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28)-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28)-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二 10月 13, 2009 12:37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南禪七日第二十八盤
---南禪七日

--------------------------------------------------------------------------------------------------------------------------------------------


(本篇文章南師講了很多自己的故事)

  我一到昆明,聽說月溪法師在昆明,他是昆明人,俗家姓吳的,父親還是前清的一個舉人,祖父又是什麼,都是世代,俗家官很大,我一到昆明,住在昆明唯一的大飯店,商務飯店,最漂亮的地方,聽說月溪法師在昆明在他家鄉本地,他難得回來,多半在海外、香港,我就打聽打聽,昆明人講過,他是吳家的少爺出家的嘛,他家裡世家,很大,王侯府第一樣,那個房子是王侯將相的房子,我就跑到吳府上拜訪,拿個名片,找月溪法師,剛好在家,他一看到我很高興,我一看,這個和尚完全是怪頭陀,頭髮留得這樣長,披到肩膀,眼睛一隻看不見的,一隻很發亮的,穿一個……穿西裝的,皮鞋,打一個綁腿,上面穿個和尚衣,拿個手棍,一個俗家,在他自己家裡,出來看我,很高興,我就叫他,法師啊,我應該叫你師父。他說怎麼搞的。我說,你有個徒弟,叫聖士師,你還記得嗎。我還記得啊,我一直找他。我說,他已經死掉了。怎麼死掉啊,我說,這樣……,怎麼搞的,他說,他沒有找到。我說,師父啊,他是我的好朋友,現在他死掉,我就代表他叫你師父,其實我沒有皈依他,這就是,線裝書讀多了,中國文化讀多了,好朋友的長輩,自己也認為自己長輩一樣,可是他對我啊,很客氣,他不敢麻胡了,大概我這個人呀,傲慢不成的樣子吧,這個後來,我們三言兩語就談正題了,我說法師啊,師父,你現在還是當年那個程度嗎。他說,這個時代,我說,聽說虛雲老和尚。我見過,好朋友,好朋友,他手一擺,我看這個樣子,就不問了,我說,揚州高旻寺來果和尚聽說……好朋友,我都見過,都好朋友,他學問好得很,結果嘛,談談啊,我們倆變成好朋友,過三天,他到商務飯店來看我,這個商務飯店門口,等於現在五星級的旅館門口有衛兵,站著,要衣冠整齊才准進去的,法國人開的,他這一幅裝樣,你看,穿一個短褂,不像短褂,長袍羅漢褂,長袍不像長袍,踢哩踏啦的,頭髮留得這樣長,眼睛一隻看,好像瞎了一樣,也不瞎,小一點,剩一點點,另一隻滿亮光的,不修邊幅,穿一雙皮鞋,西裝褲的皮鞋,找個綁腿,拿個手棍,龍頭枴杖,衛兵擋駕,他就硬要進來,他是昆明的世家啊,但是人家不管你,你世家,你家以前你祖父做過皇帝,現在他不認識你這個爛和尚,衛兵不准,我正好出來房間陽台上看一下,一下看到一個和尚這個樣子,我一看是月溪法師,衛兵不給他,我曉得他來找我,我嘟……趕快就跑到樓下去,打個招呼,我說,我的客人,這個看門的衛兵,不好講,我就把他帶進房間,然後我們兩個一談,就談到證道以後,證到空性以後,肉體一死就不再來了,入了涅槃就不再來。
  
  我說,法師你還是這個見解嗎?那當然啦,涅槃不再來的。我說,大法師你的修持,你的見地只到這個程度嗎?他說,怎麼不對呢?我說,不要說別的,楞伽經上面講的,無有涅槃佛,亦無佛涅槃,小乘的羅漢,是停留在有餘依涅槃,偶然不來這個世間,不過請長假,請短假而已,小乘還不究竟,有一天要回心向大乘,大乘到了佛,證得無餘依涅槃,每一個成佛的,都再來任何十方世界,度一切眾生,這個教理,我說你都應該瞭解。他說,教理是那麼講的,實證是我這個境界。我們倆個抬起槓來,抬了半天,我那個一為了真理前面,本人素不低頭的,我就站起來,我說,你這個見解,你還再去修三十年。他說,不……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啦,不過我們倆還是好朋友,為了佛法,古人有句話,寧可將身下地獄,不把佛法作人情。那怕是父子也好,兄弟也好,感情再好,你沒有到那個境界,就說你對了,那不干的,真理前面絕不低頭,寧可將身下地獄,不把佛法作人情。

