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卷一 仙學修煉經典-參同契講義

前往頁面 : 1, 2  下一步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2頁)]

1 卷一 仙學修煉經典-參同契講義 于 周四 8月 26, 2010 1:56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卷一 仙學修煉經典

參同契講義
陳攖甯講解 胡海牙校訂

周易參同章第一

  乾坤者,易之門戶,眾卦之父母,坎離匡廓,運轂正軸。

  乾坤,兩卦名。乾為天,坤為地;乾屬陽,坤屬陰。兩卦乃是易道的門戶。易,一日一月也。故云:日月交光謂之易。又云:闔戶為坤,辟戶為乾,能闔能辟,所以稱門戶。蓋單扇者為戶,雙扇者為門。門字即兩個戶字相合而成。戶,為奇為陽,屬乾家;門,為偶為陰,屬坤家。

  眾卦,包括六十四卦,除去乾坤兩卦為父母不算。父母者,乾生三男:震、坎、艮;坤生三女:巽、離、兌。於是陰陽相交,生子生孫,變成六十二卦,皆以乾坤為本,故曰眾卦之父母。
坎離,亦是兩卦名詞,坎是水是月,離是火是日。坎離兩卦,陽包陰,陰包陽,如匡廓然。蓋水和月,均是外陰而內陽;火和日,均是外陽而內陰,如匡廓。匡廓者,匡與筐同,廓與郭同。坎,外陰而內藏陽;離,外陽而內藏陰。如筐中藏物,郭中藏城之義。又門框之框字,古時亦作匡,亦如城之有郭。故《契》云:坎離匡廓。

  又如運動車轂者,必先置正轂中的車軸。車輪中心小圓孔,曰轂;橫木作杆,兩端穿入轂中者,曰軸。此處轂譬猶身,軸譬猶心,謂要運用人身之水火、陰陽、日月,必須安正人心,不得稍存邪念。

  又仇注謂:轂軸二字與門戶、橐籥例看,亦取牝牡之意。蓋車上軸頭正固,方能運轂,猶人身劍峰剛健,方能禦鼎。軸指下峰昆侖,不指中心主宰,下文“處中制外”方言及正心。
牝牡四卦,以為橐籥,覆冒陰陽之道,猶工禦者,准繩墨,執禦轡,正規矩,隨軌轍,處中以制外。

  乾坤,鼎器也,在人即為人之身體也;坎離,藥物也,在人則為神氣也;橐籥,喻陰陽之門戶。上陽子曰:橐象坤門,籥象乾戶。

  覆冒,即包括也。又云:蓋于上面曰覆冒。《中庸》云:譬如天地之無不持載,無不覆幬。覆冒之義,與覆幬同。陰陽之道者,《易•系辭上傳》曰:一陰一陽之謂道。程子曰:離了陰陽便無道。陰陽,氣也。所以陰陽者,道也。氣是形而下者,道是形而上者。

  猶工禦者,准繩墨,執禦轡,又作:猶禦者之執禦轡,有準繩。

  禦者,馬口鐵也;轡者,馬韁也;准者,驗平之器也;繩者,驗直之器也;規者,為圓之器也;矩者,為方之器也;軌者,兩車輪中間之距離也;轍者,兩輪行地之跡也。

  中者,即規中。規中不單指清淨言,南派丹法在陰陽接觸,小往大來時,亦須知雄守雌,存無守有,恍惚杳冥,念念規中,使真人潛深淵,自優遊而舒適。

  一牝一牡,一陰一陽,四個卦象,作彼此相通,往來不窮的橐籥,用以包括一切。凡合於陰陽之道者,猶之乎禦馬者執著禦轡,有一定的準繩,正一定的規矩隨著所行的軌轍,處其中以制其外。

  這是譬喻修道的人,只要一心不亂,念念規中,結果自有神妙不測之變化,不必去注意工夫的效驗,而效驗自來。亦猶禦馬,不必去細看馬的走法,只要執禦轡、準繩,正著規矩,隨著軌轍,則馬之行也,自會達到目的地。《莊子》雲:樞得其環中,以應無窮。亦是
此意。

  數在律曆紀,月節有五六,經緯奉日使。

  律者,十二律也。律有十二,黃帝時伶倫所造。截竹為筒,陰陽各六。筒有長短,則聲音有清濁高下之分。陽律者六,即黃鐘、太簇、姑洗、蕤賓、夷則、無射;陰律亦六,即大呂、夾鐘、仲呂、林鐘、南呂、應鐘。

  修丹之道,與天運迴圈、陰陽往復之例是相同的,所以他的氣數在律正合十二管,在曆正合十二月。而每月的節令以五日為一候,正是六候。六候之中,前三候為金,後三候為水,用以調合營衛補氣補血,為之經。而一日之中,朝進陽火,暮退陰符,自屯蒙需訟以至既未,為之緯。如此逢月逢日,有經有緯,好象每日奉著值符使者的命令。

  兼併為六十,剛柔有表裏。朔旦屯直事,至暮蒙當受。晝夜各一卦,用之依次序。既未至昧爽,終則複更始。

  六十者,謂行火候,除去鼎器藥物四卦,故只算六十卦。

  屯直事者,震下坎上,為屯卦,震為長男,而能複坎中之陽,以行溫養之功,施生育之德故謂屯直事。

  蒙當受者,艮上坎下,為蒙卦,艮為少男,而能聚坎中之陽,以行溫養之功,故謂蒙當受。

  昧爽,一作晦爽,即次月之初也。

  一月三十日,一日一夜共兩卦,兼併共計六十卦。剛是陽,柔是陰;剛是金,柔是水;剛是鉛,柔是汞;剛是氣,柔是神;剛是命,柔是性;剛為表衛,柔為裏衛,所以剛柔有表裏。而自初一之旦辰始則進陽火,為屯卦直事,到暮晚時退陰符,則蒙卦當受。至明日(初二日)之旦辰,進陽火則需卦直事,暮晚退陰符則訟卦當受。

  如此依次挨排,計日用卦,朝師暮比,晝夜各用一卦,直到月晦日,則正值朝既濟暮未濟,以至次月之朔,再複朝屯暮蒙,所以說終則複更始。然這不過《易經》上的卦名如此,其實沒有什麼深意。所以張紫陽真人雲:“此中得意休求象,若究群爻漫役情。”又說:“卦中設象本儀形,得象忘言意自明;後世迷途惟泯象,卻行卦氣望飛升”。

  日辰為期度,動靜有早晚。春夏據內體,從子到辰巳。秋冬當外用,自午訖戌亥。
辰,一作月;期度,即規則及法度也。春夏內體,秋冬外用者,朱夫子雲“春夏為朝,秋冬為暮”;內體謂前卦,外用謂後卦。彭真一子雲:陽火自子進符,至巳純陽用事,乃內陰求外陽也。陰符自午退火,至亥純陰用事,乃外陽附內陰也。由內至外謂之內體,由
外至內謂之外用。

  此是申言修煉的火候。一日、一辰、一月、一年,其陰陽、進退、消息、升降的道理,完全是相同的。一日一辰有四時可以用子、午、卯、酉等地支相計算,而一月一年亦有四時可以用子、午、卯、酉等地支相計算,所以可用日辰作為期度,而年月可以類推。動屬陽,是早;靜屬陰,是晚。春夏則由內陰而求外陽,進陽火也,是以從子到辰巳,謂之據內體;秋冬則由外陽而附內陰,退陰符也,是以自午訖亥戌,謂之當外用。一年如此,一月如此,一日、一辰
亦無不如此。

  賞罰應春秋,昏明順寒暑。爻辭有仁義,隨時發喜怒。如是應四時,五行得其理。
賞應春,罰應秋,昏順寒,明順暑。細玩爻辭,有仁有義。爻有奇偶,奇爻為,屬陽⚊,陽為仁;偶爻為⚋,屬陰,陰為義。仁為賞,義為罰,工夫亦准此。隨其時候發喜發怒,這都是合乎一陰一
陽的性質。理,一作序。

  陸注雲:此乃總結,明丹道與天道、易道,無不相准,蓋賞罰喜怒者,火候文武慘舒之用也。天道,春一噓而萬物以生,秋一吸而萬物以肅。《易》書卦爻,喜而扶陽,怒而抑陰,莫非消息自然之理。丹法進火退符,一準是道。故昏則宜寒,為罰,為怒;明則宜暑,為賞,為喜。一日之中而四時之氣俱備,皆要順其自然,非有所矯柔造作於其間者。如是則身內之五行各得其序,而丹道可冀其成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乾坤二用章第二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04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乾坤二用章第二

  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矣。天地者,乾坤之象也;設位者,列陰陽配合之位也。易謂坎離,坎離者,乾坤二用。二用無爻位,周流行六虛,往來既不定,上下亦無常。

