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黃帝陰符經注(唐 張果)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黃帝陰符經注(唐 張果) 于 周三 10月 28, 2009 8:32 pm

寂然

avatar
管理員
管理員
黃帝陰符經注(唐 張果)

黃帝陰符經敘

  《陰符》自黃帝有之,蓋聖人體天用道之機也。《經》曰:得機者萬變而愈盛,以至於王;失機者萬變而愈衰,以至於亡。厥後伊呂得其末分,猶足以拯生靈,況聖人乎?其文簡,其義玄。凡有先聖數家註解,互相隱顯。後學難精,雖有所主者,若登天無階耳。近代李筌,假托妖巫,妄為注述,徒參人事,殊紊至源。不慚窺管之微,輒呈酌海之見。使小人竊窺,自謂得天機也。悲哉!臣固愚昧,嘗謂不然。朝願聞道,夕死無悔。偶於道經藏中得《陰符傳》,不知何代人制也。詞理玄邈,如契自然。臣遂編之,附而入注。冀將來之君子,不失道旨。

黃帝陰符經

  經曰: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觀自然之道,無所觀也。不觀之以目,而觀之以心。心深微而無所不見,故能照自然之性。性惟深微而能照,其斯謂之「陰」。執自然之行,無所執也。故不執之以手,而執之以機。機變通而無所繫,故能契自然之理。夫惟變通而能契,斯謂之「符」。照之以心,契之以機,而「陰符」之義盡矣。李筌以「陰」為「暗」,「符」為「合」,以此文為序首,何昧之至也。

  故天有五賊,見之者昌。

  五賊者,命、物、時、功、神也。傳曰:聖人之理,圖大而不顧其細,體瑜而不掩其瑕。故居夷則遵道布德以化之,履險則用權發機以拯之。務在匡天地,謀在濟人倫。於是用大義除天下之害,用大仁興天下之利,用至正措天下之枉,用至公平天下之私,故反經合道之謀,其名有五,聖人禪之,乃謂之賊;天下賴之,則謂之德。故賊天之命,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黃帝所以代炎帝也。賊天之物,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帝堯所以代帝摯也。賊天之時,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帝舜所以代帝堯也。賊天之功,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大禹所以代帝舜也。賊天之神,人知其天而不知其賊,殷湯所以革夏命也。周武所以革殷命也。故見之者昌,自然而昌也。太公以賊命為用味,以取其喻也。李筌不悟,以黃帝賊少女之命,白日上騰為非也。

  五賊在乎心,施行在乎天;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

  《傳》曰:其立德明,其用機妙,發之於內,見之於外而已矣。豈稱兵革以作寇亂哉?見其機而執之,雖宇宙之大,不離乎掌握,況其小者乎?知其神而體之,雖萬物之眾,不能出其胸臆,況其寡者乎?自然造化之力而我有之,不亦盛乎?不亦大乎?李筌等以五賊為五味,順之可以神仙不死。誣道之甚也。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傳》曰:人謂天性,機謂人心。人性本自玄合,故聖人能體五賊也。

  天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傳》曰:天機張而不生,天機馳而不死。天有馳張,用有否臧。張則殺威行,馳則殺威亡。人之機亦然。天以氣為威,人以德為機。秋冬陰氣嚴凝,天之張殺機也,故龍蛇畏而蟄伏。冬謝春來,陰退陽長,天之馳殺機也,故龍蛇悅而振起。天有寒暄,德亦有寒暄。德刑整肅,君之張殺機也,故以下畏而服從。德失刑偏,君之馳殺機也,故奸雄悅而馳騁。位有尊卑,像乎天地,故曰:天發殺機,龍蛇起陸,寇亂所由作;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尊卑由是革也。太公、諸葛亮等以殺人過萬,大風暴起,晝若暝。以為天地反覆,其失甚矣。

  天人合德,萬變定基。

  《傳》曰:天以禍福之機運於上,君以利害之機動於下,故有德者萬變而愈盛,以至於王;無德者萬化而愈衰,以至於亡。故曰天人合德,萬變定基。自然而然也。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

  《傳》曰:聖人之性,巧於用智,拙於用力。居窮行險,則謀道以濟之;對強與明,則伏義以退避之。理國必以是,用師亦以是。

  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

  《傳》曰:九竅之用,三要為機。三要者,機、情、性也。機之則無不安;情之則無不邪;性之則無不正。故聖人動以伏其情,靜以常其性,樂以定其機。小人反此,故下文云:太公為三要,為耳、目、口。李筌為心,神、志,皆忘機也。俱失《陰符》之正意。

