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25)-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25)-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四 10月 01, 2009 11:25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南禪七日第二十五盤
---南禪七日

佛為什麼拈花,達摩祖師到中國來,是南北朝梁武帝的時代,還沒有唐朝囉,唐朝還要等幾十年以後才有。所謂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禪宗的法門。不過達摩祖師沒有那麼講,這是我們後世講禪宗的道理。達摩祖師,有人問達摩祖師,你到中國來做什麼。他說我要找一個不受人欺的人,不受別人騙的人。很簡單,其實這一句話就是話頭,話頭,話的頭頭,這個話,這個念頭還沒有起來,在哪裡,每一個念頭沒有起來,在哪裡?念頭過了,到哪裡去了?這就是話頭。另一個方法講呢,話頭就是「問題」。人生問題太多了,為什麼身體會酸痛,為什麼還要吃飯,為什麼拉大便,為什麼有痛苦,為什麼要高興,都是話頭。所以達摩祖師說,我到中國來找一個不受人欺的人,換一句話說,找一個不受別人騙的人。我也常常引用明代,明朝的時候有一個人講一句話,講得很有道理,你們聽聽看,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這句話很嚴重,任何一個人,包括這些教主、大師們都在內,包括這些英雄、帝王、豪傑都在內,世界上任何一個人只做了三件事就走路了,自欺,騙自己。欺人,騙人家。自欺,欺人。被人欺,受人家騙。任何一個人只做了這三件事,走路,自欺,欺人,被人欺。就是這樣一件事。兒女,倆夫妻生個孩子,傳宗接代做孝子,自欺,孩子們也欺父母,我要孝順你,誰都沒有辦到,最後都受人……所以,孔子過去也講,真正的學問,真正一個人修養,勿自欺。不要自欺了,不要騙自己了。人生哪個不在騙自己。所以達摩祖師來,所以他,你翻開禪宗資料的記載《傳燈錄》,

所以達摩祖師告訴你,禪宗非常注重行為,除了悟道,直指人心,見性以外,注重行為,所謂,報冤行,意思就是說,我們生命到這個世界一切都在還賬,都在還人家的賬,都在還賬。譬如,我們出了家,常常上課堂要念,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這四種恩為什麼要報,國恩、父母恩、師長恩、眾生恩,眾生對你有什麼恩?當然有恩,我們在座的哪一個下過田種過,哪一顆米是我們種的啊?哪個勞動,哪一件衣服是我們自己去織的啊?都是社會上眾生的勞力弄好,你說我用錢買,哪一張鈔票是你印的啊?印鈔票為什麼可以印啊?都用腦力、用智慧,頭腦力量弄出來,所以眾生恩很重啊,所以,上報四重恩,下濟……這都是「報冤行」,達摩祖師真的講隨緣行,所以悟了道的人,隨緣消舊業,不必造新殃。還賬。你看永嘉大師在永嘉禪師證道歌上,了即業障本來空,未了還須償宿債。