戰,每戰必勝而著有軍功,此時她的丈夫馬千乘卻戰死,秦良玉為替夫報仇,代替馬千乘的職位,領軍作戰,朝廷為了鼓勵她的戰功,特賜三品的官服給她,秦良玉因丈夫馬千乘才過世沒多久,辭謝了皇帝所賜的裙釵寶帶,繼續援遼勤王,平定後,晉封一品夫人。永明王時,晉爵為忠貞侯,秦良玉最後回到石蛀夫家終老故居,秦良王為國盡忠,新寡時辭卻寶帶,又全了夫義。


  句文說:縈上書、救父計。緹縈救父,流傳人間,感人至深。她的父親淳于意,公正廉潔,醫術高明,能洞察病人的生死,遇到無法治療的病人,就拒絕下藥,常遭人誤會而結怨,也遭到陷害入罪,判了肉刑,被押到長安去受刑,淳于意,生六女而無一男,感嘆無子相救,但他最小的女兒緹縈,卻堅決要隨父親同往長安,一路上,嘗盡了風霜之苦,受盡別人的輕視,到達了長安城,幸虧有一位老伯很同情她的孝行告訴她,過幾日皇帝會經過長安大街,如果她敢冒險犯蹕,攔路伸冤,也許還有一線希望可以救父親。緹縈為了營救父親決心冒死犯蹕,在古時君王時代,皇帝的權威是至高無上的,不小心就會被處死,但緹縈為了救父,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這種勇氣,即使是男兒也未必有這種勇氣,漢文帝是一個愛民的好皇帝,他接受了緹縈的申冤,看了緹縈孝心不匱的書信之後十分感動,還召見她,嘉許她的孝心,赦免淳于意的罪行,詔告天下廢除肉刑。


  盧孝婦、冒刃衛、陳孝婦、竭力事


  解:
盧,是孝婦之姓。冒,是蒙受。刃,是刀。衛,是保護。陳,也是孝婦之姓。竭力,是盡力。事,是奉事老母。


  句文說:盧孝婦,夫鄭義宗,唐朝人,有一日鄭義宗正好出門訪友,盜賊數名得鄭家無男子,遂闖入鄭家行竊,家中奴僕都怕死,一時藏匿無蹤,唯盧孝婦一人守在婆婆之前,婆婆老不能行,盧氏見到賊人手中利刃在握,完全沒有考慮到自身的安危,只怕賊人傷害到婆婆,因此死命地擋在婆婆之前,不讓賊人接近婆婆,盜賊見老夫人滿身珠光寶氣,欲奪之,盧氏因此被盜賊打擊。刃傷,幾乎喪命還拼命的護住婆婆,使眾賊為之心折,不忍再傷害她,扔下贓物,慨然而去,盧婦幸虧未死,鄉里人聞之,皆以孝婦稱她。


  句文說:陳孝婦,竭力事。再說陳孝婦,年十六而嫁未生子,其夫就去服役,臨行前,丈夫問她,「我此去生死未卜,如有萬一,妳可願意奉養我的母親?」陳妻一口應允,他的丈夫果然戰死邊疆,陳妻依諾言奉養婆婆,從未怠慢,對婆婆的愛心也愈久愈牢固,他的父母因憐憫其年輕,想將她接回家改嫁,陳孝婦以誠信,仁義,孝順為由而拒絕了父母要她改嫁的理由,如此二十八年如一日,直至婆婆八十四歲時去世,她還賣掉田宅,厚葬婆婆,終身奉祭,此事終於被漢文帝知道,派使者賜黃金四十斤,號曰:「孝婦」,君子謂孝婦備於婦道。


