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22)-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22)-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一 9月 14, 2009 11:41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你不要固執你的主觀成見好不好,就是這個意思,自己那個意見,就是意見的「見」,有了意見了,主觀成見,所以我叫你普通是這個意思,並不是說你們諸位,什麼六十分、五十九、六十一,那是跟你開玩笑的,你們都答對了,不過你們太有學問了,講給有學問的人聽得懂,講給普通的人,還距離很遠,要我這樣講,我喜歡把最高深的拉到最平凡,教育的目的是使不懂的人懂,不是講給那個懂的人好聽,這樣意思瞭解吧。所以見惑,就是主觀的成見,很難拿掉,就是他講的執著,沒有錯,

所以我們打起坐來, 你看看, 初禪,那初禪境界, 這個見思惑怎麼去,坐在這裡半天,先不講邪見,這個邪字你不要看錯了,就是斜字,太陽西斜,斜,那個斜,在古音這個「邪」同那個斜,都是同音的,那個斜,歪的,歪過去了,夕陽西斜,這個邪也是對的,邪就是歪,就是偏見,並不是一聽,這個傢伙好邪喔,我們說,大概神經病,有點什麼了,不是,他有偏,這個路線不正,偏了一點就叫做邪,不是那麼嚴重,當然很嚴重,偏一點,偏一點為什麼那麼嚴重,你曉得兩句古文,差之毫釐,失之千里。譬如我坐在這裡,這個,這樣是正的,我這裡只要偏一點,這一邊你拉一條線看,我這裡只偏了一分,你拉一條線到那一邊就不得了了,十萬八千里了,所以叫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偏差一點都有問題,太大了,邪見,我們姑且不談,《瑜伽師地論》,第七、第八卷都給你講邪見,各種見解,什麼唯物論的、唯心論,什麼都有。

第二個字我們看看,我們打起坐來坐在這裡入定,縱使你定得很好,身見忘得掉嗎?總覺得有我這個身體在這裡,對不對,這就是身見。所以說你為什麼用功不能得定呢?身見去不掉,身見怎麼樣去得掉呢,安那般那到達了,所以密宗、道家,講氣脈拚命又偏到……,又是邪見,道家、密宗,偏到這一面去了,但是偏的對不對,邪中有正,正中有邪,也對,只要把氣脈修通,身見坐在這裡,只有得樂的境界,身體的只有舒服,忘記了……,舒服到最高程度,沒有身體的感覺了,才去掉身見,可是身體還在不在呢,還在,那麼如果坐在這裡氣脈通了,沒有身體的感覺,而且沒有那裡腰酸背痛,氣脈不通,喉嚨哽到,兩腿發麻都沒有了,這個身見去掉了,就在你的座位上,已經到達天人境界了,對不對,是身見

身見去掉了以後,還有邊見呢,什麼邊見呢,有些人,我常常幾十年碰到有些同學用功用得很好,我一看,你這幾天不錯啊,老師,這幾天我敢來見您,真不錯,怎麼樣,清淨,空,我說,對,看你樣子很不錯,空得很好嘛,好,我說,你知道空嗎?當然,我說,那早不空了,你還知道有個空,那還叫空嗎?而且我知道你那個境界,空到多大呢,這樣大,不過這樣大而已,你沒有辦法同虛空合一,理念上有,思想上有,境界上沒有,這要境界的,所以有邊見,你那個「空」,空到那麼大,你再進步一點,不過空到禪堂那麼大,再把禪堂打破了,也不過廈門那麼大,小小的沒有什麼,再把廈門那麼大打破了,也不過福建那麼大,況且都做不到呀,所以都有……,所謂「邊」不只是這個比方,或者認為空的境界就到了,這個時候我一片光中很舒服,執著了這個,抓住,落在這個上面,就落在邊見上去了,你們要記住,小乘也好,大乘也好,念佛也好,參禪也好,修密宗也好,三個字一定要記住,儘管般若給你講無相,硬要記住,有相,境、行、果,修行離不開這三個字,一定有它的境界,所謂「空」,空,有空的境界,有,也有有的境界,行就是行為做到,行就是做到那個功夫,才得那個成果效應。境、行、果。不管哪個方面一定做到,所以邊見是如此,所以邊見落邊,或者落在斷見,或者落在常見,這都屬於邊見,你曉得我們學佛,經常最難辦的,