  到了香港,問起月溪法師,大家都翹大拇指,死了人,叫他來唸經,念個什麼經啊,來講經,你走了,就趕快去吧,大家說,好好,供養花,給死人買一點花,拿了花來,咄咄……哦哦哦……抬出去、抬出去就好了,他的怪事很多,我在台灣,慢慢聽到月溪法師他……沒有寫信給他,我到了台灣,有一度,香港的人傳言,月溪法師在香港講,南懷瑾是他的弟子,這句話,我覺得他打妄語了,朋友是朋友,我叫你師父,告訴他也不是皈依你,那個朋友死了嘛,我恭敬你,後來我寫《禪海蠡測》那本書上,我大概提一下,不過……我一輩子有兩件事,你們問我那個先生、老師好不好,師父啊,你不要講名字,我還可以說這個對不對,那個對不對,你一提名字,我絕不答覆你的話,何必批評一個人,幹什麼,論事不論人,這是我一輩子,所以我的那本書上提到我有一個好朋友,講講……這個,這個,後來我也給他加上去了,後來非把他名字寫出來,講成了佛,悟道了,就再不來的,這個見解錯誤的,後來我說,你亂扯,人家把他著作拿給我看,我說亂扯,怎麼打妄語,我不是他的弟子,後來,他在香港過世了,他的手邊遺產八百萬港幣,我的那個好朋友楊管北就笑,老師啊,你真笨。我說怎麼啦。月溪法師講你是他徒弟,你就承認一聲就對了嘛,這八百萬港幣就拿到手了。結果說八百萬港幣,死了以後,真涅槃了,他再來不再來,後來,我一問,錢到哪裡去了,他俗家來個侄子接收了,接收了,在香港呀,賭呀、嫖呀,一、兩年,八百萬用的光光的,也好,十方來,十方去嘛。

  為什麼講到他,因為提到永嘉禪師講到他,他就寫文章,一本著作哦,月溪法師的著作,這些徒弟們出版是線裝的,一個字一個,印得漂亮,古書,古色古香啊,他一篇文章專門攻擊永嘉禪師的,他說,永嘉禪師,甚至永嘉的《證道歌》,第一,思想是錯誤的,不是純正的佛法,是老莊的思想。第二是什麼,這一篇文章是不是永嘉寫,永嘉寫不出來的,學佛是……那一套考據,可惜他死了,不死了,我到了香港一定甩他兩個耳光。所以啊,學者跟……他有點好名,喜歡寫文章,喜歡標新立異,但是你說他修持呢,初步的見地有沒有,的確有,我講這個故事為了什麼,就為了講永嘉禪師證道歌,影響中國文化一千多年,到了這一代,有一個半雙眼的,這種我永遠叫他半雙眼,他佛法也只學了半雙眼,寫一篇文章,專門攻擊……一本書哦,叫什麼名字我不知道,一定流傳的哦,他的書流傳,他的弟子們拿這個書當密宗法本一樣的,所以我都勸人不要寫書啊,殺人不過,殺一命抵一命,你殺十個人,一百個人,還以……變牛變馬,還他命者一百條就是了,你寫了文章錯誤了,斷後代的慧命,這個是十八層半的地獄都不能下的,尤其現在時代電腦進步了,閻羅王那裡修了新的地下室,多挖了兩、三層,本來十八層,現在大概二十一、二十三層了,電腦時代,這個果報不得了,所以古人著書,非常小心,就怕一字之差落因果啊,這叫殺人慧命啊,智慧之命,比肉體的生命不過是一條,慧命給你斷了,永超生的,當然,不是因為永嘉大師是我的同鄉我替他辨護啊,並無此意,這是公平講話,下座、行香。

  這種日子,這種生活,這也過了一輩子,這些問題、學術、文章各種各樣,還有些真實問題,哪裡做好事、哪裡要出錢,那些……沒辦法,所以我也很想學財神法,天天有鈔票來就好辦了,有錢出來,結果我在西藏學了財神法,什麼法都學,財神法我不喜歡學,因為我不學呀,當然也……那個財神法學了以後,天天要供養,學密宗是富貴法,一天供養,譬如這個台子上面供養的,二十一杯水,早晚都要換乾淨的,二十多盞油燈或一百多盞油燈用酥油燈,天天都要點,不少的錢啊,那個油,然後還要燒「護摩」,什麼都燒化,學財神法,還要很好的奶油,很好的香油,把財神放在中間,天天給他換香油,換了洗澡,洗了念一次咒子,洗一次澡都是香油,香油就要燒了,那個成本一算,我不要修財神法,我一定是個財神,要做到佈施供養,食物、金錢方面處處都要,孔子說的,博施濟眾,堯舜猶玻要做到世界上的人需要錢、需要物質,統統滿足大家的願望,孔子說就是堯舜,當了皇帝的都不可能埃博施就是佛家講佈施,濟眾使每個人滿願滿足,堯舜猶病,作皇帝的都作不到啊,眾生願望無窮,願望是好聽一點啦。答覆問題,過去我幾十年,有時候一天坐下來,堆積多了,只好回信的什麼,一回信坐下來,不過半天、一天,就是寫信了,受不了,沒有時間,其他沒有時間,案牘之勞形,案頭上,桌子上堆的信要回的,之勞形,就是做得一大堆,那也是,秋風落葉亂為堆,掃盡還來千百回,所以人生的境界,像你們一個人清淨很好,你說,弘法利生,那是犧牲自我,而且有沒有這個本錢,所以人生境界……諸位假使沒有得到我的答覆的,稍等一下,我的事情太雜亂了,因此就想起來人生天下事,許多無可奈何。清朝那位大學者紀曉嵐有首詩,如何如何又如何,如何如何何其多,如何如何又如了,如何如何莫奈何。那真是真的,非到那個境界,人生經驗過才知道,一個人到了某一個程度,好像我找他不過是問一句話,一件小事,可是他本人一天接觸的一句話、一件事,千千萬萬啊,就不得了了,如何如何又如何,如何如何何其多,如何如何如何了,如何如何莫奈何。如何就是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這些小法師們看到這些好偈子,比般若波羅蜜多都還好,這個是很好的咒子,你天天去念吧,專修閉關念此咒一百遍一定有所成就,成就個什麼,莫奈何。