  不嫌疾,由夙締,剪皮金,香字示


  解:
疾,是疾病。夙締,是夙事締結之姻緣。剪皮金、香字示,解以金仔紙剪一香字對侍女表示。


  句文說:不嫌疾,由夙締,古時,海凌崔雲高於年少時,由父母為他定了一門親事,對方是謝培軒的女兒,但雲高還未成年,就突然間得到一種很厲害的疾病,等到成年之時,甚至還不知飢飽,當時,崔家屬於內戚,向謝家婉言辭婚,謝女聞言說,定婚之時雲高並沒有生病,後來才突然生病,這是他的命運,也是我的命運,如今如果要解除婚約,是用凡俗女子的眼光看待我,這是錯誤的,既然已受崔家的定婚聘禮,此生已是崔家人,死也是崔家鬼,不可以改變,崔家只好把謝女娶回崔家。入崔家門後謝女,不會因為崔雲高痴呆的樣子而討厭他,修行婦道,孝順翁姑,清理家事,丈夫發病時,體諒他的飢寒,照顧他的飲食和衣著,忍耐他的便溺和污穢,終日僕僕地付出勞力耐心和愛心,從來沒有半句怨言,也沒有表現出疲憊的樣子,如此二十二年如一日直到雲高過世之後,又為崔家收養螟蛉子,以繼承崔家的香火。


  句文說:剪皮金、香字示,說姓王的烈婦,是劉家的女兒,她丈夫死的時候,自己秘密縫製殮服,並用金仔紙,剪成一個香字,拿給她的婢女看,並告訴她說,將來我的骨骸也是香的,第二天早晨,進入丈夫的隔壁房自殺,殉夫而亡。


  封夫人,投井逝,徐飲血,李斷臂


  解:
封是姓,說臺壁,渤海封夫人。逝,是死。徐,是徐姓節性婦。飲血,是泣血飲淚之意。


  句文說:臺壁,渤海封夫人,嫁給姓殷的校書,後來叛賊作亂,殷校書為賊所俘,奮袂罵賊,為所殺,殷長號而亡,封夫人與三名婢子,相攜投井而亡。


  句文說:徐飲血、李斷臂,盧惟清,原在朝為官,因故被貶為播州尉,惟清只好把妻徐氏,遣還故鄉,徐氏布衣粗食,脂粉不施,勤儉度日,後來丈夫死於播州,消息傳來,兩個男僕,因見主婦年輕貌美,有意挾持她為妻,被徐氏痛罵他們禽獸不如,不忠不義,一時義憤填膺,二奴不敢再逼,只劫金銀而去,徐氏飲淚泣血,獨自行至播州,把丈夫的屍體運回故鄉安葬,守節至終。


  句文說:李斷臂,宋朝的虢州參軍王凝,娶妻李氏,王凝後來以病卒,家貧一子尚幼,妻子李氏帶著幼子,帶著丈夫的骨灰要回故鄉安葬,經過開封時已經天黑,投宿旅社時,旅社的老闆懷疑她付不起費用,不許她投宿,李氏看到天色已晚,再三求宿而不肯離去,旅店主人毫無同情之心,生氣地拉著李氏往門外去,李氏非常悲痛,罵旅店主人無禮,「男女受授不親,你今拉我的手臂,害我不能守節,我不能為了一隻手,而污了我全身,」李氏隨即引斧自砍斷那隻被拉過的手臂,路人圍觀時為之感嘆不已,有的還為她流下同情的眼淚,開封府尹聽到這件事情,上朝奏明皇帝,賜藥治傷,厚恤李氏母子,並處罰旅社主人以三十大板懲戒。


  粉書扉、歎息意、烏鵲篇、傷心句。


  解:粉,是白粉。扉,是門板。烏鵲,是一種鳥名。


  句文說:粉書扉,歎息意,說後漢書,陰瑜妻者,穎川荀爽之女也,名采,十七歲時就嫁給陰氏,十九歲時就做母親,生了一個女兒。」不久陰瑜死了,同郡的郭奕卻死了妻子,荀爽替女兒作主,要采改嫁給郭奕,郭奕也來看她,她遂假裝歡悅的樣子,命令僕婢掛起四個彩燈,自己也打扮了一番,然後請郭奕進入,用話讓郭奕知難而退,不敢再有娶她的意思,第二天,阿采命左右替她燒水,準備沐浴,待進入房中之後,把門關了,以化妝的粉餅在門板寫著,「屍還陰,陰字尚未寫成!」懼怕有人來了,遂以衣帶自殺身亡。