  上天下地,既定其陰陽之位,而日月即往復回環,運行乎其中。

  天地,即是乾鼎坤爐的大象。乾鼎為陽,坤爐為陰,故乾坤亦列有陰陽配合之位。日月為易,易為坎離者,蓋坎離為人身之日月,而日月為天地之坎離。又日月為天地之易,坎離為人身之易;日月為天地之二用,坎離為人身之二用(即指乾鼎坤爐)。日月二用,在天地間,固無定位,而周流行乎六虛之間;坎離二用,在乾鼎坤爐之中,恍惚杳冥,亦無一定爻位,而周流乎人身之六虛,以補氣補血。然坎離二氣之運用,但覺融快乎身心,而其往來則不定,是以上下亦無常。此蓋形容離家之汞與坎家之鉛,一交之後,先天之炁即源源而入我身中,自有周流六虛,往來不定,上下無常之景象。
幽潛淪匿,變化於中。包裹萬物,為道紀綱。以無制有,器用者空。故推消息,坎離沒亡。

  先天一炁,幽玄而深潛;杳冥恍惚,沒藏而不得見。然及其時至機動,一陽爻生,則自然變化於中,生天生地,生人生物生仙,皆賴此一炁。故雲包裹萬物,而為道紀綱。

  然此先天一炁,若有心求之,則必不能得,必須以無心求之,藉象罔而得玄珠,非離朱吃詬之所能求也。故雲以無制有,器用者空。蓋謂器若實者,則不能得其用,惟中空者,乃能受物而得用。
此無論清靜、陰陽皆如此。

  清淨功夫,若不能虛極靜篤,則一陽不生;陰陽功夫,若離器不空,則坎宮之氣,安能默運過來?然空之與氣本不相離。關尹子云:衣搖空得風,氣噓物得水。搖空得風,則鼓物可以生氣;噓物
得水,則積炁可以化精。是氣水炁精,蓋本是一物之變化,可分可合者也。

  消息者,諸家皆雲進火為息,退符為消,一消一息,其陰陽升降進退之時,自有一種融和溫薰之景象,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尚安知有坎離二爻存乎其間哉!

  又一說:息則朔旦至望,震兌乾為陽火;消則望後至晦,巽艮坤為陰符。一日兩卦,始至屯蒙,終則既未,皆六十卦爻之妙用,並無坎離可見,是坎離沒亡也。亦通。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3 中宮土德章第三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06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中宮土德章第三

  言不苟造,論不虛生。引驗見效,校度神明。推類結字,原理為徵。坎戊月精,離己日光。日月為易,剛柔相當。土旺四季,羅絡始終。青赤白黑,各居一方。皆稟中宮,戊己之功。

  魏公,真人也,真實而無妄,所以言語不肯苟造,議論不肯虛生,況且引驗而能見效,測量合乎神明。又推類古聖作字之意,即原其理以為徵。彼坎家之戊土,實含月之精;我離家之己土,實藏
日之光。彼之坎月,我之離日,互為交易,方得鉛汞之剛柔相當,陰陽之情性和合。然所以能如此者,必須用土。

  觀乎五行之土,分旺四季,而羅絡乎終始,萬物生成,皆不能外之,則知作丹之道,亦同此理。
丹家之土謂何?即真意也。彼之金水,我之木火,若無真意去融會貫通,而混一之,則木魂之青,火神之赤,金魄之白,水精之黑,各居一方,分離散失,永無成丹之望。若欲成丹,必須坎離兩家,都用中宮的真意,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自然兩而化者,變一而神,豈非坎戊離己二土妙用之功哉?《悟真篇》雲:坎離若也無戊己,雖含四象不成丹;只緣彼此懷真土,遂使金丹有返還。

  引驗見效,謂引證事實和經驗,以見其功效;推類結字,謂古人作字之意,合日月而為明,而成易,而成丹者,皆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4 日月神化章第四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07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日月神化章第四

  易有象也,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窮神以知化,陽往則陰來,輻輳而輪轉,出入更卷舒。
易,即日月。日月者,象也。懸象於太空,最為顯著,而明白者莫大乎日月。

  窮者,推也。推日月交易生養萬物之神,以知化理。亦即可推離己日光與坎戊月精彼此相射交易而生人生仙之神,以知化理。蓋均不外陽往則陰來,此往則彼來,小往則大來,如輻之輳轂,輪轉
不停之理耳。

  出入更卷舒者,知幾子所說“煉己純熟,溫養火符,出入有度,操縱由己”是也。然此,但就陰陽派而言,範圍似乎狹小。存存子云:日月行于黃道之上,一出一入,迭為盈虧,互為卷舒。則其理
包羅萬象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5 朔受震符章第五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10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朔受震符章第五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據爻摘符,符謂六十四卦。銖有三百八十四,亦應卦爻之數。晦至朔旦,震來受符。當斯之時,天地媾其精,日月相撣持,雄陽播玄施,雌陰統黃化,渾沌相交接,權
輿樹根基,經營養鄞鄂,凝神以成軀。眾夫蹈以出,蠕動莫不由。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謂易共六十四卦,每卦六爻共合三百八十四爻,正合藥重一斤,三百八十四銖。知幾子雲:大藥重一斤,計三百八十四銖。易有三百八十四爻,其數適相當也。

  除去牝牡四卦四六二十四爻,則三百六十爻。據其爻象而摘采其符,則以一爻當一時,一日十二時,一月則三百六十時,則三百六十爻。盡矣!

  符指六十四卦爻中之符。抱一子云:符即爻畫也,非別有符也。

  據易言之,謂之卦;據丹言之,謂之符。故曰:符謂六十四卦也。

  惟存存子則云:一卦有六爻,一爻有三符。此則與抱說不同。

  (按:一爻三符之說,本上陽子。上陽子雲:一爻有三符,一日兩卦,兩卦共有三十六符。)

  由三十日晦至初一日朔旦,乃陰極生陽之時,故震卦來受符。

  震卦,一陽生於二陰之下。故當此之時,正天地媾精,日月撣持之候。

  雄陽之虎,播其玄施;雌陰之龍,統其黃化。混沌交接,權輿樹根。經營以養其命蒂,凝神以成其聖軀。此論仙家作丹之道也。

  然而生人生物之道,亦由乎此,不過順逆、動靜之異耳。所以凡眾之夫亦蹈此以出,而蠕動之物亦莫不由之。

  天地媾精者,《易系辭•下傳》曰:天地氤氳,萬物化醇,男女媾精,萬物化生。

  (今按:“男女”二字可作雌雄解,不必限定於人類之男女。若專指人類之男女,則下文當曰人乃化生,不能曰萬物化生。)

  日月撣持者,撣與探同。探者,自遠處而取之也。日月二體在天空中相距甚遠,而月能感受日之陽光而生明,又能遮蔽日體而為日蝕。並且,日光復能將月球之形體隱藏而不使人見。此即所謂日
月相撣持也。

  權輿者,萬物始生之義。

  玄施、黃化者,《易•坤卦》文言傳曰:夫玄黃者,天地之雜也。

  天玄而地黃。

  鄞鄂,此處謂邊際也。

  (按:本節之“符”字,頗難解,亦大堪研究。今將本書中所有的“符”字彙集一處,比較而觀之。第五章:據爻摘符、震來受符;第六章:上觀顯天符、天符有進退;第十一章:元精妙難睹,推度效符徵;第十七章:金本從日生,朔旦受日符;第二十二章:寫情著竹帛,又恐泄天符;第二十八章:晦朔之間,合符行中;九三夕惕,虧折神符;第四十章:得其節符;第四十二章:各得其和,俱吐證符。照以上各句所用符字,並無定義,看其用在何處,即作何解釋。據“爻摘符”之“符”字,可以做時候解,蓋謂依據卦爻以定時候也;“顯天符”之“符”字,可做天象或天運解,蓋謂天象之運動也;“效符徵”之“符”字,可以作效驗與信徵解,蓋謂元精雖不可見,而其效驗與信徵則可推度也;“震來受符”及“朔旦受符”之“符”字,可以作陽氣解,蓋謂受日之陽氣也;“泄天符”可以作泄天機解;“合符行中”,謂合兩方之符而行乎中道也;古人用圓竹一段剖為兩半,各執其半邊,臨有事時則取而合之,以為憑信,此物即名為符,“虧折神符”,謂十五月圓之後,盛極必衰,須防虧損神光;“得其節符”,謂得其節制,自然合拍之意;“俱吐證符”,謂彼此俱吐露其證據與符信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6 天心建始章第六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13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天心建始章第六

