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8)-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8)-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六 8月 15, 2009 2:40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這一盤主要是講修出入息)

像我們打坐、參禪、念佛、修行是加行位,四層。什麼叫加行?就是現在工商界叫加工啦。來料加工,來料加工對不對呀?加工的位置。什麼參禪、悟道也不過是加工的位置。打坐修行不過是加工位而已。加行位叫加行。第二位。由這樣到見道位兩個大阿僧袛劫了。多生多世修來,才能夠見道、悟道。第三是見道位。所以禪宗的六祖壇經你們也看過,五祖告訴六祖,不見本性,修法無益。這是見道位。見道了,這個「見」,不是眼睛看見的見哦!你悟道哦!第四步。見道位以後才是修道位,悟後起修。這是五祖告訴六祖的不見本性,修法無益。悟後起修,起修了,見道位以後才是修道位。所以十地菩薩、初地菩薩,二地菩薩,到十地菩薩。都是修道位上的事啊!最後成佛叫究竟位。這五位三大阿僧衹劫修行。 剛才我們講到,所謂由凡夫,什麼叫凡夫?平凡的人,一個普通人。古文叫作凡夫,就是一個「人」的代號。凡者,就是平凡,平凡的意思,就是普通人。由一個凡夫而到達成佛之路的五位修持的這個程序.

我們汪曼老,這位汪曼老,大居士修持學問都很好了,八十八了,今年。從杭州來,馬上給我送個條子來,汪曼老提出抗議,不是抗議,說笑話。汪曼老說,關於見道以後,修道,才能修道。剛才說見道以後修道,修道以後才到究竟位。六祖壇經上有提出,不見本性……見道以後才能修道,他說一般人對於這個問題,學佛的人時常有爭論。如果確認是這樣的話,世界上大家修行人更少了,更害怕了。不能見道怎麼修?她提得很好。她說人家問到她她說我也不能解答,才問,所以問我,

這個爭論從古到今存在的,尤其在禪宗門下有三種,一說,見道以後,悟後起修。才能修行,一說,另一種說「先修後悟」,所以有前……又是一種說,修跟悟修道跟見道同時並進。這同我們做人學佛的行為一樣,自利以後,自度以後再度人,自利以後再利他。但是佛在楞嚴經也講過,自未得度,自己還沒有得道,先度他人,菩薩發心,自覺已圓,自己已經圓滿成功,復覺他者,再來度脫法界一切眾生,如來應世,這是活的佛。同樣的,同這個問題一樣,叫他們不必爭論了。也沒有什麼害怕的。先見道也罷,先修道也罷,真的修行的人不怕說我還沒有見道,還計較,這還有計較心,等於到百貨店買東西,還想這樣佔一點,多便宜一點,這樣的心理來修行,有屁用。沒有用的啊,管他見道也好,修道也好,都不對了。沒有計較心,沒有爭論心,才能可以修道。大菩薩,本人答覆你是如此,對與不對我不知道。

現在我們開了幾堂座,這樣我們時間也不多啊,六、七天,今天已經過了,你們做早晚功課,是日什麼……我的國語不標準的,是日已過,如少水魚,斯有何樂,今天去了就沒有了,後面剩下來,號稱六天,六天後面最後一天,大概關於在算價錢,只剩四、五天啦,一搖頭就過了,所以我們要加工,加工。剛才回轉來講你們的靜坐。晚上嘛,我好捨不得,給那位同學賺走了一百塊錢,這個多心痛埃不過他還賺得真好。總算有人答出來了。現在我還要拿獎金來擺到,看我們這次聽課以後,假使過一年、半年,我再到這個地方來,看有幾個成功的,不過有個條件,我要發獎金,但是還有個附帶條件,你成功了,千萬要收我做皈依弟子,我要拜你為師的,好帶領我一下,不要忘記了。