  句文說:烏鵲篇、傷心句,列國誌,韓憑,為宋康王舍人,妻何氏,是個美人,令宋康王垂青,而有意奪為己有,遂以莫須有的罪名,將韓憑逮捕下獄,妻子何氏很傷心,作烏鵲歌來表明她不嫁二夫之志,歌詞中有兩句,「烏鵲雙飛,不樂鳳凰」,意思是說,「我與韓憑雙飛是夫妻,並不羨慕想當鳳凰,做王妃。這種志氣,實非一般凡俗女子可比,不久韓憑自殺死,妻何氏與宋康王登上高台,遂從台上跳下而亡,把遺書寫在腰帶上,希望能與韓憑合葬在一起,宋康王非常生氣,令下人把他們的墓埋成相對,那時,有梓樹生於二人墳墓的旁邊,十日過後,兩樹屈曲合抱,樹體相連在墓上,樹根相交在地下,又有鴛鴦雌雄各一隻,經常棲守樹上,交頸悲鳴,宋人看了,也替他們感到悲;哀,把此樹取了個「相思樹」的名字,宋人有一首歌,「渺渺相思樹,依依相連枝」直教人聽鳴鴛而斷腸。


  黃鵠歌、陶嬰義、號禮宗、不再配


  解:
黃鵠,是一種鳥名。陶嬰,是人名魯門之女。禮宗,是人尊稱其節。


  句文說:黃鵠歌、陶嬰義,陶嬰是魯門之女,她年輕就守寡,家中沒有兄弟可以互相扶持,必須獨力撫養幼小的孤兒,靠紡麻績線為生,很多人感動於她的德行,準備向她求婚,娶她為妻,陶嬰知道麻煩來了,趕快作了一首黃鵠歌以明志,才使追求者知難而退,黃鵠歌的意思是,「悲嘆黃鵠早寡,七年不雙,鵷頸獨宿分,不與眾同,夜半悲鳴兮,思念已故之雄鵠,雄鵠早喪,雌獨悽惶,上天註定我要早寡,怎不悲傷?寡婦念及處境,不禁淚下,實在是無法忘卻死者,鳥尚且有靈性,何況人中之貞良,即使有賢雄的對象,終不改守節的志向!」


  句文說:號禮宗,不再配,後漢,皇甫規之妻,容貌美麗、姿態動人,也寫得一手好詩詞,但等到皇甫規去世後,梟雄董卓想下聘娶她,被她拒絕了,董卓,惱羞成怒暗中派人把她殺害了,後來有人畫了她的畫像,並給了她一個封號,號曰,禮宗。


  楚貞姜,約不違,束髮封,賈直妻。


  解:
楚貞姜,是楚國國王夫人之名。束髮,是以繩縛髮。封是以帛封之。賈直是人名。


  句文說:楚昭王之夫人貞姜,是齊侯之女,有一天與昭王出遊,昭王把貞姜留在漸台上,不久楚昭王聽說江水猛漲,急忙的派人去接貞姜,但來人忘了帶識別証明的符號,以証明他的身份,貞姜因大王曾經有規定,凡是有人奉他之命令召集後宮的人,一定得看使者的識別証明符號,現在此人未帶識別符號,貞姜不敢跟使者走,使者臨走時說,現在大水已暴漲,如果等他回去取証明符號再來接妳恐怕來不及了,貞姜夫人說,貞節女人的義行是不敢違犯約定,勇敢的人是不怕死的,自己要守住貞節,她雖然知到隨著這個人離開她就不會死,留在漸台必死無疑,但勇敢的她不怕死,因她有守節的決心,以免跟錯人而失了貞節,可惜的是,等使者回去取符再來的時後,貞姜已被大水淹死了。昭王傷心的說‧夫人為怕被不明的人壞了名節,不願茍且偷生守住盟約,堅持信義,有貞婦高節,昭王為成全她的貞節,乃賜名為貞姜。


  句文說:束髮封,賈直妻。說賈直言之妻因賈直言被連累受罪,被貶到嶺南蠻荒之地,臨行前對他的妻董氏說:「我此次流放到嶺南去,是生是死,不可預期,我走了之後,妳可以再嫁,不必等我了」。董氏聽了不語,逕自拿繩子把頭髮縛起來,再用帛布包起來對賈直言說,我的頭髮不等你回來解開的話,我自己決對不解開它的。直到賈直言被流放二十年後回來,妻子董氏的頭髮依然縛著,由賈直言用水浸濕後,才能把它解開。