  火生於木,禍發必克;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傳》曰:夫木性靜,動而生火,不覺火盛,而焚其質。由人之性靜,動而生奸,不覺奸成而亂其國。夫明者見彼之隙以設其機,智者知彼之病以圓其利,則天下之人,彼愚而我聖。是以生者自謂得其生,死者自謂得其死,無為無不為,得道之理也。天生天殺,道之理也。

  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

  《傳》曰:天地以陰陽之氣化為萬物,萬物不知其盜。萬物以美惡之味饗人,人不知其盜。人以利害之謨制萬物,萬物不知其盜。三盜玄合於人心,三才靜順於天理。有若時然後食,終身無不愈;機然後動,庶類無不安。食不得其時,動不得其機,殆至滅亡。

  故曰食其時,百骸治;動其機,萬化安。人知其神而神,不知其神所以神也。

  《傳》曰:時人不知其盜之為盜,只謂神之能神。《鬼谷子》曰:彼此不覺謂之神。蓋用微之功著矣。李筌不知此文意通三盜,別以聖人、愚人為喻,何甚謬也。

  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

  《傳》曰:日月有准,運數也;大小有定,君臣也。觀天之時,察人之事,執人之機,如是則聖得以功,神得以明。心冥理合,安之善也。筌以度數為日月,以余分為大小,以神氣能生聖功神明,錯謬之甚也。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也。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傳》曰:其盜微而動,所施甚明博,所行極玄妙。君子用之,達則兼濟天下,太公其人也。窮則獨善一身,夫子其人也。豈非擇利之能審乎?小人用之,則惑名而失其身,大夫種之謂歟?得利而亡義,李斯之謂歟?豈非信道之不篤焉?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三返晝夜,用師萬倍。

  《傳》曰:瞽者善於聽,忘色審聲,所以致其聰。聾者善於視,遺耳專目,所以致其明。故能十眾之功。一晝之中三而行之,所以至也。一夜之中三而思之,所以精也。故能用萬眾之人。李筌不知師是眾,以為兵師,誤也。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於目。

  《傳》曰:心有愛惡之情,物有否臧之用。目視而察之於外,心應而度之於內。善則從而行之,否則違而止之,所以勸善而懲惡也。筌以項羽昧機,心生於物;以符堅見機,心死於物。殊不知有否臧之用。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

  《傳》曰:天以凶象咎徵見人,人能儆戒以修德。地以迅雷烈風動人,人能恐懼以致福。其無恩而生大恩之謂也。李筌以天地不仁為大恩,以萬物歸於天為蠢然。與《陰符》本意殊背。

  至樂性余,至靜性廉。

  《傳》曰:情未發謂之中,守中謂之常,則樂得其志而性有餘矣。性安常謂之自足,則靜得其志而廉常足矣。筌以奢為樂性,以廉為靜,殊乖至道之意。

  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傳》曰:自然之理,微而不可知,私之至也。自然之功,明而不可違,公之至也。聖人體之亦然。筌引《孫子》云:視卒如愛子,可以之俱死。何也?

  擒之制在氣。

  《傳》曰:擒物以氣,制之以機,豈用小大之力乎?太公曰:豈以小大而相制哉?筌不知擒之義,誤以禽獸。註解引雲玄龜食蛇,黃腰啖虎之類,為是悲哉!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生者,人之所愛,以其厚於身。太過則道喪,而死自來矣。死者,人之所惡,以其損於事。至明則道存。而生自固矣。福理所及謂之恩,禍亂所及謂之害,損己則為物之所益,害之生恩也。筌引《孫子》用兵為生死,丁公、管仲為恩害。異哉!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人以虞愚,我以不虞聖。人以期其,我以不期其聖。

  《傳》曰:觀天之運四時,察地之化萬物,無所不知,而蔽之以無知,小恩於人,以蒙自養之謂也。知四時之行,知萬物之生,皆自然也。故聖人於我以中自居之謂也。故曰死生在我而已矣。人之死亡,譬如沈水自溺,投火***,自取滅亡。理國以道,在於損其事而已。理軍以權,在於亡其兵而已。故無死機則不死矣,鬼神其如我何?聖人修身以安其家,理國以平天下,在乎立生機。以自去其死性者,生之機也。除死機以取其生情者,死之機也。筌不天道,以愚人、聖人、體道愚昧之人而驗天道,失之甚也。

