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什麼是人生的八苦熬煎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什麼是人生的八苦熬煎 于 周二 1月 18, 2011 5:38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http://www.hxss.org/article/1131.html

什麼是人生的八苦熬煎

八支分苦:生,老,病,死(四大瀑流),怨憎會苦,愛別離苦,不欲會苦,求不得苦。

生苦:南瞻部洲的人們大多數是胎生的,以尋香的意識,趨入父母的精血中,便形成凝膜、皮包、血肉、肉團和支節等肢體。

  住胎時期的痛苦:
    肢體和分支等諸根圓滿具足的時候,感覺到母胎中非常狹窄、異常臭惡、漆黑一片,猶如關在監獄中一樣痛苦。

    母親食用熱的飲食時猶如在火中燒灼一樣痛苦;母親食用冷的飲食時,猶如浸在冷水中一樣痛苦;母親睡覺時如被山壓著一樣痛苦;母親飽足的時候,猶如夾在山崖中間一樣痛苦;母親飢餓的時候,猶如墮入深谷般痛苦;母親行走時,猶如被風刮走般痛苦。
  
  這樣住胎月數圓滿以後,出生時被三有的業風吹動,頭足翻轉顛倒。通過產門時猶如被一個大力勇士拉著腳拽出來,摔打在牆壁上一樣痛苦。從整個盆腔中間出來時,猶如通過(鐵斧頭上的)鐵孔一樣痛苦。如果母親產門狹窄不能生出,也許就死在母腹中或者母子二人全都死亡,即使沒有死但已感受到接近死亡的痛苦。蓮花生大士曾說:「母子二人中陰邁半步,除母頜骨余骨皆分裂。」

  出生後被放到墊子上時,猶如落到荊棘叢中一樣痛苦;剝脫背上的胎膜時,猶如活活剝皮般痛苦;擦拭身上的不淨物時,猶如用荊棘的鞭子抽打一樣痛苦;母親抱在懷裡的時候,猶如鷂鷹叼捉雛雞一樣痛苦;在頭頂塗酥油(藏族的風俗,小孩出生後祝願吉祥的儀式)時,猶如捆綁後拋到坑裡一樣痛苦;放在睡床上時,猶如沉溺於糞尿之中。無論出現飢渴病痛等什麼痛苦時只是啼哭而已。

  當發育成長到韶華之年時,表面看來青春美滿,但實際上人的生命一天天在不斷縮短,正一步一步走向死亡。今生世間的一切瑣事沒有了結圓滿之時,猶如水面的波紋一樣此起彼伏、不斷湧現。這一切也都是與罪業相關聯的,所以只能成為惡趣之因。

老苦:輪迴之事無有實義,並且沒有完結的時候,正在享受之中,不知不覺就已感受到衰老的痛苦。

  這時週身體力逐漸減弱,豐美食品不能消化;眼根減弱,看不到遠處的景物或細小的物體;耳根減弱,無論說話聲音如何,都聽不清楚;舌根減弱,品嚐不出飲食的味道,並且說話吞吞吐吐;意根減弱,記憶模糊、健忘,昏昏沉沉;口中牙齒脫落,不能咀嚼堅硬的食物,而且口齒不清;體溫失調,衣服稍微有些單薄,便會覺得寒冷;支撐力下降,所以不能承受重衣,雖然渴望欲妙受用,卻無力享用;身體的風脈衰退,所以承受力、忍耐力很脆弱;受到眾人的欺辱,所以內心異常痛苦;因身體的四大紊亂,所以遭受許多疾病和損害,一切行動也是無力艱難。如米拉日巴尊者說:「拔出牧樁之起式,悄捉小鳥之走式,重物落地之坐式,倘若具足此三時,祖母身衰心意敗;外皮集聚諸皺紋,內失血肉現凹凸,癡啞盲聾境迷亂,倘若具足此三時,祖母示現憤怒母;身著沉重襤褸衣,口食冰冷渾濁食,睡處四層皮墊褥,倘若具足此三時,人狗踐踏似證士」。

