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于 周一 10月 19, 2009 10:09 am

凡塵

avatar
版主
版主
二、修法

(一)座上修行

01. 問:修心中心法,加座時低於兩小時行嗎?

  答:加座很需要,但不可少於兩小時。

02. 問:天冷打坐時要不要將頭蓋起來?眼睛可不可睜?

  答:頭不能蓋,天冷了可以蓋到後腦勺那兒,身體都要蓋起來。眼睛可以開一線,下垂,開不住就閉起來。

03. 問:心情不好能不能上座?

  答:心情不好不能上座,壓下來要生肝病。可先出去散散步,將不好的心情消了,心平氣和了再上座。

04. 問:打坐兩小時,能不能換腿?

  答:最好不要換腿,動來動去會影響入定,本來將要入定,一換腿就出定了。但如果痛得很厲害,影響入定,心定不下來,這時可以換腿。不管單盤、雙盤、自由盤,怎麼舒服就怎麼做。腿痛是一關,過了這一關就好了。有的人用石頭壓腿,都是吃過苦的,痛過了就好了。

05. 問:初修心法時,能不能一天坐兩座?

  答:以坐一座為好。往往兩座覺得太痛了,就可能怕修或不修了。修行要有長遠心、精進心。

06. 問:子時能不能打坐?

  答:只要睡好了,有精神,就可以打坐。精神不足,等睡好了再打坐。子時是好的,正是心神相交之時,打坐也是心神相交。我們打七就是子時上坐的。

07. 問:我修法後覺得胸口會發悶,如何避免?

  答:要注意三點:1、手印舉起靠近胸口,手臂不能靠胸口。2、要呃氣讓它呃,泄下氣就讓它泄,打哈欠就讓它打,不能屏住,呼吸要自然。3、身體往下彎會很疲勞。先睡好覺再打坐。

08. 問:我們這個法要修到大徹大悟,一千座也只是方便說,是嗎?

  答:一千座就有人徹悟了。也有人雖在座上,嘴念咒,但心不念咒,不如法,有什麼用?再三告訴大家,要心念耳聞,下座要觀照,要看著念頭起處。做功夫要靠自己,「師父引進門,修行靠個人」啊。

09. 問:打坐應朝什麼方向?

  答:什麼方向都可以,不要著相。

10. 問:有時出差,不能點香,沒有黃布,不能修法,怎麼辦?

  答:不點香不要緊,但手印要結,沒有黃布就用乾淨的手帕或毛巾亦可。修法不能中斷,功夫才能接得上。

11. 問:以前修百座時覺得心較亂,不如法,現在要不要從頭修起?

  答:不要,只要現在如法就行了,一定要心念耳聞。妄想來,不取不捨,不去理它。

12. 問:天熱打坐,腿上不蓋東西行嗎?

  答:不行,膝蓋關節不能進風,進了風會得關節炎。

13. 問:在空調房間裏打坐可以嗎?

  答:天熱時,在空調房裏打坐可以。但溫度不要調得太低,空調的風不要直接吹在身上。夏天打坐在清晨最好。

14. 問:我在家裏打坐,坐三個小時就坐不下去了,到寺院裏時間可坐得長些?

  答:坐不下去的地方更要坐,要鍛煉。坐不下去是心動了,不要貪戀安靜的地方,要鍛煉在哪兒都能坐下去,沒有地方差別。

15. 問:我們工作很忙,不可能一天修8個小時,怎麼辦?

  答:保證每天2小時。有空的話,如星期六、星期天可以一天修8小時。

16. 問:坐的時候是單盤還是雙盤?

  答:都可以。自由盤也可以,自由盤時臀部要墊高一點,避免身體往後仰。女同志還是單盤好。不能坐在椅子上,挂腳坐不好。

17. 問:我們灌頂後是否一定每天要堅持修法?

  答:是的。我們這灌頂不是結緣灌頂,而是傳法灌頂。所以自己衡量一下,如果沒有時間修法,那就不要接受灌頂。

18. 問:修心中心的人,還要大禮拜、誦金剛薩垛心咒、百字明咒以懺除業障嗎?還要求受大圓滿法嗎?

  答:修心密可以不磕大頭,也不須念百字明,因第二印已可消一切業障。心密即是大圓滿。

19. 問:願我早日成就,能為師父分擔一點利益眾生的責任!

  答:有此願望,護法菩薩自會時時保護你。

20. 問:夏日天氣炎熱,有同修光著膀子,只穿一條內褲在佛堂打坐,是否如法?穿背心可以嗎?

  答:不如法,應穿短袖汗衫,膝蓋全部蓋好。

21. 問:單盤時,哪一條腿在上面較好?

  答:都一樣。一般說來,右腿在上為降魔座,左腿在上為吉祥座。

22. 問:為何打座前最好不喝水?

  答:恐坐不到兩小時要小便。

23. 問:打坐近兩小時,頌咒千遍,還想繼續坐下去,可以不再持咒嗎?

  答:坐下去即須持咒,持咒是消妄念的法寶。須等你妄念不動,妄心不行時,才能自然不念。

24. 問:早晨與夜間修法有區別嗎?

  答:沒有區別。不過夜間修法,因一天工作疲勞,易於昏睡。早晨打座,因一夜休息後精神抖擻,不會昏睡而易入定。

25. 問:修法最要緊的是不間斷,如遇特殊情況停修一、二天影響大嗎?

  答:最好不要間斷。修法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故停修一日,即可能倒退三日之功。

26. 問:修六印時,手有時不由自主地靠在一起了,此為何因?

  答:一是因手腕未靠緊,上面的手指即合攏了。二是警惕性不高,有些昏沈了。

27. 問:今冬我決定打四個七,請師開示打七的具體安排。

  答:前二座修四印,後一座修二印,每座四小時,一天三座,共12小時。第七日全部修四印,每座六小時,共18小時。時間安排如下:

    前六日12小時24:00─04:0006:00─10:0012:00─16:00
    第七日18小時24:00─06:0008:00─14:0016:00─20:00

28. 問:一般飯後一小時上座。若有意少吃些,可以提前嗎?

  答:一小時時間不長,不然易生胃病。

29. 問:腰背酸脹,影響打坐,反反覆覆,該怎麼辦?

  答:要有耐心,坐到氣脈通。

30. 問:打坐漸覺平淡,觀照綿密些了。只習染很重,仍有走失的時候,是否需加功打坐?

  答:打坐增加定力,確是不為境遷的要著。

31. 問:最近睡眠較好,就和丈夫一起每天坐兩座,快十天了,感覺太累。我可以一直加座嗎?

  答:身體不累可以坐兩座。坐得要定,只有好,不會失眠。另外,能入定一小時,等於睡七小時,精神非常充沛。

32. 問:修法入座約40分鐘後,右背痛,連續打嗝,影響持咒。

  答:右背痛,是氣脈不通,過後即愈。打嗝是排除廢氣,使身體內部清淨。這是好事,不用醫治。

33. 問:修二印後拉肚子五天,十餘次,是否正常?

  答:正常,是排去一切污染。

34. 問:自學佛後,一直喜看經書,若不看則有無所適從之感。請問師父如何對治?

  答:可持咒、念佛,可怡養心性。無所事事即是真心顯現,一有枯寂感即是妄情。持咒念佛皆是遊如來寂滅海,不作持咒念佛想。隨你持什麼咒,念什麼佛皆無不可。

35. 問:在什麼地方修行好?

  答:人都喜歡跑來跑去,這裏跑跑那裏跑跑,這裏不好到那裏,那裏不好到這裏,亂七八糟的。其實,處處都好,就是你的心不好。你心真清淨了,處處都好。

36. 問:有同修知我加座,來勸說不要執法,並指責我認為有法可修,有道可成。

  答:這都是廢話,叫他們捫心自問,是否已到無修無證的地步了。假如對境還動心,說什麼執法!船未到彼岸,離開船就要淹死!這都是混帳人說胡話,未得謂得,未證謂證,說大話,吹牛皮,誤人慧命,不下地獄才怪!其實修道是長遠的大事,何能僅僅修過幾座,即可歇手不修?!

37. 問:大乘佛法都講:上求、下化、普度眾生,而我現在感到越來越淡,那種發心越加不切。

  答:沒有大願,怎麼能成大事?!你發心不切,所以修法不力,應趕快改過!

38. 問:碰到逆緣是避開還是一試?

  答:避開,即不是好手,應隨力應付。從前我師驤陸公說:「欲修最上乘,塵勞為資糧,冤家一齊到,莊嚴此道場。」

39. 問:密勒日巴尊者在歌中反復強調的是厭離心和山居禪觀,這是否是現代年輕人雖然學佛但一直未具備的,所以總有隔靴搔癢,蜻蜒點水之態?

  答:現代人心多浮躁,確實應多打坐,加強定力,在任何境上皆不動搖,方有少分相應。切不可誇誇其談,說得做不得,以至誤人誤己。

40. 問:弟子已修法一年多了,雖然從理上明白了一些,但至今尚未親證身心脫落之境。請問師父,若不親證,是否遇境不動心的力量會很差?親證是否不太容易?若欲親證是否主要靠打坐修法?

  答:修行不只是打坐修法,更須在事上磨煉,不隨境轉,這樣修行才能得力。但如在事上磨煉的定力不夠,還須多打坐以增加定力,此法易親證本來。

41. 問:有了是非,是解釋還是不理會?

  答:用功人無有是非。

42. 問:有時我坐在那裏,不動的東西在動是怎麼回事?

  答:是你的心動。

43. 問:平時可持咒嗎?

  答:可以。走路可以持,睡覺也可以,持到睡著了,持熟了,睡夢中都在持咒,乃至於大小便也可以持,但不要出聲。

44. 問:為什麼一定要打坐證得三昧?

  答:因為告訴你、指點你,你不相信、不明白,即使明白道理,定力也不夠,境界來了還是跟著跑,所以要打坐證得三昧。月霞禪師在參禪開悟後,覺得心還在動,他師父冶開老和尚讓他閉關三年,三年後出來才行。印光大師也閉關好幾次;虛雲老和尚在高旻寺打坐開悟後,也到終南山閉關;來果老和尚在金山寺打坐,開悟後也是去終南山閉關的。現代的幾個大師都是這樣用功的。

45. 問:我打坐時,沒有念頭,是不是沒有慧力?

  答:你能知道自己沒有念頭,就是慧力。沒有念頭很好,這是定力。如果沒有念頭時你不知道,糊塗那就沒有慧力。定中要了了分明。

46. 問:心中心法與蓮花印有何區別?

  答:一心修蓮花印也能成道,心中心法比蓮花印要快些,因為它坐的時間長,有六個手印。我們的臟腑與手都有密切的關係,手印一結,就把五臟六腑安置好了;咒輪一吹,氣脈就容易打通;氣脈打通了,就容易把身心化空而見性。


47. 問:弟子現在每日修六字大明咒,謹拜乞上師慈座賜示:

  答:虔修六字大明咒,很好。只要能一切放下,死心塌地,一門深入,修任何法門都能成就。否則偷心不死或朝三暮四地此法修修,彼法修修,雖到彌勒佛下生,亦無成功之日。

48. 問:修六字大明咒可否持「慈氏咒」?

  答:可以。也可以持「往生廣咒」。

49. 問:臨終念「大隨求陀羅尼」好不好?

  答:大隨求陀羅尼字數少,方便,想生什麼淨土就可以去。

50. 問:我從前念往生廣咒,現在想改念慈氏咒可否?

  答:可以。龍華三會願跟彌勒佛下來度眾生的,那就念慈氏咒。各隨各願,毫不勉強。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回復: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于 周一 10月 19, 2009 10:32 am

凡塵

avatar
版主
版主
51. 問:我每天堅持做早晚課念佛,平時在行住坐臥中訓練自己努力提起佛號,想起就默念。

  答:這種念佛方法很好,妄念確能一時消盡。只要不斷地與之鬥爭下去,慢慢地即能由多而少,由少而忽然斷息,與阿彌陀佛打成一片了。

52. 問:我一直是修「持名念佛」法,現雖授了心中心法,但仍不願捨棄念佛法門。如若於念佛外每天再加一座「心中心」法作為念佛的助行,是否成了雜修?

  答:一心修淨土法門,可以不修其他宗法。但於念佛外,最好加念往生廣咒。

53. 問:念佛時,畢竟還是妄想多於持名,故知即使老實念佛亦非易事。

  答:要注意,念來不要怕它,也不壓它,只不睬它,提起佛念,妄念即自行化去了。

54. 問:往生廣咒與往生咒有什麼差別?

  答:兩個咒都可以,關於往生廣咒,看一看《淨土十要》第八要,那裏面講得很清楚。

55. 問:修心中心法的人可以幫朋友治病,但我現在還沒有修,我的朋友在醫院裏開刀,我該怎麼來幫助他?

  答:你可以持藥師佛的心咒對他加持,《藥師經》裏有此咒。讓你朋友自己念更好,求藥師佛加被。

56. 問:咒語是佛菩薩的心法,誠心念最重要,發音是次要的。我念一個咒已念慣了,但發音不準,是否要改一下。

  答:不要改,念慣就好了。

57. 問:坐過一座之後,還有時間,但不足兩小時,有什麼方便修法嗎?

  答:可修方便定印。右手放在左手上,大指捏中指,還是念這個咒。念幾十遍後,就可不念了,看住念頭就行,但不能拿這個方法代替打一座。

58. 問:一位居士持準提咒一百萬遍後,該如何修法?

