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僧璨大師信心銘略解(湛山倓虛大師著)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僧璨大師信心銘略解(湛山倓虛大師著) 于 周二 7月 28, 2009 12:32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僧璨大師信心銘略解
湛山倓虛大師著




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

至道者‧理之極也‧乃人人之本具‧不待作為‧故唯嫌揀擇‧而揀擇者‧出於憎愛之心‧其憎愛者‧如晴天之烏雲‧若求其洞然明白至道‧但莫起憎愛之心‧微已哉‧憎愛之心‧若有亳釐之差‧豈只千里之殊‧則與至道‧即有天地之懸隔‧



欲得現前莫存順逆違順相爭是為心病。不識玄旨徒勞念靜。

欲得至道極理現前‧切莫存順逆之心‧其違者背於順‧順者逆於違。違順在懷‧不令自爭‧乃天然之心病‧心為萬法之樞‧病則群機不行‧莫論妙理‧雖玄旨亦不得識‧徒勞念念‧靜欲何之‧



圓同太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莫逐有緣‧勿住空忍。一種平懷‧泯然自盡。

此指佛法大體‧圓滿與太虛空相同‧無欠無餘者‧以表無大不充‧無微不入‧此是一切眾生‧本來面目‧各自如如‧何嘗造作‧由其造作取捨‧不住本位‧故「不如三界見於三界‧」於是有失‧而轉勸之‧切莫逐妄迷真‧於有所緣處‧再勿住於空忍‧得小為足,忍者地位之名‧此空者非頑虛空‧亦非斷滅空‧乃指析法真空‧及體法真空‧頑虛空者‧乃凡夫的認識‧斷滅空者‧乃外道認識‧析法真空者‧乃二乘聖人認識‧體法真空者‧乃通教的菩薩認識‧妙有真空者‧乃登地之菩薩認識‧真空妙有者‧乃諸佛認識‧以此多言惟恐以紫亂朱耳‧此指勿住空忍者‧乃專指聲聞緣覺二乘之聖人‧得少為足‧不再進求究竟佛道者‧究竟佛道者何‧乃是一種平懷‧即觀諸法‧唯是一種平等為懷‧方是泯然無物‧自然淨盡矣‧(古德云‧道人一種平懷處‧明月青山影在波‧)



止動歸止‧止更彌動。唯滯兩邊。寧知一種。一種不通‧兩處失功。遣有沒有‧從空背空。多言多慮。轉不相應。絕言絕慮‧無處不通。

佛法本自無為‧而無不為‧則可知知止‧而無不止‧非止動而後止‧故止動歸止‧而止更發‧彌滿的動相‧以其滯礙於兩邊‧豈知一種‧獨立法門‧不明獨立‧豈能平等‧若一種獨立不通‧則中道何立‧遂失去真諦俗諦兩處之功能‧以其不知妙有‧即是真空‧而竟遣有‧以為沒有‧豈不從頑虛‧斷滅等空‧而背於妙有真空‧真空妙有者麼‧以是之多言‧多慮‧輾轉越不相應嘍‧絕不如‧絕言‧絕慮‧則盡虛空‧遍法界‧森羅萬象‧無處不通‧



歸根得旨‧隨照失宗。須臾反照。勝卻前空。前空轉變‧皆由妄見。不用求真‧唯須息見。二見不住‧慎勿追尋。纔有是非‧紛然失心。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能隨境滅‧境逐能沈。

雖然歸根得旨‧猶須覺照之功‧既用覺照之功‧亦難免失於宗旨之時‧此時須臾續加反照之功‧亦勝卻前者之析空觀體空觀之二乘聖人‧然前空‧亦有間斷‧轉變之時‧亦皆由妄見不清‧則可知有求‧必有能所‧能所當體即妄‧故曰不用求真‧唯須息見‧即是諸般能所之見‧故曰二見不住‧慎勿追尋‧追尋無盡‧皆屬是非‧所謂開口便錯‧舉念即乖‧故曰才有是非‧紛然不止‧即失本心‧凡有名相‧必以因由‧故曰二由一有‧然一亦非可守之始‧亦屬偏計執也‧有執則障‧故曰一心不生‧而萬法即無過咎‧然無咎‧亦無法‧無法亦不生‧不生亦不執‧不執亦不以為心‧能隨所有之境滅‧境逐能知之心沈‧



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兩段‧元是一空。一空同兩‧齊含萬象。不見精麤‧寧有偏黨。

凡一切法‧皆無孤起‧唯仗境生‧境不自生‧由能知之心而起‧是乃一切環境‧皆由能知之心而生‧又能知之心‧亦不自生‧仗境方生‧所謂諸法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無因生‧故曰「境由能境‧」以有能知之心‧方成所觀之境‧又曰‧能由境能‧以有所觀之境‧方成能見之心‧欲知其兩段之由‧元是了不可得一空‧一空而同兩相之能境與境能‧一齊同含宇宙森羅萬象‧而不見有一空之精微‧及能境境能之麤相‧豈有偏黨之分‧



