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23)-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23)-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三 9月 23, 2009 1:38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南禪七日第二十三盤
---南禪七日

在上午我們介紹了見思惑,這個小乘法門的最基本。現在我們需要瞭解,見思惑是佛法修證最根本的道理,這十個思惑是根本煩惱,基本無明所在之處,見惑,也就是無明的現狀。如果我們拿現在學術觀念的分類,完全屬於心理的、精神的,這五個見惑同思惑連在一起,是見解上的根本困擾,同有生命以來,根本的困擾,兩個合在一起,就是十個結使,所謂「結使」,我們古代兩種翻譯的,就是十個「結」,打在那裡的結,很難解脫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解脫這個結,又怎麼叫「使」呢,就是說我們生命在輪迴中,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轉到每一個部份去,所謂六道輪迴,它的根本的動力,就是這十個東西,十個作用,在使我們向團圓的路上旋轉,所以合起來就叫做「結使」,我們修持解脫是解脫這個東西。在佛學裡,配合三界天人,其實不止配合三界天人,就是上自這個欲界、色界、無色界的這個層次,下至十八層地獄這個層次,那麼總合起來,就是九十八個結使,一層一層的配合。所謂普通講八十八結使,因為這十個是根本的,以這個來計算,道理在哪裡?

我們做一個比方,等於一個人生下來這個脾氣,我們現在講這個人的脾氣,這個人的個性,他從娘胎出來,由嬰兒變成幼童,由童子變成成人變大人,他的脾氣個性,天生的,所以我們現在在教育上特別注重孩子的性向問題,孩子有這個天才,有這個個性,他有畫畫的天才,結果呢,你硬想他學物理,或者學電子、工程,這就要了命,不行的。如果這個孩子生下來有文學的天才,你硬要他學運動,學科學,違反他的性向,他的本身……這個現在教育非常注重這個,所謂性向教育,這完全是準確的。我常常說世界上一般人做家長的,一個教育,文化教育,基本在家庭教育。自己做父母的,對於孩子基本的教育,沒有弄好,要求學校,這是不可能的。學校教的是知識,基本的教育在父母。由一個嬰兒到幼童,到十幾歲的一個孩子,父母兩個人的一舉一動的生活就是教育。假使父母兩個人天天吵架,這個孩子受的教育,已經非常高明了,甚至孩子對父母是反感,下意識裡頭已經種下了種子

所以我說今天我們的國家最嚴重,我所擔心,憂心忡忡是下一代。一家生一個孩子,然後兩家配來寵愛他。等於一個嬰兒生下來兩方面,五六個人在愛他,寵愛得比皇帝比太子還厲害,下一代不曉得怎麼辦,我所憂心的是這個,而我們做家長的人呢,做父母的,老實講,自己的教育還成了問題,如何把這個模式教給下面。同時做父母的還有個錯誤呢,自己一輩子沒有做到的希望,都寄托在後代身上。因為自己讀書笨,希望兒子讀書啊,要讀書啊,實際上你都不會讀呢,讀個屁,就是要嚴厲的管他讀,因為自己做不到,要他來做,下意識的,他不是有意的。自己想發財,做不到,叫孩子趕快啊,拚命發財呀,做不到的。性向問題,我們現在不談教育,談的太多了。

就是說我們根根上帶來,這個小孩的性向、個性、脾氣,這是基本了,如果這個孩子將來到了中年,長大了,成人了,或者他發了財,做個大老闆的,非常偉大的公司的董事長,或者他到了政府機關做了偉大的首長,身份不同,形象不同,你說他那個個性、脾氣一樣不一樣?一樣,不過稍稍兩樣一點,那個兩樣一點,是外形的改變,脾氣大的一樣大,脾氣好的一樣好,甚至於說他到了六十多歲退休了,回來做老太爺了,那個脾氣、個性還是一樣,教育對他有沒有改變?沒有改變。我一輩子各種教育,都做過學生,軍事教育、普通的教育,甚至大學裡到大學研究所教育,在我手裡畢業的碩士、博士也一大堆,我始終的感歎,我的結論,教育對人一點辦法都沒有,改變不了他,只是增加他的知識,他的個性。所謂改變不了,他原始是個什麼本質,就是什麼本質。這個佛學呢,在《楞嚴經》來講根性,就是根性,根根來的,本性,幾乎是改變不了。所謂教育讀到由小學到碩士、博士了,甚至在外面很多經驗了,他那個本質是這個東西就是這個東西,教育等於在這個本質上加了油漆層,你把它油成什麼顏色,就是,他本質還是這個。現在瞭解了這個道理,我們就瞭解了自己從生命帶來的,這個個性、性向,對了,進一步就瞭解佛學了,