  站起的時候,不能立即起來,要用兩手插在地上,就像從堅硬的大地中拔出牧樁一樣;行走的時候,彎腰低頭,雙足不能迅速起落,緩慢而行,就像孩童悄悄地去捉小鳥一樣;坐下的時候,由於手足所有的關節疼痛難忍,不能輕緩坐下,身體沉重落下時,如同重物墜落到大地上一樣;身體的肉已耗盡了,所以皮膜聚集,身體和面部全都佈滿了皺紋,體內的血肉減少,所以骨節全都很明顯,牙腮骨、關節頭全都凸出在外,記憶力減退,所以變成了癡啞、盲聾,意識模糊,體力減弱,並且美麗容顏已消失,所有的衣服沉重破舊,飲食也是殘羹剩飯,舌的功能喪失,所以感覺所有的食物又冰冷又渾濁;身體沉重,所以無論做任何事都極不方便,即便是四周都有依靠物,也不能經常從床上起來。

  那時候,外面的幻身衰老,裡面的意識頹敗,非常痛苦;容顏美貌消失後,皮膚出現了許多皺紋,所以示現了醜陋的憤怒母的形象;受到眾人的欺辱,並且在頭上踐踏,再也站不起來了,真好似無有淨垢分別的證悟者一樣,因無法忍受這種衰老的痛苦,所以內心希望盡快死去,但是實際上又非常害怕接近死亡,因此這種老苦,也等同於惡趣眾生的痛苦。

病苦:此身體是四大組合的本性,所以四大不調時,遭受風、膽、涎等各種疾病折磨,十分痛苦。

  身體和諸根旺盛之時,雖是精力充沛、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的精明強幹之人,但是一旦染上疾病,也會像被石頭擊中的鳥雀一樣,體力完全消失,臥床不起,身體稍作運動也很困難。問他:你哪裡痛啊?他連迅速回答的能力也沒有,說話也是有氣無力。

  睡眠時輾轉反側,如何睡也沒有舒適之時,而且食慾不振,夜不成眠,覺得白天晚上都很漫長。被迫感受藥味的苦、澀、酸及針灸等痛苦。想到依此病可能會突然死亡,又非常害怕、恐懼。由於遭到魔障或惡緣,身心不得自在,唯一處於迷亂的境界中,也有因此而自殺的。如果患了麻風或中風等病,活著和死了一樣,被逐出人群,自己看到自己的面容也很厭惡。

  總之,所有的病人生活都不能自理,暴躁易怒,別人所做的一切事都看不順眼,性格也比以前固執。如果病期過長,護理的人也不能一如既往地耐心照顧,經常遭受疾病折磨,非常痛苦。

死苦:臥於病榻之上不知起身,見到飲食也無食慾,遭受死亡的痛苦,所以心不歡喜,喪失了以往的勇氣、傲慢,處於迷亂顯現的狀態中。

  已到永逝之際,雖有親友圍繞卻無法挽留,唯有一人獨自感受氣息分解的痛苦。縱有無量的財產也無法帶走,雖然心中難割難捨,但這些財產也不可能跟隨。

  回憶往昔所造的惡業,心生懊悔,想到惡趣的痛苦便異常恐懼。死亡突然到來,顯得十分可憐,人間的一切就此而隱沒,生存的顯現已隱沒,所以身心不安。如果是一個罪惡深重的人死亡,臨終時,手抓胸口,胸口留下指甲印痕而死去。

  即是想起以前所造的罪業時,懼怕轉生到惡趣,想到自己有自在的時候未修持對臨終有利的正法,所以追悔莫及,痛苦萬分而以手抓胸,胸口留下深深的指甲印痕而死去。如米拉日巴尊者說:「若見罪人死亡時,為示因果善知識。」在這樣奄奄一息之時,惡趣的境界已經顯現,所有景象都是十分恐怖的,一切感受都是痛苦的,身體的四大內收、呼吸窘迫、肢體顫抖、意識迷亂、眼睛變成灰白色的時候,已離開了人間,死主閻羅來到,中陰的境界出現了,無依無怙,裸體空手離開人間,我們不能確保這種死亡今天不來。

  那時唯有正法決定有益,別無依處。如云:「念法始從母胎生,初生之時憶死法。」無論老幼死亡都會突然降臨,所以出生以後,就應修持對臨終有益的正法,但我們以前沒有憶念死亡,一直扶親滅敵,為住處、財富等而奔波忙碌,為了親戚朋友等的利益而以貪嗔癡虛度光陰,這的確是令人遺憾的。