  故曰沈水入火,自取滅亡。

  注在上矣。

  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

  《傳》曰:自然之道,無為而無不為。動靜皆得其性,靜之至也。靜故能立天地,生萬物,自然而然也。伊尹曰:靜之至,不知所以生也。

  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

  《傳》曰:浸,微也。天地之道,體著而用微,變通莫不歸於正,微之漸也。微漸故能分陰陽,成四時。至剛至順之謂也。

  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

  《傳》曰:聖人變化順陰陽之機。天地之位自然,故因自然而冥之,利自然而用之,莫不得自然之道也。

  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

  注在文上。

  至靜之道,律歷所不能契。

  《傳》曰:道之至靜也,律歷因而制之,不能葉其中鳥獸之謂也。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

  《傳》曰:八卦變異之伎,從是而生。上則萬象,下則萬機。用八卦而體天,用九疇而法地。參之以氣候,貫之以甲子,達之以神機,閉之以詭藏,奇譎之蕩自然也。

  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

  《傳》曰:陰陽相勝之術,恆微而不違乎本,明之信可明,故能通乎精曜象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prolife.forumotion.net

2 《陰符經》(講解版) 于 周三 10月 28, 2009 8:47 pm

寂然

avatar
管理員
管理員
《陰符經》(講解版)

  《陰符經》,完整的篇名是《黃帝陰符經》或《軒轅黃帝陰符經》,亦稱《黃帝天機經》。《陰符經》字逾三百,被稱為「古今修道第一真經」。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故天有五賊,見之者昌。五賊在心,施行於天,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天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變定基。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火生於木,禍發必克;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人知其神之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也。君子得之固窮,小人得之輕命。

  瞽者善聽,聾者善觀。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三反晝夜,用師萬倍。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於目。天子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至樂性餘,至靜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氣。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於害,害生於恩。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人以愚虞聖,我以不愚虞聖;人以奇期聖,我以不奇期聖。故曰:沉水入火,自取滅亡。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至靜之道,律歷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


  《陰符經》全稱《軒轅黃帝陰符經》,是與《老子》、《莊子》齊名的中華道家聖典,。全篇僅四百餘字,言深旨遠。全部經文從天、地、物、人、我五個方面,論述天人之道。尤為中華道家修煉所宗述,奉為丹學祖經之首。仙宗祖師張紫陽詩贊曰:「陰符寶經逾三百,道德靈文滿五千。今古神仙無限數,盡於此處達真詮。」可見對其地位之尊崇。下面逐句作注,以闡其真義:

  題解:

  陰,內含,無形。符,符合,順應。通過內在無形之修煉,以符合天地之道。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字解]
  觀,觀察,體悟。執,按照,執行。

  [釋義]
  觀察天道運行之法度,並且按照天道運行修煉自身,一切修煉的理法都可以包括在其中了。

  修煉所追求的就是「天人合一」、「生道合一」的境界,天人合一的層次越深,生道合一的境界越高,修煉的層次也就越高。故此明白了天人合一,也就等於明白了修煉。這句話點明了全經主題,是全篇總綱。

  天有五賊,見之者昌。

  [字解]
  賊,賊害,戕害。見,識別,發現。昌,精進,成功。

  [釋義]
  天上有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喻指五行。五行相生相剋相制相化,莫不狀害我身,使我墮入其中,嘗受生老病死之痛苦,不能做自己命運的主人。而在修煉之人,則可識其賊性,探得造化之根源,使五行顛倒,造化逆行,自能反奪五行之造化,使「賊」化為「昌」,反而促使我之道成。

  五賊在心,施行於天。

  [字解]
  心,指修煉人之心。天,指身外之宇宙。

  [釋義]
  反奪五行造化,在於一心之運用。此乃空空洞洞、不執不失之道心,而非世俗頑惡之人心。其所反奪造化之源,在於體外之宇宙。由於色身有限,宇宙無限,要從宇宙之中施行反奪,才能獲取無窮之造化。修成亙古不滅之先天元神,長生久視,「天地有壞,這個不壞。」大道之奧妙,早已揭示無遺矣。