報冤行,隨緣行,對於此事無所求,這四種行,就是修行,心理行為同外面行為,這個資料,禪宗史,達摩祖師這種資料在類書,禪宗的類書呢,在這個《傳燈錄》,其它的五燈會元各方面都有記載,不過,提醒你們多注意,開始沒有參話頭的,你們都知道,他跟梁武帝談話不投機,為什麼他來看這梁武帝,他達摩祖師到中國來,從海上來海路來坐船來,在廣州登岸,廣州,江南一帶,黃河以南,所以叫南北朝,黃河以南,那個時代,那幾年是梁武帝的……梁武帝是非常信佛的,自己做皇帝,又講經又說法,又把自己身體,皇帝把自己身體佈施給廟上做傭人,當然佈施……搞得滿朝文武大臣大家湊錢又把他贖出來,不曉得搞些什麼東西,譬如像後代的李後主那個詞,詩文做得多好啊,皇帝,政治就搞不好,所以李後主被趙匡胤俘虜了以後,趙匡胤講,這個李煜啊,拿做詩、做文章的精神來搞政治,哪裡會給我消滅得了呢,梁武帝拿學佛搞這一套的精神好好把天下治好,哪裡在他手裡自己就亡掉呢,所以不能說梁武帝,皇帝都信佛,你們這是不懂歷史講話,懂了歷史,那是一個醜陋的事情,信佛是好事,他的行為、做法並不聰明,很醜陋。所以達摩來跟他談,梁武帝,那還得了,把國家的財政拿來修廟子,什麼都干,到處修,學術也好、文章好、學問好,所以我們以前讀的詩,南朝三百……四百八十寺吧,三百八十寺啊,是四百,好像……我反正不會算清楚的,多少樓台煙雨中,你看修了多少廟子,當然,不是完全的,南朝是六個朝代啊,宋、齊、梁、陳、隋到唐,所以南朝這個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啊,所以江南風物之美,這個廟子。

這個達摩來見他,梁武帝當然曉得這是禪宗的祖師,很有禮貌對坐就問佛法,達摩祖師一點都不客氣哦。他說,請問大師啊,我又吃素、又唸經,又做了多少好事,又修了那麼多廟子,這個以宗教徒來講,了不起了,像我們講哦,那是,你是大菩薩啊,達摩祖師說,他問這個好不好,有什麼效果。達摩祖師怎麼講啊,此乃人天小果,有漏之因。這是什麼了不起啊,你功德做得大,死後生天,享福報,天福享完了再墮落下來,此乃人天小果,有漏之因。不徹底、不究竟,不是佛法菩提道啊,這個梁武帝一定想你是個印度來的,又是佛教大祖師、教主,你看我為佛教做了多少,以皇帝之尊,那麼多,希望他不發獎狀嘛,來一個一頂高帽,半頂戴戴也舒服。碰到達摩祖師毫不客氣,不懂事啊,當下訓他一頓,此乃人天小果,有漏之因。這一下,話不投機,當然後面還多呢,那麼,後來問到佛法的中心去了,他說,那請問大師,怎麼樣是成佛的境界,佛達到證得菩提境界。他答覆四個字,廓然無聖。成佛的境界沒有一個佛,所謂聖人,自己認為不是聖人,聖人沒有,既不是凡夫,也不是聖人,就是這樣一句話。「廓然」不是這個郭……城廓的廓裡頭一個郭,空空洞洞的,既非凡夫,也非聖人。空的,等於六祖說,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那梁武帝就問了,這樣,那我的對面是什麼東西埃他跟他對面坐著,你是禪宗的祖師嘛,你成了佛的,你說什麼都沒有,你還有個你坐在我對面啊,他說,對朕者誰。那我的對面是什麼東西埃歷史的記載上兩個字,「不識」。你們都看過,對不對?我們也講了幾十年,達摩祖師答他「不認識」,全錯了,所以禪宗的語錄沒有辦法看的啊,你要看禪宗的語錄,第一個要懂得客家話,懂得廣東話,懂得閩南話、福建話,差不多百分之七十的大祖師都是福建人,廈門人,過去還不太多,人口不多,福州特別多,譬如百丈禪師,福州人,很多都是福州人,南方,所以他們作了大師,當時國語不普遍,等於比我的國語還差,他講的話很多都是當地的土話,而且是那個時代的土話。譬如達摩祖師記錄上說,梁武帝問他,坐在我對面是什麼?