  於是仲尼贊鴻濛,乾坤德洞虛。稽古當元皇,關雎建始初。

  冠婚炁相紐,元年乃芽滋。

  贊乾坤德洞虛,此《易》也,無極也;稽古元皇者,此《書》也,無極生太極也;《關雎》者,《詩》也,太極生陰陽也;冠婚者,《禮》也,陰陽相交也;芽滋者,《春秋》也,陰陽交而生萬物也。

  因此之故,孔夫子所以稱讚乾坤,以形容鴻濛之德,洞然而虛空;稽古則思元皇之至治,關雎詠遂詠夫婦之始。初冠婚,後其炁自相紐結;元年屆,則事物均得芽滋。

  (按:五經原非煉丹之用,魏公蓋借此以發明丹道,猶之借納甲之象以顯示火候,同為比喻而已。《參同契》將此五項連串成文,借喻陰陽造化之神妙也。)

  故易統天心,複卦建始初。長子繼父體,因母立兆基。

  易即日月,日月一交,天心即現,故易統天心。

  複,即月與日交,陰與陽交,晦複之朔,坤中之震,以六爻之剝極,則謂之複。此中有先天一炁,謂之天心,生人、生物、生仙,莫不由之。故雲:複卦建始初。

  長子繼父體,即震卦代乾;因母立兆基,謂由坤得體。存存子云:以丹法言震為龍,龍即長子,即《悟真》所言家臣繼者代也。

  長子代父之體,乘其活子時至,投入母懷(按:母懷即指坤鼎而言),氣精交感,先天真鉛之兆基,於此而立,即丹經所謂太陽移在月明中也。

  聖人不虛生,上觀顯天符,天符有進退,詘信以應時。消息應鐘律,升降據鬥樞。

  天符,即天機也。經雲: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今夫天地之陰陽升降,日月之晦朔盈虧,歲序之寒暑往來,日辰之昏明早晚,莫非天符之顯然者。陶雲:月行於天,一夜一夜與日交合,謂
之天符。

  進退者,自朔至望進也,自望至晦退也;詘信,即屈伸也。

  鐘律者,十二律是以黃鐘為首,故謂之鐘律,亦即十二律是也。

  陰陽各六,六陽律為黃鐘、太簇、姑洗、蕤賓、夷則、無射也;六陰律為林鐘、南呂、應鐘、大呂、夾鐘、中呂也。

  聖人不是虛生者,故上觀顯然之天符,則天符有進有退,自當順其詘信,以應其時。而作丹之道,其火候消息,當應陰陽鐘律之數,其火候升降當據北斗之樞機。

  (按:鐘六陽六陰,一進一退,故象火候之消息。)

  而鬥樞者,即北辰,亦即天心也。孔子雲: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蓋謂其能端拱無為,無為而無不為也。

  今作丹之鬥樞,蓋謂人身之斗柄亦當端居不動,守雌不雄,專其氣而致柔,則火候之升降,自然合度矣。

  附注:黃鐘律呂,每月換一管,一歲換盡十二管;北斗樞機,每時移一位,一日移遍十二辰。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7 日月始終章第七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14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日月始終章第七

  日含五行精,月受六律紀。五六三十度,度竟複更始。原始要終,存亡之緒。

  日乃太陽元精,中含五彩五行之精,所化萬物得之而成五色,以丹道言之,則火是也。

  月乃太陰,其體白而無光,必借光於日,晦、朔、弦、望皆以去日之遠近為標準。月晦之日,與日合壁,一年之中十二月,與日會者十二度。聖人以六律、六呂紀之。以丹道言,則藥也。

  日則含五行之精,月則受六律之紀。五行與六律相乘,正合三十度數,度竟則日月合壁,晦也;更始則合璧之後,月光復蘇也。

  終而複始,始而複終,存而複亡,亡而複存,故原始要終為存亡之緒。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8 藥生象月章第八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15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藥生象月章第八

  三日出為爽,震庚受西方。八日兌受丁,上弦平如繩。十五乾體就,盛滿甲東方。蟾蜍與兔魄,日月氣雙明。蟾蜍視卦節,兔者吐生光。七八道已訖,屈折低下降。

  蓋月自三十日晦後,至初三日生明,新月陽光出而為爽,見於西方庚位,象一陽起于二陰之下,故雲:震庚受西方。

  西方者,庚金也。初八日象兌卦,由一陽進為二陽,兌卦納丁為南方火位,正值上弦,月光其平如繩。

  至十五則三陽盛滿,乾體就矣。乾納申,申屬木,在五行之方位為東方。蓋蟾蜍月精與兔魄月體,必待望日,日月之氣雙對而始明。故陰陽必須合而離坎必須交也。

  至蟾蜍之所以生,惟視乎卦節下之陽漸長,則蟾蜍之精漸生,然後兔魄者吐之,以至光明。

  (按:此節諸家皆謂象鼎中藥生之候也。蓋以一月而論,則當由初三以至十五。然一候之中、一日之中、一時之中、一刻之中,皆有初三至十五之象。所謂簇月於日、簇日于時、簇時於片刻。此則在臨爐時善於體會與運用耳,不能以筆墨宣也。先哲雲:月之圓存乎口訣,時之妙在乎心傳,即指此
一時半刻之火候也。七者少陽之數,八者少陰之數,七八即十五之代表。月之十五為望,陽氣盛極,盛極必衰,以比丹道之陽火,既極必換陰符,此一定之理。故雲:七八道己訖,屈折低下降。訖者,終也,至也。)

  仇注:此由前章朔旦震符釋經文震出為徵陽氣造端一章之意。此一節言上半月之三候,乃昏見者。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9 陰符轉統章第九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18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陰符轉統章第九

  十六轉受統,巽辛見平明。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東方喪其明。節盡相禪與,繼體複生龍。

  十六,則陽道屈折下降,轉受陰符統制,一陰生於二陽之下,于象為巽,平明見於西方之辛位。
艮卦,則一陰進為二陰,二陽退為一陽,平明見於南方之丙位,正是下弦二十三之時。

  坤乙三十日,則三陰俱全,三陽俱退,卦為純陰,月為全晦,故於東方乙位喪其光明,蓋日月合璧之時。

  然合璧之後,卦節雖盡,而陰極陽生,相與禪代,複由晦至朔旦,震來受符矣。

  震為長男,長男屬木,為青龍,故雲繼體複生龍。

  (按:此節合上節之上下弦有兩說。據仇等所雲,上下弦皆屬於彼。上弦在前三候,屬金;下弦在後三候,屬水。進陽退陰,皆屬彼家鼎中之事。而陸西星注,則據《參同契》本文上弦兌八,下弦艮八,兩弦合精,乾坤體成之意,謂上下兩弦,分屬彼我。上弦象虎,先天之鉛也;下弦象龍,後天
之汞也。象虎,故采彼之鉛,以進陽火;象龍,故養我之汞,以退陰符。二說孰是孰非,或皆是皆非,姑不具論,惟望研究者自己參證可耳。)

  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終。

  此節陸注頗明,姑照原注錄下:

  月現之方,震下納庚,巽下納辛,兌下納丁,艮下納丙,乾下納甲,坤下納乙,卦節即周,而十幹尚餘壬癸,則以壬癸而配甲乙,複分納於乾坤之下,是乾坤括納甲乙終始也。夫乾納甲,而複納壬,則盛於甲者,未始不盛於壬;坤納乙,而複納癸,則喪於乙者,未始不喪於癸矣。然而不言離納己,坎納戊者,何也?土居中央,流行則無定位,故不言耳。

  七八數十五,九六亦相當。四者合三十,易象索滅藏。

  七八之數十五,九六之數亦是十五。四者為易中之四象,正合三十而成晦,日月合璧,易象索然而滅藏矣。

  七八者,少陽數七,少陰數八;數,易之策數也。九六者,太陽數九,太陰數六。

  又,易中通揲蓍策數,餘三奇之數則為九;餘三偶之數則為六;二偶一奇則為七;二奇一偶則為八。

  或又云:七八九六,金木水火之成數也,故為四象,亦通。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0 象彼仲冬章第十 于 周五 8月 27, 2010 10:19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象彼仲冬章第十

  象彼仲冬節,草木皆摧傷。佐陽詰商旅,人君深自藏。象時順節令,閉口不用談。天道甚浩廣,太玄無形容。虛寂不可睹,匡廓以消亡。謬誤失事緒,言還自敗傷。別敘斯四象,以曉後生盲。
  象彼仲冬節,十一月中,陽氣閉藏,草木皆已摧傷,於是養其微陽,同先王至日閉關之詰商旅。人君深自藏於內,猶真人之潛深淵。象其時以順其節,閉其口而不用談。蓋天道甚為浩廣,太玄眇無形容,虛寂者不可睹,匡廓是以消亡。此蓋在故推消息、坎離、沒亡之候。若或謬誤失其事緒,多言還自敗傷。故別序此老陰、老陽、少陰、少陽之四象,以曉後生之盲者。