那麼一個人的生下來的個性,性向,他又怎麼來的,依我們佛學來講呢,三世因果來的。一個精蟲、一個卵藏,配上我們那個中陰身,拿普通話,靈魂,三個東西結合來變成一個人投胎來。這個,所以每個孩子帶來的個性,十分之三是父母個性的遺傳,母親同父親,甚至他的相貌也是兩邊遺傳作用,這個遺傳是因緣裡頭的,增上緣,是加工的,不是根本,根本這個個性是前生的業力帶來。所以你們學了唯識曉得了,佛學裡頭,種子生現行,現行,前生帶來的種性,變成這一生的,所有的現象,行為,所以我們生出來你看,同一個母親生七、八個孩子,每一個孩子相貌,相同中間又有不同,不同裡頭相同,而每一個孩子的個性是絕對不同,不是完全遺傳的。它的種子生現行生出來,現在這一生的行為,這一生的行為,做好做壞,這個習慣,又是新的肥料加進去了,現行呢?累積起來,做來生的種子,所以,種子生現行,現行生種子

所以,以佛法來講,一般人經常問我,老師啊,你告訴我,老師啊,慈悲一點,不要給人家聽到嘛,沒有關係,你告訴我,我前生什麼變的?我說,我也不知道誰什麼變的。佛法有四句話,欲知前生事,你想知道自己前生是個什麼人,今生受者是,你這一輩子的,生出來,父母、家庭、社會、時代,乃至所遭遇的、所經過的就是你前生的,業力果報的一個反影,種子生現行。欲知前生事,今生受者是。欲知來生事,你問,自己這一輩子修行來生會怎樣,今生作者是,看你這一生所作所為,行為做到什麼程度了,這就說明了業力結使的關係,所以三界天人,我們修持,佛法的修持就是了這個業力的結使,不是了,你把它轉化過來,已經是非常大的功德了,這個東西都沒有動搖,打坐,坐得好就是佛啦,所以昨天,講到禪宗方面,南嶽懷讓禪師接引馬祖的話,你在這幹什麼?打坐呀。老和尚你幹什麼?他說,我磨磚啊,我做鏡,沒有鏡子啊,把磚頭磨好了做個鏡子照。馬祖不是講他,磨磚豈能作鏡嗎,那個磚頭能夠做鏡子啊,不行的埃他說,那你幹什麼?我打坐啊,打坐幹什麼?要成佛埃那麼磨磚豈能做鏡,打坐焉能成佛埃

打坐是修定法,身心修養的一個境界,即使你定得很好,就在定中轉化前生、今生,甚至來生的習氣轉變,這個就是佛法的中心,搞清楚。所以初禪是離生喜樂,什麼叫禪呢,這個禪定的禪,禪者,拿中國的字,嚴格的講起,就是靜態到極點的靜,靜,動靜這個靜。也可以講三點水淨土這個「淨」(繁體淨是三點水邊,我以為如此),等於把我們一杯水一個東西擺在那裡,把他冷卻、晾乾、洗乾淨這個作用,所以叫做靜,靜字下面叫禪,古代翻譯講的。在這個境界裡頭,你檢查自己心理習氣的狀態,慢慢……轉化,這個是佛法,不然呢,初禪離生喜樂,二禪定生喜樂,不是你學佛的人才有哦,再三給大家……這不是我說的噢,我們的本師釋迦牟尼佛,這是定,是共法,甚至於其他的外道什麼都會呀,這個關鍵要弄清楚,這個關鍵弄不清楚,以為這個就是佛法,太差遠了,要瞭解這個道理,至於八十八結使,九十八個結使與三界天人的,這個關係,我沒有時間給大家多講了,我們這裡閩南佛學院的這幾位老師,都是會的,不需要我多講,而且我也沒有時間,我講的比他們不會高明,一樣的,大家去留意,自己去研究,我來不及,所以把禪定的道理這樣交代清楚了,不過我也不知道我交代清楚沒有,這個關鍵應該是瞭解了,所以上午也告訴過你們,定境,四禪八定非修不可,是佛法同一切外道的共法,反過來講,外道都會,你佛法更應該會。