他不識,就錯了,到了廣東的話才通「不識呷」,他那個「不識」就是福建話「不知道啊」,這就讀懂「不識呷」,所以他在廣州上岸,先來學國語,而且那個時候,客家話、廣東話是唐朝的,南北朝唐朝時候的國語耶,這個閩南話是五代,當宋朝的時候的國語耶。語言是三十年、五十年一變,(是按呢生啦)這個樣子啦,所以他說,不知道,不是說不認得,不知道。他是說,那我的對面是什麼東西啊,不知道,這是這個話,所以兩人話不投機,他就過江了,過了長江是北魏,當然梁武帝跟他倆個……本來很恭敬他,話不投機就不發給他通行證啊,出境證沒有啊,那麼達摩祖師說,老哥,你不給我出境證,一葦渡江,到了長江邊上,把草……這個這個蘆草編呀編呀,並不是一支蘆草啦,他並沒有氣功渡江,把蘆草編起來一個小小的,踏在上面過了江,當然功夫也很厲害,身體很輕靈,所以到了嵩山。其實,如果要研究起來,達摩祖師在中國十幾年,在南方也住了,浙江也住過。

所以浙江東陽有個傅大士,中國人,達摩祖師,還有個真正的得道的師父,誌公大師,寶誌禪師,這個人更奇怪了。這些人達摩祖師都碰過的,寶誌禪師是孤兒出身,一個老和尚像我們妙老一樣,有一天山邊走路,聽到一個嬰兒,小孩子哭,他到處找,看到樹上有個小孩子吊著,一個包包吊在樹上,老和尚去包包拿下來,是個男孩子,就抱回來養大,就是寶誌禪師,誌公禪師,我們小說上寫的,濟顛和尚很多事情不是濟顛的,是誌公禪師的事,小說亂扯,都把他扯在一堆了,管它呢,也蠻好。寶誌禪師是後來是不得了的。你要學禪宗,你們年輕人,最好把永嘉大師證道歌背來,怎麼背,告訴你,唱啊,君不見……,那個,那個,那個……那個東西叫什麼,鐵打板來打,君不見,絕學無為閒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得兒啦噠噠……這樣唱出來,很好背,非常好聽,保險,你們也不曉得,你唱這個啊,妙老聽到也不好意思講你不對了,只好,妙老就嘿嘿……他一定這樣子的,你把永嘉禪師的證道歌背來唱來,把誌公禪師的十二時辰頌背來唱來,編成歌曲來唱,比你讀了一千部金剛經還厲害,我告訴你,真的哦,不是開玩笑,什麼佛法道理修道都在內了。誌公和尚後來長大了,講達摩祖師也講到他了,你問話頭講了一大堆,我這個人真囉嗦,告訴你兩句話就對了嘛。誌公後來瘋瘋顛顛,有人向梁武帝報告,有一個瘋子和尚這個樣子,把他抓來關起來,開始呀,沒有拜他為師以前,他關在牢裡,照樣在街上玩,人家又給皇帝報告,他又出來在街上玩,然後到牢裡一看,他在裡頭坐牢,再到街上一看,他又在街上,兩個,這一下子,所以梁武帝請他出來,後來拜他為師。誌公和尚,誌公大師當然知道他達摩,所以達摩,這一邊,浙江傅大士,誌公,都見過,他因為找不到傳人,所以在嵩山上閉關,一個人面壁九年。

日本人現在學禪宗打坐啊,像這樣一個禪堂,日本人打坐,怎麼坐呢,這個禪凳不是這樣,離開的,面對到牆壁,我們如果走到禪堂來,看到一個一個都是屁股,都是背的,你說他不對嗎,美國人也學成這樣,日本學理的禪,還問我對不對,我只好不加可否,我這是……我怎麼答覆啊,對不對埃我說這是日本禪啦,只好那麼講,我不能承認這個是對的,當然錯的。達摩面壁九年,並不是說九年都不動,對著壁頭打坐,變一個木頭死人,就是昨天講,心如牆壁,可以入道。世界上沒有人看了,只好看看牆壁,看這些面孔都不對,有什麼好看,你不相信啊,我告訴你,如果我們兩百人,今天晚上都睡在禪堂裡,你只要看了半夜,你不瘋了才怪了,你看看平常蠻好的,到了睡覺的時候,不是嘴歪就是那個牙齒暴出來,這個眉毛動一下,那個扭一下,怪相百出,人相最難看,所以他要面壁了。