我們講修行的內容,我們的汪曼老,她,我本來不認識。她跟我兩個……她看了,大概是那個何菩薩,何澤霖菩薩寄了那個《如何修證佛法》給她看了,她看了《如何修證佛法》。這個因此結上緣。《如何修證佛法》所講的,我特別強調一個,強調一般人講修持的數息法門。你們都知道吧。數息這個法門都知道吧?不要客氣了,不是說你們都修到了,這個名稱都知道,都聽過沒有?都聽過埃你們有真實去實行過沒有?沒有。這都是老實話。數息觀,是根據智者大師,天台宗真正真實的功夫修出來的,六妙門,六個妙門。六個很巧妙的法門。哪六個妙門?這個一定會有答得出來的。有沒有,哪六個妙門?你們同學們哪個答出來?(下面聽者答話聽不清)請坐。

這六個字,包括六個法門。數息、隨息、止息,前面三個。,不加息字了。,淨土的淨。這六個字叫六妙門。那麼現在一般我們國內,所有的氣功阿武功啊,統統練氣功的都走這條路子。你曉得吧。中國的武功、氣功、道功,還有一些,很多的秘密的法門。搞了半天,都是走這六妙門的前半節,三個字的法門。再加上了一個秘密的咒語。嗡嘛呢叭彌吽,六字大明咒。四臂觀音菩薩,四隻手的六字大明咒。不要唸成「唵」(ㄢ)了。第一個字「嗡」,「嗡」頭部發音,嘛呢叭彌吽。實際上同氣脈有關係的。嗡,這裡(頭部)。嘛呢叭彌吽。這是四臂觀音的六字大明咒,屬於密宗部份。你去查查看,一般有特異功能的,修特異功能所謂氣功師的,修病治的,除了這幾大套之外,沒有第二套。

當年在北方,這幾十年沒有了,還有個教派,在黃河南北叫「理」門。理教不抽煙、不喝酒,戒律很清嚴,都是在家人。所以一來,一看。你是在理的埃不錯,我在理,道理那個理,理教。理教也有密宗的,修五個字的咒語,有個咒語只五個字。傳給你了以後,你好好去修。刀也砍不進,槍也打不進來,那個神通廣大。當年我們年輕的時候都要去摸一下看。這五個字的咒語有那麼大的威力,而且不出聲的念,要命的時候才出聲,威力大得很。結果就去找師父,拜師呀!要供養拿供養,要叩頭就叩頭。不光叩頭,連叩腿都干啊!連兩條腿跪下來。連磕頭跪下來,只要你傳給我能夠得道,結果傳了五個字秘密真言。六耳不同傳,你兩個人和師父,六個耳朵,不傳了。只能他嘴唇傳到你耳朵裡,這個秘密吧。結果傳了。五個字,我現在把它公開了,你們好好去修,也有威力無比。哪五個字啊,要不要呀?要不要聽呀?你看,好奇的又來了。我們好奇朋友。五個字,秘密得很哦。觀世音菩薩。你們不要笑哦。為什麼你,我們念起來不靈,就是因為給你這一笑,笑壞了,真的哦。他絕對的誠懇,相信。那個精神合一,它絕對起作用。

所以我講我這些親自經歷的故事給你們聽,我比釋迦牟尼佛拜的那些旁門左道的那些玩得多了。還有,在武漢那個階段。湖南有一派。一杯水,拿來放在手上,都不是出家人,在家人。你生病,唸咒子。念完了,拿去喝了,病就好了。真的哦。也是三教合一的。這個很稀奇,結果又去拜門。那很困難了,什麼引禮師、引證師、這個師、那個師,已經把你一身都撕破了,然後才找到那個老師。找到了,總算傳給你道,他們用得靈,我用不靈,同你們一樣的。觀世音菩薩,你們嘿嘿一笑當然不靈了。結果他傳給我什麼東西啊,我以為也是大悲咒,也是密宗,不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我十一歲都背得滾瓜一樣的熟了,還聽你這一套,可是他們用得靈。所以,靈不靈不在經典不在咒語,還是民間中國文化三個字,誠則靈。所以基督教講信者得救,不是沒有道理埃就是這個道理。