  答:持準提咒的大多皆是有所希求。這位居士求些什麼?現在應驗沒有?若應驗了,即應以咒印心,將心空盡,不再有妄想,以證入如來地,從而達到準提菩薩「先以欲勾牽,後令入佛智」之本懷。不結印功效不大,應加結手印。平時在座下於行住坐臥中,也須綿密金剛持咒。

59. 問:現在念四皈依、祈禱文及持咒時,皆模仿上師之發音。今忽發覺,似有著相之感。

  答:不要生此妄念,須知一切法皆是有為法,即有住著。但要無住無為,須先將妄心制於一處,而後才能將所住、所為化去。

60. 問:密宗重師承,恭敬於上師,持咒儘量模仿上師之音韻、神調,便無形中能得上師之加持力,以速消業障,令身心安定。心密屬無相密乘,是否對此有要求呢?

  答:可以如此,總之,須專心致志地修持才能相應。持咒音準,感應力大而神速。

61. 問:《王驤陸全集》講:「持咒以音準為第一義,凡求一咒,念之半熟時,再請灌頂師校正音韻,字句中有重輕、段落、連斷等法,必須一一參究,不獨音似,並得神似,熟則成自然矣。」這「不獨音似,並得神似。」是不是要求儘量持誦得如傳法上師的音聲、調、韻呢?

  答:神似者,心空無住,自然而發之意境也。

62. 問:楞嚴咒在任何時間持誦都可以嗎?

  答:任何時間都可以。

63. 問:修隨心陀羅尼易入定,而修心中心時感種子翻得厲害。

  答:修隨心陀羅尼容易定是因修心中心之故。因你修心中心時間長而想入定故不定,修大隨求時間短而無求,身心放下,故易入定。

64. 問:修隨心陀羅尼時幾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渾身像被大石頭壓著,而且壓力也隨著持咒而變化。

  答:念咒能消障,所以「石頭」就起變化。總之,一切不顧,要心空,才能成道。

65. 問:超度亡靈念什麼咒好?

  答:可念「聽聞解脫咒」、「本覺大密咒」、「六道金剛咒」、「地藏菩薩真言」、「大光明咒」,最重要的是這幾個咒。中陰階段念這幾個咒非常重要,要多念,這些咒作用很大。可製作「金剛沙」,方法是:一盒沙,洗淨、曬乾,用一根針穿一條紅絲線,將針插在沙裏面,紅絲線頭捏在左手無名指根部,結金剛拳印,右手照著沙,念十萬八千遍,這個沙就能救度一切亡靈。即使死了很多年的亡靈,已落入三惡道,只要在他的屍體上或骨灰上,從腳往頭上灑上去,就可以超生天界。其他的咒就可以不要念了。

66. 問:剛睡下來是持咒好,還是觀照好?

  答:持咒好。念念咒就睡著了,觀念頭觀得緊了反而不易入睡了。


67. 問:觀心與持咒有無差別?

  答:觀心等於持咒。觀心是自力,持咒是他力。

68. 問:只在山上修行不好,是嗎?

  答:在山上修並不是不好,在山上練一段時間是可以的,完全依靠住山是不行的,還要到都市來練。只在山上修,到都市一看心又亂了。在大都市裡隱,才是真隱。道家也說: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羅漢有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之別。初果羅漢在山林裏可以一點不動心,但到了都市就動心了。二果羅漢到都市,前念才動,後念即覺。在山林也有好處,先練空,再到都市來練。

69. 問:由於工作關係,我每天只能打一座?

  答:下座觀照就好。不好好觀照,打兩座也沒有用。能觀照就一定能成就。

70. 問:我覺得自己修行總在原地上打轉,上不去。

  答:不要急,一急就壞了。沒有什麼上去下去,佛性本來不動。要放,但問耕耘,莫問收穫。有個要求就壞了,要上去反而上不去了。

71. 問:《證體啟用百則》沒修過心中心法的人能看嗎?

  答:做心地法門功夫的人,乃至於一心想了生死,出輪回的人都可以看。

72. 問:《成就勝道寶曼集》談到:不要一意捨棄欲望,因為欲樂能灌溉和增益證悟及覺受。欲樂怎麼能有這種作用?

  答:這是讓你生起歡喜心,感受良好,而更勇猛精進故。但如執著不捨,又將入魔或不得出欲界矣。

73. 問:修心密至一千座不可再坐,還是繼續?

  答:這個問題說過多次,坐與不坐,要看你是否成道!未到對境不惑,都要好好修下去。如果能在修時,做到一念不生,而了了分明時,一眼認透本來面目,那末不坐也可,主要功夫是事上磨練即所謂悟後起修也。

74. 問:一千座還沒打開,怎麼辦?

  答:果真做到上座時心念耳聞,下座時綿密觀照。三百到五百座一定會打開。有許多人一百座就打開來了,這個法的力量是很大的。一千座還沒打開,這就不好了,怎麼辦?從頭再來!上座依法修定,下座觀照修慧。

75. 問:我與一些喇嘛有緣,拜了幾位上師,他們傳了些法給我,我都在修,這是否太雜。請問大德我該怎麼辦?

  答:是太雜了,你要專心修一種法,選一個你最喜歡的法,一門深入。法是藥,生病要吃藥,什麼藥都吃,病不易好。對症下藥,一味藥就好了。又如挖井,在這個地方挖二三尺沒水,又換個地方挖,挖來挖去還是挖不到水。應該選一個與自己相應的法修才是。

76. 問:弟子認為密法一脈相承,不能混修,混修好比兩個人各自跑得都很快,但卻綁在一起跑,這就被束縛了。

  答:對!你有這清楚的認識,就不會再上當了。

77. 問:雖說水到成渠,但歲月不待人。請師開示在今後有限的歲月裏如何用功?

  答:在境上鍛煉,一切無住,順逆無拘,縱橫自在,即能自由來去,變化自在,了分段生死了。再不然,多持慈氏咒或往生廣咒即能往生淨土。何憂之有!?

78. 問:我丈夫與兒子一塊兒閉關可以嗎?

  答:閉關,第一要真能閉得住,心真定。第二要有人護關。不要將小孩子弄壞了,硬壓要出毛病的。

79. 問:打九座是否非要在打七之後?

  答:不一定,大月十五這天可以打九座,十八小時,結第四印。

80. 問:在打七的第五天,座上出現了一片白色的虛空,什麼也沒有,我自己也沒有,但我心裏很清楚。我反問自己這是什麼?難道真是自性顯現?我還把頭動動,但我覺得太平淡了。一起疑念,未能認識它,抓住它。

  答:這是你自性的光明。在什麼也沒有中,認識這知道沒有的是誰,則大事畢矣。這不是自性是什麼?別錯過良機!頭動動即被他影子惑矣!這本來是極平常的事,但也是驚天動地的事,你認識不足乃可惜許!說抓不住它,知無可知,又抓個什麼?

81. 問:打七回來後,心境覺平淡了好多,只不過有些事仍粘著,其力未充,難於頓斷。

  答:人生如夢,一切皆空花水月,何有粘染?

82. 問:有時默念佛號時,會出現好像裏面有個念佛機,自動念,揮之不去,提起佛號又不行,不提也不行。但我既不喜它,也不厭它。該怎麼辦?

  答:你不可聽它,只管自己念。再不然,你可出聲念。總之裏面的任何聲音皆不可聽,要自己老實念佛,否則就會走火入魔!你如果能夠既不喜也不厭,當沒這回事,也無礙。

83. 問:念佛念到「外斷內不斷」指的是什麼?

  答:外面的聲音斷了,而心裏仍在念。

84. 問:靜坐參話頭時,念「念佛是誰?」念到後來,迷迷糊糊的,只聽一聲「是我」,接著腦子裏「嗡」的一聲,就再也念不下去了。

  答:不是念,而是「靜慮」這念佛的是誰?這是參究!「是我」這是六識的反映,是妄想,不是真智,所以你身心不能化空。

85. 問:禪定就是打坐嗎?

  答:禪定不一定是打坐。我們對境不迷惑就是禪定,不是坐在那兒不動。坐在那裏不動是枯木禪。行、住、坐、臥都是禪。《圓覺經》說得很好:「知幻即離,不假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一切菩薩及末世眾生,依此修行,如是乃能永離諸幻。」知道一切都是假相,不可得,就不執著了。如水中月,我們不會去撈它,離幻就是大禪定。「不假方便」是也。

86. 問:修心密已有兩年多,其中收穫頗多。以前許多所懼所愛,往往在驀然間已不成問題,令我有喜出望外之感。因此對上師和心密生起了很大的信心。

  答:這的確是大收穫。我們修法為的是了生死出輪回。生死之所以不了,是因對境生心,執著不放。今能無所懼,無所愛,則當下一念,生死無立腳處矣。

87. 問:我認為修「心密」,一則有佛力加被,二則是按要求修法,勿急勿怠,一切放下,心念耳聞,自然得三密加持,不會有偏差。

  答:是呀,修法須勿急勿緩,依法修持穩步前進。但到相當時,須加工打坐,不可總是老樣子,疲疲遝遝地修而不奮力精進。所以修法百座後,如時間精力充沛,即須打七或坐九座,以資圓成正果。

88. 問:密宗裏講的上師相應法,心密裏如何做到相應、相續?

  答:我們修的是無相密。一切不住,無相可得,最相應。二六時中,行住坐臥,時時處處莫不如是,即為相續。更進一步這相續的狀態亦不可得,相續可見亦不可得,才是真相續。

89. 問:自從去年授心法後,手紋起著變化,何故?

  答:這些小變化,不算什麼。要從量變到質變,起大變化才對!

90. 問:做功夫一般分哪幾個階段?

  答:做功夫一定要注意,第一步,身心世界一切化空,定慧具足,才能親見本性。沒有這第一步,後面的功夫就做不到,第二步,要保護這個佛性,保護它不要沾粘境界,不跟境界跑。保熟了,就不要保,須忘記保。第三步,放任。就好比孩子長大了,不要大人管著他了,他可以自立了。最後連「任」也沒有了。佛性本來如此,功夫是一層層做上去的。我們開悟見性了就到家了嗎?沒有,不要糊塗,那只是初步。六祖大師聽人念《金剛經》就能悟道,這麼好的根基,他在五祖處悟道後,還要到獵人隊中隱藏十五年,在境上磨練自己。就是說我們雖然見性了,但是多生歷劫的習氣還在,執著習氣還有,還會動心。所以,要悟後起修,一定要把這個思惑,…對境生心的迷惑、貪嗔癡等打掉,這樣才行,才能了生死。難道我們一悟道就行嘛?不行。趙州大師根基也非常好,但他悟道之後還要四十年的保護。他說得很清爽,老僧四十年,除二時粥飯無雜用心。所以禪宗說三關,不是假設的,真有這功夫。見到本性這是初關,即破本參。進一步到第二關…重關,就是要做保護的功夫。保護到連「保」也沒有了,就出重關。這時對好的境界不喜,不好的境界也不煩惱,順逆無拘,很自在消遙,那就是出重關。出了重關還要向上,還有末後牢關。就是做功夫做到完全無為的地步,發大神通,大光明,朗照十方世界都無所住。儘管大神通完全齊現,也不作神通想,一切都不可得。所以說,路途就是家舍,家舍就是路途,能入佛亦能入魔真正到家時,末等於初。開始時,什麼都不知道,最後是大智若愚,也等於不知道一樣。它沒有什麼知道,沒有什麼神通妙用,不執著一點點。真空淨了,六道輪回就是了生死,了生死就是六道輪回。地獄天宮一樣,再沒有分別心了。畜生道裏儘管走,無所謂,它是很自然的,不帶一點勉強。如果不能去,還是發心生西方極樂世界吧!功夫做到末後牢關,那才是法界究竟,什麼地方都可以去。好好做功夫吧,不是一下子就能了的。

91. 問:請師父開示修行用功上的知與行。

  答:知而不行,等於不知;行而不知,豈非盲目。所以實際上是即知即行,知行不二。你不知道,但你去做,做到後來,一下子貫通了,你就明白了,就真正的知道了。知而不行,這個知就淺得很。沒有實踐,只是理解的知識,不是真知。你去實踐才能達到真知。老實人不懂多少道理,但他能死心塌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心念耳聞,功夫到時,前後際斷,忽然貫通,一下子心都空淨了,他就明白了。所以說,淨土宗人越愚笨越好。古人說「唯上智與下愚不移」最愚笨的人他肯做,他能死死地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所以他就能得定。聰明人不肯做,懂了一點點道理就自以為是了,不肯死心塌地地念,這樣不好。你不做,就到不了這個地步,你就不能真正地明白。就像吃東西一樣,你吃過這個東西,這味道你就自然知道。你沒有吃過,整天想也不能知道這個食味。所以說,你不知道這個真理也不要緊,只要一心做下去,就能到這個程度,自然就通了。一切思想念頭都是從這個心生出來的,「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念佛或念咒,心念耳聞,死心塌地,到一切都沒有的時候,有個了了分明在,此時,回首豁然明白,噢!這才是我們的真心妙用,這才是真知。光懂了點道理而不去做,沒有實證,碰到事情就不行,事情來了就亂了,不曉得這個事情是假的空的,把它當作是實在的了。

92. 問:法相宗是如何指示修行用功的幾個階段的?