後來,二祖神光出來,所以叫你們研究禪宗,要正式研究了,以後有個禪堂,先把禪宗的這些正史的歷史搞清楚,二祖神光沒有出家以前,學問,大教授、大學問家,他在山東一帶講《易經》的時候,講易經學問的時候,一聽,那個時候人口很少,聽眾一千多人,他學問那麼高,忽然感覺到,這個中國道家、佛……易經、儒家,對於這個了脫生死,對於生命的究竟,到底還欠缺一個東西一樣,後來忽然發現,翻譯過來的《般若經》《大般若經》,《放光般若》,那個初初翻來,初初翻來的般若經很有名的《放光般若》,他看了以後,真理在這裡,所以他出家了,他放棄了這些大名、地位,出家去。出家了以後,他在河南的香山一個人打坐修定好幾年,至於說怎麼安那般那,戒、定……他都會,懂得,你不要看他是那麼簡單,但是學問也好,功夫也到,就是覺得沒有徹悟,沒有了,所以他聽人家說嵩山上有一個印度來的外國和尚。有點心,你……你菩薩,你儘管動吧,我講我的,你分你的。這個他就,跑去找達摩祖師,所以有名的,二祖斷臂的故事就是這樣。冬天,到了是冬天,達摩正在那裡打坐,他是……古代的人更講規矩啊,給他拜了,這個時候,達摩祖師是面壁的,沒有回頭看他,一個真有入定功夫的人,老實講,你以為打坐入定什麼都不知道,真的打坐入定了,一顆灰塵掉下來都曉得了,那心如明鏡台,明鏡也非台,明鏡打破了,更大了,所以真正得到正定的時候,得到真正的定,聞,聽到蟻斗如雷鳴,聽到螞蟻打架等於打雷一樣,聲音大,所以鬼神講話,什麼都聽得見,就是這個道理,淨極了,所以《楞嚴經》告訴你,你們記得哦,淨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淨極,極點的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還來觀世間,猶如夢中事。淨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卻來觀世間,猶如夢中事。所以佛經上,如夢如幻是真實的境界,不是比喻,這四句話你記住了,佛經上說的,所以你們打坐,坐到了,定到了,淨到了極點,淨極光,心光怒放,不是亮光的光,心光。寂照含虛空,整個的太虛空包含在你的心性的自體的光明中,卻來觀世間,猶如夢中事。那真看到世間一切如夢如幻是真實的。所以你們拚命想求到無念,什麼不知道叫做定,那千萬不要把……我特別吩咐啊,諸位菩薩,這個真要貢獻你們,特別,如果認為做到什麼都不知道了,連自己身體啊……什麼都不曉得,這個是定啊,千萬不要搞,這樣搞下去,慢慢……我經驗告訴你,我也弄過,幾乎變白癡了,這個境界以後,我經驗告訴你,我讀的書不算多也不少,結果拿起筆來要寫信,一個字寫不出來,看到朋友曉得,他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了,所以佛經上,乃至宗喀巴大師在《菩提道次第論》上,你不要認為把大昏沉無明當成定境,千萬不要修,修的結果來生果報變什麼呢?變明年,明年是什麼年啊?今年是狗年,明年是什麼年啊?給那個老兄那個,我們做了唐僧的第四個徒弟了,就變成豬九戒,這要搞清楚埃真的淨到極點,越淨就越通靈了。二祖啊,真到達摩去了,達摩坐在那裡打坐,他站在後面,也不敢吵他,歷史書上記載站了三天三夜,我想不會那麼久吧,也可能,古人不是我們,就我們這現代人,包括我在內,跟你們一樣都是調皮鬼,三天三夜,這裡看到包子,肚子就餓了,還不回來吃了包子再去,還在那裡,三天三夜站著幹什麼,那麼笨。