講止觀六妙門不要扯開了。可是智者大師的六妙門根據什麼來的呢?《達摩禪經》來的,參合了《大毗婆娑論》這些,舍利子、目連尊者等等的著作,修持法門。所以大家呢,日本、中國,很多修道都在數息。數息,打起坐來聽自己的呼吸。進來、出去,這個你們都聽過的對不對,都學過的,不要浪費我的嘴巴了,是不是,都知道吧,都聽過了,學人不開口,諸佛菩薩下不了手。你們都不開口的,那有什麼辦法。都聽過了沒有?對了,就可以省下來了,所以我常常講,你們數息,怎麼樣叫數息,根本就不懂。一進一出,數一二,你數個一千息、一萬息,或者數倒息,倒轉來數,數了半天還在呼吸,呼吸是生滅法,搞些什麼東西,《達摩禪經》今天真的給你講,這個法門是根據什麼?《達摩禪經》叫修「安那般那」,安那是出息,般那是入息,梵文的翻譯。在中文簡稱「出入息」。你們聽完了,你等一下就可以打起坐來,好好作試驗,成道很快,成功也很快。現在,首先一個問題要解決,在所有人學佛的觀念,都曉得坐起來修出入息,修了半天一點影子都沒有,假定在座有一個人修出入息的,有一點心得,我一望而知就看出來了,對不住,不是小看你們,也許我看錯了,該打屁股,沒有。不是你們,大家都搞錯了。

我們的呼吸,叫呼吸,呼出去叫出息,入進來吸進來叫入息。安那般那梵文,出、入、息,三樣,你注意哦。大家把這個書,佛經讀錯了,出、入、息,一出一入,呼吸是生滅法,一來一往,你體會一下看,你們先體會,一邊寫字一邊體會,這是關於你們真正修持的,不要聽我吹牛。不然你白聽了,我也白講了,沒有道理。你自己一邊開眼也好,閉眼也好,一邊聽,一邊觀察自己呼吸,我們的呼吸出去,進來,中間有一剎那停留的。出來,出去,進來,進來,出去,這個中間交接的時候,一剎那空檔,所以叫你修出入息,尤其像現在的晚上,唉,現在是風平浪靜,白天風很大很冷,假使你現在注意出息,不要注意入息。把它一放出去了以後,你心念一停,停那一下,不呼不吸,那一剎那之間,你試試看。你馬上感覺到也不冷了,也不同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回復: 《南禪七日》(8)-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六 8月 15, 2009 12:44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現在我們你諸位試試看,是不是這樣,不是看我臉上,我臉上沒有你的出入息。出入息在你那一邊,一出一入,不要故意哦,人自然有呼吸,你看當一呼一吸之間,出入息,這個一定住了以後,你當下氣好像,很短暫,氣也慢慢好像和順了,定住了,念頭、思想、雜念也少了。大家搞錯了,數息,這個一呼一吸,這個停住之間,你開始勉強點,忍一下也可以。你停住一點,這樣一來回停住這一下,把它記住,記住不是呼吸囉,那是思想,這是一次了,這叫數。然後再出入,停住,慢慢要停的階段,這一段不呼不吸越來越長,第二次數,二。所以叫做數息,是數這個。那麼一般跟你講數出息,或者出去的時候記數,或者是入進來的時候記數,你只要記個兩、三次,五、六次,只要心念專一了,你就跟到氣息停住不要轉了,那就是「隨息」,很快。這樣聽懂了沒有,諸位大菩薩們聽懂了沒有?真懂了沒有?你們都是我的父母,我講清楚,爸爸媽媽們,真的,不要浪費了,試試看。真的聽懂了恭喜你們。

