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吕祖百字碑(素樸散人注)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吕祖百字碑(素樸散人注) 于 周五 7月 24, 2009 11:55 am

寂然

avatar
管理員
管理員
吕祖百字碑

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

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

氣回丹自結,壺中配坎離。陰陽生反復,普化一聲雷。

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自飲長生酒,逍遙誰得知。

坐聽無弦曲,明通造化機。都來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附:呂仙翁百字碑

本性好清靜,保養心猿定。酒不何曾飲,色欲己罷盡。

財又我不貪,氣又我不競。見者如不見,聽者如不聽。

莫管他人非,只尋自己病。官中不系名,私下憑信行。

遇有不輕狂,如無守本分。不在人殼中,免卻心頭悶。

和光且同塵,但把俗情混。因甚不爭名,曾共高人論。



百字碑注序

純陽呂祖,乃道門中第一慈悲聖賢也,自唐至今,千年有餘,或隱或顯,隱顯不測,警愚化賢,詩詞歌賦流傳於世者,不可枚舉;其專言修真次序、藥物火候無一不備者莫若《敲爻歌》、《百字碑》,而其言簡理明,易足開人茅塞者,又莫若《百字碑》;其字僅一百,其句僅二十,丹法有為無為,了命了性,始終全談,謂之上天梯,真天梯也。然為天梯,而世之修真者,不以為天梯者,每多求奇好異,以其此文無奇無異而棄之;殊不知金丹之道,真常之道,不奇之中而有最奇者存,不異之中而有大異者在,時人未之深思耳;如此文始言者,不過養氣降心住性耳,有何奇異乎?其行持之效,能結丹,能服丹,能逍遙,能通造化,豈不最奇大異乎?咦!不奇而奇,不異而異,學者能於祖師法言,極深研幾,循序漸進,未有不深造而自得者。予讀是文,多有受益,因歎有此天梯而人不識,大負祖師度世之苦心,爰是於每句之下,注解數語,以闡其微,願結知音,同上天梯,以報祖師之恩可也。

時 嘉慶三年歲次戊午 三月三日 素樸散人自序於自在窩中

養氣忘言守

性命之道,始終修養先天虛無真一之氣而已,別無他物,采藥采者是此,煉藥煉者是此,還丹還者是此,脫丹脫者是此,服丹服者是此,結胎結者是此,脫胎脫者是此,以術延命,延者是此,以道全形,全者是此,始而有為,有為者是此,終而無為,無為者是此,長生長者是此,無生無者是此,古經云:知得一,萬事畢。此語可了千經萬卷矣。但此氣,非色非空,無形無象,不可以知知,不可以識識,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不可形容,強而圖之○,這個而已;強而名之,儒曰太極,道曰金丹,釋曰圓覺;本無可言,有何可守?如其可言可守,則非先天虛無之氣,乃是後天呼吸之氣。

先天之氣,曆萬劫而不壞;後天之氣,隨幻身而有無。世間未得真傳之流,不知先天之氣為何物,誤認後天有形之氣,或言在氣海,或言在丹田,或言在黃庭,或言在任督二脈,或言在兩腎中間,或閉口調呼吸以勻氣,或閉息定胎息以藏氣,或搬運後升前降於黃庭以聚氣,或守或運,等等不一,皆欲妄想結丹。試問將此有形之氣,終久凝結於何處?凝結作甚模樣?其必凝結成氣塊乎?每見世之守上者,多得腦漏;守下者,多得底漏;守中者,多得膨脹;守明堂者失明,守頑心者得癲症,欲求長生,反而促死,哀!殊不知先天虛無之氣,包羅天地,生育萬物,其大無外,其小無內,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僅可知,不可言,僅可養,不可守,無言無守,言守兩忘,不養而養,入於養氣之三昧矣。夫大道活活潑潑,不落於有無邊界;落於有則著相,落於無則著空,著相著空皆非天地造化流行之道,亦非聖賢真空妙有之道。曰養炁,則必有所養者在,不著於空也;曰忘言守,則必無方所、無定位,不著於相也。不著空,不著相,則必有不空不相之養者在,不空不相之養,寂然不動,感而遂通,感而遂通,寂然不動,養氣之道在是矣。