他是站在那裡,下雪了,他站著不動,我們不要輕視古人,如果我們真是誠懇的想,真的,你想,他的人生經過,他是個大學者,那麼有名,學問那麼好,他追求真理的心情,不是麻麻胡胡,而自己在香山打坐,也修了那麼……定力也很夠,他定力很夠,一站就定住了,下雪不下雪毫不在考慮之內,所以雪下到了膝蓋頭了,北方冬天山上,雪很大,那你說不凍死了,我告訴你,真的你定力夠了,沒有事。這一下,我們這個祖師爺出定了,其實啊,祖師爺早知道了,後面二祖站在那裡不走,那麼久,這個達摩祖師不知道的話,對不起,我就拿這個東西,咚,敲他的頭,那你這個什麼東西啊,他當然知道,他有意磨練他的,就是這……有意整他的,把你的業力消磨,然後達摩祖師回頭一看,你幹什麼的埃師父啊,我來求甘露法門。像密宗的人講,他求灌頂,甘露灌頂。所以灌頂阿甘露啊,都是同一義意。達摩說,你想求這個。這態度很難看,人家不但包子沒有吃,三餐素菜也沒有啊,餓了三天三夜啊,又凍又餓,說來求甘露法門,你弄一點礦泉水給他喝喝也好嘛,他還罵他一頓。這個第一句什麼,你們記得吧,第一句什麼,達摩祖師罵這個二祖的,我看你起來那麼快我好高興,寫呀。曠劫精勤,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的大徹大悟,曠劫精勤,要多生,曠遠,要多生,很遠,前生……多少生修過,真正成了,下面呢,曠劫精勤,還有兩句啦,怎麼兩句不管了,掉了就掉了。豈以小忠小信,你們倆不曉得寫了多少次了,豈以小忠,「忠」忠臣孝子的忠。小信,輕心慢心。所可妄自希冀。你看我們古老闆大學一年級就跟在我旁邊提皮包,現在他的兒子都快要上大學了,跟著我寫了不曉得幾十次了,還是……我不講了,他就沒辦法了,他就入定去了,有什麼辦法,豈以小忠小信,輕心慢心,所可,所以的所,所可妄自希冀,你們年輕人,將來想做法師,起碼把我這一套玩意先學會,不帶經本,不帶書本,上來呱啦噠就出來了,嘻……才好玩嘛。你看達摩祖師厲害吧,這位外國佬,這位在香港人講這個,這個番仔、番鬼才厲害呢,人家站在那裡山上凍得這個樣子求道。無上大道,曠劫精勤。要多生多世修過來。豈以小忠小信,憑你這個樣子,兩個掌合起來站在我後面很恭敬那個樣子,這一點就想來騙我,他說你這個樣子就想來騙我,紅包也不拿一個,饅頭也不帶半個來,哈達也不獻,銀子也不拿,他說「輕心」隨隨便便,「慢心」你以為你了不起。所可妄自希冀,你來求什麼屁的道啊,是這麼一個態度啊,對……無上大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難忍能忍,輕心所可妄,小忠小信,好了,管你什麼的,輕心慢心,你們再去翻,去對埃所可妄……你看看這個禪宗祖師教人啊,為了成就後一代的人,等於父母要求,要希望那個孩子將來做了不起的人,那真是心狠手辣。這樣一罵,你想這個二祖很慘吧,站了那麼久,不管三天三夜,三個時辰都了不起,肚子又餓,又下雪,雪又蓋到過他的膝蓋頭那裡,動都沒有動,那麼恭敬,然後說你來幹什麼,我來求道,師父啊,請你慈悲,然後,還沒有一個好臉色給他,統統亂七八糟的狗血噴頭一大頓的給他罵,當然罵了,他身上也沒有紅包,也沒有錢,過年那個紅包也用掉了,不曉得怎麼辦,以前當和尚有戒刀的,你知道嗎,你們和尚衣旁邊,現在你們穿的和尚衣不是和尚衣啊,袈裟只有那個是……這個是明朝的老百姓的普通的衣服,我們穿的中國人真正的衣服,這個才是中國的服裝,日本那個 