修智慧福德資糧,智慧資糧,再加行,很快就上路,所以,息者止息。息也就是休息,休息就是念定住了,你看,有好幾位,懂了一點點,慢慢如此修去做,就行了。先有點勉強,慢慢就自然,你懂了這個,明天就告訴你修息,而且要想得戒定慧,要想得神通開智慧,非常的快,所以汪曼老看了我那本《如何修證佛法》才提出來。你們看看,釋迦牟尼佛教兒子修行的法門是這個,但是,大家看經典,包括這些人看經都亂看。佛怎麼說呢?在《阿含經》上說得很多。息長知長,教羅睺羅尊者,羅睺羅尊者是他的兒子,他也把他弄來出家了嘛,羅睺羅尊者佛的兒子到現在還在這世間,他沒有死哦。釋迦牟尼佛吩咐四個人,還暫時不死的哦,留形住世。

迦葉尊者一個,羅睺羅一個,賓頭盧尊者一個,君荼缽歎一個。四位羅漢,還沒有死哦。為什麼能夠就是長生不老。為什麼呢?修什麼法門你們去研究。佛告訴羅睺羅法門,息長知長,息短知短,或者息冷知冷,息暖知暖。大家一看了這個書,看了這個佛經,認為都看懂了。「息」你們自己下註解,大家都,就是呼吸,呼吸長,就覺得呼吸長,在那裡練氣功了。以為是……把簡單的文字搞複雜了。息長,一呼一吸,一生滅來去,以後停住了,不呼不吸,這個時間長,知道長了,這個時間,這是一下。一下就過去了,知道短。息長知長,息短知短是這個道理。這一下幫助大家,都懂了吧?你試試看,不能講多了,講多了,我的膏藥一樣都賣完了,明天沒得戲唱了。不過在休息以後,修這個安那般那的法門,成就是非常快的,轉變身心氣質也非常快,再配合止觀,配合般若,配合顯教、密宗各種修法是非常快的。

那麼在修這個安那般那這個以前,那麼在六妙門上也講到了,假使身體有不舒服,有六個字,你們都曉得了,都曉得吧,六個字,治病的方法,都知道嗎?又來了,都知道不知道,記得不記得?呵、呼、你寫嘛、寫嘛,不要等我來啦。(對寫黑板的同學說,好像是李淑君)曉得六個字,噓、吹、嘻、嘿(呵?),對了嘛。吹、嘻,歡喜的喜,口字旁有個喜。還有個「呬」,這個大家都知道,是不是都知道,都知道。真不知道,你們不是上過這個課嗎?沒有埃六妙門沒有上過的呀?教務長,下一次把六妙門好好拿出來研究研究吧。有些同學知道吧,呵、呼、噓,(嘻、吹、呬)這六個字你不要小看了它,如果你真修好,身體非常健康,而且容易得定,有心臟,「呵」字對心臟,心臟不舒服有病,多修這個,這種這幾個字呢。第一,每修一個字的時候,念一個字的時候,不准出聲音,意念上有這個聲音,嘴巴的形式也有這個聲音,但是聲音聽不見的,這是六個都一樣。第二,這六個字啊,最好用客家話念,或者廣東語與閩南話念,用國語念都不對了,記住哦。你看,你的嘴也是嘴我的嘴也是嘴,都記一下,嘴形念「呵」字,你們會廣東話、閩南話,「呵」字念什麼?「呵」字念什麼?口字旁一個可,你們有沒有廣東客家人在這裡?哪一位,閩南話這呵字念「哈」,不知道哪位講話請站起來,廣東話「呵」字,這個「呵」字念「哈」嗎?不對哦。對,那個是對的(南師手指後面一個出聲的同學),「呵」不是「哈」,還是「哈」,這個話是廣東發音,就是這個嘴形的發音,不要念可字,臉張開笑,把所有的濁氣都吐掉,假使心臟有問題的人經常念這個,然後把這個濁氣呼完了,靜下來,你不要管進來的氣,我們人為什麼要呼吸,我們這個生命活著呼吸是什麼道理,明天再補充。這個氣進來,是氧氣,一到身體內就變成碳氣,所以急於要把碳氣呼出去,不然就得病,所以有呼有吸。所以呵字管心臟部分的,就要念這個音。「呼」管腸、脾胃、腸胃,你自己體會那個嘴形這個發音不同的,你盡量把氣這個濁氣呼完了,自然給它停下,不要吸氣進來它自然會吸進來,這「呼」。這個「噓」字呢也不能照國語念了,又要照客家話,客家話念什麼音,大聲講,你也會了,噓,對了,反正照客家話、廣東話閩南話對了,照現在國語念不對。