  答:法相宗說得很清爽,初悟得者只到法界初境歡喜地,是登初地菩薩位,後面還有十地呢!所以要在境上磨練,好好保護用功,不得放逸。有人以為開悟了,就什麼都不在乎了,喝酒、抽煙、吃肉都來了,放任自流。真到了這個地步嗎?沒有,那是胡來。離最後究竟還差得遠呢!我們一定要注意,真正開悟了,面對一切境界,都如如不動。如果還在動,那就不行。是否真的開悟了,要問問自己「境界來了還動心嗎?在事上透得過去嗎?」境界來了還動心,跟境界跑,那就沒開悟。你真悟道了,就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相,不可得。你能不動心,一切無住,才是真正的開悟。所以說,到了法界初境歡喜地,俱生的我執法執還在,要把這些除掉。不到八地菩薩,不用功都會退下來。現在有很多人就糊裏糊塗,今天坐坐,明天停停;今天用用功,明天出去玩玩,到處跑跑。這怎麼行呢?不行啊!所以要不忘用功,一絲毫不要放逸,真正用功到無功可用時,才能放手。到八地菩薩才能將俱生我執除掉,到十地菩薩才能除去俱生法執。法相宗就說得這樣清爽。「觀察圓明照大千」,到了十地菩薩之後,圓照一切,十方世界在你心中。好好用功,不是一步就能到家的,做功夫要有耐恒心、長遠心。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3 回復: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于 周一 10月 19, 2009 10:38 am

凡塵

avatar
版主
版主
(二)座中反應與境界

93. 問:在座上結的手印突然一下子拉開了,是怎麼回事?

  答:那是氣的震動。你的身體還沒有化空,不要緊,再結起來,氣足了是會有這種感覺的。頭都要爆的,不要怕,不要去抱頭,不會死的。我們的佛性永遠不死。但一動念,它就不爆了,就退回來了。所以變化的時候,看到什麼惡境界,如兇猛的護法神或佛的憤怒身、金剛神、兇猛的野獸也不要怕。看到善的境界,如佛菩薩現身,也都不睬。有時候,我們坐得好,佛會來加持我們,但是不可求啊。比如說,佛來了,送一個寶貝給你,你一去接,當下爆炸,一炸。把你的身心世界都炸空了。當下認知,這就是佛的加持。

94. 問:打坐時,似有大風吹得我要飛起來。

  答:那就飛吧,一切隨緣,沒關係,不要怕,跌不下來,跌不死。因為你的身體不飄,是你的意識在飄,身體還在。

95. 問:能見到六道景像,是不是未空所致,對修法有影響否?

  答:不住於相即無礙。

96. 問:弟子深感業重,天天修二印。有時1個半小時後疼痛難忍,腿上全是汗;有時渾身很熱,尤其手掌心溫度很高。

  答:痛即是消障,障消即不痛了。出汗、身熱是法力,都是好事,不要疑惑。努力前進,即輕安自在了。

97. 問:目前修二印時,出現氣憋、氣促現象,感覺氣全部直向整個頭部衝,剎那之間感到整個頭腦輕利、靈敏。

  答:這是清氣上升,打通頭部氣脈的感受。座中一切現象均不管,只一心持咒,任其自然,決不會出偏差。最忌著相、驚恐。

98. 問:昨日修二印時,數次出現氣憋、氣悶,似感氣直向上提,猶如這口氣要斷了似的。

  答:真入定時,呼吸是要斷的,不要害怕。

99. 問:據說心中心第二印可修成拙火定,如何修呢?

  答:拙火定即是觀想自己的真火升起,是觀想法。你修心密,深入禪定,真火焉有不生起之理。

100.問:請您開示我修二、三、四、五、六印的功效,及應如何安排?是否可以不拘何時都可結印打坐而不限制準時上座?

   答:平時多修二、四印;心緒不安時,可加修第三印;治病是修第二印;為別人治病而自己不能去,可以修第三印,請護法神代治。魔障重時修五印;須通各類語言時修六印。時間可以不拘,但須修滿兩小時。多坐坐,加深定力,對境方能無染。

101.問:心魔重時修五印,何謂心魔重呢?

   答:你搞錯了!修五印不是破心魔,而是破外魔。心魔指心動,即淫念妄動,須念「楞嚴咒心」對治。

102.問:到人我皆空,印咒也沒有時,這時的印咒是否還有作用?印咒是否也屬虛妄?

   答:印咒猶如渡河的船,你到了彼岸,不上岸,還在船上作什麼?所以說它是虛妄的。因它很有作用,故又說它是真實的。到彼岸即須放棄,不可住執。所以佛法是非空非有,無可住執的中道。

103.問:有時早晨四、五點鍾準備上座時,出現恐怖現象,其實什麼也沒有,就是害怕。好像身邊有什麼怪面的或齜牙咧嘴的東西嘲笑我一樣。有時剛睡下,半睡半醒,什麼都沒有,就是害怕。睡時也有此現象,但座上沒有。

   答:恐怖是你貪生怕死的劣習。須知色身是幻相,假有生死。法身佛性亙古亙今常存,不生不滅,無有生死。你真徹悟此理,還有什麼怕呢?

104.問:淩晨五點鍾,似醒非醒中,時常出現光明、星空、高山,寂靜天空中有太陽。後來可能是住相所至,夜間睡不安,見窗前有鬼影,十分恐怖。時有黑暗無明壓向頭而被嚇醒,並感覺睡中有人打我嘴巴而跳起,驚恐萬分,於是揮手胡打一氣。

   答:這是你修有相法,執相所致。現在你一切觀空,不要住相,則一切幻影消亡。虔修心密,則外魔不侵,安然入睡,圓證大覺矣。

105.問:在打七中,總是坐不定,妄念多。座上功夫很差,這使我信心不足,總感到比別人進步慢。

   答:百忙中不忘用功,還抽時間打七,這就是上上好根器。只要努力上進,定能成道果。能坐四小時,這就是定,不然是坐不下來的。至於妄念多,那是串習,只要不斷地同它鬥下去,最後勝利必歸於你。

106.問:打座過程中,會不由自主地講出很多聽不懂的語言或念許多經文,並伴有各種手勢、手印,且不斷地自動變換。下座後感到十分輕爽,精神特別好。

   答:一切定中現象,不管好壞,均不可理睬。因為這些都是第六識的幻影,不是真實的東西。千萬不能執著,否則易入魔道。

107.問:有時在座上,所念之咒不覺而斷,手仍結印,覺知了了,無有妄念。這種情況是否就不持咒了,繼續坐下去而不著時間相了?

   答:知手仍結印。可見身未化空,妄知未斷。此時如真斷念即前念已斷,後念未起,身心世界皆不得,哪裡還有手印與咒?當然不須再念咒了。如未化空,仍須念咒。如實在提不起,也可不念,但要觀照即看著這不起念的正念,時機成熟時,自然化空,此時還有什麼時間相呢?

108.問:有次座中,忽然悲從中來,淚如泉湧,繼之口中唱念經文。不知何故?

   答:唱念經文,悲從中來,是法力深達八識田中,感得宿業善根發現所致。這一切過去即了,不要執著不捨。

109.問:弟子修法已一年半,從未間斷。在百座的睡夢中,夢到我一隻手握一爆竹,爆竹爆炸後一切都沒有了。弟子不識,只知念佛,又從中回來了,辜負了佛菩薩加被的深恩。

   答:這是最好的消息,正是佛力加持。大爆炸後,一切皆空而靈知了了。這靈知即是你的本來面目,即是叫你見自本性啊!

110.問:有位師兄在修法時,覺得掉入一個很深很黑的地方去。他怕了,就停止了。

   答:這是無始無明,他不應該怕。讓他繼續堅持修法就好了。

111.問:打坐時,過了十幾分鐘咒就提不起來了,手印也沒散,這是怎?回事?

   答:你坐在定上了。坐在定裏要緊嗎?初初的不要緊,感到很舒服。但多坐了會執著,那就不要坐,出定。咒念不出來,妄念沒有時,反問自己:「這是什??」觸動靈機,那就見性了。

112.問:入定後自己是不知道的,知道入定就不是真定,對嗎?

   答:對。

113.問:修心中心法至今九個月整,從未間斷。目前在座上,後半個小時腿較痛,但不要緊,我體會可能是時間相的問題。經常感覺持咒才幾分鐘,但清醒過來常常是半小時甚至一個多小時。我也不知是一直念咒呢,還是沒念,手印一直沒散,坐得也很端正。有時座上座下背部發燒,近來小腹、胃部也開始發燒。請上師指示我今後應怎樣做?

   答:這證明你已入定,故時間一幌即幾小時過去,咒脫而手印不散。身上發燒是內氣薰發所致。不要注意它,多吃些清火的菜和水果。

114.問:夜裏12點上坐到淩晨5點,沒一點昏沈跡象。

   答:這很好,是深入禪定的好現象。

115.問:我打坐時會有一段時間什麼都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答:有兩種情況:1、是昏沈,2、是無記。像死掉一樣,什麼都不知道。昏沈時,要提起精神,出聲念咒將睡魔驅散。無記時,要提起:這是誰?!要靈知了了。

116.問:我坐一個小時後,不知道了,腿也不痛了。

   答:如果知道沒有,這就是靈知(尚帶點昏定)。如果連沒有也不知道了,那就落入了無記,那就要提起咒來。

117.問:近來在坐中,幾次出現所念之咒已斷,內無身心,外無世界而了了分明,一念不生之境。當即承擔:親證本來面貌了。

   答:很好。

118.問:昏沈、昏定與正定的區別?

   答:昏沈是睡著了,手倒下,手印散了。昏定頭有點低,手不倒,手印不散,如昏如寐,但有知覺,有迷糊的感覺。而正定沒有迷糊的感覺,清清楚楚,沒有念頭。正入定時,什麼聲音都聽不到。定深了就要發神通了,連螞蟻爬的聲音都能聽到。由昏定到正定有個過程,慢慢會明瞭,昏久了有時會轉為正定。

119.問:入定了出不來怎麼辦?

   答:不會的,一時不會到滅受想定,到滅受想定就要一坐坐幾天。要出定也很方便,用引磬在耳邊敲一敲就出定了,沒有引磬可用金屬的器皿,因為金屬聲尖利。這種定是禍害,是用功時硬壓念不起造成的。有個居士,平時用功是用壓念的方法,有一天在廟裏入定了,人家以為他死了,就將他埋了。要定,但不能死定,對境不動心才是真定。

120.問:弟子修法已過四百座,入冬來,晨坐昏沈相鋪天蓋地而來,十座中也只有三座清醒。

   答:對治昏沈之法至?簡易:1、睡眠充足。2、清晨打坐勿飲食。3、多進行體育鍛煉。4、有睡意時急將雙目睜開,出聲持咒。但須注意,如系入定,即不須如此。5、日間不要太疲勞,這樣就不至昏沈了。

121.問:我上座已6個多月了,座上妄念還很多,應如何對治?

   答:打坐時應死心塌地,一切不想,念來不理,任其自生自滅,只專心持咒,凝神傾聽心持咒之音聲,妄念自然停息。

122.問:近周來,一上座就自然進入較暫短無念狀態,身心亦舒暢,唯智慧不開,這是?何?

   答:你要開什?智慧?是知道他的心行,知道過去、未來的資訊嗎?那就錯了,開智慧是指認識本性,不跟境界轉,一切無住而瀟灑自在也。

123.問:近來時常體會到生理對心理的反作用。心空之後,色身會轉變,是嗎?

   答:是的,隨心理的轉變,生理也會變化。

124.問:打坐的覺受感極不穩定,如白天打坐與晚上打坐不同。是否到了克服這一障礙的時候?

   答:這是習慣問題。習慣早上打坐的人,一旦改?晚上坐或反之,皆感覺不好。不是時間有什麼好壞的分別,經常轉換著坐,即平衡無別了。另外,對於順逆境的考驗,確須用一種平常心來應付,不可順之則欣喜,逆之則驚惱,這是用功人應注意的地方。

125.問:修法中如何防止禪病一事?

   答:有什麼禪病?只要見一切勝境、惡境均不理睬,只顧持咒,將其化空,即無妨礙。於一切境,不取不舍是除粘去妄的最好辦法。亦要求入定、開悟,更不求發神通,自無禪病。其他一切生理、心理變化均順其自然,勿自作主張用意引發或壓制生理、心理的變化。

126.問:修法打座時,有時一意念佛菩薩或師尊,周身就有一陣絲絲麻麻的舒鬆清涼感,有時皮膚像起了雞皮疙瘩似的。

   答:這是心念的感應。不要執著,只當沒有這回事。

127.問:打開後於座下有似流淚非流淚之感覺,這是何因?

   答:這是你於打開本來後,有如喪考妣之感。你能專心用功得此成績,於末法惡世中,實非易事。望你切勿得少為足,勇猛精進,勤除舊習,則圓證佛果有望焉!

128.問:打坐一開始,把念頭放在持咒上。坐一段時間後,這個持咒的念頭有時像在耳邊,有時像在腹下丹田,有時又像在鼻翼。這些都是不知覺來的,而心中持咒仍不停。

   答:一心聽自己心念咒的無聲之聲,不管它在哪里?一切隨其自然。念到心空,能念之心與所持之咒一時脫落,身心世界一齊化空,真性即現前矣。

129.問:打坐時,忽然出現一片白光,白光中有明點,這是什麼?