還是下面兩個更難弄的,你看到容易,你們答案學佛學,考試都考了,見取見,好啦,我又來了,請問怎麼叫見取見,秘書長,怎麼叫見取見,現在我告訴你,我們不要逗到玩了,上一個「見」字,就是剛才講的,邊見的見,什麼叫見惑的「見」,主觀成見,見取見,譬如你學了佛,我學了唯識的,或者我學了俱捨的,我學密宗的,我學淨土的,我學禪的,這個見解,把自己認為只有淨土才對,只有禪宗才對,只有密宗才對,這個見解,「取」抓得牢牢的主觀成見形成了,然後,哼!他們幹什麼,南普陀禪堂在打七參禪,喂,對不起,我不去,為什麼,我學淨土的。不行,我是學密宗的。或者你們聽到密宗的,那不去,那是男女雙修的。見取見,那個成見抓得牢牢的,「取」就抓得很牢,這個見解很難破掉,所以你們打起坐來有時候,你以為初果初禪定到二禪定那麼難啊?其實有時候任何一個人,初學的,越初學越容易,剛剛學會盤腿上座,那個境界已經到達了,可是呢,不會,如果我們說你已經到了,哎呀,不會的,那麼容易,學佛那麼容易,你亂講,他被「見取見」困住了,所以學了唯識的,學了那個法門,通通……不能瀟灑,不能……學佛一切等等修行,不能,入乎其內是出乎其外,要跳得進去,要跳得出來,「見取見」是這個,所以你想看我們打坐,隨時功夫不能進步,就是隨時犯了,這個「犯了」都是心理思想行為的範圍。

還有第五個是什麼,戒禁取見,是什麼呢,這個不對的,戒禁取見,哎啊,這個不對的,譬如,我們講普通的行為來講,過午不食,這一條戒很嚴生囉,你翻開佛教的歷史看看,《佛祖歷代能載》上面,歷史上都有,梁武帝,非常信佛是皇帝,有一天,梁武帝發心打千僧齋,請一千個和尚吃飯,他來請吃飯,皇帝請吃飯,這一千個和尚不管名僧、高僧、矮僧、胖僧都來了,一千個僧都來了,等到吃午飯,因為過午不食嘛,過了十二點多了,皇帝沒有到,大家不敢動,皇帝一到一點多了,過午了,要守戒,怎麼辦,一位大師出來講話了,皇帝是天子代表天,皇帝剛到就是太陽剛當頂,吃飯,就破了,戒禁取見了,對不對,等於我每天都施食,我的施食有時候忙的時候,上午也施食了,人家說老師啊,施食不是佈施餓鬼吃嗎,要夜裡啊,我說那一邊是半夜,你要法界眾生都吃到你的,美國那一邊還是半夜呢,歐洲還是下半夜,一定說這裡亮的,你還只施給我吃啊!這裡亮那邊正是夜裡,時間那有定的?法無定法,所以戒禁取見,你要入乎其內,出乎其外

這五見破除,所謂見是什麼,你的思想裡頭,這些教理受進來的見解,怎麼把它……道理懂了以後,道理佛法變成自己的營養品,營養吃進來,在胃時頭要消化,消化了變成你自己的營養,你們結果把這道、佛一大堆學問,學進放在腦子、胃裡統統消化不良啊,因此打起坐來,上面打嗝,下面放屁了,消化不良了,所以定就得不到了。剛才講到見思惑,這個見解上的把自己惑,迷惑的惑,我們再把它白話又白話,想一想,聞、思、修、慧,什麼叫「迷惑」,把自己困住啦,把自己綁住了,思想,這就懂了嘛,我們教務長不曉得怎麼教你的,惑呀惑的,不過教務長也是受害者,他也當年聽得惑呀惑的,惑了半天,歷代都那麼教的,不是他一個人,沒有錯,他盡心盡力了,碰到我這個人不守規矩的,惑呀惑的,惑了半天,自己搞不通,惑個什麼東西呀,這個惑怎麼去把它惑掉,「惑」者,你看中國字怎麼寫的,「或」者,那個「或」字有這個心思,你就懂了嘛,或者有這個心思,我把「或」字拿掉就不要這個心思就對了,這不是簡單明瞭,這樣叫調皮還是叫聰明呢?不要學佛學得笨字上面加個蛋,那多痛苦呀,蛋還好,變成臭皮蛋了更糟糕了,