現在的國語是當時在北方北京過來的,或者北京靠北一點的過來,是滿清三百年來的國語,客家話、廣東話是唐朝的國語閩南話、福建話是宋朝的國語。那麼我們這些佛經翻譯都是唐宋時代,所以發音不能照現在讀,很多搞不對了。這樣懂了吧,所以這個「噓」不念這個虛字,不是照國語「噓」這是肝臟的。「吹」就是念「吹」了,嘴巴尖起來念,關於腎臟的。這個「嘻」字呢,不念喜,閩南話念,這個客家話念什麼?對了,「嘻」是管三焦的,管三焦哦。這個胸部這個這個淋巴腺,胸上腺,等等……,這是管三焦的,就是你看學彌勒菩薩一樣,「嘻」我們笑起來「嘻」,這個「嘻」字這樣管三焦。你看,你真痛快地拉開嘛,不要出聲音,你自己覺得腦得門這裡就放鬆了嘛,身體鬆了嘛,三焦的濁氣都出來了。試試看,來嘛,我們大家學瘋子嘛,不學佛,就是這樣「嘻」字。這個「呬」也要照客家音發,這個我就對不起,發不來,你大聲點,比我高明,客家音,「呬」字發音照廣東話、閩南話嘛,這個「呬」字,還是「呬」差不多,照閩南話、廣東話,這六個字非常有效的,所以你上座以前先用這個調好氣,然後做安那般那,注意「止息」,這個「息」字這一段,一進一出之間多定住一下,效果就很快了,成就也很快。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3 《南禪七日》(8end)-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六 8月 15, 2009 1:16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出、入、息,這個修法,差不多有所成就的,這些祖師們,多半是帶到修這個加行法而得成就的,很重要。那麼後來發展成密宗所謂修氣修脈,道家的這些修氣功的發展,都是這個法門演變出來的,我們知道現在這個生命活到,這個生命只是兩樣東西組合的,一個是感覺,一個是知覺,感覺狀態就是觸法,觸與受,知覺就是思與想。在佛學裡頭思想兩個字有層次的差別。我們現在腦子裡頭,心裡頭,能夠想的,這個叫做妄想。「思」不是這個想,想是很粗的,思是很細。譬如我們今天,天氣冷了,大家出來忘記了戴帽子,然後坐在這裡一邊頭髮冷,一邊想家裡那個帽子放在什麼地方,而這裡還在聽課,還在記錄,還在想呢,那個心念,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那個是「思」。這幾句古詞念過的吧,總應該知道吧,你們這些小孩子的時候念古人的詞沒唸過啊,奇怪囉。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這是古詞哦,古人的詞句、名句、名作,那麼全首是:「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庭院鎖深秋。」李後主的名句。「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次序是這樣。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無言獨上西樓,是第一句,次序(指點寫黑板的同學寫的次序)。大家都說李後主的詞,那真是好埃無言獨上西樓,如果我常常跟同學們上文學的課,那講法就不是這樣的啊,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多美埃文學就是文學,月如鉤,如果拿科學來研究啊,上半有弦,還是下半有弦?上半月的月亮還是一鉤,下半月還是一鉤,上半月的鉤是怎麼樣,倒鉤還是反鉤?下半月是哪個鉤,我們大家都活了二、三十歲,也看過好多次月亮,上半月的月亮同下半月的月亮,有什麼不同?