   答:不要管它。我們修法就是不許見光見佛,是恐你著相。在密宗說來,那個白光就是我們的自性光明,明點就是第八識。第八識還是識,要把這個識打開來見性。不去管它,不要沾沾自喜,以為我有白光、有明點了。如若自喜,那就著相了。

130.問:打坐念咒時,感覺到有兩層東西,上層是流動的念頭,下層是念咒的聲音。如果提起念咒,則上層為念咒,下層為黑色濃霧,一會兒,雜念又來了,念咒又變成了下層。

   答:黑色濃霧是無明,要提起咒來,打破無明。

131.問:我打坐時,看到一些粘著的事情,髒髒的東西,知道要改,但碰到具體的事情,每每還要粘上去。怎麼用功才能不粘上去呢?

   答:照啊!看到又粘上去了,須趕快放掉。要覺得快,覺得慢不行。照就能看見髒髒的東西。粘著事相,就是沒有放掉,力量不夠。能照見,但不能放,那就要痛斥自己,趕快放掉或趕快持咒,用咒來化掉。所以要時時刻刻培養力量,力量不夠要多打坐,多打坐可以培養定力。有了定力一覺就化空。一切都是假的,心死透了就不動了。心不死透,仍拔不出來,陷在裏面。

132.問:修行中出現的境界,是不是不要對人講?

   答:不能講的原因是恐怕引起人家的執著,追求這種境界。心中會想為什麼我沒有這種境界啊?心亂了,不能入定了。另外,根本沒有什麼東西,不住相,什麼都不可得。境界是有的,就像我們坐火車,從上海到鎮江,一路上看到的景色,但不住相,也就過去了。

133.問:有時修法後,耳朵裏會嗡嗡響?

   答:響得好,這是要爆炸的前奏,不要睬它,是在打通氣脈。

134.問:座上心亂不能得定,如何對治?

   答:現在用功存在的問題大致都是一樣的,都是心亂,妄念多,多得坐不住,要想下座,這種現象很普遍。原因是由於心亂不定,不知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假相,戀著這個世界不肯放,所以弄得心很亂。要曉得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可得,都是夢幻泡影,是得不到的。這妄心就不大動了,就可以死心塌地上座了,最起碼粗妄念不動。不要在心裏粘著,計算家裏的事情,社會上的工作,什麼事情都不再執著,上座時它自然就安安穩穩平平靜靜。那時,內裏翻出來的念頭還來,念頭來時你不睬它,任其自生自滅。只專心持咒,凝神傾聽心持咒之聲音,一定要聽得清清爽爽的,這樣妄念自然就不會多。妄念不動了,就很安穩,很舒服,很快樂。其實打坐到後面是很舒服,很快樂的。有些人追求這個快樂—快樂趕快來啊!好啦,你一追求就更壞了,妄心這麼重,怎麼能定?所以不能追求,一切放下來,安心打坐,心念耳聞,才能入定。到了這個安樂境,也不能執著這個安樂,執著這個安樂又壞了,就有所住,住在裏面也脫不開。因為有樂可得嘛,才有所動,必然落在巢臼裏面。

135.問:有一次打坐後睡覺,身體開始變大,非常大,我想趕快脫開,結果一動念,就什麼也沒有了。

   答:哈哈,不要睬它就爆了。不要想問題,有時大大……大得不得了,有時小小……小得不得了,都好。不動念就脫開了,妄念一起就不行了。所以叫你們打過坐後不要馬上下來,休息一下,靠在床上,好消息就可能來了。因為打坐時還求快入定啊,快點開悟啊,而下坐後什麼都不求了,那好消息就來了。但是,可不能等著好消息啊!

136.問:前幾日,在床上躺下,突然虛空粉碎,一下打失身心,且打開的力量十分大。有時聽錄音也有此境界出現,但我均沒有執著。平時於回光返照之中,一有念起,即用「呸!」字斬斷念頭。

   答:如此用功,將來定能圓滿成就。

137.問:百座內頻頻出現「一切化空,只是有個靈知」的境界,百座後也常有。雜修後的心情繁亂。

   答:你坐不多時,即得這好境界,真是有福。雜修是做功夫的大忌,千萬不可再犯。

138.問:晚上睡覺作不了主,怎麼辦?

   答:你白天做功夫,到一定程度,晚上也會做功夫。念佛人睡著了也會念「阿彌陀佛」,持咒人睡著了也會持咒。要夢裏作得了主,首先白天作得了主。做夢是半昏迷,到死的時候是全昏迷,因此做功夫要痛切。

139.問:夢中覺自己的身體沒有了,隨即知道提醒自己「此時了了分明的是誰?」然而終不見好消息到來,只是聽到從頭到腳的一種雜響聲,直至醒來。

   答:有此一念即是好消息,放下這一念更是到家。

140.問:睡覺前我念咒,念著念著就睡著了,感到一個小人出去了。心裏都知道,也有喜歡心。就說「回來!」小人就回來了,又念咒了。一會兒「哄!」一下又出去了。我想老出去不行,「回來!」小人很聽話就回來了。請師父指示。

   答:那不是真正的意生身,是六識的幻影。縱然能出意生身,並不表示開悟。因為他沒有明瞭本性,還著相,我們做功夫時會有這種情況。從前破山祖師在寧波天童寺用功,他很年輕,喜歡玩。在坐禪時,意生身出去偷人家的鴨子,被發現後,密雲悟禪師說:「你遊戲神通有了,但佛法還未夢見。」破山祖師原以為自己成道了呢,此時便跪下來請師父開示。密雲悟禪師讓他參「父母未生前是誰?」後來他開悟了。相是緣起的,因緣合成的。沒有佛性不能顯相,明瞭本性的人一點不住著。如果執著神通,顯神通,那就成魔有份了。良山祖師說:「神通不能求,求也不能得,得了也不能用。」所以要韜光養晦。

141.問:夫妻生活不斷除的話,修座是否難打開本來?

   答:這怎麼說呢?夫妻淫欲不斷,怎麼打開本來?但如能應付而不動心,則又當別論了。

142.問:最近淫欲心動得厲害,盼師父指示如何能將此心迅速斷除?

   答:不要緊,這是翻種子,這深藏八識田中的淫欲種子不經過多次的反復是消不盡的。過去的大祖師沒一個不翻種子,所以他們都秘密加持「楞嚴咒心」。

143.問:關於斷除淫欲心一事,平時下座觀照或持「楞嚴咒心」都沒問題,可近日夢中總是夢見這些事。

   答:這是因為下座觀照與上座修法般若火內薰之故,種子翻騰,故睡夢中有這些現象發生。還要多用功,白天一點不動這男女之心,夜裏就自然清醒,沒有這些夢像了。

144.問:弟子在今年陰曆七月十五日,發生了性行為,當時不知是戒日,後來才發現,心裏好慚愧,愧對上師、諸佛菩薩對我的慈力加被護持,愧對眾生,又自愧沒放下一切幻化,失去良機。

   答:唉!我的好孩子!淫心人人都有,尤其在用功深入時,淫欲種子翻騰起來,人即覺難受。你對我說實話,當教你消亡之法。

145.問:弟子淫心熾盛,經恩師開示,以兩種方法對治,一為不淨觀,二為疏引。但在對治過程中時有走著。弟子知道應當懺除,但卻提不起懺悔心來,不知如何是好。請恩師開示。

   答:淫心熾盛,青年男女俱不能免。但如能清心靜坐,以心理影響生理,即可漸漸清除。如實不能,亦可結婚。學佛隨人而異,不必勉強。

146.問:弟子知道淫心不斷不能成佛,現在淫心非常淡薄。

   答:你知道就很好。你現在多大年紀?淫心真的淡薄了嗎?夜裏私處還勃起嗎?

147.問:打坐精進,精氣充足時,心中之欲念也愈強。

   答:可憐的孩子,在這欲界裏,一切眾生淫欲心都很重,所以生死不了。你才24歲的小夥子,哪能淫心不動呢?但我們學佛修道,須深知這是生死的根本。不斬斷淫欲,決不能成佛。精力充足,淫欲強盛,心不清淨,何能入定?所以在這上面有二種處理:一種是深知淫欲的厲害,畏如蛇蠍,不敢動心。精心打坐,深入禪定,即將淫欲化空;另一種是性欲衝動得實在厲害,不妨先結婚。但是要不斷地精心打坐,增長定力,以心理打消身理的需要,而將淫欲化空。修道人好好打坐用功,夫妻同房一次,淫心即清淡一次,不到三、四十歲淫心即化為烏有了。西藏的白、花、黑教派裏的祖師們都是這樣做的,但千萬不可縱欲!總而言之,淫欲心人人皆有,就看人怎樣遣除它。假如道心強,用功打坐,以心理的力量將生理的要求化去,淫心就抬不起頭。我就是這樣化解淫心的,希望你也能這樣做。假如不能,望你能于夫婦同房的過程中,將淫心化斷,證入大道。我的好孩子,千萬不要沈溺於淫欲中!!!

148.問:從上海回來之後,修四印時,於坐中出現微細的情愛種子翻動,現在沒有了。師批:真沒有了嗎?只是深入禪定後,才偶爾看到過去所接觸的人與事。師批:不可縈繞於懷。我感到用功上去之後,偶爾有一絲情欲之感覺。師批:功夫上去了,還有情欲嗎?但這時我知道,馬上將其化掉。師批:能化掉是真上去了。有時也沒有做夢,於睡眠中也沒有動情欲心,而不自知地遺精了大約一月左右時間。

   答:漏丹是做工夫的大忌。你年紀還輕,情欲未淨,免不了要遺精。現教你一法,以固精關。每日早晚各做一次。先將胸腹中濁氣從口中呼出,然後閉口,提肛、以鼻吸氣,吸足氣後,停息不呼不吸,然後呼氣松肛。閉氣的長短隨其自然,不可勉強。動作要慢,越慢越好,這樣做30次。做時不可有欲念,否則亦不易收效。做時如覺胸悶,可做4-5次,放下休息、散步,數分鐘後再繼續做。

149.問:您所授固精之法,做完一個月後是否應繼續修下去?30次做多長時間為宜?

   答:最好修下去,因你心不固。時間長短須看自己的肺活量和閉氣的時間而定,不可人人一樣。也不可拼命閉氣,但須緩緩進行,越慢越好。

150.問:打坐感輕安無念,覺身心化空。有時但覺時間過得很快,有很輕微的了了分明,但不能朗照,好像入睡前一瞬。這是否是沈空斷滅?自覺舒服是否落窠臼?

   答:身心化空了,不是不知,而是有輕微的了了分明,這不是沈空斷滅;自覺舒服而不住,也不是落窠臼。如安住在舒服上而樂此不疲,才是落窠臼。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4 回復: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于 周一 10月 19, 2009 10:49 am

凡塵

avatar
版主
版主
151.問:我有胃病,打坐時覺得胃裏氣脹,難受。

   答:在兩種原因,一是坐姿不正確,腰彎下來壓在那兒。第二是咒盯得太緊。念咒要似有似無,這樣氣就不脹了。你有胃病還不宜多坐,要多念大悲神咒。有病時可以靠在沙發上修或少坐些時間,等病好了再修。結的手印與身體構成45°,放鬆,不要倒下去。養病時不要修心中心法,因為心中心法一定要做兩個小時。養病還是念六字大明咒,時間可以少一些,比較方便。

152.問:打坐時,頭上發脹,好不好?

   答:好,那是氣在走,但還沒有通,通了之後,就不脹了。脹後會痛,痛過就通了。有時頭會咯咯響,那都是氣在走。

153.問:我打坐時有氣脈上的障礙。

   答:你從前是做氣功的吧,做氣功很多人都有此障礙。要忘記氣,氣生起來不要睬它。佛法與氣功不同,佛法修心地,氣功著身體。要空淨,氣是副產品。血液是靠氣輸送的,氣不動,血脈就不走了。念咒時只管聽咒,不管氣。你管氣就要出偏差了。讓它自己跑,它要怎麼跑就怎麼跑,不要用意識控制它,引導它。

154.問:座中在咒念不出來時,心很清淨,前面突然亮了一下,一會兒又沒有了,好像太陽在雲中露了一下。有時像電閃一樣,渾身感到像被東西捆住了。

   答:剎那的亮是你心開了一線,就象蓮花稍稍開了一點,放了點光,這是你的本性光明。感到有東西捆住,說明你過去世是修法的,但沒有見性,如果見了性就不會這樣了。有的人是在鑽黑洞,鑽不出去,這也是過去世修行沒有打開而有的感覺。

155.問:有時打坐有極強的樂感,時間長了會引起淫欲心。該如何處理?