  墬崖卒,陳仲妻,願守墓,楚貞姬。


  解:
崖,是絕壁。卒,是死。墬崖,是跳下深坑。楚,楚國。貞姬,是吳王尊重其守節有義之號。


  句文說:墬崖卒,陳仲妻。是說唐朝,陳仲之妻,是張叔明的妹妹,有一天與二嫂外遊,正好在一處山崖上,遇到山賊,恐怕受到侮辱,而污了貞節,互相認定婦人以守節潔身最重要,不可以委身山賊,受其侮辱,兩位取得共識後,雙雙跳落山崖而死。


  說貞姬者,是楚,白公勝之妻,白公死後,他的妻子以紡績編織為業,不再改嫁,生活雖然刻苦,但日子過的很快樂。吳王聽說她容貌美麗,品性又好,便派使者大夫,帶著黃金百鎰,白玉一雙為聘禮,以輜車三十乘聘取她,將立她為夫人,貞姬不肯曰:「白公生之時,妾幸得充後宮,執箕,拂枕蓆,託為妃匹,白公不幸而死,妾願守其墓,以終天年,今王賜金玉之聘,夫人之位,非妾之所聞也,且夫棄義從欲者,污也。見利忘死者,貪也,王何以為哉,妾聞之,忠臣不假人以力,貞女不假人以色,豈獨事生若此哉,於死者亦然,既妾不仁,不能從死,今又棄而嫁之,不亦太甚乎」。是說貞姬很幸運的為白公之妻,白公死後她願意守著他的墳墓,如果她放棄丈夫的道義而縱慾,是污濁的行為,見利而忘了死者,是貪婪的表現,貞節的女子雖有美色,也不必靠著美色去爭取,獲得別人的歡悅,她不能跟隨白公於地下,而現在又要去改嫁,那不是很過份嗎,遂辭聘不行,吳王,蹔讚其守節有義,號曰,貞姬。


  蓆草業,營生資,懷清臺,巴婦居


  解:
蓆草業‧營生資。是以草織蓆為業,以營生活之計。懷,是懷念。清,是人名。巴,是地名。


  句文說:說錫山誌,明,清難兵至,儲福守義死,妻范氏,養奉姑甚謹,每哭夫輒走山谷中,發聲長號,不使姑聞,貧無以自存,適一日至澗邊浣衣,見旁生蓆草,固取以織蓆,售而養姑,姑死,居守墓旁,節婦壽至八十餘無病而卒,蓆草遂不復生。


  句文說:懷清臺,巴婦居。秦始皇建築萬里長城的時後,就僅巴屬一郡就必需征役夫一萬人,巴郡這個地方有一個寡婦,名叫清,因其先人得丹砂礦,專利數世,非常的富有,因不忍見萬名遠處征調而來的役夫,離鄉背井,妻離子散,乃上書,願傾家產募當地人築該地之長城,以免萬人之役。秦始皇答應她的建議。於是她盡出資帛百餘萬,築邊城數百里,不用官錢,而當地百姓也不必遠離他鄉,又能得工役之資,大家爭相效力的工作,不出數月,巴郡之長城便已完工,秦始皇為嘉勉她,特築清之臺,讓她居住,以表揚她的功績。


  清風嶺,貞婦祠,望夫石,古跡遺。


  解:清風嶺,在浙江紹興府嵊縣。


  句文說:清風嶺,貞婦祠,在浙江臨海的地方,有一平民百姓的妻子王氏,為元兵所掠,行過嵊縣之清風嶺,王氏以牙齒咬破手指,在一塊大石上寫一首詩之後,跳下山崖而死,石頭的血字竟然高高的隆起,經過八九十年後,血字依然像剛寫的字一樣鮮紅,沒有因被風吹雨打而剝落,後來官府,附石刻的碑文於王氏跳崖死亡的地方,還建了廟和她的石像,然後表奏朝廷,封她為貞婦,廟為貞婦祠。烈女血詩曰:君王無道妾當災,棄女拋兒嶺上來,夫面不知何日見,妾魂未識幾時回,兩行怨淚垂頻滴,一對愁眉鎖不開,遙望家鄉何處是,存亡二字實哀哉。


  句文說:望夫石,古跡遺。望夫石在湖北省武昌縣北山上,有一塊如人站立的大石頭,相傳從前有位貞節女,因為她的丈夫從軍為國參戰,女攜弱子在此送行,丈夫去後,貞女站立著遠望她的丈夫,死後而身化為石。