所以戒禁取見,在印度很多,有些非這樣才能成道,這個是犯戒的,這樣不可以的,所以台灣有一度有個教,新創的教派叫「鴨蛋教」,雞蛋不能吃,犯戒的,鴨蛋可以吃,所以叫「鴨蛋教」,這樣嗎,所以,戒禁取見,你看大宗教,伊斯蘭教,回教就不能吃牛肉(?)的,我們知道,所以我當年也吃了七年素啊,吃了七年素啊,你現在問我吃葷還吃素,吃葷,真的吃葷嗎?我比你們吃素還吃素,不吃,這個吃素吧,你們以為吃素不殺生,那個呼吸,鼻子來去都在殺生,空氣裡頭多少生命呀,到你鼻子就死掉了,你不殺生,真的做到不殺生,氣住脈停當然不殺生,戒禁取見,你看伊斯蘭教,像我們當年吃素的時候,跑到街上,沒有地方吃了,沒有素館了怎麼辦,跑回教館子吃素,回教館子,除了牛肉,不吃以外,那個素菜真素菜,一進來到回教館子有規矩的哦,你不要說,你這裡不賣豬肉嗎?他就殺掉你,一進來,素的啊!對,我們素的,牛肉他是認為素的,你等於到了西藏一樣,吃葷,小魚不能吃,吃小魚,大家討厭死你,這個傢伙不信佛的,因為一筷子夾來好幾條命,幾十條命都到你嘴裡去了,大魚他吃,一條大魚,大家對不起他,欠他的命,來生度他,我們大家都有份,這些都戒禁取見。所以你到了……

碰到回教的朋友,我的各宗教朋友都有,回教的「阿訇」,回教的法師叫阿訇,他們跟我倆很好,非常感謝我,伊斯蘭教教義很好啊,我幫你印出來,他們沒有這個書了到台灣,我交給他們印了,各有各的好處嘛,眾生有個方向,有些人要時跳舞廳,有些人要進賭場,有些人要上廟子,有些人要到教堂,有什麼關係呢,你到台北有一條街叫什麼華西街,這邊是教堂,這邊是妓女館,兩個對門的,你管他呢,一個要到這邊,一個到那邊,隨便他去嘛,我講的就是那麼土,那麼難聽,就是要你心理解脫,不要被見思惑困住

回轉來講我們修行靜坐,你坐在那裡,不要給見……見惑容易去,所以見惑什麼時候斷呢?見道就斷,幾時見道呢,知道了,格老子不聽這一套,就見道了,思惑就難去了,入胎的時候,前生就帶來的,思想裡頭那個成份,很牢固在裡頭的,這五個難辦了,修道才能斷,怎麼叫修道才能斷呢。你把兩條腿盤起來,天天在磨,檢查自己心裡頭這一點,貪、瞋、癡、慢、疑。貪名貪利這是欲界的貪,貪字太多了,譬如抽煙、喝茶,我有了這個癮,放不掉解脫不開,被貪字困住,等於有些同學,老師呀,我名利都不要。你要什麼,要清高也是貪。細起來就那麼細。這個心理狀態,所以貪、瞋、癡、慢、疑,譬如有些人走路,動作,喜歡這樣,喜歡那樣,身體上從娘胎來,前生帶來的種性,他就有這個習氣,這個習氣怎麼樣能夠解脫,貪非常難,抓得很牢。

瞋,有脾氣,瞋的,你們現在有沒有瞋心,有恨誰沒有,你都沒有,大瞋心沒有,小瞋心有,隨時有,我很討厭,正在這裡打坐,這傢伙,咳嗽妨礙我的清淨,雖然不發脾氣,心裡頭……心裡頭等於,昨天有個小孩七歲,在這裡跟我說話給我聽,我坐在那裡聽他說話,說達摩祖師,講得真好,他尤其那個講到那個達摩祖師跟土匪倆打鬥的,他個發音真好,他……媽……的,你說他那個孩子講這句話心裡有瞋心沒有,沒有,可是我們坐在這裡,有一個人打坐,坐得最好的時候,正好定得很好,旁邊一個人傷風了,(學咳嗽聲),我們雖然沒有他媽的,至少有媽的他了,這一點就是瞋心,習氣之難去也,或者我們自己有個見解,有一件事情,對某一個人要做,告訴他你能夠幫個忙,那個人說我不幫忙,我們對他很不舒服,也是瞋心