   答:不要住在那個樂上,禪定中會有空、樂、明三種情況,都不能住。如住樂的話,就不能出欲界。把樂感放掉,不睬它。空是無色界,樂是欲界;明是色界。一有所住,三界都不能出。

156.問:有時打坐會感到有像花一樣的東西,多得不得了。

   答:那些花是你的性光,是六識的變化。好與壞都不睬它,你不能著相,否則附體就要上身了。

157.問:有一天打坐時,突然氣向上沖。有時早晨睡覺醒後頭會發出響聲,像氣球爆炸一樣。

   答:不要緊,打坐時清氣上升,濁氣下降,是在打通氣脈,身體自會起變化。但不能住在這個氣上,不要睬它,這樣就不會脹在那兒。想腳底心,可將氣引下去。

158.問:于座中極度清靜之時,突然有一片光閃出,分身兩個人,一個在持咒,一個出外應酬,我知是幻,便一覺,外出者便與持咒者相合。

   答:知幻即離,不致出偏。假如執真,將入魔矣。

159.問:有次打座近兩小時的時候,整個人如消融化解了似的。

   答:修法入定即有化空感,因一切事物皆是假相,全靠身心維持,不可認妄為真有。因此一旦妄心消融,假相即不存在了。

160.問:打坐時極想把身體化空,卻每每做不到。

   答:有此想即是著相,不應粘著於此。

161.問:于座中極度清靜之時,突然有一片光閃出,不是十分明亮,此時我均心念耳聞地持咒,並不執著於此。

   答:好好用功前進,尤其于下座時,勤於觀照,一切境界俱不沾粘。六根清淨後,即能大放光明,朗照十方了。

162.問:有次晨修四印,當時心中十分清淨,在兩眉之中的上方,有一乒乓球大小的光球照耀著,此時的感覺難以用語言表達。

   答:「心靜光生」,這正是你的自性光明,因心清淨故,豁開一線,發生了些微光明。不要著相、欣喜,要更好地精進用功。

163.問:有次修二印時,突然感到有人手拿淨瓶,瓶中水從我頭頂而下,有流遍全身之感,剎那之間入定。

   答:大悲菩薩來為你灌頂,但莫著相,著相則入魔。

164.問:上次打七,師尊開示,我心裏十分明白。別人見光見境,我什麼都沒有,師尊說這最好。但我以為是鼓勵我,我還是未達到師尊說的:「什麼都沒有,才是最好的境界」的程度。

   答:如你明白一念清淨心光是法身佛,即是大智慧人。沒有見光、見境,的確是最好,不是鼓勵。因為法身無相,只有離念的靈知,所以什麼都沒有是最好的。

165.問:入定時,自己像鏡子一樣放光,什麼都沒有了,這是不是著相了?

   答:這是你自己的性光,不是著相。因為我們的佛性就像鏡子一樣放光,我們之所以看不見,是因為執著、煩惱遮蓋了光明。你心定了,本性自然放光了。我們本性的光明和阿彌陀佛的光明是一樣的,可以朗照大千世界。

166.問:在入定時見一高大似佛菩薩的人,粗大的雙腿盤坐著。座下一個光著身子的嬰兒雙手攀著大腿,艱難而又重復地往上爬,同時感覺很累。

   答:這個大的就是你自己。艱難重復地往上爬,反映除習氣的艱難歷程。

167.問:入定時外界的聲音聽得到嗎?

   答:真正入定時,外界的聲音是聽不到的,還能聽到聲音,是沒有入定。真正入定,無見無聞,但不是沒有知覺。了了覺知,不著見聞。見到東西或聽到聲音是沒入定或部分入定。在定中,即使你走在大街上,也聽不到車的聲音,但照樣走路,這樣的功夫就要發神通了。很小的聲音都能聽到,能聽到螞蟻爬的聲音,他方世界下雨聲你也聽得見。啟用時都聽見了。所以六祖大師說:「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儘管用,心一點也不執著。

168.問:上座以後,有時就提不起咒來,一提起咒就好像氣力不足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答:關於念咒的問題,現在有人講,念咒是多了一個事情,麻煩,還是把咒放掉不念吧。這是個大錯誤。做功夫應該是:上坐要死心塌地,下坐要綿密觀照,一定要這樣!要知道咒是工具,是用來掃蕩我們妄念的。你不想念咒,討厭它,這就是妄念。就是你心亂啊。你不念咒就念貪嗔癡,叫你不動念你做不到。心裏亂動,不是這個就是那個,亂得不得了。所以宗下祖師就講,驢事未去,馬事又來,事情多得不得了。你不用咒這個工具去化妄念,妄念怎麼能歇得下來呢?假如真的沒有妄念了,身心世界都空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你現在還沒有空,身心還在,世界還在,境界還在,就是有妄念在。嫌念咒麻煩,真是糊塗!這樣下去你以後永遠脫不開。要好好做功夫,把咒提起來,提到不能再提了,那才是化掉了。要在不知不覺中把這個咒脫掉,那才是真正的不念,有心不念不行。咒自然地脫掉,還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睡著了脫掉。迷迷糊糊睡著了。當然不念了,這不行。另一種是入定了。妄心就不動了,這個念咒的心就沒有了。即能念之心,所念之咒一時脫落,就見到本性了。假如是睡著了,昏沈了,有什麼用啊?有個檢驗昏沈的方法,即看我們的手印是不是倒下去了,是不是散掉了。手印倒下去,散掉了,念不出來,即是睡覺了,沒用。真入定,手印不倒不散;身體化空了,手印還是不倒不散。那才是入定。假如是嫌麻煩不念的,趕快要提起來念。假如是昏沈,趕快把手印結起來,把眼睛睜開,出聲持咒,把睡魔消除。驅散睡魔之後再輕輕念咒。

169.問:有時我覺得念咒很累,念不出來,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念嗎?

   答:這種情況還要念,不要太緊,要放鬆一點。很累,念不出來,不是心清淨。入定後不累,很輕鬆,身體像要飛起來一樣。

170.問:修行用功有境界是怎麼回事?

   答:師父反問:你有什麼境界?××無語。(師父一語問斷)××良久,進而答道:我沒有什麼境界。有玄妙心在,有取捨心在,師父啟發曰:穿衣吃飯,工作學習,妻子兒女,山河大地,這些不都是你的境界嗎?!××當下有省。

171.問:沒幹活時還能看見念頭,但在幹活時心念像野馬一樣控制不住了,該怎麼辦?

   答:幹活時,心亂了就喊「斷!」一分鐘的功夫,以後再做事。在忘記照時,就喊「斷!」斷一下不妨礙工作,每日最好能喊「斷」數十次,觀照用熟了就可以了。

172.問:現在有時不像從前那樣有個觀照的心,是怎麼回事?

   答:從前觀得生一點,用心提,現在觀得熟一點,不用心提了。如果時常忘記,還是要用心提一些,要善調節。像我們念咒一樣,生的時候用心念咒,要念得清楚;熟了,如不用心就油了,嘴裏念,心裏不念了。油了就不容易入定,身體化不空,咒與念頭分開了,念頭就流了。所以念咒時要聽得清楚,攝住念頭,慢一點沒關係,到時自然脫掉。不要有個「要化空」的妄念,那就自然入定了。

173.問:有時打坐觀照時,有事要做,但就有股力量不讓動,還是坐在那裏。

   答:這是觀照有了一定的定力。但事情來了還是要做,要活潑,不能死定在那裏,動一下就出定了。人情味少了好,但事情還是要做的。

174.問:座下感十分輕安,不覺有身,眼睛視力也提高了,頭頂百會處有氣向上沖頂之感。

   答:一切變化,均不要管它,隨其自然,即無偏頗。修法時色身自有變化,但不可追求。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5 回復: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于 周一 10月 19, 2009 10:56 am

凡塵

avatar
版主
版主
(三)種子翻騰與座下觀照、見性與保任

175.問:修心中心法當種子翻騰猛厲,忍無可忍時,怎麼辦?

   答:不要怕,只須出聲持咒,即能化去種子。經過千百次的翻騰上下,便可證入不動。

176.問:座上有時種子翻騰劇烈;有時一座卻十分空淨;有時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悶、難受。這是為何?

   答:種子不是一下子即能消光的,要不斷在事境中鍛煉,所以不可大意、驕傲。功夫沒有到落堂的地步,總不免有反復,所以你要努力上進,不可懈怠呀!

177.問:一直修第四印,是否可以把種子翻光?

   答:不可以,還須在事上磨煉。不過打坐修法可以幫助你在事上透過去。打坐是修定,事上磨煉是修慧,要定慧雙修才好。

178.問:修法至一階段後,反復出現心似刀割,心情煩燥,著急之狀況,該如何對治?

   答:八識種子在翻動,故有此感受。修行不是一帆風順的,只要耐心闖過這波濤起伏的難關,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又,難過時,出聲持咒,容易度過難關。

179.問:我在修行中時常因身虛心煩而進進退退,是不是應堅持加坐?

   答:免不了的。功夫未到不動地,總是要發生進進退退的煩惱現像,因八識田種子被般若火薰起,翻騰而使然。種子翻騰起來很難受,覺得退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睡也不是。此時要頂得住,不被嚇倒,要透得過,其實這是進步。可加修第三印,出聲念咒。但如實在感到身體不支,也須稍放鬆,減少打坐的時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要抓緊用功啊!

180.問:每次月經前幾天明顯感到心力不夠,不像平時能觀照住,想往外面跑。這次竟然想說是非,明明覺得不該這樣,可控制不住自己,反被外境所轉。實在慚愧,有負師父的教誨。

   答:這是生理的反映,不要緊,就到外面走走,散散心好了。女人到了更年期,生理反映特別強。尤其用功人種子翻騰厲害,就更不能作主了,過了這一階段就不妨事了。觀照要鬆緊適度,不可過緊。

181.問:打坐後覺得睡眠不太好,還會做夢。

   答:覺不要睡得很死,做夢是在翻種子,是好事。

182.問:種子翻騰如何調伏?

   答:修學佛法不是一帆風順的,功夫沒有到徹底的時候,會有反復,就是這樣一浪一浪的。要督促自己不要跟種子翻動的妄念跑。所以過去的大禪師都念楞嚴咒心,用楞嚴咒心來調伏這個種子。最壞的種子是淫欲心,這是最深的生死根本,這個根子斷了就好了。如種子翻騰得厲害,不打坐,只念咒,也可出去散散心,過去了就再來打坐。我們八識田中的種子太多了,所以明心見性後還不能了生死。很多明心見性的人還要犯錯誤,因為種子埋伏在裏面,碰到緣就起現行,翻出來了。因此要明白這個道理,要在事上磨煉,將種子磨光才行。

183.問:至今修法已有6個月,有些問題祈請師父開示:打坐一段時間就出現煩躁情緒。心煩意亂,愛發脾氣,不由自主,但過後自己又很後悔。煩躁出現過好幾次,導致停坐兩次,共五天,好像這個臺階總是越不過去。近一兩座,座上也有些煩躁。該如何對治?

   答:這是你心神不穩,種子翻騰所致。此時可出聲持咒,度過此關,千萬不可停坐不修。

184.問:雖然加坐,煩惱似乎並未因此減少多少,而且經常心頭發悶,厭人恨己,是否由於坐得太久了?

   答:打坐應該是一種享受,無半點煩惱,你倒煩悶欲絕,走到反面去了。似應調劑一下,去外面遊山玩水,再來打坐吧。多和知友談談,交心也不失為一種調劑的好辦法。應病與藥,法無定法。總之打坐用功,應該是心態平靜,安穩、舒適,而無煩惱。縱然種子翻騰,有進退失據之感,只要出聲持咒一番,即能安然無恙。「厭人恨己」是你心量小的舊習翻出來之故,趕快呵斥自己,放下這一切不應有的惡習。

185.問:近來碰到點逆緣,一直子氣得我妄念紛飛,膩透了,想儘快搬家去淨土。雖明白諸法皆幻,卻仍有所希懼。

   答:唉!要成佛,不是圖舒服快樂,而是不怕吃苦。因為佛是入世度眾生的,不是厭世逃避的。佛是二足尊,你不吃苦,福德從何積聚?!沒有福德你怎麼成佛,更如何出離六道?!所以要出苦就要不怕吃苦。在苦難中鍛煉,才能將執著消光,而恢復本性光明。

186.問:有次因一點小事和人家頂撞起來,當時我自知不好,但按捺不住。這都是我心量小,愛面子的結果。這又是修法的大忌,該怎麼辦?

   答:這是觀照不得力之故。人人都有愛面子的習氣,其實這是最愚蠢的,就是為這莫須有的面子,把自己拉到生死之中去。要問怎麼辦?就是趕快放下。

187.問:除習氣是否不能太著急,著急本身也是習氣。

   答:對!不能著急,你心空了,還有不好的行為嗎?講對治就落下乘了。當心動時,只「呸!」一聲就完了。

188.問:只要時時心空淨,做到「念起不隨」就行了,其實也沒有什麼「習氣」,是嗎?

   答:習氣就是著境,隨境轉。能不隨境轉,則習氣自除矣。

189.問:證悟本來後,最難的就是除習氣,我一直以為自己能放下名利,可一聽說可免費考讀研究生,心就動了。好幾天一上座就被「去,還是不去?」的念頭困擾著。

   答:這叫做「當斷不斷,反遭其亂。」也。一切境界皆如空花水月,不可得。我們只遊戲其間,不執不廢。不做亦得,有什麼放不下的?學佛就要瀟灑自在,要坐就坐,要行就行,毫無拘束,方無礙也。

190.問:有時忍不住發怒怎麼辦?

   答:發怒時持咒,念起不住,念起不執。

191.問:弟子修法已有百座左右,因自己業習深重,定力仍然很差。但我感覺還是有進步,內心比以前安穩多了,平靜了。

   答:那也不錯呀,用功功不唐捐,不會白費的。何況是修這樣的,怎麼會一點沒進步呢?做功夫不能性急,須耐心堅持下去,始有成就。因我們多生歷劫的習氣深重,不是短期內就可以消除而親證佛道的。努力用功吧!

