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26)-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26)-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四 10月 01, 2009 3:28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南禪七日第二十六盤
---南禪七日

那麼南宋以後,大慧杲看看時代變了,這些人才……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是不行啦, 所以叫修禪的人參一個話頭,集中思想、研究、追尋找一個問題。所以參話頭不像念佛,不像修定,修定念佛只求到一心不亂,參話頭為了一個話頭,在那裡就是追,念佛是誰,是誰,換一句話說,念佛是誰,我是現在想要找那念佛是誰的那個又是誰,就是一路所以叫做疑情,是懷疑,是追尋的,是否定的,一切都否定,在否定裡面找一個絕對的肯定的東西是什麼,這叫參話頭。如果把話頭拿來抱著一個話頭,念佛是誰,念佛是誰,這樣就是禪宗,那不如去念佛好,阿彌陀佛,一心不亂,成功了。如果講淨土宗念佛呢,以信為主,一信就到家,好好念佛下去,不要懷疑,如果講禪宗,參話頭,以疑為主,處處在懷疑,連佛的話都要打個問號,他講對了沒有,對與不對,我要去求證呀,什麼,淨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卻來觀世間,猶如夢中事。對嗎,好像很對,但是我要求證它,做到了那個叫真信,就對了,否則這還是迷信,假信。所以參話頭,後世的事,到了明朝以後,禪宗更衰落了,就是死死的抱著一個話頭在參,就是這個道理。

那麼參話頭的方法,你最好參考什麼呢,那麼你們這裡叫教務長幫你,指月錄上大慧杲的第四卷最後,大慧杲的那些書信,提出來的參話頭的辦法,他是參話頭的方法講的最清楚了,不准思量,參話頭不准用思想,不准卜度,不要去猜,不准將心等悟,不可以拿一個心,我話頭參了三年,大概下個月可以悟道了,拿個心來等著開悟也不行,不准這樣、不准那樣,什麼都不准,最後連個不准之心也不准,這樣參,如此參下去,參到一點味道都沒有,怎麼都參不通,他說,沒有滋味時,你感覺到灰心到極點,一點味道都沒有的時候,不可放捨,正是好時候,我啊,那個時候,專學這一個,看這個大慧杲那個信,白話、文言一氣呵成,那個文章的氣勢漂亮極了,答覆的真好,講參話頭,這好幾處都提到參話頭的方法是這樣參,參……參到後來,所以大慧杲,大慧杲禪師講參話頭參得那麼高明,他本身經驗太多了,大慧杲是圓悟勤的待者,不是侍者哦,是書記。你要知道,中國現在用書記,書記這個名詞是佛教裡頭出來的啊,政府叫秘書啊,佛教裡頭那個叫書記,語錄也是佛教裡頭來的,大慧杲是他的師父圓悟勤的書記啊,年輕學問好,在旁邊做秘書長叫書記。朱元璋政府很多官,都是用佛教裡頭叢林的職務,拿來做官的名稱,現在我們的這個政府很多官名也都是佛教,譬如中華民國的總統,總統是佛教明朝的和尚官,一省裡頭管和尚宗教局長那個名字叫總統,所以我們蔣老頭也剃的光光的,是總統,這個歷史,你們不懂,一懂了,我們懂得看的,對這個時代哈哈大笑,真奇怪,這麼一個時代。大慧杲是圓悟勤的書記,他自己本身太聰明了,圓悟勤就逼他參話頭,圓悟勤叫別人不用參話頭,就逼他參,結果大慧杲參話頭,然後做了書記以後,看師父的人太多,名氣太大了,有時候來不及啊,這個、這個……圓悟勤就叫大慧杲兼做知客師,陪客人吃飯,他一邊陪客人吃飯,一邊請他吃菜,拿起筷子想挾菜,筷子就停在中間了,碗端著,這樣……幹什麼,他心裡參話頭,忘記了,想去挾菜,剛好師父過來,有一天,慧杲啊,你怎麼啦,這個樣子,其實他知道,師父說,慧杲啊你怎麼這樣,師父一講,他說,師父啊,這個時候啊,用功到這個參話頭,他說,好比啊,狗舔那個熱油鍋,那個狗啊,看到一個油鍋出來了,熱的、燙的,又要舔嘛,舌頭拉那麼長,不敢下手,不舔嘛,口水盡滴,捨不得,他說,我用功參話頭,參到時候,像狗舔那個熱油鍋一樣,你要我不幹啦,我放掉嘛,捨不得,要參下去嘛,悟不了,好難受啊,就是這個樣子。圓悟勤一聽,你好,比方得好,用功得好,參下去。就這樣,但是你聽,我看你們要多學學,你們這一班同學跟到老和尚。大慧杲又是他老和尚前面的書記,又是知客、又是首座,真是當權派的,還得了。有一天,站在旁邊,叢林地下的那個茅坑,叫東司,都修在東邊,左邊的。