降心為不為

上言養氣無言無守,似乎一無所為矣,夫人有生以後,先天之氣充足,陽極必陰,於此而能保全先天之炁不失者,其惟上德之聖人乎?其次中下之人,一交後天,先天之氣潛藏,後天之氣用事,陽漸消,陰漸長,曆劫根塵俱發,一身氣質俱動,識神張狂,客邪作亂,當此之時,四大一身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雖欲養炁,無處可養,而亦不得其養,祖師黃鶴賦雲:上德者以道全其形,是其純乾之未破;下德者以術延其命,乃配坎離而方成。以道全形者,無為之事;以術延命者,有為之事。上德之人,先天之氣未失,純陽之體,守中抱一,即可全其本來之真形;中下之人,先天之炁已傷,陽為陰陷,必須竊陰陽,奪造化,先固命基,從有為而入無為,方能成真。又古仙雲:還丹最易,煉己最難。又沁園春雲:七返還丹,在人先須煉己待時。煉己之功,莫先於降心,但降心須要識得心,心有人心道心之分,有真心假心之別。道心者,本來不識不知,順帝之則之心,為真心;人心者,後起有識有知七情六欲之心,為假心。真心益人性命,假心傷人性命。降心者,降其人心之假也。然降人心,非是守心空心,亦非是強制定心,須要順其自然。悟真雲:順其所欲,漸次導之。只此二語,便是降心妙訣。故曰降心為不為。曰為者,心必降也;曰不為者,不強降也。降而不降,不降而降,有用用中無用,無功功裏施功矣。蓋人之頑心,積習成性,如火煉成頑鐵一塊,至堅至固,牢不可破。若束之太急,是以心制心,心愈多而塊愈堅,反起心病,陰符經雲:火生於木,禍發必克者是也。故降心必用漸修之功,方能濟事,漸修之功,無傷於彼,有益於我,為而不為矣。

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

先天真一之氣,為生天生地生人之祖氣,無理不具,無時不在,所謂性命之宗祖,存此者聖,昧此者凡,但此氣落於後天,隱而不現,即或一現,人為名利所牽,私欲所擾,當面錯過,旋有而旋失。欲尋此氣,先要認得道心。蓋先天之氣,藏於道心也。道心為體,先天之氣為用,同出異名,道心即修道之宗祖。夫道心者,主人也;人心者,奴僕也。認得道心為宗祖,以主人而使奴僕,奴僕聽命於主人,不降而自降,一動一靜,皆是道心運用,即人心亦化為道心,內無妄念,外無妄事,內外安靜,客氣難入,處於無事之境矣。能至無事,空空洞洞,只有道心,別無他物,此外更尋誰耶?

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

既知宗祖,處於無事,則真者可以能常矣。真者能常,一切外假不得而傷,但真常之道,不是避世離俗,亦非靜坐止念,須要腳踏實地,身體力行,從大造爐中煆煉出來,方為真,方是常,若知真而不知行真,雖能無事,如同木雕泥塑之物,外雖無事,而內難免有事,所謂禪機本靜,靜生妖也。此乃閉門捉賊,假者不能去,而真者必受傷,何能真常乎?故曰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曰真常應物者,以真應假也;曰應物不迷者,借假修真也。蓋真藏於假之中,假不在真之外,無假不能成真,無真不能化假,只在常應常靜,於殺機中盜生機,於波浪裏穩舵槁耳。果能不迷,即是真常,果能真常,雖終日應物,未曾應物,處於無事之境,而不為萬物所移,何礙於應乎?

不迷性自住

應物不迷,則道心之真常存矣。道心之真常存,則人心之假不生,人心之假不生,則氣質之性不發,氣質之性不發,則天賦之性明明朗朗,如水晶塔子一般,無染無著,不動不搖,而自住矣。總之,性住之效,全在應物不迷功夫,迷則人心用事,真性昧而假性發,不迷則道心用事,假性化而真性現,住性之道,不迷盡之矣。祖師黃鶴賦雲:依世法而修出世之法,旨哉言乎!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prolife.forumotion.net

2 吕祖百字碑(素樸散人注)(end) 于 周五 7月 24, 2009 11:55 am

寂然

avatar
管理員
管理員
性住氣自回

性者,理也,在天為理,賦之於人為性,故名其性曰天性;氣者,命也,在天為氣,受之於人為命,故名其命曰天命。人生之初,理不離氣,氣不離理,命不離性,性不離命,理氣一家,性命一事,因交後天,理氣不連,性命各別矣。若能性住,不為客氣所移,而正氣自回,無命者而仍有命,性命仍是一事,理氣原不相背,所謂盡性至命者是也。大抵氣回之要,總在性住,果能性住,則氣自然而回,無容強作也。

氣回丹自結

丹者,圓明之物,系陰陽二氣交合而成。當性住之時,萬慮俱息,是謂真靜真虛,靜極則動,虛極生白,先天之氣自虛無中來,片刻之間,凝而成丹,所謂一時辰內管丹成也。大抵還丹之要,在乎氣回,氣回之要,在乎性住,性住之要,在乎不迷,不迷之要,在乎降心;降心之要,在乎知宗祖;知得宗祖,降心應物,不為物迷,性自住,氣自回,丹自結,三"自"字在應物不迷處來。應物不迷,即是煉己之功,所謂煉己純熟,還丹自結也。了道歌雲:未煉還丹先煉性,未修大藥且修心。性定自然丹信至,心靜然後藥苗生。特以還丹最易,煉己最難。若煉己不煉到無己時,則性不定,心不靜,丹何能還乎?然煉己若不知宗祖,其功莫施,三豐翁雲:築基時須用槖籥,煉己時還要真鉛。真鉛即宗祖。若不遇真師訣破真鉛一味大藥,誰敢下手?