192.問:若精誠修法,待智慧開啟,是否業障即除?然修法以發心為首,不得不為之慮,敬乞賜教。

   答:果然精誠修法,化空妄念,心且不有,又何有障?!所謂障者皆妄心作祟也。你如真發心學佛,即能精誠修法,切忌空談,貢高我慢。

193.問:愚現在修法,以穩妥前進為原則,下座後注意飲食及休息充足,以為助力。此是否屬身執?

   答:修法本應注意保養色身,所謂借假修真,何有身執之嫌?

194.問:我這星期覺得障重,天天在修第二印,準備修一至二星期,可以嗎?

   答:可以。更重要的是要明白什麼叫障重?「障」沒有個東西,你把它拿出來看看。所以說障是虛幻的,還是心啊,是心著相了。還是心沒死透,心死透了就有力量了。所以,月藏問文殊菩薩:「明知生死本空,為什麼我偏偏受生死流轉呢?」文殊菩薩說:「其力未充。」力量從何而來?關鍵在於心必須死透。如果真知道這世界上一切都是假的、空的,那自然就有力量。但是如心不清淨,沒死透,沒有真正知道這本性是不垢不淨、不生不滅的,則不行。所以還是理性認識不夠。禪宗講:大死之後才能大活。你死得不透,或半死半活,不行啊!所以我們一定不能著相啊!

195.問:如何保護?

   答:開悟並不難,但要保護它卻不易。不保護它就會跟著念頭跑,雜念紛飛,亂七八糟的事全了。所以必須綿密保護,才能將妄習消光。但護念不可死,更不可執著。只一覺,拉回來即可。這就是念起不隨。外面的事情都是空花水月。《圓覺經》說:「知是空花,即無輪轉」。緣起性空,知道一切都是假的,不跟妄念跑。一切隨緣,因緣是這樣,我們就這樣做。儘管做事,一點不動心,為了眾生做一切事而心不粘著。能時時這樣做,不須幾年,即「皮膚脫落盡,唯露一真實」,就能大放光明,神通顯現了,但也不能執著神通。識得本來後,還沒有歸宗,跟念頭跑時,要像牧牛一樣,用鞭子打它。哪個祖師不是這樣做功夫的?我們修心中心法,打開了,見到本性,與一念不生了了分明時也沒兩樣。但要親證一回。噢!原來什麼都沒有,而了了分明。開悟是方便的,但要綿密保護,這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夾山和尚在船子和尚那兒開悟後,趕快到山上去保護十八年。識得本性後打坐與沒有識得打坐是兩樣的,識得後打坐就是保護它了。念頭來了不睬它,行住坐臥中,時刻保護,保護自己不要著相。

196.問:上座安心修法,下座綿密觀照,時時讓自性現前,如此用功下去,時節因緣到來,就不愁不開悟了。以上知見正確嗎?

   答:知見不錯。

197.問:心中心法後半部如何修?

   答:觀念頭起處,不跟念轉,差別境當前也不為之心動。這就是禪宗保護本性的修法,這樣修下去,也能了生死。

198.問:關於「心念耳聞」,我感覺若注意「耳聞」,又注意「心念」,心易亂,究竟如何是好?

   答:耳聞是能聞之性,而不是注意耳朵。所以耳聞心念咒之聲,則妄念不起矣。

199.問:修法是為了明心見性,見性後就能明瞭諸法實相,從而不會迷惑顛倒,造業受報了。修法的訣竅在心念耳聞,不管身體上的任何感受。只將咒分分明明地念下去,最後將咒也化去,就孤靈靈地剩下靈知覺性了,但也不可著。對嗎?

   答:是的。妄念化空,咒即念不出來了,當下忽然根塵脫落,世界化空,真性即現前矣。

200.問:「念起不隨」是否屬壓念?

   答:不是。

201.問:剛見上師時,覺得自己本來是佛,因此於一擊掌之剎那,便明瞭自性本空。但時間一長,煩惱又起來了。

   答:可憐,出聲持咒以轉換吧。

202.問:我在起念時,不知不覺就去壓它,對嗎?

   答:不能壓念,儘管啟用,但不跟它轉,不睬它,這叫做「青山本不動,白雲任去來。」壞不是壞在起念上,而是壞在跟念跑。不是壓住不起念,而是念念不停留,這才是無念。六祖所謂「無念者於念而離念。」比量而現量,比量是知道,有分別,而現量不動。這與鏡子照物還有些區別。鏡子照物不管好壞,沒有區別,而我們知道好壞、美醜,但心不動。功夫做到這裏就行了。但非要見性不可,不見性做不到。所以說,活活潑潑地做很難啊。

203.問:請師父開示「念起不隨」與「毫無分別」?

   答:「念起不隨」不是叫你做個呆子,連好壞、是非也不知道,而是了知,但不住著,這是第一步功夫。第二步功夫為「毫無分別」,是指善於分別客觀萬法,於第一義而不動。即知道是非、長短、得失,但心中不動,不被任何事物所影響與染汙。

204.問:弟子在下座觀照時,有時沒有一念,但一會兒就忘記,一忘就隨妄想而去。

   答:正觀時一念不生,知道這一念不生的靈知即是本性。一會兒就忘了,就趕緊拉回來,不要隨念轉。

205.問:平時知道不要著相,可碰到事情又忘了。

   答:這有什麼用?!這是你僅懂一點道理而未真實修煉的緣故。應該趕快改正,精勤修習,多多打坐,綿密觀照才是。

206.問:請師父談談「時時觀照。」

   答:我們的念頭多得不得了,剎那的念頭很多。因為我們八識田裏的種子太多,好的、壞的都藏在裏面。比如我們看香蕉,只用眼識,不用意識,香蕉就是香蕉。眼睛就好比是照像機。如果用意識,看到香蕉就想:「這是香蕉,很好吃。這個大,那個小。」所以一用意識就產生分別心了。耳根也如此。意識跟著跑,六識的消息就交給了第七識,七識就傳給第八識,就有種子了。所以要時時觀照,觀照就是:念頭一動就知道,不睬它,要觀照念頭的起處。

207.問:「安住保護」是不將此無念而知覺了然的靈明寂寂光景,常常在人事逢緣之境中相應相印,守之護之?或者才有念起,即迅速回光轉而空之,與這空性相應呢?

   答:對!在應緣接物時,只有當事的一念,無有第二念。做後毫不留念,如未做過一樣。這是無住無著功夫。

208.問:若在聞聲時,僅聞「聞聲者誰?」有時似乎近似無念而空然,但有知覺的光景,可轉而又失。是否要承當第一?如何承當?

   答:問「聞聲者是誰?」是在未悟時用。如已悟這能聞聲者即自己主人公,則不須問。但保護它不住聲即得,更不須起念承當,起念承當則是頭上安頭了。

209.問:常於妄念流動時,回光返照「前念已斷,後念未起」之中間空明。這樣做好嗎?

   答:不對,妄念斷處即自性空明,不須再起念觀照。

210.問:因工作忙,有時觀照力不足,便採用了大圓滿中「斷」念法,一天數十次,這樣於顛倒中似較前有些把持力。

   答:這種簡易禪法於事忙人最適用。你能每天做數十次,日久功深,自然於不知不覺中打成一片,而歸家穩坐矣。

211.問:座下「斷」念法,即於事忙或心念外馳散亂之際喊一聲「斷?」。

   答:不一定喊「斷」,一覺即行。

212.問:座下很少忘記保任,幹活休息也一樣。有時一想觀音聖號或彌陀聖號,耳邊自動響起念佛聲,甚至流行歌曲也是一樣。怎麼辦?

   答:這耳邊的一切音聲,均不可睬它,任它自生自滅。

213.問:有時在念頭上沒覺察,念尾巴上才知道。

   答:這是覺遲了,力量不夠。要看話頭,念頭一來就化空它。如念頭轉了個圈才看見,那是看的話尾巴。所以禪家說:「不怕念起,只怕覺遲。」觀照的好處就是,念頭來了就知道,境界來了,有的覺照在前有的覺照在後。順境不易察覺,而惡境界卻易覺察。

214.問:《般若正觀法門》中講觀的問題,要求從心窩處起觀,不取捨之,而避免某些學人因過於集中頭部引發高血壓之類病症。對嗎?

   答:觀心是觀心念起處,不隨之流浪。即念起即覺,一覺即空。既不著在心窩、頭部,也不著在丹田或腳下。持咒也只是「心念耳聞」,不著處所,鬆緊須隨時調整,不可過緊或過鬆。

215.問:下座觀照,應了了覺知。我起了什麼念,應該清楚,是嗎?

   答:起念要知道,但不能跟它跑。不能記住這個念,念起即覺,一覺即空,像水上畫圖一樣。

216.問:如何觀心?

   答:心者即念頭,念頭來了就化掉它,不跟它跑。起初是通過持咒化掉妄念,看見念頭,念頭就沒有了。定力增強到一定程度時,念頭來了不用化,自己就化了,直到寂而常照,而常寂。了了分明即照,不動就是寂。起妙用時,應緣接物時就起念,不應緣時就沒有念,這是最好的禪法。觀心是佛法的根本法門。

217.問:「觀自在」就是對事事物物不粘著,也不偏廢,一切都是自自然然的。如雁過長空,不留痕跡,就這樣老老實實地隨緣度日就行了。這種理解對嗎?另外,我與丈夫將在元月27日開始打七。

   答:你的體會非常正確!就這樣老老實實地隨緣度日是了。所謂「隨緣消舊業,更莫造新殃!」也就是「饑來吃飯,困來眠。」的一種絕學無為閑道人的平常心是也。你們夫婦真是好樣的!既能於理上醒悟,更不廢事修。於此苦寒時節,不忘打七用功,將來定能證成大道,圓滿菩提。

218.問:對下座的觀照功夫,其下手處,仍未明白。今觀照似有三種下手法,請師開示。1、直下觀照妄念,不取不捨照之。2、觀照心念起處,念起即覺,不隨之攀緣流浪。3、觀一切事物皆如夢幻泡影,皆屬無常幻化之物,應遠離貪著。

   答:前兩種看起來似兩種,其實是一種。因能念起即覺,即直下觀照妄念,不然不能念起即覺。不隨念轉即是不取,念來只是不隨之轉,而不是壓它不起,也不是討厭它而捨離。故二種是一法也。第三種很好,除對妄念調治外,對事境須如此觀照。

219.問:弟子採用上面的第三種方法,這樣是否符合上師要求?

   答:只觀境,不觀心念,會隨念流轉。因為妄念在不對境時,還是流動不息,所謂「家賊難防」,不是不對境就一念不生了。仍是無用,必須雙照才行。

220.問:有人說:念念不停留也是修行中的過程。但按師父的開示,念念不停留是本性的大機大用,請師父再為指點。

   答:「念念不停留」,如還有個念念不停留在,就不究竟,仍要化去。我說的「念念不停留」是用,「當下即是空」,不需用心去化。

221.問:「照而常寂,寂而常照」,究竟起念不起念?

   答:照即是用,即是念念不停留。無念之可念,無起之可起,法爾顯現,自然應緣。

222.問:我們平時保的就是這個靈知嗎?

   答:對,就是保這個靈知,而不是保空,不是守住那個空境。念頭來了不睬,不睬就是靈知。

223.問:我們做事時也要了了分明嗎?

   答:對啊!我們念咒時聽得清清楚楚,也是了了分明,咒不清楚就不是了。不是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個了了分明。到一定的時候,「啪!」一脫,脫的時候還是了了分明,什麼都沒有,唯一真性現前。

224.問:《六祖壇經》說:「善知識!又有人教坐,看心觀靜,不動不起,從此置功。迷人不會,便執成顛,如此者眾。如是相教,故知大錯。」這兩點怎麼矛盾了?

   答:「看心觀靜,不動不起」,這是壓念不起,故大錯。現在叫你觀照,是叫你看著妄念的起處,不跟它跑,而不是壓念不起,故不相同,沒有矛盾。

225.問:平時用功無非是息妄顯真,但《圓覺經》說:「善男子,但諸菩薩及末世眾生,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這似讓人無法把持。所以弟子在平時觀照和靜坐觀心時,總覺得左右不是,不能確定具體方法,又怕念起,又怕犯壓念的毛病。

   答:讓你觀心,不隨念去,就是不起妄念。平時不故意起念頭,不向外攀緣,而當妄念起時也不執著妄念。念起即覺,不隨逐、不壓制。只是了了覺知,不起分別。這就是「於諸妄心亦不息滅」的用功方法。

226.問:下座後,對境生心,為境界所轉,當如何用功?