以前的老茅坑一排的,你們沒有看過叢林下茅坑,成都當年寶光寺就有了,你們去參觀。茅坑裡頭,一個木板一排,大家坐在那裡彼此的,白白的、花花的屁股都很清楚的,沒有什麼了不起,也沒有草紙,也沒有什麼,他我們這個師兄看到過竹片,毛竹片,一片,削得光光的,然後一片曬得干干的,丟在那裡,放在那裡,屙了大便以後,拿一片後面卡噠一刮,刮完了以後,一個水桶,「咚」進去了,管茅坑的叫東司頭,種菜的叫園頭。這個東司頭的人每一天來,把這個每一個竹片子拿來洗乾淨再曬,曬好了來再放在這裡用。所以我成都四川有個師父叫光厚老和尚,是個活的羅漢,有機會我講他的故事給你聽,他就在寶光寺做了三年的淨頭師。我說,師父啊,你這個真了不起。他說……應該的埃後來我問他,你那個那個竹片子又臭,洗了以後。我啊,洗了乾淨以後,還在臉上刮一下,就怕把人家屁股刮破埃,你看這個心思,這個作風。

所以,大慧杲啊,在這個圓悟勤前侍……有一天陪客人吃飯,師父講了,慧杲啊,他看到大慧杲指甲那麼長,沒有剪,圓悟勤這些大老師的教育你看厲害吧,慧杲啊,我看東司頭你都沒有擔任過職務吧,指甲留那麼長,又做書記,在方丈房的旁邊挨著,又寶貝一樣好啊,悠哉游哉的,可見勞務都沒有做,廁所你從來不會去看的,不會洗的,就是這麼一句話,大慧杲把指甲剪了,向師父討工作,淨頭師去洗廁所去,做了三年、一年多埃所以,你要知道啊,不像你們哦,真的叫你做一點,這個勞苦一點的事,那個時候,你絕對無我,勞動的時候,無我,吃包子的時候,絕對有我,你們的佛法是這樣,勞動的時候,學空,吃東西的時候,學有,不得了的啊,你看大慧杲是這個樣子,所以,後來大徹大悟了以後,文章也好、品德也好,樣樣好,他的老師教育好。參話頭,他這個以後,以後的留下來,到了清朝,現在,現在禪宗留下來就是一個話頭啦,念佛是誰吧。