  佐陽,養陽也,佐有扶助之義,即扶助人身中陰氣而使其生長也。詰商旅者,謂先王以至日閉關,盤詰商旅,使不得行,以養微陽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1 推度符征章第十一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2:57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推度符征章第十一

  八卦布列曜,運移不失中。元精妙難睹,推度效符征。

  八卦雖分佈於列曜之方位,然其山澤通氣、水火相射、地天交泰、雷風相搏之時,彼此運移,實不能失其中心之樞機。天地如此,人身何獨不然,欲一身之精神魂魄、水火木金之周流旋運,安能不藉夫中樞?中樞者,虛無之竅也,即玄關也。玄關若開,則元精可睹。

  惟玄關不易開,故元精妙難賭,必須推之度之。如何推度?即專心致志,純一不二,無欲觀妙,謹候其時,久之,則妙難睹者,自然忽而開關。玄竅之內,效驗之符候,先天一炁之苗征,應而發生矣。

  至其景象,則陰陽與清淨,皆屬相同,惟一則在神氣交媾之中,一則在龍虎相合之中。居則觀其象,准擬其形容。立表以為範,占候定吉凶。發號順時令,弗失爻動時。

  居者,靜也。靜則觀八卦列曜(以做功夫論,則此八卦列曜,但指人身之中;若以廣義論,則指天象矣),玄精符征之象,准擬仿佛其形容,蓋人身本無所謂八卦列曜,惟以人合天,人在天中,則自其天象之八卦相應,而仿佛想像其形容。立表為範者,因天時人事,實有相通之處,故天之子時為正子時,人之子時為活子時,則在人身可覺,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正子時則有一定之時,如一日之子時為半夜,一月之子時為晦朔,一年之子時為冬至。此則須立
表為範。惟古時只有日圭刻漏,至今日則可以鐘錶代之矣。

  《參同發揮》雲:“大丹火候,不用時辰,何必立表占候,所以立表占候者,恐失天人合發之機也。”天人合發之機,即以活子時當正子時也。

  占候者,占氣候。吉凶者,和氣為吉,戾氣為凶;清氣為吉,濁氣為凶;純粹先天為吉,夾雜後天為凶。即以立表為範,又複占定吉凶,如是則時弗可失也。故宜發號順時令,弗失爻動時。發號,即發剛柔相交、陰陽互戰之號。順時令,即順天人合發之時令,靜極而動,一戰而天下平。先哲雲:君子有不戰,戰必勝矣。此言雖論軍事,可喻丹道。

  爻動時,即恍惚杳冥中,一陽爻動之時也。恍惚中有精,杳冥中有信,即靜極而動,虛中之一覺也。《百字歌》雲:“此中真有信,信至君必驚。”又陸西星雲:象以凝形,則知藥材之老嫩;表以測候,則知火候之消息。吉凶者,火候中之休咎也,如隆冬、大暑、盛夏、霰電之類。

  上察河圖文,下序地形流,中稽子人心,參合考三才。動則依卦爻,靜則循彖辭。乾坤用施行,天下然後治。

  河圖文,或作天河文;心,或作情。

  上察先天河圖之卦文,下序大地形質之源流,中稽人心七情之變化。天地與人,謂之三才。故參考而合此三才,皆是動則依其卦變(由坤而複,由陰變陽,聽其自然耳),而靜則順其彖辭。於是乎天則資始,地則資生(資始資生,皆是彖辭),以行乾坤之二用。乾坤之二用既已施行,則致中和,位天地,育萬物矣。故雲:天下然後治。此論天地之象也。

  今以人身論之,則陽性為乾,陰性為坤。陰中之陽為坎(即所謂虎之弦氣),陽中之陰為離(即所謂龍之弦氣),是乾坤之二用。此二用施行,則以致中致和,人身同天地一般而治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2 禦政之首章第十二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2:59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禦政之首章第十二

  可不慎乎?禦政之首,鼎新革故。管括微密,開舒布寶。要道魁柄,統化綱紐。爻象內動,吉凶外起。五緯錯順,應時感動。

  四七乖戾,謅離仰俯。文昌統錄,詰責台輔。百官有司,各典所部。

  可不謹慎乎?禦政的起初,應當有鼎新的氣象,革去故舊陳腐的政治。而知幾子以為,此喻修道者革去故鼎,而易發新鼎也。上陽子則以為,遷善改過謂之鼎新革故。存存子則曰:鼎新,一陽初動,藥苗正新也;革故,陽火忽萌,改革重陰也。

  管括微密,管,是管理;括,是約束;微,是隱微;密,是嚴密。或雲指地宜謹嚴,或雲指鼎防破真。或雲管括微密者,耳目口三寶,固濟勿發通,凝神以固氣也。

  開舒布寶者,是開誠佈公之義。或雲,即對鼎而言,須待以誠心,而施以恩惠。如是,則藥真意投,可以有求必獲。

  要道者,陰陽交接之要道也。是全在乎魁柄,謂下昆侖也,以統制造化綱紐。舊解魁柄作辰極,但斗柄乃外指者,辰極乃居中者,有上下表裏之辨。

  綱紐,謂如網之有綱,衣之有紐,謂關鍵處也。

  爻象內動,即活子時在內發動。惟是爻象內動,則吉凶即應之而外起。以清淨而論,爻象內動,即自身中的先天一炁發動。當此之時,能至誠專密,精心不二,毫無妄念,則其自能轉折上行,所謂山夾脊河車而直上昆侖,所謂氣之輕清上浮者為天。又雲:氣之至而伸者為神,此則吉也。若當爻象內動,自己心中不清,夾涉後天,或生淫念,則其氣變而為後天濁氣,所謂氣之重濁下凝者為地。

  又雲:氣之返而歸者為鬼,此則凶也。蓋當此子爻發動之時,一轉念間,即為神鬼生死之關,吉凶變化之地也。若以陰陽而論,則於坎離交接之時,則此爻象動於鼎中,其適應到吾人之身,與清淨法同一道理。

  五緯錯順者,五行緯星不順而逆行也;蓋丹道用逆而不用順,感動作用也;應時,臨期也。
四七,二十八宿也。乖戾,東南西北易位也,陸雲:子南午北,龍西虎東,一時璿璣,皆為逆轉,故曰乖戾。

  誃,改移也。誃離仰俯者,柔上而剛下,是皆丹法逆用也。謂改移其仰俯之姿勢也。蓋本則坎仰而離俯,今則離仰而坎俯,所謂地天泰也。

  文昌,喻臨爐之人;統錄,謂總持大綱;台輔,謂道侶;詰責台輔,謂凡糾察之權,歸責任於道侶;百官有司,指供應任使之人;各典所部,謂各司其執事也。

  或君驕溢,亢滿違道。或臣邪佞,行不順軌。弦望盈縮,乖變凶咎。執法刺譏,詰過貽主。辰極處正,優遊任下。明堂布政,國無害道。

  君是乾,臣為坤。故或乾卦驕盈,亢滿違道,而恣行野戰;或坤卦邪佞不順正軌,而攪動丹心。於是弦望盈縮,不能得其一定步驟,則乖變凶咎立見矣。

  執法者,諫諍之官,此喻明理而能開道臨爐之主者。及至君驕臣佞,以致乖變凶咎,為執法者,自不得不詰過於其主矣。蓋明告其不合於道。

  辰者,北辰也。極者,北辰中至中至小之一星,以比人靜定之心也。吾人靜定之心,處乎大中至正之地,而優遊自適,則人身之氣機流暢,關竅開通。任下者,不願為上而為下。經雲:夫江海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又雲:大國以下小國,則取小國;小國以下大國,則取大國。又雲:以貴下賤,大得民也。蓋世間惟下者乃能虛,虛者乃能受。虛心下氣,則先天自來,即知白守黑,則神明自來。此理推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皆可相通,不僅指煉丹一端而言也。

  明堂布政,國無害道者,即心正身修,家齊國治,而天下平矣。

  明堂,即天子所居之正殿。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3 內以養己章第十三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01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內以養己章第十三

  內以養己,安靜虛無。原本隱明,內照形軀。閉塞其兌,築固靈株。三光陸沉,溫養子珠。視之不見,近而易求。黃中漸通理,潤澤達肌膚。初正則終修,幹立未可持。一者以掩蔽,世人
莫知之。

  兌者,凡有缺口之處均是,如耳、目、口、鼻等,因兌卦三口缺之故。

  靈株者,陸雲:“靈株,即靈根”。引《黃庭經》:玉池清水灌靈根。

  三光者,仇雲:“天有三光日、月、眾星;人有三光,兩目一心。”或雲即耳、目、口也。陸沉者,以土沉水,謂之陸沉。此喻人之性光下照氣海。性光,真土所生;氣海,人身真水之源。氣海,即氣穴,孤修雙修均有之。孤修氣海在自己臍下,雙修氣海在既濟之中心,皆先天一炁發生之所。