第二點要瞭解,沒有禪定,你想轉化習氣是非常困難。不可能,因為身心的寧定下來,等於說把無始以來這個習氣,慢慢慢……把它軟化了,慢慢的修,這叫做修行。你譬如說,我的老朋友,這一次因為我到了這兒,我在國內的老朋友五十年不見的,都特別趕來看我了,大家又碰面,八十歲的那麼多,對不住,老朋友們不要見怪,我看來他們都是,我當年我一、二十歲跟他們是朋友,那個毛病啊,一點都沒有改變,但沒有改變,還加四個字,變本加厲,他生來世不曉得如何得了噢,這是真話。老朋友們來看我,不能說假話,一定送他一個真話。好話是難聽的,假話是好聽的。這是世界上的大原則。這是講到習氣的問題,修行就在這裡。這個先要交代。我們繼續下去講三禪。

三,彌勒菩薩《瑜伽師地論》裡講,三、離喜靜慮,濃縮了只變四個字,離喜靜慮。離喜靜慮,實際上我們一般的人講,初禪,離生喜樂。二禪,定生喜樂。三禪是離喜得樂。還是古代翻的更清楚一點,玄奘法師翻得很仔細,沒有他的……怎麼叫離喜得樂,我們已經交代過,喜悅是心理上的境界,樂,生理上的境界,所謂樂感是觸受上面的境界,觸受、樂感,觸與受。喜是心理上的境界,它所以進一步到第三禪的時候呢,心理上平靜了,離喜,只有生理上的快感,觸受的境界非常快感,心理上平靜了,如果一個,不管他學佛不學佛,到了三禪這個境界,這個身體的障礙呀,沒有現在我們這個障礙了,這裡腰酸、那裡背痛,這裡頭昏、那裡牙齒難過,兩個腿發麻又發脹,沒有了,變成什麼呢,全身都在快感中,那個快感,舒服無比哦,是真的哦,不騙你,那不是別的,不是菩薩給你,你本身……那所謂密宗、道家,什麼性命雙修、氣脈通了,那是小兒科的話,小兒科,那已經不算數了,舒服得很。這是佛法同外道同樣到達這個境界,換句話我們人體的生命的功能自然,你真的修養到這一步,就會這樣,所以佛在這個大乘戒律上在這裡有一條嚴重的戒,注意哦,戒律,菩薩耽著禪定,犯戒了,犯菩薩戒了。你定力那麼高,或者是心……盤腿很好,像我們年輕菩薩注意,想清淨,現在我也不教書了,什麼都不管,我要修行了,菩薩耽著禪定,貪戀清淨,自私到極點,不能利世利人,對社會沒有貢獻,對眾生不作貢獻,犯大菩薩戒。你們講戒律,戒律不要拿來嚇唬人,你可是不要嚇唬我,嚇唬不住的,我要嚇唬嚇唬你啦,菩薩不能耽著禪樂,這個地方嚴重的,如來的板子就下了,就打你了,菩薩耽著禪樂不可以,我個叫做「外道」了,心外求法,當然,你們諸位聽儘管聽,你現在不要幹事,來耽著禪樂,給我坐在那裡,十天、八天不下來,我們還少一點米消耗,也不需要請你吃東西,絕對不犯戒,我還贊成呢,這個不是禪定埃貪著禪定之樂,是菩薩內觸妙樂,內觸妙樂,已經寫過的,那……捨不得的,那個比鴉片的癮呀,比喝酒上癮的還嚴重,所以三禪的境界是離喜得樂這樣。