《神尼傳》,看看過去比丘尼,成就的人好多,當然都是古代,過去的高僧是真高,現在的高僧是身高。過去的神尼真神,現在的神尼泥神。所以自己要發心,為了佛法,為了佛教,大家發心好好修持,於後代,把佛教重新振興起來,於後代做一個榜樣,改變一個時代,改變一個佛教的歷史,那是你們了不起啦。《神尼傳》你看了知道,唐、宋以前的歷史,受這些了不起的比丘尼影響的,好多事,你們曉不曉得?歷史上有個隋煬帝,曉不曉得啊,好像還是閩南佛學院畢業的哦,老同學去投胎。他是個壞皇帝對不對,他的爸爸是個好皇帝叫隋文帝,他的爸爸名字叫楊堅,堅固的堅,生下來,孩子的時候,是個比丘尼,一個尼姑帶大的,養大的,他生了這個孩子以後,這位比丘尼就在他家裡附近,當然很熟了,楊家的家庭很了不起了,那天生了以後,這個比丘尼,這個紀姑師父,尼姑,尼姑,兩個字同和尚一樣,在過去是比丘尼,中文把它拿出來一個尼字,姑就是姑媽的意思,等於天主教裡頭叫出家的,修女。在外國人,還是叫姑媽,媽媽,是這個道理,所以現在人家講和尚、尼姑,好像變成不好聽,是非常尊重的名稱,就是比丘尼姑媽,就是把你們看長一輩,所以中文叫做尼姑是這個意思。所以楊堅一生下來,你們吃點心啊,我就趁吃點心的,空的時間講話,要出去吃的嗎,送上來的,阿彌陀佛,這些人服務的都菩薩。這位比丘尼就過來了,一看,這個孩子,你們家裡福氣不夠,不行,送到我那裡,我來帶,他們父母都很相信這位尼姑,我們那邊土話叫師姑,就是師父姑姑,就送到這個師姑庵去了,這位神尼啊,後來成為……她真有神通的喔,不准她媽媽……等於說交給幼稚圓裡,過幾天來看一次。你少來看,你講他的,生他的媽媽福氣壓不住,不過家裡父母對這位比丘尼都很恭敬很相信的,不准你來看,多看,過幾天來看,我會帶。然後這個,她也沒有告訴他父母這樣,都是他照顧。有一天這位比丘尼出去有事或者化緣去了,生他的,楊家的生他的生母來了,一下給孩子洗澡,洗個澡幫忙這個師父,洗了澡一不小心,把孩子滑到地下跌了一下,跌了一下,跌了一下,這位師父剛好回來,比丘尼就講他媽媽,你怎麼搞的,你把我的孩子跌了,遲了十年當皇帝啊,她就告訴他媽媽,這個孩子將來當皇帝的。所以中國的佛教唐代,唐以前是隋,隋煬帝嘛,就是楊堅創業叫隋朝,隋煬帝,所以隋煬帝的信佛,他在佛教佛教廟子裡長大,像過去多少,這些歷史你們要看看,佛教界,甚至廟子培養出的人很多埃在文學史上有名的,不大漂亮的也蠻多,比如,另外講一個,就是給你們做點心吃的,你們吃點心,我來加糖、加鹽、加醬油這個意思,你們吃,不要客氣,因為吃點心是嘴巴,聽話是耳朵,要六根分開並用,

唐代有一個,年輕讀書人很窮,在中國歷史好多了不起人都在廟上讀書出來,像我小的時候,你看誠信師、了法師就是我那個小地方,像我小的時候,我們南家有個家廟,現在也沒有了,家廟,我也在廟上讀書,我南家家裡很怪,一代總要出一個人出家的,所以那一代,那個和尚是我叫公公,只有一個,廟子裡冷廟孤僧,就是一個和尚,另外有個和尚很有名氣,經常出去了,太虛法師的大弟子芝峰法師,就是我們那個小廟上出來,你倆個還不知道。那麼這個廟上,小廟啊,一個和尚我叫他公公的也是姓南出家,我的父母啊,過年啊,有一年過年,陰曆過年,都不准我回來,在廟上讀書,最麻煩,那個廟上後面堆的都是棺材,其實是空棺材,可是我膽小得不得了,到了夜裡啊,哪裡有這樣,青油燈一個,後面是棺材,碰到我那個公公和尚,又是個跛子,眼睛嘛,看不見,晚上去做功課,念完了,那個腳啊,走在後面,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我就拉到他衣服,又怕鬼,公公啊,他阿彌陀佛,我說快一點,公公你念快一點,所以他念他的,我念我的,這個故事我那些孩子們都不知道的,現在想想那個味道蠻好,怕鬼嘛,所以他在前面念阿彌陀佛,我拉住他,那個和尚袍子,反轉來看,不要鬼跟來,所以他,阿彌陀佛,我說,你快一點公公啊,阿彌陀佛,快一點,就是這樣。這是講當年中國古代很多讀書人在廟子上讀書,