  溫養,即用文火靜養也。子珠,玄珠也,陸雲:神為氣子,得陽火以煉之,則子母相抱而成玄珠。

  理,即氣也。一,即先天一炁,隱藏而不見,蓋即坎中之一陽爻也。

  內以養自己之真性,則當安靜而虛無,其原初的本來面目,隱藏其外耀之明,回其光以內照自己之形軀,是故閉塞其兌。築固靈株,三光陸沉於氣海,以溫養其子珠。然此子珠視之雖不可見,實則近在身心,只要陰陽一交,極易尋求。於是吾身黃中之道,漸通其理,施化潤澤而達於肌膚。蓋其初能正其身心而合乎至道,則其終必能享受修齡;其幹本能卓然樹立,則其枝末亦必能自持而不倒也。此蓋勖修道之人,宜慎其始而固其本也。然正者何?幹者何?一即是也。惟此一者,掩蔽而不能明,故世人莫能知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4 知白守黑章第十四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05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知白守黑章第十四

  上德無為,不以察求。下德為之,其用不休。上閉則稱有,下閉則稱無。無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此兩孔穴法,金氣亦相須。

  上德者,不識不知,混沌未破,毫無奢欲,純乎先天也。先天者,無為,故不以察求。下德者,知識已開,純乾已破,奢欲多端,落於後天。既入後天,則當用返還之道,漸漸補養,故雲其用不休。

  上閉者,坎也。稱有者,坎中滿也。下閉者,離也。稱無者,離中虛也。以離中之虛無處下,恭敬以迎奉其上,因其上有神妙之德(即謂坎中先天之鉛),居於坎中之故。

  上則為坎,下則為離;上則為玄,下則為牝,乃是兩個孔穴。

  夫此兩孔之穴法,若一交合,則自有金氣相須乎其中矣。兩孔穴,即玄關一竅。《悟真》雲:“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氣穴,內有坎離精。”須,或作胥。此處兩孔穴法,即男女雌雄生人生物之世間法也。此處金氣亦相須,即逆行造化,取水中金之法。亦不離
乎男女,亦不外乎兩孔穴也。

  知白守黑,神明自來。白者金精,黑者水基。水者道樞,其數名一。陰陽之始,玄含黃芽。五金之主,北方河車。故鉛外黑,內懷金華。被褐懷玉,外為狂夫。

  倘能知其坎中之白,而守其坎體之黑,則上有之神明神德,自然而來矣。蓋白者為金精,居於坎中;黑者為水基,即是坎體。陸雲:奉坎者,但守其黑,蓋晦盡之期,朔當自來,守之既久,自爾震來受符。而神明之德見矣。

  夫水者,為道之樞機,其生數名一,為陰陽之原始;一者,天一生水也;水在色為玄,玄即黑也;玄含黃芽,是五金之主,乃北方之河車;黃為土色,黃芽者,土之所生,五行土能生金,則金即黃芽也;五金,金銀銅鐵錫也;北方,水之方也;河車,言能生陰生陽,可迴圈運轉流通於一身者,陰真人雲:北方正氣為河車。

  鉛外黑者,即雲坎水之體本黑也;內懷金華,言水中有金也;被褐者,外黑也;懷玉者,內白也。內懷玉而外被褐,故雲外為狂夫。

  又按:北方河車者,蓋坎卦屬水,位在北方。以外丹法象而言,黑鉛屬水,屬坎卦;朱砂屬火,屬離卦。車能載物,又能轉運。先天真一之炁隱藏于黑鉛中,譬如車之載物。及至臨爐燒煉,則此先天真一之炁流轉運行於鉛池之上下四方,有種種變化,如外丹書所言:紅霞縹緲籠秋月,錦浪翻騰浴太陽。迨到退火寒爐,則此物複凝結成一餅塊,如外丹書所言:面似絳桃酣
降日,心同金橘裹金砂;中含真土精神足,內隱陽華氣味佳。此即所謂河車是也。凡世間五金之類,以此河車煉養多日,皆能改變其本性,故此物名為五金之主。若以後升前降解釋此處所謂河車,恐非魏公之本義也。

  又:嬰兒胞胎所以名為河車者,即取象於外丹之原理。蓋謂其中包裹先天真一之炁,而變化成人形也。所以名為紫河車者,因胞衣多血,其色紫也。

  金為水母,母隱子胎。水者金子,子藏母胞。真人至妙,若有若無。仿佛太淵,乍沉乍浮。進退分佈,各守境隅。

  五行之中,金本為水之母,而今則母反隱乎子胎之中,金在水內,是水生金矣。蓋先天之五行本顛倒,丹道宜逆用也。後天則不然,五行順行,金生水矣,故水為金子。子藏母胞,修道之人宜用先天,故采水金。金生水,水生金,本迴圈互擁者,譬之月晦者,水也,朔旦則水生金矣。望者,金也,既望,則金生水矣。水金金水,迴圈不息也。

  真人者,即先天一炁,水中金也;至妙者,不可測也。真人至妙而不可測,故既恍惚若有,而又杳冥若無,仿佛如太淵之乍沉乍浮耳。此演臨爐交接之景象也。太淵,大海也。

  及其交接既已,則進退布分,各守境隅,不相涉矣。

  采之類白,造之則朱。煉為表衛,白時真居。方圓徑寸,混而相扶。先天地生,巍巍尊高。旁有垣闕,狀似篷壺。環匝關閉,四通踟躕。守禦固密,閼絕奸邪。曲閣相連,以戒不虞。可以無思,難以愁勞。神氣滿室,莫之能留。守之者昌,失之者亡。動靜休息,常與人俱。

  採取鼎中的先天一炁,即是水中金也。金在五行之中其色主白,故雲類白。及采得之後,入我身而為丹,丹之色則赫赤而朱矣。何故色朱?火色本赤也。蓋以火溫養,煉為表裏之故。然外雖為朱,裏則仍白。真居者,如真人之居於中也。中在何方?即方圓徑一寸之地,今之所謂方寸也。徑,即近也。方寸之間,混混沌沌似相扶持,而其實中藏之物,乃先天地生,巍巍尊高,無與倫比者也。《道德經》雲: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此即先天地生巍巍尊高之意。旁則似有垣闕,其狀好似蓬壺,回環周匝,關閉四通,均須踟躇。

  垣,牆垣也;闕,宮闕也;蓬壺者,外丹地元術有蓬壺等物,此處亦可形容坤鼎四周景象;踟躕,謂房室相連之狀。或謂:閣旁小室,亦曰踟躇。注家有以行走徘徊、不進不退為說者,于本文之義不合。

  守禦更當固密,尤宜閼絕奸邪。閼,遏也;奸邪,即不明道之門外漢也。曲閣相通,以戒不虞,或指一時恐有奸人入內,修丹者可以隨時見機走避,以防萬一也。蓋謂雖以環匝關閉,四通踟躕,守禦固密,閼絕奸邪矣,猶恐萬一有不測之事發生耳。謹之至,慎之至也!可以無思,難以愁勞,又指內養之事矣。然而神氣滿室,莫之能留者,蓋不知守之者昌,失之者亡,動靜休息,常與人俱之道理耳。

  勤而行之,夙夜不休。伏食三載,輕舉遠遊。跨火不焦,入水不濡。能存能亡,長樂無憂。道成德就,潛伏俟時。太乙乃召,移居中州。功滿上升,鷹籙受圖。

  辛勤而行之,晝夜不休,至誠無息也。此節指道成上升,功行圓滿之時。本文頗顯,不必細解。

  伏食三載,即後代丹經所謂三年乳哺也。知幾子謂:伏食者,乃伏先天真炁,非指天元神丹。太乙者,指天上至尊之神,即玉皇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5 道術是非章第十五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13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道術是非章第十五

  是非曆藏法,內視有所思。履鬥步罡宿,六甲次日辰。陰道厭九一,濁亂弄元胞。食氣鳴腸胃,吐正吸外邪。晝夜不臥寐,晦朔未嘗休。身體日疲倦,恍惚狀若癡。百脈鼎沸馳,不得清澄
居。累土立壇宇,朝暮敬祭祀。鬼物見形象,夢寐感慨之。心歡而意悅,自謂必延期。遽以天命死,腐露其形骸。舉措輒有違,悖逆失樞機。諸術甚眾多,千條有萬餘。前卻違黃老,曲折戾九
都。明者省厥旨,曠然知所由。