到了四禪,第四禪,第四個階段很高了,捨念清淨,這個快感的、樂感的也空了,這真的得清淨了,可你說這樣是佛法嗎?注意喲,佛法和外道是共法,佛法在般若,就是上面講智慧的成就,轉變習氣與結使,這叫四步四禪,四禪天到達這個境界,譬如這要翻過來,你們要想了,就叫做研究,我們這一次所謂研究,就是研究囉,你就要仔細,反覆三思研究。我們上面講過,無想定的人,修到了無想定,這個初禪、三禪、三禪、四禪,它的情況境界是不是一樣呢?一樣,還是一樣。不管你無想定呢,什麼的,修到了四禪就很高了,你們翻翻查這個天人境界,三界到四禪的境界是色界天的天頂,佛法的宇宙觀是非常科學的,色界天,你以為還是我們禪堂一樣啊,下一層是地獄,再下一層是獄地,再下一層上一層是什麼不知道,佛法的宇宙觀嚴謹講就是周圓的,周圓的,這個大家要想清楚哦,有然你那個佛法講的,我就看到有一位非常大,大大的法師,三、四十年以前在台灣的時候,著作,佛法的宇宙觀,他說啊,一般都是那麼講,他也沒有錯,老實講,佛法的宇宙觀,以須彌山為中心,須彌山是現在地球的屋頂,喜馬拉雅山,小乘好像是這樣說,沒有錯。南瞻部洲,喜馬拉雅山南面到印度東勝神洲,中國西牛賀洲,是歐洲。這個,北什麼?北俱廬洲,沒有錯,你記性很好,讀書不錯,北俱廬洲,是蘇聯。然後太陽、日、月,照佛說,這個喜馬拉雅,太陽、日、月是繞須彌山的一半在旋轉。就是一九四九、五○、一九五三、五四,你們現在的習慣,我們還記得中……這個推翻滿清以後,所謂是民國多少年,四十幾年,這本書一出來,那個時候大陸跟台灣,所謂共產黨、國民黨對立的尖銳的不得了,這個法師這本……台灣政府管特務的抓啊,這個和尚關起來,蘇聯是北俱廬洲,照佛經上說,北俱廬洲的人就不得了,天人境界,這個和尚思想有問題,後來有位老先生,原來蔣老頭子蔣總統蔣老頭子的軍事處長,地位很高,認識我的,李子寬,佛教界,原來大陸上中國佛教會的太虛法師會長,他是秘書長,那個老頭子,湖北人。我住在台灣另外一個地方,基攏他說,有一天他來找我,我說,你怎麼來,我找你蓋個章。我說,幹什麼。保一個人。保誰埃保某某法師。我說,為什麼埃關起來了。我說,怎麼樣。他說,我領頭保,你也蓋一個章,你蓋了章才有用處。我說,為什麼關起來。就是這樣一本書。好嘛,好嘛,我說,你叫我蓋,常常啊,台灣好幾個,現在大和尚好幾個,當年小和尚常常出這個事情,他們跑來……蓋章,蓋章、簽字,就簽了,就保人了。現在有些佛……地位很高很大了,不……這個是歷史,重點不在這裡,不相干。就是你們現在觀念,認為佛的世界觀,你要看看這個觀念是小乘說法。是印度婆羅門教傳統的說法,有問題的問題。您讀了《華嚴經》以後,你可以瞭解了,佛說的這個世界中心須彌山,這是個假設的,太陽、月亮繞須彌山,圍到須彌山一半在轉,也是真的。拿《華嚴經》境界來講,這個須彌山等於……但是我的話也不確定的,這要配上科學研究了,佛說的絕對對,是銀河系統的中心是須彌山,日、月圍繞銀河系統,因為佛法的宇宙觀,你看兩千多年前為什麼現在科學還是才只能說第一步所證明到佛說的差不多,所以真的研究科學的人啊,大科學家對於佛法一接觸更相信。你看佛在兩千年以前講的,佛觀一碗水,佛法給你們比丘的戒律,任何一個水,拿來,要一塊紗布放上,把它濾過才喝。他說不濾過,佛觀一碗水是八萬四千蟲,有細菌、有生命,所以要把水先濾了,把這塊紗布再放到水裡去,抖啊抖,把這些生命放回去,自己才喝,這個是戒律。那麼假使一百年以前的人,以前聽佛的話只好信,實際上不信啊,水裡頭有那麼八萬四千蟲,沒有看見過,現在醫學、科學的證明,水裡頭微生物、細菌多得很,是真的。還有,譬如你們佛經看得少了,大藏經擺在那裡,你們這裡大藏經哪些同學看,你知道嗎?不好意思,那個同學叫脈望的在看,脈望,按脈的那個脈,希望那個望,你認識他嗎?不認識埃脈望還有個名字叫蟗魚,你認識嗎?是一條魚,蟗魚,這個認識嗎?蟗魚你也不認識,還有一個名字,他的小名叫書蟲,你認識了吧,小名講了,你就認識了,這就是中國文化,書蟲,也叫脈望,也叫「蟫」,一個蟲字旁邊一個西字,下面一個早字。書蟫,蟫魚的蟫。所以清朝有個人……講到這裡又亂,我這個人啊,頭腦亂七八糟的,講佛法亂七八糟扯了一大堆,王大娘的裹腳布又長又臭,先休息,再來。

