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轉載-奧修,對蚊子要怎麼辦?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轉載-奧修,對蚊子要怎麼辦? 于 周四 3月 31, 2011 7:16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奧修,對蚊子要怎麼辦?

  蚊子是古代的靜心者,但是他們已經失敗了,因此他們反對任何在靜心方面成功的人。它們非常嫉妒,所以每當你在靜心,它們就來擾亂,來分散你的注意力。

  這並不是什麼新的事情,它一直都是如此,它在所有古代的經典裏面都曾經提到!在耆那教的經典裏尤其如此,因為耆那教的和尚都光著身子在生活。只要想想一個光著身子的耆那教和尚,和印度,和那些蚊子!馬哈威亞(>Mahavir:耆那教的鼻祖,又名大雄)必須特別指示對蚊子要採取什麼態度。他告訴他的門徒說,當蚊子叮你們的時候,你們要接受。這是最終的分心,如果你能夠戰勝這個,那麼就沒有其他的困難,沒有更大的困難。當他這樣說,他是知道的!光著身子在印度生活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有一次我停留在薩那斯(>Sarnath>),那是佛陀轉動達摩之輪(達摩是道的意思)的地方,是佛陀第一次講道的地方,那是最重要的講道,它成為一個新傳統的開端。在那裏,我跟一個佛教的和尚住在一起。

  我曾經看過很多蚊子,但是那些都比不上薩那斯的蚊子。普那的蚊子不算什麼!你要感到很高興!你很幸運,我沒有在薩那斯,那裏的蚊子真的很大一隻!

  即使在白天,我們也都習慣坐在蚊帳裏面。那個佛教的和尚會坐在一張床的蚊帳裏面,而我坐在另一張床的蚊帳裏面,我們就這樣交談。

  因為他要求我再來住,所以我說:「我以後永遠不要再來了。」我說:「永遠不要,永遠不要!這是我的第一次,也是我的最後一次。」

  他說:「這使我想起,多少世紀以來,佛教的和尚一直都在開玩笑說為什麼佛陀在第一次講道之後就永遠沒有再回到薩那斯來。他只來過一次,作了他的第一次講道,然後就逃掉了!」

  他到過其他地方很多次,他一定至少到過斯拉瓦斯提有三十次,他一定至少到過拉吉爾有四十次,以及其他很多類似的情形。他所拜訪過的每一個地方,他都會一再一再地再去拜訪,但是他只拜訪薩那斯一次,就永遠沒有再回到那個地方。

  「而,」那個和尚說:「那就是因為這些蚊子。你也說你將永遠不要再回來。」

  我告訴他:「至少有一件事我要跟隨佛陀!在其他事情上面,我不能夠跟隨他,我必須成為我自己的光,但是關於這件事,讓他成為光!」

  我知道那很困難,非常困難,但是你必須去學習,不要被分心那並非意味著你必須讓蚊子來剝削你!用每一種可能的方式來保護你自己,但是不要有焦慮,也不要被觸怒。保護你自己,避開那些蚊子,將它們丟開,將它們甩掉,但是不要被觸怒它們在做它們的事情,這一點必須被接受,它們並非特別在反對你。有人在吃他們的早餐、午餐、或晚餐,所以,要有禮貌一點你有每一種保護你自己的權利,但是不需要被觸怒。如果你被觸怒,那會擾亂你的靜心,而不是擾亂到蚊子,你可以很靜心地、很注意地、完全警覺地、沒有憤怒地將蚊子甩掉,試試看。

  真正的問題永遠都不是來自外在,真正的問題永遠都是來自內在的憤怒。比方說,當你在靜心的時候,狗在外面叫,你就立刻生氣說:「這些蠢狗!」但是它們並沒有以任何方式在打擾你的靜心,它們只是在享受它們的生活!它們一定是看到一個員警、一個郵差、或是一個門徙,狗非常反對制服,它們是反制服的,它們一看到制服就開始叫。它們不相信制服,它們有權利保有它們自己的信念,它們並非特別試圖要來打擾你

  蚊子在做它們自己的事,你必須保護你自己,你必須做你自己的事,不要被觸怒。問題只是在於你被觸怒。如果你不被觸怒,如果你不被周遭的蚊子所產生出來的一切令人討厭的事情所分心,你將甚至會對它們覺得感激它們給了你一個秘密的鑰匙

  如果蚊子無法使你分心,那麼就沒有什麼東西能夠使你分心,那麼你就達到了一個非常穩定的靜心狀態。

  靜心只不過是回到家,只不過是內在一個小小的休息。它不是在頌念一個咒語,它甚至不是一個祈禱,它只是回到家,作一個小小的休息。什麼地方都不去就是靜心,只要在你現在所在的地方,沒有其他的「那裏」——只要在你所在的地方,只要占著你日前所在的空間……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