不過瞋心好辦,貪難了,貪、瞋、癡,癡就難辦了,跟瞋、貪兩個一樣,頭腦,上海話,頭腦不靈光了,這個……見解隨時不清楚,這就是癡怎麼跟你講也不懂,這就是癡。智慧不夠,腦筋不通,就是癡。「慢」更厲害了,你們看過魯迅寫的一部小說沒有,叫阿Q,看過沒有,你看那麼……像我們當年在鄉下出生,就是有這些人隨時看到的,白癡,那個白癡一點用都沒有,或者又殘廢,你看魯迅,給人家,人家都欺負他,因為看不起他,白癡,半個白癡一樣,然後打他一下,當然他難過哦,心裡還是有瞋心,但是,他又打不過人家,自己摸摸,他媽的,不要緊兒子打老子,自己還是老子,他不過是兒子,可是挨了揍了,也還不了手,他媽的走開了,兒子打老子很安慰,你以為這個心理是。

我慢,人總有個我慢,你看天下人,搞了半天,所有的錯誤,格老子他錯了的不是我。走路碰到人家,他錯了的不是我,怎麼搞的,實際上我碰到他了,對不對,這就是我慢,我慢是隨時有,但是我說,人家說那個漂亮不漂亮,世界上最漂亮是什麼人,你曉得嗎?自己。再長得什麼……鏡子裡越看自己越漂亮,並不是別人,我慢。所以我常常說,我是愛吃的,做菜這些同學,每個同學,東南西北菜都吃了,我吃遍了天下菜,我說哪個人菜做得最好,我的媽媽的菜最好,為什麼,我從小吃慣了,你管他做得好不好嘛,對不對,所以哪個人菜做得最好,媽媽的菜一定最好,習氣養成的,慢慢的,「我慢」之難去,我大概舉一個例子,你檢查自己的心理,這個就是修行,人人有我慢,所以你說那個人很驕傲,看不起人,所以我昨天跟你講,每一個皇帝,依我看來歷史上所有皇帝,都犯一個自卑感的毛病,每個領袖都犯這個毛病,有自卑感,只有中華民族的歷史上有一個領袖,自卑感比較少的是唐太宗,因為他的出身不同,而且他樣樣高明,他就不太自卑了,所以他的政治那麼好,他的行為是亂七八糟的啦,你講李世民的那個行為,男女關係,什麼關係,都是亂七八糟,但是歷史上,因為他的功勞太大了,這些壞處都不提了,都提他的好處,他真的好處比一般皇帝好得多了,你看唐朝,我們講中國文化唐朝,詩、詞、歌、賦、文章、政治樣樣好,就是他老兄好,你講詩,唐朝的詩最發達,由他手裡開始,他的詩作的最好,你說寫字嘛,你看我們講寫字的書法家、名家,顏、柳、歐、蘇都出在唐代,唐代真正寫字寫得好的,唐太宗啊,可惜,現在他的字一個字找不到,由下面,上有好者,下幾甚焉,所以領導一個時代,要轉輪聖王,那個上樑不下正就下樑歪了,越歪越厲害,這個道理,所以我慢



泊客 在 周二 9月 15, 2009 2:12 pm 作了第 1 次修改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南禪七日》(22end)-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一 9月 14, 2009 11:41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這個疑字更多了,你們修行、打坐其實你們年輕人一上路很快呀,經常有碰到呀,為什麼不能得定,為什麼不能成道呢,因為自己沒有那麼容易的啦,念佛吧,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要念得一心不亂,明明一心不亂了,自己還在懷疑,這個不是吧,對不對,所以這個疑呀,決不相信自己了,人很可憐有時候連自己一點信心都沒有,不但懷疑別人,懷疑自己,懷疑一切,常常你看到有些事,普通的事,你就懂得佛法的道理,自己吃飯,吃飽了沒有,自己對自己,吃飽了,我還不知道,好像飽了,這句話,他已經在懷疑自己了,是不是,對不對,不要懷疑我呀,我問你對不對,所以貪瞋癡慢疑多生多世習氣上帶來,這個惑業要修所斷,見惑是……見斷,見道就容易斷。