有個年輕人叫王播,在和尚廟子讀書的,我們中國過去這些寺廟,對於社會做了什麼貢獻,大家都沒有留意,一般研究歷史的,中國這個民族歷史上沒有社會福利制度的,都靠一般人自己做慈善事業,沒有一個法令規定的社會制度,福利的制度,所以所有這些和尚、尼姑的廟子啊,就是代表了政府做了社會福利,這是一個真實的事,這一本書,這一篇論文沒有人看出來沒有寫出來,真可惜,我也沒有時間,你們這些大教授動動手哦,替佛教界申申冤,做了好多好事不知道,當然佛教界也有不少壞事,不要客氣啦。這位在廟上讀書,讀了好幾年很窮,大概跟小和尚們大和尚搞不好,大家也看他沒有出息,這個……廟上多一點人啊,敲板、打鐘吃飯,大概年輕和尚那些鬧了彆扭了,就先吃飯,吃完了,啪……打鐘,他也跑到齋堂去吃飯,大家已經吃完了,他這一下有警覺了,不行,不能再在廟子上,已經給出家和尚們看不起了,就出來,後來考取狀元做了宰相,這個人離開這個廟子的時候,在牆壁上很感歎寫了兩句,古人喜歡「題壁」,就是等於現在的人啊,年輕人到哪裡,樹上亂刻字,我老大爺到此一遊,那個味道,你看到。古人喜歡「題壁」題的,上堂已了各西東,上堂吃飯,大家吃完了,每個和尚都回寮房去了,各自。慚愧闍梨飯後鐘,很慚愧,這些大師們吃完了飯才打鐘,他上了一個當,到時沒有飯吃,就寫了兩句在牆壁上。二十年後做了宰相回到這個廟子上來,廟子裡也知道他當了宰相,他回到廟子上一看,他原來寫在牆壁上這兩句詩,這個和尚們,把它用最好的紗子把它裝起來,拿現在講最好的水晶玻璃把它鑲起來,這兩句詩擺在那裡,上堂已了各西東,慚愧闍梨飯後鐘,不是飯而鐘,慚愧闍梨飯後鐘。他看到這個和尚們把這兩句詩,給他這樣一來,這下子和尚,他拿起筆就接下去,二十年來塵撲面,而今方得碧紗籠。講起來,我們看看好像,和尚廟裡頭啊,宗教教堂裡頭都很勢利的,只向錢看,只向權力看,並不是這一回事,你說一個不長進的人,老是廟子,救濟院也要趕人出去的啊,這首詩很有名的,歷史。上堂已了各西東,慚愧闍梨飯後鐘,二十年來塵撲面,而今方得碧紗籠。方得,始得還是方得這個沒有關係啊,但是你說王播這個人,他會恨這個廟子,絕對不會,可見出家人跟他有感情深得很,你趕他出去也應該,如果廟子上的飯再給他吃下去啊,他大概功名還考不取,宰相也當不了,太現成了嘛

廟子這個環境多好啊,你們所以年紀輕輕幸而出家,飯來張口,茶來伸手,我知道啊,廟子我也住過啊,這個師兄我們,我呀,你看師兄,你看我都欠他的情,來生要還他的債,是很可怕的啊,換句話,你們年紀輕輕,何德何能,受十方的供養,要注意啊,自己要警覺自己,所以剛才一個年輕人,老和尚正講完了話,慢吞吞進來,上座,好像……假使我的學生的話,一揪下來啪啪兩下就把他甩下去了,要不要來試試看,還要老功夫給你看看,但是罰他跪,磨練他,我還正好……等他給老和尚叩個頭,懺悔了,很親愛的話,年輕人,既然發心出家,應該不要自欺了,當勤精進,可惜他連我的這個字都拿不到,我那字拿到,保持十來年,還可以賣一萬塊錢,說南某人親自寫給我的,一萬塊錢一定賣得起的。講王播,你說他在廟上有恨嗎,沒有,他還有一首詩,二十年前此院游,他回到這個廟子一看,心裡很難過,他並不是為了吃不到飯難過,這個和尚們在廟子那麼多年感情,二十年前此院游,此院游,木蘭花發院新修,木蘭花,不是這個啦,木頭的木,木蘭花發院新修,這個廟子剛剛蓋好。而今重到經行處,二十年後,自己這個院子、廟子到處轉一下,重到經行處。樹老無花僧白頭。你看他的心情,他的感情,多難受啊,他對於這個廟子。你看我們這位通永法師,我們倆師兄弟五十年前,峨嵋見,五十年前的事,見面,你看同樣的,親如兄弟。二十年前此院游,木蘭花發院新修,而今重到經行處,樹老,樹長大了,樹長大,不能開花了,衰老了,老和尚呢,少年時候那些老和尚朋友呢,僧白頭,變成老和尚了,你看他多大的感慨啊,樹老無花僧白頭

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擔裝,四大皆空相。兩句告訴你,記得,她聽了這位小姐這個好句子,就是這兩句就夠了,下面的不能……我看你們那麼愛好這個文學也是好事,對啊,每次你們一打坐,兩腿一盤,就是這個心境。收拾起大地山河一擔裝,四大皆空相。

(大眾靜坐)