大道體寬‧無易無難。小見狐疑‧轉急轉遲。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體無去住。

大道遍一切處‧體寬包一切有‧有易‧人皆成道‧有難‧誰成聖賢‧大道非小見而可受‧以狐疑心不定而難成‧若狐疑者學之‧非急則遲‧豈知非急非遲之道‧若執遲急‧則不免失之過度‧當然必入邪路‧若放之於自然‧則大道之具體‧無來去‧亦無住止‧以其本是大而無外之體‧豈有來去住止呢‧



任性合道‧逍遙絕惱。繫念乖真‧昏沈不好。不好勞神‧何用疏親。欲取一乘‧勿惡六塵。六塵不惡‧還同正覺。智者無為‧愚人自縛。

吾人本具之天性‧必須循性而行之‧即合於道‧若合於道‧任運逍遙‧永絕煩惱‧若反造作‧而特繫其念‧自乖真常之性‧造作成勞‧自取昏沈‧當然不好‧以此不好‧妄作勞神‧如是之法‧皆屬有為‧以為去塵離垢‧故用疏親‧遂成好惡‧豈是一乘平等大道‧若欲取一乘大道‧不可厭惡六塵。此六塵者‧乃大乘之妙有真空也‧故心經云‧無色聲香味觸法‧承五蘊皆空‧即指妙有真空者是‧若知六塵‧是妙有真空‧則不惡之‧六塵不可厭惡‧則還同於本有正覺‧乃智者之無為‧即愚人之自縛矣‧



法無異法‧妄自愛著。將心用心‧豈非大錯。迷生寂亂‧悟無好惡。一切二邊‧良由斟酌。夢妄空華‧何勞把捉。得失是非‧一時放卻。

一切法本無異法之相‧是人心妄自生喜愛著‧豈可將自心‧妄用自愛自著‧將此本心‧再用本心‧豈非大錯‧迷之則生寂中之亂‧悟則不生好惡之心‧一切二邊‧易生障礙‧不可忽略‧實在要由此斟酌不可疏忽‧世事如夢幻‧富貴似空華‧何可勞苦把捉‧貧富得失‧人我是非‧應當一概即時放下‧



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心若不異‧萬法一如。一如體玄‧兀爾忘緣。萬法齊觀‧歸復自然。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動無動‧動止無止。

人生於世間‧如在睡夢中‧若睜睡眼‧諸夢自除‧常心自守‧若不變異‧自然萬法一如‧一如之體了不可得‧即謂之玄‧了不可得‧兀而不動‧忘一切緣‧萬法皆作一齊之觀照‧而歸復自己。則無所不然‧泯盡其所以‧至此境界‧無方可比‧欲想止動‧根本無動處‧諸動已止‧再無所止。



兩既不成‧一何有爾。究竟窮極‧不存軌則。契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淨盡‧正信調直。一切不留‧無可記憶。虛明自照‧不勞心力。

兩一既不成‧獨一何所是‧究竟窮到極點‧軌則無所用‧故不存之‧諸法皆契一心。已經超倫絕待‧乃天然之平等何嘗造作‧故所作俱息‧而狐疑無所起處‧而自然淨盡‧正信一生‧念念自然調直‧一切曲摺不留‧當然無可記憶‧只落得個虛靈明朗自照‧不勞再用心力了‧



非思量處‧情識難測。真如法界‧無他無自。要急相應‧唯言不二。不二皆同‧無不包容。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延促‧一念萬年。

此一段文‧承上截文‧「虛明自照不勞心力」而來‧故解釋之‧云何能虛靈自照‧乃非思想度量所能明‧更用情識亦難測‧須知一切法‧非如不真‧欲真在如‧故曰真如‧諸佛十方法界。同是一個真如‧所謂真如法界‧無自他之名相‧乃超倫絕待之義也。如何要與此相應‧乃無第二之法‧唯是開言即不二‧不但不二‧亦非是一‧然不二法門‧自古至今‧無不包容‧乃十方有智之者‧皆入此不二為宗‧(宗者尊貴之稱)此宗非延長‧非促短‧一念之短‧即是萬年之長‧



無在不在‧十方目前。極小同大‧亡絕境界。極大同小‧不見邊表。有即是無‧無即是有。若不如此‧必不須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但能如是‧何慮不畢。信心不二‧不二信心。言語道斷‧非去來今。

此虛明自照之功‧乃無在無不在‧識者即在目前‧以極小‧而同極大‧則境亡而界絕‧以何分別大小‧以其極大‧而同極小‧不能見其邊界‧有所表明‧以有即是無‧無即是有‧若不作如是觀‧當然必不須守‧何則‧一即是一切‧何可守一‧一切即一‧何守一切‧但能如是解之‧何慮其諸法‧不已俱舉‧於是信心‧不作二想‧不二當體‧即是信心‧言語道斷‧三心了不可得‧過去心已去‧未來心未到‧現在心不住‧此作鐵證‧你還想什麼呢‧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