  內視有所思者,此言存想。履鬥步罡宿,六甲次日辰者,陸雲此法無考。陶雲:即選時日以行子午也。

  陰道厭九一者,此言采戰。九一,即九淺一深。陶雲:分上、中、下三峰,采人精氣,托號泥水金丹也。《玉房秘訣》雲:凡施瀉之後,當取女氣以自補複,建九者,內息九也;厭一者,以左手殺陰下,還精複液也;施瀉,即施泄;內息,即納息。厭一,即壓一;殺陰下,即用手指緊按陰穴,此穴在肛門之前,陰囊之後。

  濁亂弄元胞者,即服紫河車也。食氣鳴腸胃,吐正吸外邪者,此言吐納。

  晝夜不臥寐,晦朔未嘗休;身體日疲倦,恍惚狀若癡;百脈鼎沸馳,不得清澄居。此皆今之煉魔法。

  累土立壇宇,朝暮敬祭祀;鬼物見形象,夢寐感慨之;心歡而意悅,自謂必延期;遽以夭命死,腐露其形骸。此皆漢武禱祀之法。

  前卻違黃老,曲折戾九都者,前卻曲折,皆做功夫之姿勢,違背黃帝、老子之道。《玉房秘訣》雲:今陳八事,其法備悉,伸縮俯仰,前卻屈折,帝審行之,慎莫違失。戾,亦違背之意。九都,諸家皆謂九幽、酆都。

  道藏清字型大小《張真人金石靈砂論》中《黑鉛篇》引《九都丹經》云:修煉九光神丹,將鉛抽作,千變萬化,不失常性,惟鉛與汞。

  據此可知,九都乃書名。戾九都,眾謂獲戾於九幽、酆都,其實非是,乃指古有《九都》仙經,謂曲折的姿勢,不合古時《九都》仙經也。

(按:“戾九都”三字,以前從未有人解出,乃吾師攖甯夫子獨到之見,可謂別具隻眼者)
(按:此章辟一切旁門外道,不合魏公之法者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6 二八弦氣章第十六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16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二八弦氣章第十六

  偃月作鼎爐,白虎為熬樞。汞日為流珠,青龍與之俱。舉東以合西,魂魄自相拘。上弦兌數八,下弦艮亦八。兩弦合其精,乾坤體乃成。二八應一斤,易道正不傾。

  偃月者,仰而倒曰偃。半弦之月,其形半偃,名曰偃月。此處以象坎卦也。前文有:坎戊月精。

  鼎爐,一物也。或雲二物,鼎指乾,爐指坤。鼎爐者,謂鼎下之爐也。

  白虎,即爐中應時產生之先天炁也。熬者,以火燒物曰熬。樞,動機也,此即指爐中暖氣發動之機。

  流珠者,丹經中水銀名汞,以象我家之真精,水銀、真精皆流動,如珠走盤而不定,故曰流珠。

  青龍者,五行汞為木,木屬青龍,即我家之真火。其實青龍、流珠一物也。

  東家者,青龍、汞、木,皆在東方,道書雲:東方甲乙木。故我家為東家。西鄰者,白虎、鉛、金,皆在西方,道書云:西方庚辛金。故彼為西鄰。

  魂魄相拘者,《悟真》云:但將地魄擒朱汞,自有天魂制水金。

  即魂魄相拘意。

  乾坤體,即聖胎。

  上下弦者,此上下弦有兩種解釋:一專指坤爐之中前半月,後半月,前金後水,進陽火,退陰符而言;一謂上弦兌是少女,下弦艮是少男,上弦、下弦乃指彼我而言。

  以偃月作為鼎爐,鼎爐之中有白虎,以為熬樞。離之汞日,名曰流珠。流珠之中,常有青龍與之相俱,故舉我東家,以合彼西鄰,則乾之天魂,與坤之地魄,自相拘戀。

  夫乙太陰月象論,自朔旦至初八是乃上弦兌數之八日,自既望至二十三,是乃下弦艮數之八日,上下兩弦,共合其精,乾坤之體,於是乃成。而上八下八,二八十六,正應一斤之數,則大易日月相交之道,合乎中正而不傾頹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7 金火含受章第十七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17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金火含受章第十七

  金入於猛火,色不奪精光。自開闢以來,日月不虧明。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金本從日生,朔旦受日符。金返歸其母,月晦日相包。隱藏其匡廓,沉淪子洞虛。金複其故性,威光鼎乃
熹。

  朔旦,即初一也;日符,即太陽光;金返歸其母,金即月魂月光,母即母家,指月體當晦之時,好象月中的金性已離月他往,所以光重現說返歸其母;鼎,指坤鼎;熹,謂光明貌。

  金放在猛火中鍛煉,其精光之色,不為火所奪去,只有愈煉而愈精光。自從開闢到今,太陽太陰,仍是如此,不虧其本體之光明,所以金則不失其重量。日月之形,依舊如常。

  夫月體為水,就是月魄;月光為金,就是月魂。然而月光月魂,卻是得到太陽光的反射而生出,所以說金本從日生。朔旦受到日符,月中的金性,正如重返歸到母家來了。當月晦之日,月中的光明被日體相包,隱藏在太陽的匡廓之中,沉淪於洞然虛空之際,日月合璧,所以一點也看不出來,然而並不是沒有,乃是隱藏在裏邊而不現。若等到朔旦為複、三日生明之後,則月中之金光又複其故性矣。

  而於是威光之鼎,乃熹然而熾盛,可以供離家之採取矣。

  或又云:“金複其故性者,乃金來歸性初,是取坎填離之意。威光鼎,指離非指坎也。”但與《參同契》本文似不甚相合,至道理亦可相通。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8 二土全功章第十八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19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二土全功章第十八

  子午數合三,戊己數居五。三五既和諧,八石正綱紀。土遊於四季,守界定規矩。呼吸相含育,佇息為夫婦。黃土金之父,流珠水之子。水以土為鬼,土填水不起。朱雀為火精,執平調勝
負。水盛火消滅,俱死歸厚土。三性既會合,本性共宗祖。

  子為坎水,其數一,即天一生水;午為離火,其數二,即地二生火。一加二合為三。戊為坎土,己為離土,數居五,即天五生土。

  合子午之三,與戊己之五,三五既得和諧,即水火土三者調和之意也。而三與五為八,正如外丹中八石之得正綱紀也。

  八石,乃外丹爐火中所用者。有二說:即朱砂、雄黃、雌黃、硫黃、空青、雲母、硝石、戎鹽(即青鹽)為八石;另一說則將雲母、硝石、戎鹽改硼石、膽礬、信石,其餘五種不變。

  八石正綱紀者,等於下文“土游於四季,守界定規矩”之意。

  土既是喻言,則八石亦未嘗不是喻言。蓋中央之氣,既已和諧,因此八方之氣,亦各正其位矣。夫土為人身之真意,故在彼為戊,在我為己。四季在一年為春、夏、秋、冬,在五行為水、火、木、金,在人身為精、神、魂、魄也。

  游于四季者,猶真意周流乎一身精神魂魄(水、火、木、金;冬、夏、春、秋)之中,倘將真意收在戊己之中宮,守其界限,定其規矩。

  守界定規矩,上陽子謂:東有氐土,能守青龍之界;西有胄土,能規白虎之威;南有柳土,能矩離火之戶;北有女土,能定坎水之門。

  呼吸順自然之真息,綿綿若存,由粗人細,馴至神依息而凝,息戀神而住。一收一放,呼吸調和,攝取外來真一之炁,人吾戊己之宮,與我久積陰精,兩相含育,而精神魂魄,亦歸於中。呼吸漸次佇定,陰陽結合,成為夫婦矣。

  然何以能如此哉?蓋黃土為坎中之戊,戊土為先天乾金。先天乾金生於戊之中,故黃土為土之父(土生金也)。流珠為離家木汞,木汞生於水,故為水之子;而土能克水,故水則以土為鬼。

  克我者為鬼,《悟真》雲:“真土擒真鉛,真鉛制真汞;鉛汞歸真土,身心寂不動”。鬼,即歸之意。木為水子,自亦從母而歸土矣。

  水木俱於土,則土勢太盛矣。土勢太盛則水無所用,故土填水不能起。然五行陰陽,當以調和為貴,不可有太過不及。今土勢太過矣,故須以朱雀之火精,執其平衡,以調其勝負。

  (按:調和鉛汞要成丹,大小無傷兩國全。大國指坎,小國指離)

  夫朱雀火精,在人為心神,即以心君之神火,下照於水土氾濫之處(水土泛溢,即喻一身之濁陰太盛,而致氣機不運,或生痞脹等症)。於是乎火為水滅,水不氾濫,水火調和,陰陽既濟,而俱歸於中宮之厚土(此節當參看外丹書),則水、火、土之三性,俱歸而合一。於是乎知本來之原性,實共一宗祖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19 金丹妙用章第十九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20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金丹妙用章第十九