   答:下座要時時觀照。這個更難,因為人都是跟著境界跑。剛剛下座時還有個定境,知道看著自己不要亂動。可是,在事情上一做一滾,就忘記觀照了,跟著境界跑了,與平時沒打坐時一樣的亂七八糟,這就不好。所以,我們上座的時候要死心塌地地心念耳聞,下座的時候要綿密觀照,不要忘記。但是我們在境上也容易忘記,和幾個朋位一談心,什麼事情一做,馬上就亂了。念頭來了,要趕快拉回來,觀住自己。一定要做這個功夫,否則就不能上路。功夫到後面,觀熟了,就不要觀了,再觀就多事了。所以,先下手要「觀」,做到後面就不要「觀」了,把這個「觀」字忘掉才能進步,功夫才能上上升進。再更進一步,連「忘記」也沒有了,那功夫就由有為進入到無為了。功夫就是要由有為漸漸地進入無為。無為一下子是做不到的,開始一定要有為地觀,就是有心地做功夫。到了後來,無心做功夫,什麼功夫都沒有了,就更進一步了。

227.問:有人認為心中心法下座後的觀照,沒講清楚,而臺灣禪師來傳的觀照有下手處。他認為觀照即是法法平等,不起分別。做任何事,均要清楚,每個細節都不忽略。在觀照中,當下即了,要念念不停留,如有停留即有不清楚處,即是妄心。

   答:真沒講清楚嗎?如果初觀心的人對樣樣事都清楚,這是觀境而不是觀心。觀心者知境本虛而不將心循境;知心本空而不住心,心境兩空,當下無念。正無念時也不執著於無念,而當念起時也不落於有念,有無皆消,當下靈覺。而此靈覺之性,非心非境,全體是空。正於空時,卻又了了分明,全體是假。空假不二,更無分別取捨,正於此時,正觀歷然矣!這不是如實觀照嗎?難道要如此人所說,將吃東西的味道留在心中或將同房的淫樂長期藏貯在心腦中,才是觀照嗎?假如這是觀照,只是魔王的觀照,是下地獄的觀照。再說,講這個觀照已是多餘,已是鈍置了行人。本來大家都是佛,只要醒悟,這一念不生,了了分明的就是當人的佛性。起念就是妙用,用不著照空,才是真正的禪法。此人叫大家每個細節都不忽略,這是「不起分別」嗎?這不是著相嗎?細品食味與淫樂,還要將食品經過咽、喉、腸、胃的情形體會出來,這是「當下即了」嗎?既要念念不停留,又叫人將淫欲念發展擴大到身體各部和一切生活中去,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嗎?魔王說法,就是這樣矛盾百出。

228.問:有人在一些地方說某某人開悟了,他的說法對不對?

   答:理解不是開悟,懂點道理就說他開悟了,不要用功了,那是大錯特錯。理悟,遇到事情還是透不過去,沒用。如蒼蠅見血,馬上叮上去了,見境就動心了。如是這樣的話,臨濟祖師只要說一句就好了,為什麼還要說三句?禪宗也說法身邊事、法身正位、法身向上。從前古人根基厚,一點就知道了,繼而又綿密保護不肯放鬆。現代人保護不住,跟境界跑。他的錯誤在後邊,叫人不要用功了,不要打坐了。應該綿密保護,功夫要上上升進,覺受增長。認識本性是第一步,綿密保護是第二步,離開保護是第三步。因為保護也是執著,忘記保護不容易。要把忘記都忘記,這是第四步。我早就對他說,不要得少為足,要小心謹慎,好好做功夫。我問了他好幾個問題,他都答不出來。永明延壽禪師的《宗鏡錄》上說,證明開悟有十條,第一條就是所有的語錄、經文,能一目了然,一看就懂,他做不到。

229.問:能時時在觀照之中,粗的妄念沒有。細的妄念生起時,是不是不隨之流轉,而看得清清楚楚?

   答:觀照還是多此一舉,講到做功夫當然可以。但到最後,是無功夫可做的。

230.問:打坐念咒,身體不要化空,只要體認這了了分明的覺性,即是見性。

   答:這只是理解,不是親證。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6 回復: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于 周一 10月 19, 2009 11:06 am

凡塵

avatar
版主
版主
231.問:光靠理解,認定這能聽能寫的算不算見性?

   答:這都是理解,不算親證本來。

232.問:我認為行者在疑團未破之前,或攝心歸一,遇大手眼,見機直示心源,「噢」的一聲,根塵脫落,入現量境,這是真見性?

   答:果真根塵脫落,了了不昧,當然是真見性。

233.問:修法念咒至能所雙亡,虛空粉碎,身心化空,了了分明,生滅滅己,寂滅現前,有此境界,才是見性,才知如何保護!

   答:對!

234.問:理上明白緣起性空,色空不二,而心境沒有消融,是否見性?

   答:沒有見性。

235.問:不知以哪一種見性為準?

   答:當然是親證本來為對。

236.問:當一個人見性時,是否要完全根塵脫落,都要爆炸嗎?

   答:心中心法做到一定時候,就會根塵脫落。但每個人並不完全一樣,有的人不是爆炸。其實我們一念斷處就是那個境界,只是力量不同,而悟到的本性是一樣的。無念時,身心世界都沒有了,但有知覺在,這靈知就是本性。功夫到了,自然就到那個地方。

237.問:脫開時,外界的聲音聽得到嗎?

   答:入定與脫開時沒有區別。這時沒有聲音、時間,一切都沒有,只有一個絕對的真性。我們有了這功夫,反過來就是神通發現,如天耳通,他方世界下雨的聲音都能聽到。

238.問:是否每個人都要爆炸?爆炸是否有聲?

   答:各人體質、根基、習性不同,不是千篇一律的。爆炸不可求,更不可等。有的人爆炸是有聲的,有的則不然,只要能所脫落即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7 回復: 佛法修証心要問答集(2)-修法 于 周一 10月 19, 2009 11:15 am

凡塵

avatar
版主
版主
(四)其他

239.問:弟子93年修「蓮花印」,94年和兒子共同打坐中(兒子當時8歲,他5歲時出現過透視、遙視功能),他偶然看見我身上罩著一層黃光,頭頂上有佛首,佛首上有黃色光圈。後幾天眉毛上方額頭上出現一橫道綠色光,上坐三尊佛。幾天後佛像消失,身上光圈發生變化,開始是黃光和紫光,最後變成一層紅火苗罩在身上。隨著時間的推移,火苗顏色越來越紅,光越來越長,到三寸的樣子就穩定下來。我不明白是怎麼回事,請師父賜教。

   答:身上與頭頂所現光、佛皆是自性顯現,不要驚奇執著,自然上上升進。稍有執著,將有著魔之虞,慎之!慎之!

240.問:至今修法整一個月,座上有了輕安的感覺。有時坐至沒有腿,沒有手,沒有身體,好像在虛空裏,只有一個咒音自然地流出。這時沒有一點雜念,只是靜靜地看著咒。有時座上恍恍惚惚,咒好像停停念念,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基本上每座都能入定。

   答:整個身體沒有,這最好。真無念時,咒也脫落沒有了。真是好樣的!還須更進一步,坐到身心世界連同虛空一起消失,而靈知不昧,才是見性。

241.問:我一般後半夜上座,坐完,念隨心咒入睡。有時睡下剛一念咒,一陣恍惚就感覺身體升到空中,到處遊動。過去能看到藍天、星星,最近能看見地上的村莊。有一次我專門看了一下表,從升空到清醒過來,大約15分鐘。像這樣的現象一般十天半月就一次。這是不是出陰身?

   答:這是出神遊太虛,但不能執著,太執著了要著魔的。

242.問:還有一次打過坐剛躺下,就聽到頭腦裏有蜂鳴的聲音,好像在頭腦裏轉圈,大約有六七秒鐘。這是不是氣脈通了?

   答:對!此時不要動,任他響,忽然一聲爆炸,整個身心世界都消殞了,天真佛性就現前了。

243.問:在上師的關心下,通過修「心法」和讀經典,我覺得突然明白了。其實開悟的人每時每刻都是了了分明的。師批:很對!只有這樣修行才有方向,才不迷。《楞嚴經》上講:「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言語道斷,心行處滅」說出來的都不是。其實「本來」就是未動念之前的那個東西。師批:對!你明白了,就是見性。但遇事還不能了,切不可得少為足,以為見性了,沒事了,不須用功了,那就錯了。須要加緊,努力用功,在事境上磨練,將自己多生歷劫的執著妄習除盡。遇好事不喜,遇壞事不惱,還要將微細流注消光,才算究竟。望你好好努力。那個了了分明,本具萬法,既是真空又是妙有。現在座上座下都覺得我已經悟得本來了,師批:對!很好!但我又怕犯了未得謂得的錯誤,為害自己。請上師給予印證,指點迷津。

   答:見信後不謬,欣喜歡慰!你用功僅15個月,即能證到如是境界,足見你根基好,肯精進努力,一心向上才有如是成效。同時也證明了心密功法深厚、高超,得佛力加持的力量特別大,才會收效如此迅速。

244.問:弟子修法以來,承蒙上師的教誨、加持和自己的努力,自覺比過去進步很多,心裏很是感激上師和在修行上給予我幫助的師兄弟們。修法以來,我基本上是後半夜上座,下座後睡下就持隨心咒平時一般是持咒,經常夜夢飛空。最近有一次下座,剛躺下,一陣恍惚,感覺自己赤裸著身體在一條清水河邊走好像是戲水,腳下踩了一個圖釘,一驚。再向前一走,又碰到牆壁的圖釘上,又是一驚。這一驚之下,身心世界、河流、牆壁等均沒有了,只有一點靈知了了。這是我本性現前!我當下承當了。動念之後接著出現了一片藍,又不像是藍天。這時其他東西都沒有了,只有藍。後來才找到我的身子,又在空中飛翔起來。上師,我是下了決心今生一定要修成就的,不管在修行道路上多麼艱難困苦,我都能克服它。請上師嚴格要求我,便於弟子修行。

   答:你修得很好。一切皆空,只有靈知,這就是你的本來面目。你能見到它,這確是多生修法積累的福根厚果,是很不容易的。好好地保護它,還要進一步用功,在事上磨練,把所有的財、色、名、食、睡五欲煩惱統統消光,才算到底。千萬不要得少為足,認為見性悟道可以了手了,那將自誤前程,不能成佛。要知大事已明,還有一個「如喪考妣」在。

245.問:每思及上師,強大的加持力灌注全身,身心安穩。今得遇明師,涕零悲泣,深感今生得遇恩師,甚為有幸,師之恩德,終生難報!

   答:這是你的福報,非關我事!

246.問:我深覺與上師有很深的因緣。因得悟前去上海,坐地鐵半小時,不知何故,悲從中來,淚流滿面,下車才止,猶如去見多年未見的親人一樣。不知前生是何因緣,才有這樣的感應?

   答:你能開悟是你的福報,但不可得少為足,須好好保護用功,真正微細流注除盡,方可息手。我與你有無上勝緣,在釋迦佛所曾共同承事文佛,故有此感應。

247.問:我學佛十年左右,以前雖得過禪定,但走過許多彎路。如不遇恩師修學心中心法,真不知走向何處,將來定以弘法來回報師之大恩。

   答:合當如是。

248.問:我修第一印第一座時,止息幾分鐘,繼而全身像著火一樣,熱得不得了,全身出汗。這是密法說的拙火定嗎?

   答:對呀!你亦任其自然,不要在意,即能上上升進而無過患。

249.問:昨天修四印時,咒提不起,止息,室外的景物現前,馬路、房子歷歷分明。後心動出定。這時該怎麼辦?

   答:任其現前,不要管他,這是色陰境界,並不是神通。

250.問:修法到第八天時,咒提不起,身心皆空,感覺有一股微細的力量使心出定。這是微細流注,還是五蘊之行蘊呢?

   答:這是行蘊。

251.問:上座時,咒很少提得起來。念也很少起,念起即覺,一覺即空。前半月修二印時,看到好多護法善神天王、密法裏的不動明王、金剛密跡等,還有韋陀菩薩。修三印時,止息後,突然有股力量好像撞破頭頂梵穴要飛起一樣,心驚出定。如果再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衝出去怎麼辦?

   答:不要心驚,這是氣血的變化。衝出去,是氣打開梵穴,不是出神。出神時會發生大光明,後腦要響聲大振。出了神也不要怕,初出神,不要走遠,在房裏慢步,隨即可與身合。

252.問:夜裏兩點左右,正在睡覺,突然覺得面上刮起了很大的風,呼呼作響,心驚,身子好像被一個無形的東西捆住一般,動轉不能。稍時,睜眼,眉間突突地亂跳。起身思維:身體是虛幻的,什麼也阻礙不了我修行。這一夜,躺下後,整夜處於禪定中,了了分明。白天照常幹活,不失保任。如是連著三天三夜,沒有睡覺,一點兒也不困。後來間斷出現此現象,共十來天。請問上師,晚上出現的是否天魔擾亂?現在未出現整夜的明明了了,是否吃飯過多或別的原因?

   答:不要胡思亂想,哪有什麼天魔擾亂,都是你心驚引起的錯覺。這何嘗不是護法神驚醒你的昏睡,讓你惺惺入定呢?做功夫頂好惺惺不寐。現在不能再現,是你心漸漸著境亂了。趕快放下身心,當可再現淨境,但不可住著此境。

253.問:有一次打座,見本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伸手給我摩頂,頓感全身愉悅。有很多的天花落下來,我見本尊之相和平常的相不一樣,全身好像穿的金甲。

   答:千萬不要著相,當心著魔。

254.問:最近打坐常常在一片光明之中,照如白晝,身心安怡。這是光明定嗎?這時還須提起咒來否?

   答:深入此定,身心俱不可得,還念什麼咒呢?

255.問:有幾次上座後,四皈依咒沒念完就已入定。睜眼時,一個多小時已過去,後再結印持咒。這樣是否如法?