所以到初禪、二禪境界,你功夫做得再好,你在功夫,這個……功夫就是境界了,剛才三個字,境、行、果功夫是境界了,你那個境界來了以後啊,你不要刻意去檢查,自己自然會檢查,你靜極了自己看得清楚,把心理這些狀況拿掉了,初禪,證一個初果羅漢有什麼了不起,隨便買一個蘋果吃吃也可以證果嘛,對不對,吃了一個蘋果,我就證果了嘛,加強自己的信心,把這佛法的見解搞清楚,所以第一個我們上座,不管,為什麼,把身見趕快拿掉,至於坐定起來不能夠,幾個東西習氣把你困住,除了佛法所說的這幾個以外,我現在講科學修行給你聽,我們坐起來為什麼不能得定,為什麼?在科學的世界裡頭,幾個東西很難去掉,你見道也難斷,是修道也難斷,時間觀念

一個空間觀念,這一坐起來,我這個位子不好,還有些修道的人,一定早晨向東方,是生氣方,五行六氣,一定東方,哪裡不可以打坐啊,我以前在四川,在遂寧有個和尚,有道,有神通叫瘋師爺,瘋子,人家都說他是神經病的,他在那裡打坐,他的禪堂就在廁所上面,不是現在的廁所,下面好多眾生啊,那些廁所啊,蛆蟲啊,臭得不得了,他在……我們拜他,是跑廁所上,給他磕頭的,所以我們不要給空間觀念,一定選一個清淨地方啦,一定對一個方位好的打坐,坐在那裡已經被這個習氣……,

第二個時間觀念,好像已經三十分了,然後兩個腿搞慣了,你坐了三十分一個鐘頭的人,要多一分都不可能,都給時間觀念困住了,生理上習氣,已經給時……時、空兩個觀念,已經把你困住了,困得很厲害,這一個「困住」就是身見了,身體的觀念感覺狀態,所以你坐在這裡覺得……所以你要懂得佛法了。

我們本師釋迦牟尼佛,在小乘的經典上,《阿含經》上面教你,我們念頭有個念,修行的法門有十念法,十個大原則、方法,大原則基本的,哪十個呢,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佈施、念天、然後念安那般那,念出入息,念身、念休息、念死,隨便你修那一個法門,都可以成道,這十念法門,包括了一切,包括了禪宗、密宗,等等……知道嗎?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施就是佈施,佈施是什麼佈施呀,打起坐來念什麼佈施呀,一切放下,連身體都丟開了,就是達到內佈施嘛這就懂了嘛,那麼我們修白骨觀的人,假使上座修白骨觀,覺得自己這個身體,這個胖胖的身體,我的肉,我的腸子,什麼都拿掉給你這些眾生餓鬼來吃吧,我死掉了,給你吃吧,統統供養你們,你們吃飽了就好,我們來生再結緣,這就是修白骨觀的,修不淨觀的修法,這就是施啊,念施。念安那般那念出入息也是這個方法,念身,身是什麼,三十七菩提道品怎麼說,念身什麼呢,念身不淨,這是小乘法門,那麼我們說修氣脈,那不是念身不淨了,念身是淨的,都是念身法門,念休息,什麼是休息啊,就是禪宗所講「放下」,一切放下了大休息嘛,所以密宗有個大法門,叫做「大休息」禪定,你真放下了完全休息,你管他昏沉也好,散亂也好,格老子坐在這裡休息了,你能夠盤腳坐在那裡休息三天三夜,我就看到你頂禮膜拜了,念休息。最後一個念死,隨時做到的,所以我們上座我說呀,佛說的十念法,你們為什麼打坐修行不能得定啊,因為你照佛法辦,兩腿一盤一上座,第一個倒轉來,念死,我現在死掉了,算了,媽媽父母給我生下來這個身體,我就丟在這裡不管了,心念就空了,這一陀幾十斤肉,不過是媽媽屙的一個大便一樣,這一陀大便就擺在這裡不管了,哪裡痛,哪裡……這個受陰,色、受、想、行、識,這個感覺狀態,我就隨時來就拿開了,那不是很好嘛,如此去做,初禪、二禪,禪定的境界不難,容易做到,我這些講法,你查密宗、顯教經典上找不到的哦,但是我每一句話都有根據,所以啊,禪宗祖師有幾句話,講話不根據經典,你以為禪宗祖師亂講的,語語不離經典,有所根據的,不是亂講的,亂講就是魔說了,語不離經啊,不過我在經典所根據,告訴你,變了……貢獻供養給你們諸位,這樣的透徹的經驗的道理告訴你了,你就修持容易上路了,就是這個道理。