剛才講到你們大藏經放到,後來就提出來了,為什麼?你們佛經都不好好看,講到這個宇宙觀,你看佛的科學,佛在二千多年前,有一個徒弟提問題,問釋迦牟尼佛,人的眼睛夜裡看不到東西,狗的眼睛怎麼夜裡看得到東西呢?成佛好難哦,什麼狗屁大便秘結的問題都要問他,你看戒律上,亂七八糟、男女衛生一點點問題都問他,他老人家一點一點都很科學的解答。佛在二千多年前他怎麼知道,他說狗的眼下外面一圈是紅的有紅外線,所以夜裡看得見,我們人沒有。不過他沒有講紅外線,就是這個原理,你說怎麼樣說,所以他告訴我們,那麼,我說可惜了,你們不好好用功讀大藏經,大藏經擺在那裡給那個朋友蟗魚去讀,因此我想起來我平常最喜歡的這首詩,這是個女的作的(蔡琬),清朝初年一個女的,他的父親嘛是個將軍,跟我們許老爹一樣是個將軍,然後信佛的,出了很大的錢,蓋了一個廟子,沒有多少年過世了父親,這個小姐再到這個廟子看,寫了這首詩感想,「蘿壁蓬門一徑深」,這是一幅畫面,這個蘿壁山裡頭四面籐蘿都是籐,兩面都是籐,蓬門亂雜雜的門,很好。「題名曾記舊鋪金」,這又今天現在來又給你們上國文課,嘿……考你這前面這兩,五、六個,七、八個調皮的年輕同學們,怎麼解釋啊?你們出去是小法師啊,我現在老居士皈依小法師,這一句話怎麼解釋啊?題名曾記舊鋪金,因為他爸爸修了這個廟子,這個廟子上這個老和尚, 特別給他一個碑文上刻起來有他的名字,某某大居士,出了多少功德金,題名曾記舊鋪金是什麼意思呢?鋪金,你講話,我聽到一位同學答,鋪金,佛經上那個給佛蓋廟子地下鋪滿黃金買地皮的啊,誰啊?給孤獨長者,給孤獨長者要給佛蓋一個廟子,看準了一塊地,一問啊,太子的,太子用不著賣地嘛,他就看準這個地要給佛蓋廟子,沒有辦法找人給太子商量,太子說,誰要買這塊地啊,他說,給孤獨長者。曉得他是國內的大財富、大資本家。他要買我的地,好哇,叫他這塊地黃金把地面完全蓋住了就賣給他。給孤獨長者,好,就拿黃金,金葉子來鋪地吧,蓋,蓋了一半,這個太子,人家給太子報告,某某老闆他真的照你的話,黃金在鋪地下,要買這塊地埃太子說,他瘋了,他說,我也不缺錢用,怎麼賣地呢?因為他要買,我故意逗他,他真的鋪嗎?他說,真的,請他來。他說,你幹什麼?你發神經埃他說,不是啊,我誠懇的,因為你講了嘛,你是未來的國王,皇帝聖旨我就照辦了。他說,你為什麼這樣辦。他說,有位師父,我的師父,釋迦牟尼佛,我要請他出來弘揚佛法,我要蓋一個講堂給他。他是什麼人啊?他是也是太子出家的,整個說了。真的這樣嘛,我跟來看看。一見佛了以後,回來告訴他,算了,你黃金鋪一半,這一半歸我的,我們兩個合作,蓋了這個講堂。所以《金剛經》上說,佛在哪裡啊,捨衛國給孤獨園,就是這個地方。她現在引用這個,所以……這是個小姐哦,女的作的詩之美,把學問那麼好涵在一個句子裡頭,你如果書讀得不多,歷史不瞭解,佛經不瞭解,你就看不懂了,題名曾記舊鋪金,她爸爸名字還在,爸爸出資給他修的。可是現在呢?「苔生階砌無香火」,變成一個冷廟了,路上一樓梯上去都是青苔了,可見沒有人來過,香火也沒有了。「經蝕僧櫥有蟗蟫」,我爸爸給他們供養的一部大藏經,放在這個和尚書櫃裡頭,現在什麼人在讀呢,那個蟗魚,都給書蟲在吃,所以,經蝕僧櫥有蟗蟫,這是描寫,她父親修的這個廟子上看,看老和尚也走了,然後她就想念她的父親,「赤手屠鯨千載事」,空手在海裡頭抓龍來殺的,抓鯨魚來殺,她父親是當時清朝南京的大將軍,描寫一個氣概,但是她講她父親啊,退休了以後,「白頭皈佛一生心」,就像我們許老一樣光想要出家,白頭皈佛,想去出家修行去了,赤手屠鯨千載事,英雄事業是過去的事,晚年就想自己修行,學佛是真的事,白頭皈佛一生心。然後感歎父親也過世了,「征南部曲今何在」,父親帶領這一批英雄大將打南方的統一中國了,這都沒有了,現在只留下父親所出錢蓋的這個廟子,廟子留了什麼呢,「剩有枯蟬響故林」。只有那個知了在樹上唧……在叫,這就是人生歷史,這個境界多美啊,所以這首詩啊,我年輕的時候讀了,常常會想起來,赤手屠鯨千載事,白頭……我現在要寫送給許老了,白頭皈佛一生心,征南部曲今何在,剩有枯蟬響故林。我們不講文學,講下去不得了,我講文學那個毛病習氣就來了,越講越有興趣,越有興趣越講,佛法就丟掉了,回轉來。