  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

  [字解]
  手,手掌,手通心,亦指自心。

  [釋義]
  人能認清五賊,追根溯源,還歸本來,明白宇宙總持之根源,自然成為造化主人。此時無窮宇宙,如同在我手掌中;萬物變化,亦好似生於自身。又手通心,亦指宇宙變化,自心了然可知。這等氣魄,若非修煉之士誰能之。

  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字解]
  機,時機(此經重在「機」字,包括所有的道功、道理、道法、道決、道妙等。吾人修煉,採藥乃至外丹,一切火候,全須掌握時機)。立,尊循。

  [釋義]
  吾人未生之前,乃是元神混沌之體,謂之天性;既生之後,變成後天之氣質之性,謂之人心。天性既可化為人心,吾人自可明通此機,尊循天道,去除人心,返歸天性。老子謂之「歸根覆命」,大道之根源在此。

  天發殺機,易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化定基。

  [字解]
  易,變易。龍蛇,指水患地震。[hh2000:其他經文作「移星易宿」]

  [釋義]
  天發殺機,日月相蝕,隕星墜落;地發殺機,洪水地震,起於四野;人發殺機,天翻地覆,動盪四起。要在人能合於天道,天人齊發,則萬事萬物之變化,可以定其基矣。古人言:「天定勝人,人定勝天」是也。

  以上雖言殺機,但是生殺互根,修煉人須由此悟去,殺機既是生機。人能發殺機於天地,即是反奪生機於自身。丹經謂之「大死再活」,「置之死地而後生」。

  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

  [字解]
  性,指人心。邪,邪妄。三要,指耳、目、口三寶。

  [釋義]
  修煉之人,要在殺機之中反奪生機,必須天人合發,即人心合乎天性。但是人心有巧有拙,務使巧伏為拙,使外拙而內巧,拙中藏巧,方才合乎天性。伏藏之道,在乎九竅(即眼、耳、鼻、口、外腎、谷道)。九竅為邪妄出入之門戶,而其關鍵在於耳、目、口三者。精通於耳,神通於目,氣通於口,動則外露,靜則內藏。使動化為靜,則三要皆成為三寶矣。

  火生於木,禍發必克;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釋義]
  鑽木取火,古人經驗。但火性太熾,則木反為火傷。比喻人之心火過旺,必傷元神。推之治國,其理相同。國家出了奸臣,禍國殃民,政局動盪之時,亦必崩潰。猶人煉意不淨,妄念滋生,定有傷丹之虞。可見禍福生殺,太過不及,差之毫釐,謬之千里,識得其機,修之煉之,是為聖人。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

  [字解]
  盜,逆取,反奪。宜,平衡,協調。

  [釋義]
  天生天殺,陰陽消長,乃順行自然。但是刑殺之機,亦是反奪生氣之機也,乃為逆行修煉之樞要。天地從萬物中反奪,萬物從人中反奪,人從萬物中反奪。三者互相反奪,配合平衡,才能合乎生殺之道,成為自然。

  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人知其神之神,不知其不神所以神。

  [字解]
  食,掌握,採取。動,發動。

  [釋義]
  欲求修煉,貴在知生殺予奪之動機。按時採取,從天地萬物中反奪生機,陶鑄自身筋骨,才能成為乾健人之軀。乘機發動,借生殺變化之機,反奪造化,安定自身。丹道修煉在每次超升階段,都在掌握時機。

  平常人只知道後天思慮之神為神,而不知先天不神之神方為真神。人要修煉,先須使後天思慮之神,歸於先天不神之神,空空洞洞,虛靈不昧,才能做到時至神知,機動神隨,反奪造化,調理百骸,得成修煉之功。

  日夜有數,小大有定。聖動生焉,神明出焉。

  [釋義]
  太陽東昇西降,月亮晦朔弦望,皆有定數。小往漸變大來,大往漸變小來,陰大則陽小,陰大則陽小,此日月出沒之數也。修煉者能夠知往推來,採取日月精華,奪取天地正氣,自可完成修真證聖之功,神明亦由此而出焉。

  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君子得之固躬,小人得之輕命。

  [字解]
  固,固然。躬,恭敬,謹慎。輕,喪失,夭折。命,生命。

  [釋義]
  盜機即反奪之機,反奪造化之功,皆無形象可言,若有形象,便落後天,故天下無見之無知之。先有見知,便失其機。采煉之時,若為「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之先天元氣,無形無象,不可見知,則能成丹;此時若動情識,迅即化為後天濁質,可以見知,必有走漏之危。即使追回采煉,亦不能成丹。此反奪之機,君子得之固然謹慎,信道奉行,可以修成大道;小人得之輕視造化,修功傾覆,反有性命之危。