服裝就是中國的,那麼當了和尚以後的護照是什麼呢,就是東北人的後腦杓是護照,他媽了的,就是鈔票,東北人開口就他媽了的,要他上車子,要護照、要鈔票,後腦杓是護照,東北人的後腦都平的,這個就是護照,媽了的,這是鈔票,上就上了,你要怎麼樣,這是當年,他什麼都沒有了,護照也沒有,鈔票也沒有,那個和尚受了戒,旁邊有個戒刀,等於我們以前當軍人,旁邊有一把短劍,這叫軍魂,軍人的魂,軍人的靈魂,就是說如果做一個軍人為國家決不投降,打仗死了,打了敗仗沒有話講,自殺、切腹。在前方指揮就指揮殺敵,打了敗仗就自殺。和尚旁邊有戒刀,掛個戒刀,要守戒,守不住,自殺,但是,後來和尚有一把刀更好,看得見就守戒,看不見就搶人,因此呢,不准用戒刀了,在這裡掛兩條帶子,就是說守不住戒,你拿下來上吊吧,就是這個意思。所以當時二祖神光帶著戒刀,師父這樣一罵,抽出戒刀把膀子左邊,卡噠一砍,大概我看沒有完全砍斷了,只剩下一點,那個戒刀也不太厲害,而且冬天嘛,凍的那麼厲害,那個皮也凍硬了,就把這個手拿來供養了,等於有些人燒戒疤,有些人燒指頭,這叫以身供養,並不是亂來的。師父,你既然這樣講,我表示我的誠心,我以身供養,人生最寶貴是身體的生命,達摩也不吃臘肉,而且冬天這個人肉臘了也不好吃嘛,他也不要這個手,可是他本來……這一下達摩祖師大概給他弄的沒辦法,當時大概他帶的有衛生包趕快就給他包紮一番吧,這是我加上的,不要亂講。你想那個環境,比你今天在這裡打坐,你想一想,學禪,又冷、又餓、又痛、又苦,什麼味道啊?在這樣的一個程度,機會教育來啦,教育要講機會教育,達摩祖師說,你要什麼,你要什麼。師父啊,你看人家不像你們,東一堆,西一堆,他說,師父啊,此心不安哪,我求一個安心法門。此心不安啊,就是這樣。你們再研究研究,他沒有出家以前,學問那麼好,講易經、道家,什麼都會,出家以後修行又那麼好,還說此心不安,求一個安心法門。達摩祖師說,這樣,你拿心來,我給你安。這把他搞愣住了,這個時候演電影就很難演了,你拿心來,我給你安,這一下,迴光返照了,就愣在那裡半天。師父啊,覓心了不可得,您叫我拿來,我找我的心,不曉得在哪裡,沒有啊,什麼都沒有啊,心找不到,沒有啊,沒有啊,什麼都沒有。達摩說,好,心給你安好了。就是這樣開悟了,為你安好心了,安了吧,沒有了就對了,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此心了不可得,才說不安的時候早已安了啊,就是這樣。後來,當然,神光是第一個他度的,達摩祖師在中國十幾年,跟他的大概也只有二、三十個而已,總有的啦,真正得法的四、五個人,一個是比丘尼,大徒弟是二祖神光,老三、老四是一個比丘尼,所以達摩要走的時候,達摩祖師要走的時候說,你嘛,學到我的皮,你嘛,學了我的毛,真正得精髓的是神光,這樣下來,沒有參話頭。好啦,中間還很多很多很有趣的,你要研究這一些啊,太有趣啦,在禪堂裡可以自已研究,也可以笑,發瘋一樣,又可以哭。真到了南宋以後,剛才講到大慧杲才提倡是參話頭,參話頭,你說是不是一心不亂,不是的,這個參字什麼意思呢,研究、思考。研究、思考、審察、反盛觀照等等的意義綜和攏來叫做「參」。那麼什麼叫話頭,話頭是昨天給你講過,有些話頭有義語的,所以,無夢無想主人公何在,有道理可尋的,父母未生以前,本來面目是什麼。這些有的,有些話頭是無義語,毫無道理的。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