怨憎會苦:即擔心遇到怨恨的敵人而對財產白天守望、夜間巡邏,為了養家餬口等終日庸庸碌碌,結果卻無濟於事,一切財產受用也會被敵人享用,白天遇到強盜夜間遇到盜賊或豺狼野獸等突然出現而遭損害。

  總之,無論有多少財產受用也只是積累、守護、增長等無量痛苦的本性。如怙主龍樹說:「積財守財增財皆為苦,應知財為無邊禍根源。」如米拉日巴尊者也說:「財初自樂他羨慕,雖有許多不知足;中被吝嗇結束縛,不捨用於善方面,乃著敵魔之根源,自己積累他人用;最後財為送命魔,希求敵財刺痛心,應斷輪迴之誘餌,我不希求魔之財。」擁有多少財富,就會有與彼同等的痛苦。

  例如,擁有一匹馬也會擔心它被敵人搶走、被盜賊偷走、草料不足等,雖然只有一匹馬,卻有許多痛苦。同樣擁有一隻羊也有擁有一隻羊的痛苦,甚至僅僅擁有一條茶葉也必定有擁有一條茶的痛苦。如云:「若無財產遠離敵。」如果沒有財產將遠離仇敵,安樂無比。所以應當觀修:如同往昔出世的活佛、聖者前輩的傳記中所說的那樣,根除一切對財產受用的貪執,像鳥雀生活一樣唯一修持正法

愛別離苦:世間輪迴的一切眾生都是貪愛自方、嗔恨他方、偏袒親戚、朋友、眷屬一方,為了他們而感受諸多痛苦。

  親戚朋友暫時聚合,但這也是無常的,都是別離的本性。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如果親友死亡或淪落他鄉,或被怨敵及其它損害,甚至比自己遭受痛苦的那些人還痛苦。特別是父母親慈愛憐愍兒子,擔心他們受凍、挨餓、乾渴、生病或死亡。兒子生病自己寧願死亡代受兒子的病苦,為了心愛的兒子,寧願獨自感受痛苦。

  同樣,憐愛親友等也擔心與他們分離而感受痛苦。可是,如果善加觀察,親友也不一定是真正的親友,父母親等雖然自以為慈愛孩子,但慈愛的方法是完全顛倒的,最終只是害了他們,給予食物、財產,為他們迎娶作為終生伴侶的妻子,實際是把他們束縛在輪迴的繩索上,並且教他們如何制伏敵人,如何扶助親友,如何增長財富等造不善業的方法,導致他們無法從惡趣深淵中獲得解脫,實際上再沒有比這更嚴重地危害他們的了。

  子女等也是如此,最初吸取父母親身體的精華,中間搶奪他們口中的飲食,最後奪取他們手中的財產。父母如何慈愛兒女,但他們反而損惱父母,父母親一生不顧痛苦罪業、惡語所積累的所有飲食財富,毫不吝惜地給予了子女,但他們無有一點感激之情,如果僅僅給予普通人一把茶葉,他們會很歡喜,但給自己的兒子五十兩銀板他也覺得沒什麼,還認為我自己父母的財物我理所應當享用,兄弟姊妹等也為了自己能得到財產而紛紛爭奪,給了他們也沒有謝意,而且給了還要索取,甚至父母的念珠裡有一顆很好的珍珠也要拿走。

  若是賢善的女兒,成了別人家的榮耀,對自己方面無有利益;如果是惡劣的子女,返回家中,使家人痛苦。其他的親戚也都是如此,自己富裕幸福圓滿的時候,所有的人把你像天人一樣看待並盡力饒益,飲食財富不需要也會送來。自己淪落衰敗的時候,即便沒有做一點錯事,也受到象仇人一樣的待遇,饒益他們反而以損害作回報。所以兒子、女兒、親友等無有絲毫實義。如米拉日巴尊者說:「子初悅意如天子,慈愍之心難形容,中間過分催索債,雖施一切無悅時,別人之女迎入內,大恩父母逐出外,父親呼喚不答覆,母親呼喚不應聲,後成冷淡之鄰居,勾結狡者造惡業,自生怨敵刺痛心,應斷輪迴之耙繩,世間子孫我不求。」又說:「女初笑顏如仙童,劫奪財寶具大力,中間討債無盡頭,父前公開索要走,母前暗地偷偷帶,施給不知報恩德,大恩父母心怒恨,後成紅面羅剎女,若善他人之榮耀,若惡自己禍害源,禍害魔女刺痛心,斷除無覺之憂愁,禍根之女我不求。」又說:「親友初遇見歡顏,密切來往漫山谷,中間酒肉如還債,送他一次還一度,後成貪嗔爭吵因,惡友訟因刺痛心,捨棄樂時之食友,世間親友我不求。」