  瞽者善聽,聾者善視。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三反晝夜,用師萬倍。

  [字解]師,兵事。修煉與用兵同理。

  [釋義]雙目失明之人,視不外漏,專一於耳,聽覺反而靈敏;兩耳失聰之人,專一於目,視覺反而君敏。專心用於一處,便可得到平時用兵十倍的效力。反覆不斷地專一用心,則可以得到用兵百萬的效力。丹法與用兵相同,二者一理,運用之妙,都在專一。宋岳武穆云:「運用之妙,存乎一心」。

  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目。

  [釋義]
  人生之初,心本虛空,隨著長大,漸為外物所擾,遂而產生種種妄念欲想,損人心性,損盡則死。修煉下手,還虛第一,蓋「魔由心生,境由心造」,心若不虛,反而自魔障,毀我功修。故須收心離境,聚性止念,煉養神氣,以成大道。其機繫於二目,神生於心,而發於目,此乃丹功之要妙樞機。舉凡修煉之內視、採藥、烹煉、養胎以至出神等等,均以二目為關鍵樞機也。

  天之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

  [釋義]
  天本空空洞洞,無識無知,毫無施恩之意,而其行四時,育萬物,大恩遂生。迅雷烈風均受其驅使,而蠢蠢然不能自主。此乃大道隱含之力量,不可思議,修真悟道之士,當由此參證之。

  至樂性余,至靜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

  [釋義]
  至樂之人,心胸坦蕩,性有餘閒。至靜之人,廉而不失。修煉之人,功到虛靜之時,心氣忽開,舒暢愉快,妙不可言,此即是至樂至靜之境界。天道驅風使雨,運行四時,看似至私,而其作用於萬物生化,卻是不偏加倚,一視同仁,實為至公。猶天性降之於人,雖為個人所私,其實賢愚皆同,人人均有。此乃天道大公無私,若至私而實至公。

  禽之制在氣。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

  [字解]
  禽,通「擒」,擒攝人之義。

  [釋義]
  擒攝造化的訣竅,乃在於氣。所謂氣聚則生,氣散則死。生與死互為本根,生在何處,死在何處,人由男女生,亦由男女而死。恩害相生,亦同於生死。由人心返還天性,為死處求生,是謂逆則成仙成道,即恩生於害;由天性降入人心,為生老病死,是謂順則生人生鬼,即害生於恩。

  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人以愚虞聖,我以不愚虞聖。人以奇其聖,我以不奇其聖。

  [釋義]
  愚人以天地文理為神聖,我以隨機應變為原則;人以愚弄欺詐為神聖,我以不言而信為神聖;人以驚世駭俗為神聖,我以和光同塵為神聖。這些都是修德之要,無德便不能培道。
中華道家認為,道在我身上就是德,沒有德也就失去了道。有人做功出了偏,或者功夫停滯,即是因為不注重修德之緣故。

  沉水入火,自取滅亡。

  [字解]
  水,指腎水,在易象為坎卦,使後天坎離復變為先天乾坤。則後天之人心遂亡,而先天之天性遂現。修煉功夫可以成就。

  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

  [字解]
  浸,浸潤,充滿。勝,主宰。

  [釋義]
  自然之道,主靜立極,空空洞洞,無中生有,《老子》曰:「清靜為天下正。」天地萬物遂得以生化。天地之道充滿其中。靜極生動,陰極生陽,陰陽消長,互資互根。如此相推,則天地萬物生生化化,自然而然,不失其序。

  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至靜之道,律歷所不能契。

  [字解]
  違,違抗,改移。制,制訂,採用。契,契合,規定。

  [釋義]
  聖人明白自然之道不可隨意抗拒,因而採用至靜之道。只有致虛守靜,才能體悟天道,才能識別五賊,才能反奪造化。一切修為,都是在靜中自然印證。能靜自可合於天地之道,可以攢簇天道之氣候,這是律歷所難以規定的。

  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予,神機鬼藏。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

  [釋義]
  有奇異之器,才能產生萬象變化。易道八卦甲子之中,藏有鬼神莫測之機。陰陽相勝的法則,昭昭然可以揭示事物的本來面目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prolife.forumotion.net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