壺中配坎離

氣回丹結,真種到手,僅還得娘生本來面目,謂之還丹,又謂之小還丹。此丹猶未經真水火煆煉,尚是生丹,未成熟丹,不堪吞服濟命,必須將此丹煆成一個至陽之物,方能延得年,益得壽。坎外陰而內陽,其中之陽為真,為中正之陽,非幻身腎中之濁精,乃先天真一之神水;離外陽而內陰,其中之陰為真,為中正之陰,非幻身心中之血液,乃先天虛靈之真火。此水此火,乃虛空天然之水火,非一切有形有象之水火。用此水火,烹煎靈藥,十二時中,不使間斷,勿忘勿助,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入藥鏡雲:水怕乾,火怕寒者是也。曰壺中配者,天然水火,不假外求,神明默運,藥物老嫩,火候進退,隨時加減,消息於宥密之中,不使有一毫滲漏也。

陰陽生返覆,普化一聲雷。

水火烹煉之功,即朝屯暮蒙之功。朝屯者,進陽火也;暮蒙者,運陰符也。時陽則進陽,時陰則運陰,陰而陽,陽而陰,陰陽搏聚,自生反覆。返覆者,恍惚裏相逄,杳冥中有變,返之覆之,陰陽混化,先天靈苗,由嫩而堅,自生而熟,自漸而頓,忽的造化爐中迸出一粒至陽之丹,如空中乍雷一聲,驚醒夢裏人矣。

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

當陽丹出鼎,吞而服之,點一己之陰汞,如貓捕鼠。白雲朝頂上者,沖和清氣上升,五氣朝元也;甘露灑須彌者,華池神水下降,萬病回春也。須彌山在天地之正中,即人中有一寶之象。中之一寶,即是聖胎,又名黃芽,祖師示張珍奴詞雲:地雷震動山頭雨,要洗濯,黃芽出土,正是此義。

自飲長生酒,逍遙誰得知。

當聖胎凝結,神水流通,澆灌丹田,自然無質生質,無形生形,而一切勉強之功無所用矣。故曰自飲長生酒,逍遙誰得知也。曰自飲、曰誰得知者,蓋以長生逍遙之事,乃竊陰陽,奪造化,先天而天弗違,後天而奉天時之事,雖天地神明,不可得而測度,而況人能知之乎?

坐聽無弦曲,明通造化機。

莊子雲:攝精神而長生,忘精神而無生。長生者,有為了命之道;無生者,無為了性之道。了性之道,即九年面壁之功,面壁之功,即十月溫養之功。九年之說,非實有九年之期,九為純陽之數,即金液九還,陰盡陽純之義。所謂一毫陰氣不盡不仙也。十月之說,聖胎成就,脫化之期,如婦懷孕,十月嬰兒出胞,亦法象也。十月溫養之功,防危慮險,萬有皆空,不使有一毫客氣入於胎元之中,如壁列萬仞,一無所見也。十月溫養,九年面壁,二者是一義,非是兩件,皆古人取其義而象之耳,惟其溫養面壁,故曰坐聽無弦曲。坐非身坐,乃心清意靜,不動不搖之坐。有弦曲則有聲有音,無弦曲則無聲無音矣。無聲無音,一空而已,既雲無聲無音,聽個甚的?曰聽,則是空而又不空,不空而又空,非頑空,乃真空也。曰坐聽者,離卻見之一邊,絕不著於色矣。曰聽無弦曲,聽而不聽,已是離卻聽之一邊,又不著於聲矣。金剛經云:若以色見我,以聲音求我,是人行邪道,不得見如來。如來者,如有所來,而實無來,此真空本來面目,即超脫聖胎之大法門,成全法身之真口訣。要之,無為之功,總在坐之一字,坐則止於其所,內觀其心,心無其心,外觀其形,形無其形,遠觀其物,物無其物,三者既悟,惟見於空,空無所空,無無亦無,無無既無,名為照了,打破虛空,獨露全身,不生不滅,方為了當。有生者,所以脫幻身而固命基,還丹之道,從無而造於有也;無生者,所以脫法身而了性宗,大丹之道,從有而化於無也。有生無生,即造化之機。知此道者,始而從無造有以長生,終而從有歸無以無生,有無不立,性命雙修,明通天地造化之機,而與天地為一矣。

都來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養氣忘言守一句,統言修道之全體大用也。降心為不為一句,言煉己築基也。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二句,言煉己築基,須要識得心也。真常須應物,應物要不迷二句,言煉己之實功也。不迷性自住,性住氣自回,氣回丹自結三句,言煉己功勤,還丹自結也。壺中配坎離一句,言丹還後,內爐之功也。陰陽生返覆一句,言陰陽變化,由嫩而堅也。普化一聲雷一句,言脫丹法象也。白雲朝頂上,甘露灑須彌二句,言服丹後之法象也。自飲長生酒,逍遙誰得知二句,言服丹結胎之法象也。坐聽無弦曲一句,言十月溫養之功也。明通造化機一句,是總結了性了命大義也。以前十八句,還丹大丹,始終次序,火候工程,悉皆吐露,至簡至易,約而不繁,依法行持,自卑登高,由近達遠,端的為修道者上天梯也。曰二十句者,並結尾二句言之耳。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prolife.forumotion.net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