  我說的話頭,從哪那裡開始啊,釋迦牟尼佛的時候就開始了,在哪裡呢,你們就不曉得留意了,《楞伽經》,所以禪宗是以《楞伽經》為主題哦,不是以《金剛經》,達摩祖師來傳了心法以後,吩咐以楞伽印心,唯識法相宗,《楞伽經》也是它的重點,《楞伽經》有如此重要,楞伽是佛在晚年,年紀大的時候,在錫蘭,到南印度錫蘭所說的,在錫蘭楞伽山,在這個山上說的,《楞伽經》一開始,大慧菩薩,大慧者,大智慧菩薩,提了一百零八個問題,不止一百零八個問題,提了很多問題,宇宙問題,人生問題,唯物問題、唯心問題,哲學問題、科學問題,宗教問題、問題的問題,一大堆的問題,甚至提到一個窗上有幾顆灰塵,一顆灰塵裡頭有多少分子,就是有多少核子,電子、原子,拿現代話,大到無比大的問題,小到無比小的問題。《楞伽經》的開頭都是問題,所以楞伽一百零八問,可是大慧菩薩提的不止一百零八問題,很雜亂什麼問題都問了,當然沒有問完,佛,也提話頭,大慧菩薩提了這些話頭,佛沒有正面答覆,一個一個答覆太細了,但是全體的佛經裡頭,大藏經裡頭,幾乎所有問題都有答覆,不止在一本經典兩本經典,所以你們趁年輕,現在時代印刷發達,大藏經都擺在這裡看看,所以我在山上閉關閱藏,這位師兄在外面招呼我的,他過一、兩……上來休息一、二天,他又要下山,下山要挑米挑糧食上來,那很苦、很苦的,要命的,當然,全體廟子上,就是靠他們這幾個弄來吃的,那麼我就給他一張條子,帶下去花生米多少啦,什麼啦……由他去辦,那個時候我也吃過七年素,當然沒有……在山上當然吃素了,過午不食。我原來十七、八歲的時候,運動的時候喜歡運動,一歹是吃八碗飯,一盤肉,你們現在,你看我現在,現在我一天只吃一歹,兩碗稀飯,當年是一歹八碗飯,一盤肉,吃下去兩個鐘頭又餓了,所以你們說吃得胖,要減肥我才不相信,吃了一輩子最好的也不肥,但是我要減瘦,也瘦得……差不多已經是白骨觀了,還瘦個什麼,在這樣的情形,在山上也是過午不食呀,我們這個師兄也在這,那怎麼做得到啊,為了學佛阿守戒啊,三碗飯慢慢減成兩碗,我可小心得很,不說戒律一定對不對,方法一定我要試過的,慢慢來怕胃出毛病,兩碗飯,一碗半,一碗半到一碗,一碗到半碗,半碗到二口,二口到一口,一口,一口最難斷了,這一下糟了,到了那個時候總要,嘴巴這個習氣就來了,然後改了,不吃,這一口也不吃,吃七顆生的花生米,都是他給我買回來,生的花生米,七顆慢慢把它五顆、五顆、三顆、三顆、二顆、一顆,到了後來統統把它,不過呢,嘴巴還是到那個時候,可是那麼多年在峨嵋山上,那個時候只二十幾歲哦,正在壯年時候,喝呢!喝得峨嵋山上的那個茶葉都寒的,我們那個水是雪水,下雪天泡出來的,如果講營養,我告訴你,一天我們廟上是,最了不起的萬年菜,對不起,師兄,萬年菜,辣椒、鹽,辣椒,那個鹹菜醃得很鹹,加一點羅卜干很了不起了,油炒一炒端出來是這一碗,吃不完的剩下來,明天還是照這樣再炒一炒,所以叫萬年菜,什麼叫營養,那個時候沒有考慮,吃下去的飯,屙出來的大便,我們那個山上的那個東司,廁所啊,比這個,比這個樓矮一點點,上面屙下來到下面,古人有兩句詩,尿急板窄,那個茅廝上面,不是現在抽水馬桶,那個板啊,彎了一點,尿流急,這個尿就流得很急了,坑深,茅廁很深,糞落遲,這裡屙下來大概等了半天,才聽到「咚」一聲,此也特別風光啊,回想那個日月、日子,像我在廬山江西廬山住茅蓬,屙大便,沒有廁所,也沒有自來水,跑到哪?跑到萬丈懸崖的崖頂上,找一個地方兩隻手捉著,那個大便下去,大概高空下來,下面是不是大便不知道,半路已經化掉了,有時候屙完了,自己回頭看看,真是,龍行一步百草沾恩,那些草上大概,這些生活非常有味道,你們所以想做神仙,神仙的生活很苦耶,不好玩,不要做神仙。