你看佛說的,太陽、月亮這個系統下面包含四大洲,有個八小洲,一個太陽。我們現在曉得,我們這個太陽系統,九個星球,我們地球是這個太陽系統最小的小老弟,而且壽命還很短的一個星球,這麼一個星球叫做一個世界,佛也早說過,月亮上的一晝夜,一個白天,一個夜裡,就是我們這個世界地球上的一個月,我們地球上半個月,是月亮上面的白天,我們地球上下半個月,月亮上面的黑夜,他老人家在二千多年以前這樣……好像隨便亂說一樣,誰相信啊,現在太空船到了月球上面去,證明是這樣一回事,他怎麼知道,所以佛在俱捨論上面,我們這裡有俱捨論法師的專家中這裡,那個時間的比較,他說,太陽系統的一晝、一夜,一個白天,一個晚上,我們地球上就是一年,但是你說太陽很偉大嗎,不偉大,別的太陽裡頭的,別的世界的太陽,一晝夜,等於我們這個太陽的一年,所以進時間相對,這個時間相對論,科學家愛因斯坦就發現時間相對論,才到佛……離開佛幾千年以後才發現,他再幾千年,他說,所以這一個,我們這一個太陽系統這一個世界算什麼,在虛空中像這樣太陽系統的多的很,三千個,不只,不只三千個,多多……不可說,不可說,不可思議的,所以叫做三千大千世界。一個太陽系統的我們這樣一個世界,一千個太陽系統合起來叫做一千,一個小千世界。累積到一千個小千世界合起來叫一個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合起來叫一個大千世界。一個大千世界裡頭有一個佛,現在我們大千世界裡頭是釋迦牟尼佛。如是者佛經上說,像這樣的太空裡頭,這個宇宙裡頭,三千個大千世界無量無數不可知,不可說,不可思議,你說他的牛吹的多大啊,可是真的嗎,科學越發達越證明他老人家的話是真的,今天越來越證明他這講的對的,所以現在的外太空的科學已經發現,銀河系統那一帶,那個像我們這個太陽的星球……一點一點不曉得還有多少啊,所以佛說的法越到科學越昌明的時代,一步一步譬如我們第一天所講的,佛說的《入胎經》,一個人怎麼樣入胎,怎麼樣出生的,怎麼變化的,當然跟現代的……我們這裡大醫生都在研究,跟現在講的不同。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