 


  成竹斑,崩城悲,詠柏舟,節誓辭。


  解:
斑,是斑點。崩城,是城壁崩倒,詠,是唱,吟詠。柏舟,是人名,以人名為題詩。


  句文說:成竹斑,崩城悲。是說春秋時列國,齊莊公帶兵襲擊莒國,杞梁殖戰死於沙場,杞梁殖之妻沒有兒子,夫家跟娘家都沒有可資以依靠的親屬,丈夫死後她無所依靠,就在城下靠著丈夫的屍體哭泣,她內心的真誠使人感動,路過那裡的人都被她所感動而跟著流下眼淚,她這樣哭了十天,把城牆都哭崩塌了,後來為了追隨丈夫於地下,遂投淄水而死。


  句文說:柏舟,古時衛國共姜之夫,柏舟死後父母促其改嫁,共姜不肯乃作「詠柏舟」之詩句以明志,也就是終身守節的誓言,所以到了後來,對於一個貞操守節的寡婦,稱之為「守柏舟」。


  託井水,志無移,磨笄山,孤燕詩。


  解:託,是寄託。磨笄,是地名。


  句文說:託井水,志無移。孟郊所著之「列女操」中有二句曰:「波瀾誓不起,妾心井中水」言井之水,冷且靜,表示心志絕無變易,誓死相守。


  句文說:磨笄山,孤燕詩。說代國趙夫人者,趙簡子之女兒,也就是襄子的姊姊,皆以代夫人稱之。趙簡子死了,也已入土為安,代夫人之弟襄子尚未除去孝服,就北登下屋,收買廚師及侍從,在吃飯飲泣的時候,將代王殺害而佔有代國,然後要迎其姊代夫人,代夫人說:「為什麼要逼我去呢?我若以弟而慢夫,這是不義的行為,以夫而怨弟,這是不仁的行為」,遂哭泣並大聲叫天,自殺於磨笄之地,代國人為懷念她,就在磨笄山建立一座廟來奉祀她。


  句文說:孤燕詩,列國春秋時代,衛之敬瑜之妻王氏,年十六歲時,敬瑜就去世了,她的父親、母親、舅父、姑媽都說她應該再嫁,王氏誓死不肯,於是截下耳朵放在盤中發誓,而敬瑜墓前的柏樹忽成連理,於是王氏寫了一首「孤燕詩」,詩曰:「昔年無偶去,今春又獨歸,故人恩既重,不忍復雙飛。」詠燕子雖禽尚不忍他偶,甘守獨寡,人為萬物之靈,可以不如一隻燕子嗎?


  烈女篇,事不虛,今婦女,能效之。


  解:效,是學也。


  句文說:說烈女篇,是自曹令女節毀耳之句起,至孤燕詩之句止,諸條目稱謂烈女篇,各條皆有事實之故事。尚有書可考確不虛傳。


  句文說:今之婦女,若能學習諸烈女之貞節持身者,不要只顧高喊自由,不要感染西方歐洲風俗,不要羨慕虛榮,要以三從四德為己務,雖然不必像上面所說的苦節悲傷,也稱得上是一個烈女節婦了。