求不得苦:在此世間中無有一人不希望幸福快樂,但是幾乎誰也不能如願以償。

  有人為了幸福建造房屋,但是房屋倒塌自己喪命;有人為了充飢食用飲食,但卻導致疾病危及生命;有人為了獲取勝利而奔赴戰場,卻一命嗚呼;有人為了追求利潤而去經營,卻遭怨敵破壞淪為乞丐等。為了今生的幸福、受用得到滿足,雖然盡力辛勤勞作,但是如果沒有前世的福德因緣,則即便只是暫時的充腹也很困難,並且自他備受痛苦,而最終所得到的只是墮入惡趣深淵無法解脫而已。所以,古大德云:「勤勞如山王,不及積微福。」無有了結之時的輪迴瑣事有何用呢?

  從無始以來便精勤成辦這些輪迴瑣事,結果只是感受痛苦而已。以前為了今生世間的目標,一個人於青年或晚年時辛勤忙碌的精進,如果把它用於修持正法上,那麼現在已成就佛果了或者雖未成佛,也根本不會再感受惡趣的痛苦。應這樣觀修:如今已了知取捨善惡的分界,此時,不應致力於成辦無有終結之時的輪迴瑣事,而應修持真實的正法。

不欲臨苦:於此世間中雖然無有一人希望感受各種各樣的痛苦,但不願意也要感受,如因往昔的業力成為國王的臣民、富翁的僕從等那些人,無有剎那的自由,不願意也成了那樣。

  他們僅僅犯了很小的過錯,就要感受許多痛苦,也是無可奈何,若現在被帶到刑場,也只好跟著去,此外無法逃脫,雖不情願也要承受那些痛苦,如全知龍欽巴(無垢光尊者)說:「夫妻親屬欲恆時,不離相伴然定離;賢妙住所欲恆時,不離安住然定去;暇滿人身欲恆時,不離常有然定死;賢德上師欲恆時,不離聞法然定離;殊勝善友欲恆時,不離相伴然定離。從今披著精進甲,應至無離大樂洲。深生厭離諸道友,無法乞人我勸勉。」

  所以,財產受用、幸福、名聲等產生的因是自己往昔積累的善業,如果有這樣的因,其善果不希求也自然會得到。否則,即便如何精勤成辦也不會如願以償,只能遭受不悅意的痛苦。所以應當依靠知足少欲這一無盡的財寶,修持真實的妙法,若不這樣,雖然入了佛法而精勤今生世間的瑣事,那只能是自己痛苦,被聖者呵責。如米拉日巴尊者說:「本來佛陀世間主,為摧八法說諸法,如今自詡諸智者,豈非八法反增長?如來護持諸戒律,為斷俗事而宣說,如今持戒諸尊者,豈非瑣事反增多?往昔僧人之威儀,為斷親屬佛宣說,如今僧人諸威儀,豈非過分顧情面?總之若未念死亡,修持正法徒勞矣!

  總的來說世間四大洲的眾生無有安樂,尤其是我們這些生在南瞻部洲的人們,如今處於五濁惡世,無有絲毫安樂之時,唯有感受痛苦。年復一年,月復一月,日復一日,朝夕即逝,時世越來越污濁,劫時越來越惡劣,佛法越來越衰敗,眾生的幸福逐漸減滅低劣,思維這些道理應生厭離心。

  此外,南瞻部洲是業力之地,所以一切賢劣、苦樂、善惡、高低、法與非法等都是不一定的,對於現量所見的這些情況,自相續中應該進行取捨,全知上師無垢光尊者說:「有時觀察自現順助緣,了知自現驗相為助伴。有時觀察違害逆緣現,斷除貪著迷亂之要點。有時觀察道友他人師,了知賢劣策勵勤修持。有時觀察空中四大變,了知心性無有勤作已。有時觀察自境室受用,了知如幻斷除執迷現。有時觀察他人財受用,了知悲心斷除輪迴貪。總之一切種種迷現法,觀察自性摧滅實執迷。」應如此修持。

下表是我們在生死輪迴中所受的八種苦:

(一)生苦,有五種

  (1)受胎,謂識托母胎之時,在母腹中窄隘不淨。

  (2)種子,謂識托父母遺體,其識種子隨母氣息出入,不得自在。

  (3)增長,謂在母腹中,經十月日,內熱煎煮,身形漸成,住在生髒之下,熟髒之上,間夾如獄。

  (4)出胎,謂初生下,有冷風、熱風吹身及衣服等物觸體,肌膚柔嫩,如被物刺。

  (5)種類,謂人品有富貴貧賤,相貌有殘缺妍丑等。

(二)老苦,有二種

  (1)增長,謂從少至壯,從壯至衰,氣力羸少,動止不寧。

  (2)滅壞,謂盛去衰來,精神耗減,其命日促,漸至朽壞。

(三)病苦,有二種

  (1)身病,謂四大不調,疾病交攻。如地大不調,舉身沉重;風大不調,舉身倔強;水大不調,舉身胖腫;火大不調,舉身蒸熱。

  (2)心病,謂心懷苦惱,憂切悲哀。

(四)死苦,有二種
 
  (1)病死,謂因疾病壽盡而死。

  (2)外緣,謂或遇惡緣或遭水火等難而死。

(五)愛別離苦

  謂常所親愛之人,乖違離散不得共處。

(六)怨憎會苦

  謂常所怨仇憎惡之人,本求遠離,而反集聚。

(七)求不得苦

  謂世間一切事物,心所愛樂者,求之而不能得。

(八)五陰盛苦

  五陰,即色受想行識。陰,蓋覆之義,謂能蓋覆真性,不令顯發。盛,熾盛、容受等義,謂前生老病死等眾苦聚集,故稱五陰盛苦。

  瑜伽師地論卷四十四別出以下八苦︰寒苦、熱苦、饑苦、渴苦、不自在苦、自逼惱苦、他逼惱苦、一類威儀多時住苦

觀察自身

一、種子不淨

  謂父母精血赤白二色和合成故。智度論雲 :是身種不淨,非余妙寶物,不由白淨生,但從穢道出。

二、住處不淨

  謂在母腹中,生髒之下,熟髒之上,不淨流溢,汙穢充滿,彼中住故。又海山云:不淨乃作衣裝,汙穢便為飲食。

三、自體不淨

  謂三十六物,皆是不淨共和合故。言三十六者。外有十二 ,發毛爪齒垢汗大小二遺眵淚涕唾。次有十二,皮膚血肉肪膏 腦膜骨髓筋脈。中有十二,心肝膽肺脾腎腸胃生髒熱髒赤痰白痰。 即知從頂至足,皆是不淨。永嘉師云:革囊盛糞,膿血之聚,不淨流溢 ,蟲蛆住處,鮑肆廁孔,亦所不及。

四、自相不淨

  謂九竅常流諸穢惡故。言九竅者。兩耳出垢。兩眼出眵淚。 兩鼻出膿涕。口出涎唾。大便道出屎。小便道出尿。智度論云:種種不淨 物,充滿於身中,常流出不淨,如漏囊盛物。

五、究竟不淨

  謂命終身壞,胖脹臭穢,膿血蛆分,不堪近故。天台云: 從足至頭,從頭至足,循身觀察。唯見胖脹壞爛,大小便道蟲膿流出, 臭劇死狗。心地觀經云:應觀自身臭穢不淨,猶如死狗。

金光明經云:

  我從久來恃此身,穢膿不可愛,雖常供養懷怨害,終歸棄我不知恩 。觀自身竟。復觀他人,若男若女所有之身,皆具五種不淨,乃至觀 一切世間有情之身,皆是不淨。故起信論云:應觀世間一切有身,悉皆 不淨。種種穢汙,無一可樂。既觀皆是不淨,貪愛之心自然不起。阿含 經說:昔有國王嗜欲無厭。有一比丘以偈諫曰:目為眵淚窟,鼻是穢涕囊 ,口為涎唾器,腹是屎尿倉。但王無慧目,為色所耽荒。貧道見之惡, 出家修道場
。天台云:雖觀不淨,能成大事。如海中死屍,依之得度