各人自己打坐啊,不要我一開口講話,兩個眼睛瞪開,看著我,好像看電視上的廣播員講話一樣,你心統統散亂了,我這樣做,也同時就是給你們練習,真的一個修行、修定的人,任何環境都做到不受干擾。那麼我現在為什麼這樣做呢?我是趕時間啊,不夠用,所以喉嚨不舒服也不管,什麼都不管,學佛者當如是也,這個身體屬於大家的,要用完了就拉倒,這就是捨,慈悲喜捨的捨,佈施出去,供養出去,以身供養,把自己身體每個肉,每一個細胞都佈施掉,以這樣的精神才能說是修行,我還做不到,不過那麼吹而已,現在我這裡堆了很多條子問問題,

我們過去的禪堂打七,人有多,有少,大部份那個時候,我像這樣主持一個場面,我已經十幾年不幹,不願意搞這個事,因為每一次七天搞下來,有多少人,我要每一個眼睛,每一個心理,都要灌注到每一個人的一切,所以七天一搞下來,我一定是大病一場,現在年紀大了,怕了,不幹了。

這一次來是偶然玩玩,重玩玩,所以有些老同學,老師啊,你願意去啊,行嗎?他們擔心得不得了,所以這一班老同學在旁邊一下要同我吃這樣,一下要喝那樣,就怕我這裡就涅一個槃就走了,叫做涅槃,那不得了,所以他們很擔心,你們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擔心,管他呢,捏盤也好捏碟子也好,捏杯子也好,不管了,上了法場還怕殺頭,那有什麼辦法,誰叫你學這個東西啊。

所以,以前人少一點,差不多有時候一百把人,像我們每天晚上我上了座,兩腿一盤,小參聽報告,每個人,自己報告一天的心得,他講的佛經也好,放的狗屁也好,我都每一句,每一個字要聽完,聽完了要答覆,這個叫小參,解決問題,小,大小的小,參究的參,這次我不敢了,為什麼不敢,人又多,諸位程度又參差不齊啊,所以我決心不答問題了,只講給大家聽, 你自己解答問題。

可是呢, 我手頭還是有許多條子問問題,又捨不得,所謂捨不得啊,扔了,現在我趁這個時間答,不過你們寫條子不是這樣寫法,我還接到幾個條子,就是很……看了很生氣,瞋心就來了,沒有受過教育,名字都不寫,好像下一個條子,老子下給兒子一樣,我是你兒子啊,寫給兒子嘛,下面還要寫一個父字,爸爸寫給你的,沒有受過教育,沒有文化程度,所以撕掉了,這也是個教育,就給你撕掉了,送給另外一個先生去答覆你,那個先生姓字的,叫字紙簍,還有,你們問問題,這是打七了,不要……要曉得主題嘛!你問現在講得是什麼嘛,你學的聽的是什麼,在這個裡頭問問題,超過其它的,你等我在別的地方講別的課的時候,你再問嘛,我是學得觀音菩薩,那個千隻手,千隻眼,一個手裡頭有一個眼睛,亂七八糟的東西多了,講別的,你問別的嘛,講佛法問佛法嘛,結果問佛法,你問我怎麼做小偷的,那怎麼……唉來不及了,不是這個本題埃現在趁這個時候,我看看有些可以答覆的答覆,有些也許我不知道的,無法答覆。