居一切時,不起妄想,就是說……現在不要看黑板,等你下座,現在先用功體會,我講,你聽,這是觀音法門,耳根而入,也就是聲聞眾,用聲音說啦,佛怎麼說,居一切時,在平常的時候,不起妄想,不要亂想。第二句話,於諸妄心,亦不息滅,妄想來了,不要另外用個心把它壓下去,又說這都是《圓覺經》上,好好去研究。知幻即離,妄想本是幻,假的,你空妄想幹什麼,妄想來空你啊,哪一個妄想永遠在心中能夠停留嗎,昨天的妄想,今天有嗎?明天的妄想沒有來啊,前一個秒鐘的妄想過去了,下一秒鐘妄想你不要去引發它,所以知幻,知道妄想是幻化,即離,一知道妄想已經跑了嘛,你還要起個心來壓妄想,那不是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加上去了,告訴你不增不減,《心經》不是告訴你,不增、不加,也不減。知幻即離,不假方便,不需要用個方法,用個什麼,唸咒啊,觀想啦,止觀啊,用什麼方法去壓它。知幻即離,不假,「假」就是借的意思,不借一個,不借用一個方法。離幻即覺,離開了幻,知道妄想,這個知道了,妄想已經跑,離開了,現在不要抄,心中體會,現在一抄有什麼用,又不是紙來,那個筆跟紙兩個參禪,是你參禪,下座再來抄板子。我再講一道,知幻即離,你知道這個是妄想,妄想已經跑了,那個知道的沒有動。不假方便,不需要另外借用一個方法。離幻即覺,妄想已經跑了,你知道妄想這個靈靈覺覺,這個非常靈光的,靈明的,它本來在,就是覺性嘛,就是眾生自己的覺性。離幻即覺,本無次第,沒有說一步一步功夫來的,此所謂如來大圓覺也,大圓滿,這個就是禪,一門深入,一刀就進來,沒有第二個方法。知幻即離,《圓覺經》上的,不假方便,不要借用任何方法,離幻即覺,離開幻了,本身覺性就在這裡,本無次第,那裡有個菩提道次第,菩提者,覺也,我的話,放狗屁一樣,講過了,屁用都沒有,懂了,就拉倒,此所謂自性本空,你看,我也不講了,你也蠻清淨的,記住啊,居一切時不起妄想,於諸妄心亦不息滅。《圓覺經》上佛說的話,居一切時不起妄想,於諸妄心亦不息滅。知幻即離,不假方便,離幻即覺,本無次第。你把這幾句背來,一個咒子一樣的念,你就會到啦,不要念,念就是妄想,你們都說看過我的書,很多人說,老師啊,我看你的書啊,怎麼好,怎麼好。我說,哪裡……不敢……我亂吹的,他也騙我,我也騙他,世界上的人就是這樣,騙一堆,根本就看了,也沒有看,沒有懂,看……譬如我寫的《楞嚴大義》上面都講了,我寫的有一首偈子,也就是詩,在《楞嚴大義》這個書上面,講妄想問題的,你們哪個答的出來,請你吃素包子一百個,答不出來的,我自己吹自己,背給你聽,秋風落葉亂為堆,秋天到了,樹葉子掉下來,給風吹的一大堆 ,地下都是。掃盡還來千百回,秋風時候,秋天掃落葉,以前的深山裡頭,小和尚幹這個事,把院子的樹葉掉下來,掃乾淨,掃盡了,剛剛掃了,一陣風來,樹葉子又咻咻,又掉了一大堆,掃盡還來千百回。一笑,哈……罷休,算了吧,閒處坐,拿個掃把,不要,丟掉,自己坐在那裡。任它著地自成灰,讓這些落葉,讓它落吧,落下來在地下,自己變成灰塵了,沒有了,它久了就變泥巴,變灰塵了,所有的妄想在心中,你現在兩腿一盤,管它呢,秋風落葉亂為堆,不要去壓制妄想,想個辦法清理它。掃盡還來千百回,一笑罷休閒處坐,任它著地自成灰。誰說的啊,有一個姓南的,那個傢伙說的。我初到台灣,講佛法說《禪》開始,後來台灣還有些朋友說,他不姓南的啦,姓南是他的假姓,因為他學佛嘛,所以跟到南無阿彌陀佛嘛,所以他故意弄個姓南的,他到處問人,他真的姓南嗎,後來我一聽,蠻好玩,原來跟南無阿彌陀佛倆個同姓。你看,正在這個時候,我在上面亂說,你也聽見了,外面車子叫,也聽見了,一切雜亂聲音都聽見了,同你的心中明白的心,有沒有妨礙,一點妨礙都沒有,然後心裡頭也在妄想,妄想也跑掉了,同你有沒有妨礙,也沒有妨礙,就是這樣,一坐,這一剎那,一彈指,一彈指之間就瞭解了,此乃觀世音、觀自在之方便法門也。