三大根本痛苦:變苦,苦苦,行苦

變苦:
  現在所擁有的片刻的安樂瞬間也將變成痛苦,例如,食用利益身體的飲食後腹內飽足,覺得很幸福時,(沒想到)胃腸裡生了寄生蟲,突然患了嚴重的浪踏病58,痛苦不堪。現在充滿快樂之時,如果被怨敵趕走了家畜,大火燒燬了房屋,突然遭受病魔的損害或聽到別人的惡語中傷等,快樂瞬間會變成痛苦。從這一點來說,凡輪迴中似乎擁有的安樂、幸福、名譽,其實都無有絲毫恆常、穩固的,皆不離痛苦的本性,因此應對輪迴之事生起厭煩心。

苦苦:
  前面的痛苦尚未斷盡時又遭受新的痛苦,如麻風病未痊癒又生毒癰59,毒癰還未好又生瘡;父親死後接著母親又亡,遭怨敵搶劫又死了親人。無論生在輪迴之何處,都是唯有以苦上加苦而度日,無有一剎那安樂的機會。

行苦:
  現在我們這些自以為安樂的人們,好像沒有親身感受痛苦,但實際上也絕未超越痛苦之因,如吃飯、穿衣、住房、受用、裝飾及宴會等,一切都成了造罪業的因,一切所作所為也全部不離造惡業的虛偽之行,這一切業果唯有感受痛苦而已。例如:僅僅就茶和糌粑而言,也不離痛苦之因。茶是漢地所種植的一種植物,在播種、剪葉等時殺了無數的眾生,從康定以下,依靠人力運上來的時候,每人要帶六十二卡60,他們所有的人將茶頂在頭上運來,所以前額的皮膚被磨得糜爛白骨清晰可見,但仍然還在運送。從康定以上用猵牛、犛牛、騾子等馱運上來的時候,所有的牲口也是腹背瘡傷61、毛脫皮爛等,感受無法想像的役使之苦。經銷茶葉時,唯以打妄語、違誓言等欺騙的手段或爭吵來銷售。大多數商品是用綿羊毛和羊羔皮兌換來的。這些綿羊毛也是同樣,夏季時,一隻羊身上的虱子及吸血蟲等含生與它身上的羊毛數量一樣多。當用剪刀剪羊毛時,這些含生大多數被割頭斷腰,內臟脫出而死;未死的也是與羊毛絞在一起,憋得喘不過氣而死去。羊羔皮也是如此,小羊羔剛剛出生,諸根圓滿具足並有了苦樂的感受,身體在發育成長,剛剛感受到人間的快樂之時,就立即被宰殺了。雖然是愚昧無知的傍生,也同樣渴望生存、畏懼死亡、害怕遭受氣息瓦解的痛苦。被殺的小羊羔的母親也如同死了獨子的母親一樣悲痛,這些都是我們現量所見之事。思維諸如此類的商品買賣,僅僅喝一口茶也不離惡趣之因。

  糌粑也是如此,最初開墾田地之時,地下所有的小蟲被翻到地面上來,地面上所有的小蟲被埋到地下,耕牛走到哪裡,烏鴉、鳥雀等都跟在後面不停地啄食著小蟲。當灌溉田地時,水裡所有的含生乾涸而死,旱地上所有的含生溺水而死。到播種、收割與舂磨等時,所殺的含生也不可勝數。如果想到這些,我們吃糌粑就如同在吃蟲蠅的粉末一樣。

  同樣,酥油和牛奶等雖然稱為三白三甜,算是無罪清淨的食物吧,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大多數小羊羔和牛犢被殺,未被殺的剛剛生下來便吃不到一口甘甜的母乳。主人用繩子將其拴在樁子上,行走的時候把兩個牛犢互相連在一起,吃一口母奶的機會也被剝奪了。主人取出牛奶的精華(酥油),母親身體的精華是孩子生命的源泉,牛奶被奪走後牛犢處於不死不活的地步。雖是強壯的母牛,(因主人日日抽取其身體的精華後),到了春季時,從臥處爬也爬不起來,精疲力盡,奄奄一息。大多數牛犢、羊羔也因飢餓而死,未死的這些也是乾癟羸弱,行走艱難,四肢萎縮,瀕臨死亡,猶如拔炒棍頭63一般。因此現在我們認為幸福的所有事物,包括口中吃的、身上穿的一切財物、食品、受用,也都是唯以造罪業而形成的,這一切之果報最終將要感受無邊的惡趣痛苦,所以現在一切表面上的快樂也是行苦的本性。

"大地及日月,時至皆歸盡。未曾有一事,不被無常吞!"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