有一位同學寫個條子問我問題,他說你講的法門是不是道家,仙家所講的性命雙修的金丹道,問題問得很好,問得非常不好,不曉得你是學佛還是學什麼的,有書本都擺在這裡,我講的什麼東西還有錄音呢,還有錄像呢,都擺在這裡,這幾天每一點動作都擺著,說的什麼內容自己都沒有搞清楚,你講的法是不是仙家的性命雙修啊,你說我剛剛給你拿的是什麼書啊,是不是仙家的性命雙修呢,你不曉得聽到哪裡去囉。你看過性命雙修的書沒有,我告訴你,性命雙修是道家的,是宋朝以後,元、明之間所提出來的問題,也對,性命雙修,道家的術語,批評我們佛家的人,學佛的人,也批評一般修道的人,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道家的話,你們要記就記嘛,心裡又想記,這不是矛盾,最好吧,用意識去記,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但修祖性,祖宗的那個祖,不修丹,萬劫英靈難入聖,這是道這宋元以後,提倡性命雙修的講法,他批評一般學佛的人,禪宗也好,淨土也好,是只修性功,只講心理方面的,明心見性心理方面,但修祖性不修丹,不煉丹,所為丹,就把身體煉健康,身體修得長生不死,就是丹道,但修祖性不修丹,萬劫英靈難入聖。充其量,死後,中陰身的這個陰神不散,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成佛成仙的境界,沒有達到聖人境界,這是批評佛家的。一方面他又自己批評道家的,只修命,只曉得把身體用氣功,修氣脈,吃藥、煉金丹修得長生不死,只修命不修性,對於佛家的心性之學沒有搞清楚,此上修行第一病,還是不對。

因此呢,主張性命雙修,那故事多了,假使你們這裡今天是道觀,是白雲觀也好,張天師的道府也好,我今天來給你主持講的道家修仙煉丹之學,就不同囉,就另外講法,那就不講佛家了,因為你道家不懂佛家了,我是每一家都做過他的乾兒子,隨便那一家的家裡事,我大概都知道,可以亂講,你不行埃我現在給你講的氣脈什麼,用佛家密宗,也引用道家是為了你學佛真正的修定,不但修好了法身清淨,也修好了報身圓滿,這個法門,那麼根據的是什麼呢,拿來佛說的入胎經,再加上這兩天講的《瑜伽師地論》,給你提綱要,《瑜伽師地論》,我的媽媽,一百卷啊,你看四厚本,我還特別為了你們,叫台灣趕出來,一個電話到台灣,給一個老同學留守台灣辦事處的,《瑜伽師地論》立刻印,我到廈門要用。噢,是,印多少本。我說大概幾百本啦,印了以後這位同學很快辦事,立刻印好,就趕快裝運送到廈門,你看人家都是菩薩發心,然後打個電話,老師!都印好送廈門。我說多少錢埃四萬多。我說你怎麼不告訴我,我叫你影印一下,一點點嘛,你何必全部印呢。反正既然印了,做功德給人家全部啦。我一聽這一棒打我也打得蠻好,好好……阿彌陀佛,功德無量啊!這一部書一百卷啊,也是唯識法相學的大宗埃楊仁山居士,歐陽竟無居士,包括太虛法師,太虛法師也是楊仁山居士的學生,歐陽竟無大師也是楊仁山的學生,後來的熊十力是歐陽竟無的學生,當然我沒有見過楊仁山,那是前輩啊!歐陽竟無我們熟的,熊十力是歐陽竟無的學生,王恩洋也是歐陽竟無的學生,這些都是唯識學的大師哦,那個太虛法師要去跟歐陽竟無,兩個人還是同學師兄弟,要討論「法相」,那個歐陽竟無先生脾氣非常大,太虛,他有資格跟我來談這個,就拒絕了,我們都笑他,怎麼那麼「我慢」呢。講這些,所以現在給你們《瑜伽師地論》,沒有講什麼性命雙修,講金丹大道,你不曉得聽到哪去了,叫牛頭不以馬嘴,不過如果,你看到性命雙修,你想做參考,你有這個本事,不要走錯了路線,你們可以做參考,那你應該看過道家一本書,比較靠得住談性命雙修,接近於佛法相同的叫《性命圭旨》。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