  巨勝尚延年,還丹可入口。金性不敗朽,故為萬物寶。術士服食之,壽命得長久。金砂八五內,霧散若風雨。薰蒸達四肢,顏色悅澤好。發白皆變黑,齒落生舊所。老翁複丁壯,耆嫗成姹
女。改形免世厄,號之曰真人。

  此節言效驗,本文已顯,不必再解。惟“老翁複丁壯,耆嫗成姹女”一節頗堪研究,今遂略作探討。

  老翁、耆嫗者,古人七十歲曰老,六十歲曰耆;丁壯者,漢朝法制,男子滿二十歲為丁;姹女即少女之意。

  耆嫗用何種方法可以變為少女,所有數十家《參同契》注解皆不言及於此。或謂是服食外丹所致,然《參同契》第二十章有云:欲作服食仙,宜以同類者。爐火燒煉之外丹,非人之同類,竊恐不合《參同契》本意。

  除去爐火燒煉之外丹,則本章所謂“金砂入五內,薰蒸達四肢”者。金砂果為何物乎?據陸先生《測疏本•內以養己第十三章》注解中有云:“果能收視返聽,閉口勿談,則心息相依,神炁相守,自然打成一片。而和順積中,英華外鬯矣。故曰黃中漸通理,潤澤達肌膚。不言老翁丁壯,耆嫗成姹者何?非陽丹故也。”可知陸先生之意,認金砂為陽丹。

  然則陽丹又是何物?陸先生又引上陽子之言曰:“一者坎之中爻也。一之為妙,非師莫傳。世人不知一者掩蔽之妙,執言內煉可以成道,而獨修孤陰一物。至論藥自外來,又認為房中采戰之術,豈不誤哉?”據此,可知陸先生所謂陽丹者,即坎卦之中爻。

  夫坎卦之陽丹既已具足,果能保守此中爻之一而煉養之,留為自用,則可以成己。若以其有餘者,轉而佈施與人,又可以利人,豈不兩全其美乎?

  若問坎卦中爻之一從何而來,則仍從乾卦而來,蓋乾坤二卦,彼此以中爻互換之後,乾方變而為離,坤方變而為坎。乾不與坤交,雖破體之後,不能算是離卦,縱到衰老,只可算是殘缺不完之乾卦而已。坤不與乾交,雖二七之期已過,不能算是坎卦,至老仍是坤卦。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0 同類相從章第二十 于 周二 8月 31, 2010 3:22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同類相從章第二十

  胡粉投火中,色壞還為鉛。冰雪得溫湯,解釋成太玄。丹以砂為主,稟和于水銀。變化由其真,終始自相因。欲作服食仙,宜以同類者。

  胡粉,鉛所造之粉也。若投入火中熔化,色雖變壞,還複凝結為鉛。冰雪已成為質,若得溫湯解釋,仍然化為太玄。太玄者,水也。蓋謂理有其本性,總可還元。

  丹,或作金。夫金者,鉛也,炁也,坎中之戊,陰中陽也;砂者,汞也,神也,離中之己,陽中陰也。鉛之所以能來者,必須以汞迎之。鉛外來是為客,汞在內是為主。鉛以汞為主,即金以砂為主也。

  稟,或作面。水銀,則玉池金鼎也,彼此兩家均有之,在彼家或稱神水,有時則直稱之為水銀,如《悟真篇》謂:“玉池先下水中銀”;在我家有時亦或以汞名之,惟有真汞假汞之分。此所謂稟和於水銀者,當是真汞。真汞神水,蓋能調和陰陽者。故雲:稟和于水銀。

  金砂之所以能變化者,由其有神水與真汞也。然此神水、真汞究是何物?則只能意會,難以言宣。蓋稱神稱真,均是微妙而不可測者。是在學者于恍惚杳冥中去領悟之耳。若能悟得此真,則知始終,終始皆須相因此真而成變化,故知欲作服食之仙,宜以陰陽之同類為之。

  植禾當以黍,覆雞用其卵。以類輔自然,物成易陶冶。魚目豈為珠,蓬蒿不成檟。類同者相從,事乖不成寶。是以燕雀不生鳳,狐兔不乳馬,水流不炎上,火動不潤下。

  此篇無甚深意,不必細解。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1 背道迷真章第二十一 于 周日 12月 19, 2010 12:20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背道迷真章第二十一

  世間多學士,高妙負良才。邂逅不遭遇,耗火亡資財。據按依文說,妄以意為之。端緒無因緣,度量失操持。搗治羌石膽,雲母及礜磁。硫黃燒豫章,泥汞相煉飛。鼓鑄五石銅,以之為輔樞。雜性不同類,安肯合體居。千舉必萬敗,欲黠反成癡。僥倖訖不遇,聖人獨知之。稚年至白首,中道生狐疑。背道守迷路,出正入邪蹊。管窺不廣見,難以揆方來。

  邂逅,即不期而遇,邂逅不遭遇者,即言未能不期而遇真師傳授煉丹正法;耗火亡資財者,言白費爐火燒煉之資,而無所得;端緒無因緣者,言對於丹法之首尾始末,無因緣而知;度量失操持者,
言度數之長短,劑量之輕重,亦沒有把握。

  羌石膽,即膽礬,此物產於西羌。礜磁者,礜,音遇,即砒石之類;磁,即磁石。豫章者,木名,用以燒火煉藥,如用桑柴火之意。泥汞者,泥如六一泥之類,汞即朱砂中煉出之水銀,泥汞即泥
包水銀也。五石銅,即以五色石和入銅內,鑄各種器具,取其美觀,漢時頗為風行。

  欲黠反成癡,即弄巧反成拙之意;僥倖訖不遇,即妄想非分,終無所遇。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2 三聖前識章第二十二 于 周日 12月 19, 2010 12:24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三聖前識章第二十二

  若夫至聖,不過伏羲,始畫八卦,效法天地。文王帝之宗,循而演爻辭。夫子庶聖雄,十翼以輔之。三君天所挺,疊興更遇時。優劣有步驟,功德不相殊。製作有所踵,推度審分銖。有形易忖量,無兆難慮謀。作事今可法,為世定此書。素無前識資,因師覺悟之。皓若褰帷帳,嗔目登高台。《火記》不虛作,演易以明之。《火記》六百篇,所趣等不殊。文字鄭重說,世人不熟思。尋度其源流,幽明本共居。竊為賢者談,曷敢輕為書。若遂結舌喑,絕道獲罪誅。寫情著竹帛,又恐泄天符。猶豫增歎息,俯仰輒思慮。陶冶有法度,未忍悉陳敷。略述其綱紀,枝葉見扶疏。

  庶聖雄者,在眾聖中為最傑出者;天所挺者,即天之所特產也。

  優劣有步驟,製作有所踵等六句,言作《參同契》之由來。

  皓若褰帷帳者,皓然若褰開帷帳,忽覺一室生明。言因遇師覺悟之後,徹底明白矣。
嗔目登高台者,張開兩目,登在高臺上,則一覽無餘,遠近皆見矣。

  《火記》者,丹經也。六百篇者,謂古有《火記》六百篇。此喻言也,非實有此數。存存子說:《火記》演于易卦,六百篇,十個月之候,朝屯暮蒙,一月六十卦,十月六百卦,卦相同,較以六百,篇篇相似。

  幽明本共居者,言顯明之法,即有隱秘之玄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3 金火銖兩章第二十三 于 周日 12月 19, 2010 12:33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金火銖兩章第二十三

  以金為堤防,水入乃優遊。金計有十五,水數亦如之。臨爐定銖兩,五分水有餘。二者以為真,金重如本初。其三遂不入,火二與之俱。三物相含受,變化狀若神。
 
  以金為堤防者,金,即鉛也;堤防,即築土以制水也。鉛能防汞,使汞不飛也。

  水人乃優遊者,謂庚金所生之壬水也。此皆指彼鼎中之物。蓋金者剛氣,太剛必折,故須得柔和之水氣相併入內,乃得優遊而閑暇,從容而不迫。

  金計十五者,悟元子謂:“先天真金自一陽複,而漸至於純全,圓陀陀,光灼灼,通幽達明,如十五之月,光輝盈輪,無處不照。”

  取數為十五,此金之本數也。有一分金,即生一分水;有十分金,即生十分水。如月十六,一陰潛生,至三十日,光輝盡消,複為黑體,取數亦為十五。故曰:水數亦如之。此言人身之中,陰陽必須平均也。

  然臨爐以定銖兩,則金數雖是十五,水數則不得用十五,非但不得用十五,即五分之水,已為有餘。何以故?蓋金為先天之金,其初生一二分之水,有水之氣而無水之形,謂之先天真一之壬水。因
其接近乎先天之金,故此水至真。是曰:二者亦為真。惟真金能生真水,亦惟真水能生真金。真者不增不減,不敗不壞,故金之重如本初。