  稱菩薩,稱賢儒,我同伴,到華胥。


  解:
菩薩,是梵語。菩提薩埵之簡稱,位次於佛,菩提者覺之義,薩埵者眾生之義,謂既能自覺本性,又能普度眾生也,賢儒,是謂儒中之賢者。華胥,是國土之名。


  句文說:如上述,謂婦女能守貞節,壽終之後到冥府,閻王歡迎,依生前所修之功果定位,佛家稱菩薩,儒家稱侍女,元君、仙姑等等,依果定位。


  句文說:我同伴,到華胥,是說若有勤修功果者,死後魂與聖母同伴,到華胥之國土,享極樂並由玉皇大帝,依照生前所修之功果,封賞品位之高低不等。


  上帝封,號仙妃,忠孝廉、並節義


  解:上帝,是玉帝之尊稱。仙妃是仙女。


  句文說:玉皇上帝,照著人在人世間所有的作為,功果來封賞他的品位高低不等,仙妃則是奉天庭執事之仙女也。


  句文說:忠、孝、廉,節四篇之結束。第一篇:自「背涅痕,宋岳飛」之句起,到「躬盡瘁,不畏死」之句止,講的者是忠臣的事。第二篇:自「追歷山,冰求鯉」之句起,到「問膳帝」之句止,講的都是孝子的故事。第三篇:自「握雪心,懷冰志」之句起,到「大清廉,獨伯夷」之句止,講的都是廉潔清白之人的故事。第四篇,自「曹令女,節毀耳」之句起,到「孤燕詩」之句止,講的都是貞婦烈女的故事。以為人範,歷代忠、孝、廉、節之人不少,經中無法全部把它包括在內,每一段只提數則比較代表性的出來,這四節要完全做到實在是不容易,如果不是以完全的精誠,是不能見到效果,人只要在日常生活中,做人處事裡,能忠主孝親,廉潔節貞,不論貧富、貴賤,一律平等,謹守此四節,就是人品的人格,大抵忠孝廉節四字,一字能全,其他三字,也就能做到了。


  諸先哲,為人師,聖仙佛,從此為。


  解:
先哲,是古之先賢。人師,是為人之模範。從字,是由之說。此字,是指忠孝廉節四篇。為,是做。


  句文說:說歷代以來,諸位先聖先哲先賢,留下這麼多珍貴的典範給我們,讓我們學習、效法,他們正是我們的老師啊!所以想要修成聖神仙佛的人,就從忠、孝、廉、節這四個字去勤修,就能有志竟成,現在我們崇拜的聖神仙佛,就是他們以前從忠、孝、廉、節四字中所修持而得來的果位,我們所敬拜尊崇的媽祖,正是由此四字的修真者,關公是由忠義而修成,舜帝是由孝修成的,有道是「神仙也是凡人做的,只怕凡人心不堅」啊!


  善惡篇,亦須知,天眼昭,日月輝。


  解:善惡篇,是善報惡報之書篇,天眼,是說日月,陰陽二眼。


  句文說:就是告訴大家善報、惡報的分別,即為善者有善報,惡者有惡報的道理,能知道做善事,也必需知道不要做壞事,做好事之前,應該先警惕自己,不要去做壞事,不然,你一面做了好事,又一面做了壞事,結果功是不能抵過的,功過相抵,那你將如何修得正果呢?


  句文說:天眼昭,日月輝。天地間有二眼,那就是太陽和月亮,天眼昭彰,日月光輝,無微不照,他的光輝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角落,每一個人他所見的、所想的、所做的、所說的每一件事天眼明查暗察,無可遁形,所以我們一定要做到禮而視之、非禮勿視、禮而動之、非禮忽動,禮而言之,非禮勿言,有所為,有所不為,為其善者,不為其惡者。


  三台星,北斗魁,頭上列,不遠離。


  解:
台字作胎宣讀,三台星,是上台,中台,下台、之三星。北斗魁,亦是北斗七星。列,是次序並列。


  句文說:說太上感應篇云,有三台北斗星君,在人頭上,錄人罪惡,奪其計算,且有日月並照,鑑察凡人為善為惡,故說祂們在我們每一個人的頭上,不會遠離。


  神,有三尸、別善惡,錄是非


  解:說太上感應篇云:有三尸神在人身中,分別善惡。計錄是非。


  句文說:每一戶人家都有灶,灶有灶神,日夜與家人為伍,監視你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於每年春節之前,灶神就會回到天庭去,向玉帝報告你這一家在這一年裡的作為是善是惡。


  句文說:三尸,有人稱祂們為三神,也有人稱祂們為三蟲,祂們永遠寄生在你身上的三個重要部位中,一居腦,錄你的善惡思想,二居明堂,錄你的所見所為,一居腹、胃,錄你的口德和口業,三尸神將在每六十日一次,亦會上天曹,將凡人的行為,是善是惡,一一奏明。


  奏天曹,褒貶施、善者昌,惡者危。


  解:天曹,是天界辦事的地方,褒,是獎。貶,是罰。


  句文說:就以上所說的,天眼昭彰,日月光輝,都在說明神明的監督視察,光明嚴密,將他的善惡絲毫不差的奏明於天曹,天曹就會依照他的善、惡的輕重看是要降福給他,還是降禍,為善的人,就降百福給他,做惡的人,就降百殃給他,所以善人吉昌,惡人就危險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