以道家的人來講,有兩句話,講修行做功夫,開口神氣散,意動火功寒。這是道家的話,也蠻對的。一開口啊,神氣都散掉了,意動,心念一動,火功寒,做飯一樣,下面的火,就不行了,這個飯就做不熟了,這個火候就不到家了。

(大眾經行,南師香板擊地,大眾止步,南師開示)想當年,我的老師袁先生,有一天,我們倆個人,在重慶山邊在散步,他就拉到我說,懷瑾啊,你慘了。我說,為什麼?我沒有事了,我嘛,這一趟來找到了你,我交代了,沒有事了,你呀,將來找你同樣的一半的人都難哦,當時……古人說,當時只是平常事,過後思量倍有情,我到現在也沒有一個真正的我的學生,我也不是老師,可也找不到,那個學生,諸位都是我的朋友,不要把我當老師,要做我的學生條件難了,世法,出世法,中國的、外國的,文的、武的,都要有一點,光學問也沒有用,還要真正有修持的功夫,光功夫也沒有用,還要真正的智慧,我也知道,找不到,你們的事,誰的事啊,諸佛菩薩你們自己的事,我才不管呢,佛法也不是我的事,文化也不是我的事,我已經盡心盡力了。你們要講禪宗,剛才講到,聽聲音,觀音法門,又要禪宗,禪宗不是……話頭是最沒落的事囉,過去是參,不是一定給你參話頭,人生世法,隨時隨地都是問題,參究就在生活日常起居做人做事裡頭,就是參。昨天提到,大慧杲提倡參話頭,他曉得後代的人沒有辦法,智慧沒有那麼高了,用了這個方法,在大慧杲以前,參話頭的方法,元朝以後,才開始真正的流行了,宋以前,大慧杲以前,譬如他的老師,剛才講昭覺勤,就是成都昭覺寺,也叫圓悟勤,三師兄弟,好像都是四川人,這一代威風很大,聲光很大,可是圓悟勤怎麼樣參禪,怎麼悟道的呢,他的師父是五祖演,前天不是講過五祖演說法,說一個小偷的故事比方嗎,就是他,圓悟勤年輕是追隨他的,跟在他旁邊做侍者好幾年了,五祖演的聲望很高,有一天,有一個做官的,過去做官都是功名考起來,學問很好、文學很高,來問五祖演,當然,這個人在家裡都是用功參禪的啦,師父啊,佛法有沒有一個直指人心,禪宗有沒有一個很了當,很迅速,很快的方法,告訴我一下,師父埃五祖演一聽,笑了,你有沒有讀過唐人的小艷詩啊,「小」大小的小,「艷」艷麗的艷,等於那個小姐們太漂亮,太艷麗那個艷,小艷詩現在講,就是黃色的詩,風流,黃色的風流詩,你有沒有讀過小艷詩呢,那個故意逗他的,這些人的書都讀得很多。師父啊,那當然讀過啦。他說古人有兩句詩,你讀過沒有。什麼詩埃頻呼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這兩句詩怎麼講呢,這個小姐跟這個表哥來講戀愛,是古代啊,不是現在,現在講戀愛很簡單,兩個人手一拉、一抱,五花大綁起來,兩個人抱在一起,手搭手,肩背搭肩背,我叫他說……當年綁上犯人,綁上法場那個樣子,五花大綁。現在那麼簡單,當年可不同,要見一面,還偷偷的看,不是那麼簡單,所以這位小姐啊,要通知這個表哥見個面,這個就難了,又不能通信,又不能打電話,就叫丫頭,丫頭的名字叫小玉,小玉啊,這一聲啊,不是真的叫丫頭,叫小玉,是給隔壁那個表哥聽到,我已經在這裡了,就是這麼一個黃色的小故事,可是文學上很美的,這兩句詩,頻呼小玉原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只希望那個阿郎,就是那個表哥認得我的聲音。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