  雖然假者亦真之所化,真者即假之還元。真金生水,在一二分之際,則有氣無形,恍惚杳冥,此為壬水。若漸到三分,則氣已化液,落於後天,即為癸水矣。癸水氣濁,不可入也。故雲:其三遂
不入。

  夫當壬水生到二分之際,既知其為真,則亟須以丙火二分與氣相俱。然後金水與火,三物在鼎爐之間,互相含受,其變化之狀自爾若神矣。丙火,即真汞也。與之俱者,即運汞迎鉛,凝神入氣穴
之法也。

  下有太陽氣,伏蒸須臾間。先液而後凝,號曰黃輿焉。歲月將欲訖,毀性傷壽年。

  上文三物既相含受,變化狀已如神,然終須賴有太陽之氣,伏蒸于下,方能須臾之間熏騰,由河車載而逼之上升。當其升之時也,先是液體,及其繼也,降下而至丹田,乃凝而為丹,號之曰黃輿。
所以名黃輿者,因其上升之時,兀兀騰騰,如車輿行于黃道之上也。

  陸雲:“此明以汞求鉛之義。”

  太陽氣,離宮火也。須臾間,一時半刻也。作丹之法,乘其爻動之期,運一點真汞以迎之(按:運汞迎鉛,須先將汞煉好,煉汞即煉己之神也),則火蒸水沸,其金丹隨水而上矣。爾其貫尾閭,上泥丸,下重樓,入紫庭。先則氣化為液,而有醍醐甘露之名;後則液凝為丹,乃有黃輿之號。黃輿者,以其循河車而逆上,行于黃道之中,如車輿然,故以名之。到此則金公歸舍,還丹始成。

  歲月者,攢年成月,攢月成日,攢日成時。而一時之中,分為三符,求鉛之候只用一符。所以如此之速者,知止足也。故攢簇之歲月欲訖之時,不能持盈守滿。忽爾姹女逃亡,是謂毀性。金汞歸
性,性即毀矣。

  金液何附?所謂藏鋒之火,禍發必克,年壽之傷,無足異者。

  形體為灰土,狀若明窗塵。搗合併治之,馳入赤色門。固塞其際會,務令致完堅。炎火張於下,晝夜聲正勤。始文使可修,終竟武乃陳。候視加謹慎,審察調寒溫。周旋十二節,節盡更須親。氣索命將絕,休死亡魂魄。色轉更為紫,赫然成還丹。粉提以一丸,刀圭最為神。

  灰土,外丹中名目;塵,因日光而顯。

  形體乃渣濁的東西,是後天,終須為灰,為土。惟其狀若明窗之塵,光明而有耀,為先天之炁也。此炁能生金生水,伏鉛伏汞。

  若搗合而並治之,即馳入赤色之門。

  搗合,即陰陽交合也;赤色門,即種入乾家交感宮之意,因乾為火赤故也。又曰赤色門,離宮,亦通。

  馳入之後,即當固塞其交際會合之竅,務令它完固堅凝。然欲如此,必須使炎火伏蒸於下,亦即神光下照之意。

  炎火者,或雲離宮火,即太陽氣伏蒸之意。如此,方能使氣水上騰。朝暮如此,則晝夜有河車轉運之聲,似極辛勤。蓋始則用文以修之,恍惚杳冥,混混沌沌也;終則以武而鍛煉,載金上升,驅
逐陰邪也。

  文武者,文武火也。陸雲:“文火為先天,武火即固際、守禦等火”。如此一文一武,即所謂一爻剛兮一爻柔也。

  候視加謹慎者,防臨爐時走丹也。即依時加減定浮沉,進火須防危甚之意。審察調寒溫者,即審察自己之精神氣血,有否太過不及之處。若覺其人體肥多濕,陰盛陽衰者,當以武火鍛煉,即專氣
存神,使濁陰氣化為清陽也;若或體瘦多火,陽亢陰虛者,當以文火溫養為重。如何溫養?即致柔守靜,使亢陽化為和陰也。

  陰化為陽,為調其寒;陽化為陰,為調其溫。此之謂調寒溫。

  又養丹之時,須要念不可起,念起則火燥;意不可散,意散則火寒。

  此亦是調寒溫。又性功主養,屬陰,而陰性寒;命功主煉,屬陽,而陽性溫。性命雙修,陰陽互濟,是亦是調寒溫之例。

  十二節者,即卦節也。由複而剝,由剝而複,陰極則陽,陽極則陰,六陰六陽,迴圈周流,終而複始,故曰節盡更須親。

  此迴圈之道無端,丹道、人道、天道、地道、一年、一月、一日、一時均不能外,此卦節之周旋也。是以神氣索然,命似將絕,休息而死,亡其魂魄矣。

  索,盡也;休死,當作體死。

  不料絕後重蘇,大死再活。且道貌盎然,色更轉而為紫,赫然成為還丹矣。

  紫者,戊土為灰色,己土為紫色。紫為木火,合色青與赤也。

  有道之人必有紫色,故道祖過函谷,文始真人望見有紫氣東來矣。

  提者,以甲撮物曰提也;刀圭者,十分之一方寸匕也。粉提刀圭者,小而少也。言還丹雖是至微至小,而其用至神,故曰最為神。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4 水火情性章第二十四 于 周日 12月 19, 2010 12:36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水火情性章第二十四

  推演五行數,較約而不繁。舉水以激火,奄然滅光明。日月相薄蝕,常在晦朔間。水盛坎侵陽,火衰離盡昏,陰陽相飲食,交感道自然。名者以定情,字者緣性言。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

  因煉丹與五行甚有關係,故須推演五行之數理,即推演五行生成之數。然其數理亦極較約而並不繁,不過舉彼鉛水,以激我汞火,則能奄然消滅我汞火妄動之光明。

  水者,鉛水也,即彼之真水,當於杳冥中求之。火者,汞火也,即我之欲火。然光明的本性,並非永滅也,亦不過如日月之互相薄蝕,常在晦朔間合符之時,暫時淹滅耳。若到初三之後,則重複光
明,金複其故性矣。

  薄,迫近之義;蝕者,日蝕月蝕也(日蝕大抵總在初一日,因日月立在同一條線上;月蝕總在望日,因日、月、地球三者同立在一條線上)。是以水盛者,則坎宮之水必來侵陽;火衰,則離日之光必致晝昏。蓋陰陽相射之道,如彼此互相飲食,其交感之道實自然而然也。

  名字者,本為一人有名有字,名屬於情,字屬於性。寂然不動,曰性;感而遂通,曰情。名者定情,離欲求坎;字者緣性,坎願嫁離。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名者,以定彼情之動。字
者,則緣我性而言。仇注:一說古人締婚有納彩問名,女子許嫁,則笄而加字。名者,以定情,男求婚於女也,此喻以性攝情;字者以性言,女作配於男也,此喻情來合性。借婚姻之事,以喻陰陽交
感之道,名字皆就女家言。以相對而論到,彼為金情,我為木性,彼之金情,來歸我之木性。《西遊演義》謂:“金來歸性還同類,木去求情亦等倫。”

  性初者,謂我原初之木性,本與金合,及情竇既開之後,乾金方破而為離。今仍得彼之金情,來還我原初之木性,故為歸性初。

  金木既合,返本還原,故稱還丹。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5 古今道一章第二十五 于 周日 12月 19, 2010 12:38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古今道一章第二十五

  吾不敢虛說,仿效古人文。古記題龍虎,黃帝美金華。淮南煉秋石,玉陽嘉黃芽。賢者能持行,不肖無與俱。古今道由一,對談吐所謀。學者加勉力,留念深思惟。至要言甚露,昭昭不我欺。

  古題龍虎記者,真一子彭曉《周易參同契通真義•序》中言魏伯陽真人得古文《龍虎經》,盡獲妙旨,乃約《周易》撰《參同契》三篇。愚按:今世所傳《龍虎上經》題軒轅黃帝著,其作用是講神
丹,其文義頗有幾分類似《參同契》,是否魏真人當日見之《龍虎經》雖未敢斷定,若竟謂《龍虎經》是後人偽作,亦無確據,存而不論可也。

  金華者,兌也;秋石者,艮也;黃芽者,水火二者相合而生成者也。淮南王,漢劉安,厲王之子,封於淮南,因號淮南王。性好道,感八公授道。王棄位,隨八公往壽州修煉,丹成而去,今八公
山現在。玉陽,或作王陽,漢時有益州刺史,常好道,以作金救人,故陽貴此,立號黃芽,但此均外丹名也。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2頁)]

前往頁面 : 1, 2  下一步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