  在峨嵋山這個環境做神仙多舒服啊?一天到晚都是霧,那個雲霧包圍住了,我們下面看起來,像神仙在白雲裡頭,其實那個神仙是在很重的水份裡頭泡著,像我閉關的時候,在那個冬天,到了十月間是冰雪封山啊,那個小樹給雪包起來是這樣大,可是呢,我後來想我自己,我這一輩子沒有福氣,在山上享完了,一個人在關房裡頭,披個紅披風,天冷的時候,三床被子上面,早晨起來,第一床被子上面結霜的,多冷,可是有一個味道,到了十二月間,你們看過月亮,八月十五看的多了,十一月、十二月最冷的時候,那個下面萬山冰雪是琉璃世界,整個山,一顆小樹,就變成現在水晶做的,窗子外面都是冰條,那個時候天青氣朗,半夜月亮當頭一照,自己也覺得成仙了,成佛了,那個風景你可沒有看到過,這就叫清福,清福是清福,這裡吃下去屙出來的大便還是白的顏色,這可見沒得營養了,這樣也過了,他活到八十歲還那麼好,話頭講這……講到這裡來話頭多吧,這就叫你們,像我們那時候,我要看大藏經,一天看二十卷呢,不過到這個時候,我看大藏經看什麼,等於看小說,好像每一句都懂,這一句是什麼什麼,就不要那麼辛苦了,當年沒有瞭解以前,研究金剛經都讀不懂,什麼須菩提,菩提須的,都搞不清楚,這就講,講到《楞伽經》有一百零八個問題,佛把它濃縮,佛又講了一百零八個問題,我叫你們好好去看經,經典就是話頭,話頭就是經典,所以我們念佛珠一百零八顆,就是《楞伽經》有一百零八問,問題一百零八個,你去看看《楞伽經》佛每個問題,他自己把它綜合攏來,有一百零八,他答覆問題沒有?他一個等於都沒有答覆,通通擺在《楞伽經》上面,但是這部《楞伽經》你研究懂了,讀 懂了,上面一百零八個問題,一千零八個問題,一萬零八個問題你都解答了,是這個道理,講話頭,所以你們不要浪費了,年輕,像我現在的,譬如現在我手邊有大藏經,隨便想一個問題忘記了,一想,抽那一卷,那一段很容易抽出來,當年印象有啊,當然我還做的有筆記,不過一離開都沒有了,現在都不談,筆記有什麼用,靠腦子、靠心。

  (大眾行香,南師擊香板開示)這一香板把念頭都打死了,嘿!可是說了這一句,念頭又浮起來了,行就是走,住,代表了這個姿勢,代表這樣站著,阿彌陀佛的立像,站像,坐,坐在椅子上也是坐,盤起腿子也是坐,交起腿子也是坐,每個姿勢都可以修行,練習定,行、住、坐、臥,睡在床上,四大威儀,隨時隨地都在修行、修定,戒、定、慧,你看這個時候有沒有犯戒,什麼戒都沒有動過,這個時候當然是定囉,你管我真定、假定,是一種定,這個時候瞭解,嗯,這個味道非常好,就是這樣,很清淨,這是所謂慧嘛,你管我什麼慧,大慧,小慧就是慧,戒定慧都在其中矣,所以這樣的行香,使大家經驗一番練習,我講過行香的方式很多種,自己曉得採用,密宗的行香,有時候一個環境,只有一個長條的走廊,你就吊……兩邊佈置兩條繩子,吊一個竹筒子套上,一隻手把握一個竹筒子,眼睛半開,根本就不用眼睛看,就在空中一樣經行起來了,這裡……這一頭到那一頭,那一頭回到這一頭,就可以練習了,也包括了做了自然的運動了,身心也健康了,現在我們休息十分鐘,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