   答:可以,也可以加長後面的持咒時間。

256.問:打坐時身心空寂,但有時在一剎那間感覺有無數個非常微細的念頭,好像和血液的流動及心臟的跳動有關。是否心臟停止跳動才能消除這些微細的念頭?

   答:這就是「識」蘊現前。念極微細而流動很快,平時不易覺察,須深入禪定才能覺知。做功夫即須把這微細流識斬斷才行。

257.問:幾乎整座都在光明無念之中。下座後活動時,感覺文佛與上師實在太慈悲了。準提、觀音、數息、念佛、持咒、幻觀、觀心、白骨、大悲等無量三昧都是相通的,所有修學的法門都是前方便,最後都得彙入圓覺大海之中,一法不立,而又不捨一法,三藏十二部亦是方便。文佛、上師及諸佛菩薩實在太慈悲我們這些迷路的孩子了。

   答:說得不錯!你這孩子真是修法的道種。好好修下去,千萬不要得少為足,將來定能圓成聖果。

258.問:現在保的程度比以前有進展,睡覺有時也能明明了了,騎摩托車也能保住,座上座下一樣。有時不保而自保,偶爾丟失一下,旋又覺起。今天轉入第二輪的第一座,定力不可同日而言,第一座止息幾分鐘。前幾天修六印有兩座身心皆空,止息有一個多鐘頭。

   答:很好,再努力用功,不可怠忽。等你遇事無染,念起不隨,微細流注化去,即到家矣。

259.問:座下沒敢大意,保得很好。從上海回來到現在,吃飯、幹活沒丟過,偶爾一次丟失,很快回來。有時不保也在保中。有時我體驗到耳朵能代替眼睛,眼睛也能代替耳朵。對嗎?

   答:對呀!但是不能執著。

260.問:我在禪定中發下誓願,願文如下:1、眾生苦,我之苦。眾生難,我之難。2、凡障礙我修行入正定的魔王及魔眾,人與非人,我成佛後,先度之。3、凡和我有怨、有恨、害我、惱我、妒我、殺我之人與非人,我皆度之。4、凡所有眾生,濕生、卵生、化生、胎生,人與非人、天人、阿修羅,都成佛後,我再成佛。如一眾生未成佛,誓不取正覺。5、我成佛後,所建世界,美妙絕倫,隨意變化自在,壽命無量,具足一切無量無邊功德。所居之人,皆為解脫之人。師父,我這樣發願是否輕率了一些,但我是在禪定裏生起的大悲心中發出來這樣的願望,沒有一絲情見。

   答:有此深心大願,但能兢兢業業地履行,將來必定成佛。

261.問:在對別人講法時,我和他們一樣得到無上的快樂。而且說法時,對世法及出世法之因因果果看得清清楚楚。隨便一件事,都能與佛法相應;因一切都是佛法。有時身心快樂得看到所有的人都想給這些未來佛頂禮。修心中心法快一年了。覺受增長,吃得很少,體重增加二十斤,氣色較前紅潤,光澤了,等師父見我時,恐不認識我了。

   答:有子如斯,曷勝欣慰!

262.問:收到師父的來信。又有幾天徹夜不眠,歷歷分明的時候。發心依願而行,只有利他才能真正的利己。

   答:對!

263.問:有時能知別人的心行、修行狀況及粗略地知道一點前因後果;有時還能提前知道要來的事情。怎麼辦?揚棄還是發展?

   答:這些情況任其自然發展,但不可沾沾自喜,更不可執以為有神通而炫耀他人。

264.問:從上海回來修法快一個月了,定力非同日而語,此法力量和速度非別法可比。另外我有一請求,他日上師能否傳妥噶法與我?

   答:修妥噶法須脫產閉關精修,你能辦到嗎?還須有清淨的山水、樹林,你那兒有這好地方嗎?

265.問:古人為法忘軀,我願效仿,修妥噶法時間多長?至於閉關,是否還得和上師在一起?

   答:閉關修妥噶法,時間長短,更無一定,看你用功精勤與否而定。總之要修到肉身完全化成虹光,才算成就,這無需與師同修。

266.問:我將來還是想修妥噶法,不惜任何代價。師父,你將來是否傳我此法?修到什麼程度才可以修妥噶法?

   答:我現在色體四大不調,不能傳法。你真正證到禪宗第三關,妥噶法自在其中矣。

267.問:在走路時,想起幾句話,請師父指正;佛法一切的無相功德,來自於大悲心中。同體大悲才能無我無法,才能解脫自在,才能真正的利益別人。大悲心來自於自他不二,不二才能同體。

   答:對!

268.問:有時我這樣觀想:上師,本尊和我一體。

   答:不要住相。

269.問:正月靜修的情況很好,收益很大,有幾個問題請師解答。

  1、問:第一天,每天十二小時打坐,入空定,氣頂、散亂細念。後注意減食和懺悔,入光明無念,身心雙亡,達兩小時。這一天大部分處在暖法之中,身體很熱。

    答:此不空過,很好!

  2、問:第二天,還是處於暖法、空明之中,悲心生起。三座時,入空明之中,很遠的景物現前,有熟識的同修,達兩小時左右。

    答:當心,不可著相!

  3、問:第三天,千手千眼觀音現前幻像,所見景物如:文佛講法、帝王、宮殿、僧侶、人群、高山。所有景物都跟電視一樣,自然而顯現。這天早晨四至六點休息時,由於吃完飯昏睡,失去覺照,入了夢境。夢中見一非常矮小的女子,拔弄生殖器,心稍動,遺精。後起來打坐,昏沈生起,根本原因是貪吃引起。後一座入光明無念一個多小時,幻像叢生。

    答:你著相的習氣很深,是個大病。

  4、問:座前發願:六道眾生早日解脫,生死煩惱粉碎無疑。打坐快到兩小時之時,私處勃起達好幾分鐘,後恢復原狀,身心安怡,清淨。

    答:淫欲種子未淨,入輕昏狀態。

  5、問:第四、五天注意飲食,每天一食,漸好轉,精力充沛,睡眠兩小時,即能恢復體力,而睡時能明明了了。在睡覺中有一種非遠非近的聲音在說:「求自心,即能成佛。」

    答:不可理睬。

  6、問:第六天睡時,明明了了,長時間提觀音聖號,盡虛空都是聖號之聲。後入夢境,認境為真,突然覺全身跟過電一樣,心驚。有無形的力量使身體不能轉動,後無事。以後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答:一切不理睬即是,有過電一樣的感覺是肉體氣化的現象。

  7、問:第七天。上座,進入實相境界,身心皆空,十方圓明,真是不落方所,無可言說。在一個無邊無際的大光明藏中,達四小時之久。睜眼後來自己的光明寶藏彙入無數無邊的寶藏中,光光相映,彼此照耀無礙。

    答:大光明藏就是你,你就是大光明藏,不是你在大光明藏中,如有光明藏包裹你,就不是了。這光明藏再大再圓也不可著,須將它化去,絲毫不著才是。

  8、問:第八天至後來十幾天,大致都在空明之中,有時微細種子翻騰。大光明天天都有,時間不等。最後幾天沒吃飯,只喝水,座上座下無分別,時時都在覺照之中。有時連覺照也空掉了;本來就在覺照之中。在第十五天時,入大光明達幾個小時,沒結印持咒。真是無我無法,不落方所。無法言語。十方圓明,靈光獨耀,迥脫根塵。等出關的時候,什麼事情也左右不了本來的真如。真是:「有情無情皆是廣長舌,有聲無聲皆是天鼓妙音。」請問師父,這是否粗念降伏?

    答:細念,微細念的種子深藏在八識中,還須在事境上打磨。再進而消除俱生我執和法執,由初地菩薩漸漸升入二、三……八地菩薩,斷除俱生我執,才了分段生死。更進一步除法執,了變易生死,才算究竟降伏大煩惱,斷除極微細無明…「意」才能由第九識的白淨識轉成第十識的無垢識而成佛。

  9、問:我現在每天一座,大光明幾乎天天有,時間長短不等,有時無觀無照,有時在覺照之中。

    答:不可執相,光明即是相,不可著,不可失照。須鍛煉純熟,才能進入寂照。

270.問:座下清清淡淡,而在此中只有一個了了分明的靈知。對人與物自感起了變化,處理問題較前圓融了。境界來時,亦能夠回光返照自性,隨緣應付。

   答:很好,但勿住在靈知上。

271.問:自古曆二月初八,突然感到心中清淨無比,不起貪戀之念。白天所經歷的事、人、物,在晚修法時,似感記憶不起,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答:不要記憶,隨其清淨,放捨一切,化空身心世界,方能明心見性。

272.問:觀照已能成片,有時進入寂照的境界。行住坐臥,基本上不走著,整天都在現量境界之中。在年後的打七以後,出現半月成片的現象,後反復幾次。最近階段比較穩定,上座時還未結印持咒,就已經安然入定了。

   答:真是功夫成片了嗎?順逆境來還動心嗎?如心還起微注,那還未能成片。

273.問:我小時候經常出現現量境界,就是不知何物。今被師指正印可,未敢絲毫大意,怕再失掉。現在行、走、坐、臥,基本上能把持得住。其中有幾種情況相互摻雜。
  1、牛吃草的現象幾天難見一次。
  2、大部分的時間牛很老實地跟著。
  3、有很短一段時間處在這種情況:牛不見了,猶如癡癡呆呆,好像自己不覺得在修行了,淡淡的,沒有味道一樣。這是「任」的現象嗎?

   答:這很好!修到最後,就是淡然如水,但內裏卻了了分明。

  4、有時沒有一點記憶、有時因因果果歷歷如見、有時對方說話時,已知對方的程度、挂礙之處與補救的辦法。

   答:不可住在這上面。

  5、對佛法問題基本上都能解答,但宗下公案有的還不能完全透脫。

   答:功夫還未到家,再做下去即得。須絲毫無住,不自滿。功夫是無止境的。

274.問:平常觀照基本上不走著,有時不用觀照,就在觀照之中了。因深知一切境本來空寂,不用排除,這是不是已進入寂照之過程?

   答:是的!

275.問:現在膽量大了,以前怕遇事,現在不怕事;人生在世,不可能沒事。

   答:不對!有什麼事?有事就錯了。於心無事,於事無心才對。

276.問:座上大部分時間都在無念、無咒、無身、無心的狀態中。有時細念升起時,就用「覺」字斷掉。這樣行嗎?

   答:行!

277.問:座下比前些日子穩定多了,能保得住,有時就沒有了保的念頭。但在惡環境下還有偶爾忘記保的時候。

   答:做功夫就是這樣,有進有退。等真正純熟了,就不會忘失了。

278.問:保的階段是去習氣的過程。什麼時候轉入任的階段呢?

   答:須待在境上毫無走著,即順逆無拘,縱橫自在。真正做到了,不用轉,自然任運逍遙!

279.問:座下保的情況,偶爾有走著的時候,半月前我的孩子把臉燒傷了,這時也沒有把定力失掉,還能好好地照顧他。我覺得越在逆境中越能增長智慧,越是對我不好的人,就越是幫助我修行的人。

   答:對!一切逆境均是助你上進的增上緣。但不可做逆順想,對人也不可有好壞想,只是隨順而顯。功夫未到究竟地,免不了有走著時,只要能隨起隨覺,不隨之流浪忘返,亦無妨礙。時間久了,功夫增長,即無走著而打成一片矣。

280.問:我妻子從您那兒回來,很精進。她前幾天晚上修完四印後,入定念咒,沒有身體。下座保持到上床睡覺,我們各住一室,心裏清清淨淨。感覺身體四周從十方傳來一陣聲音像鞭炮一樣,似要把頭和肚子炸開一樣。心裏驚恐,就認為已死了吧。後此聲音持續半小時,入睡。

   答:這是佛力加持的好境界,讓身心世界全部炸空,當下見性。以後遇到不要驚恐,任其自然,即能從空而見性了。

281.問: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上師:我從上海回來一個星期後,妻子丟了六百元錢。我給她講了無常法,要真正看破世間的事情。下午在理髮館的時候,她證見實相,將近半小時,幹活兒也沒失掉。她修蓮花印一個月來,道心增長。每天堅持打坐一個多小時,我們很早就分居兩室,很少有夫妻之實,深感淫欲之苦,決心斷除。她說:「得到的好處,全賴上師的加持。」深感與上師有緣。現在她完全變了一個人,她讓我問一下上師,我們前生是何因緣,得今生之果報?

   答:你們前生同是修行人,發生戀愛,成了夫妻。今生又相聚,又在一起修行,再不好好用功,了斷生死,就辜負前因了。

282.問:我有一6歲男孩,可能受我們影響的緣故,帶肉的食物一點也不吃。我們打坐的時候,有時也跟著坐一會兒,他說他也信佛。我現在什麼經書都不看,一心保任,這樣做對嗎?給別人講法可以嗎?還是專修禪定,不涉事緣?

   答:你的孩子也是來修行的,要好好撫養。一心保任不礙看經書。給別人講法,勸人學佛是好事,應該多做。對境不惑,即是大禪定。

283.問:我們一家三口很好,但有時生起出家的念頭,感到整天為生活而忙碌,還不如把身心奉獻給佛教。

   答:假使有這個念頭,就是心不空了,怎麼成道?心真空了應該是儘管成天忙碌,也不覺忙碌才對!你們全家在修行,不是已出家了嗎?還有什麼出家?說來說去你還很著相。龐居士全家是怎麼用功的!!!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