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一定沒有注意,所以不是藝術家,也不是畫家,也不是科學家,只有窩在家裡討一個太太,一個女的站在旁過看一條豬那個家,這個都不知道。我們上文學課講個笑話,如果是:無言獨上西樓,月如盤。一點味道都沒有,那就不是文學境界了。十五的月亮像個盤子一樣,那下一句不是「無言獨上西樓,月如盤,紅燒的麵包吃不完」。那就不叫文學了,對不對?「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那個味道之好,好得個文學的味道。廈門城外普陀寺,這個味道不大夠。好像那個紅燒肉啊,發乾了的火腿一樣,味道不好。「姑蘇城外寒山寺,」那就像蘇州菜一樣,又脆又嫩又溫柔。這個文學境界就是那麼不同。不是跟你們講笑話,所以你們寫一篇佛學的文章,寫一封信不同。像我們這裡有一位上海的女青年,寫一本書叫做『禪林漫步』,她的文學境界蠻高的,寫得很有味道。我剛才在那裡看到她,我說你帶幾本來沒有?她只帶了幾本。我說多帶點來埃文學的修養,古代的高僧每一個文學都很高的。譬如……,又亂扯,扯到這裡,想用功夫……沒有關係,反正要睡覺了。唐代的高僧,這是你們同學啦,貫休禪師,那還得了。唐朝的名畫十八羅漢,那個古怪的就是他畫的。他是大和尚,詩好、文學好、畫好。他在浙江,五代的時候。五代時候,浙江一個人,做鹽販出身,稱王的叫錢鏐。在杭州稱王,所以叫越王。杭州西湖上那個越王廟還在,現在,現在不過變成財神廟了,另外一個東西。貫休禪師那個錢王是在浙江一帶稱王,這個錢鏐父子,在江南稱王,可是都很信佛,我們最有名的一位大師,禪淨雙修,又是禪宗悟道講淨土的,這是哪一位?宋朝,哪一位?都是你們老同學呀,永明壽禪師,就是錢鏐的部下、將領,後來出家了就是大師。錢鏐父子都很敬重他,貫休禪師那詩也好、畫也好。有一天,錢鏐請客,招待「政協委員」、「國大代表」、「立法院」,社會名流都來,把貫休也請來了。酒吃完了,飯吃完了,叫貫休寫兩句詩,貫休寫詩給錢王,他是他護法大老闆嘛。有權又有地位,也有錢,當然寫囉。兩句名詩「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光寒十四州。」那真是好,把當時他的錢王,這個越王的威風也寫出來了,「滿堂花醉三千客」,孟嘗君門下三千翁,講他的威風。這個威風「一劍光寒十四州」,好啊!大家全體叫好。這個和尚的名句,越王錢鏐看了也叫好,不過拿到看,「一劍光寒十四州」,師父呀,可不可以改一下,他有野心哦,他想統一中國啊,只是在浙江稱王,不幹。但是不好講的,看這個和尚師父「一劍光寒十四州」,師父呀,可不可以改一下,貫休禪師的文人的毛病,出家人修道的人毛病來了,習氣來了。不改,不能改,你要怎麼改。這兩個字換一換好不好?怎麼換?「一劍光寒四十州」,貫休和尚說「不改」,站起來走了。他想討這個出家的師父一個口氣,「一劍光寒四十州」,可以統一中國了。結果老師父只給他寫「一劍光寒十四州」,只能偏向於東南一省了,這貫休禪師就走了,走了就走到四川,年紀也大了,那個時候,五代時代浙江是錢鏐稱王,四川是王建稱王,王建,四川是王建稱王。王建一聽到唐宋時代一個和尚,一位高僧來了,那真是現在請到世界的權威的大科學家,比那個還要威風哦,不得了。然後他到了四川見王建,王建一聽到貫休大師到了四川來,願意住在……,也不要他海關報到,也不要辦入境證,也不要什麼入台證啊,返台證,都沒有就趕快請進來,然後,師父呀,您的詩很高,那貫休的名句又來了,「一瓶一缽垂垂老,萬水千山的的來。」就是他的名句。你看,這些同學們,這一邊同這一邊不同,好像文學都很有興趣啊,一瓶一缽垂垂老,萬水千山的的來。」所以貫休有一個外號叫的的和尚,就是這樣來的。貫休禪師是個高僧、詩僧,畫也好,詩也好,樣樣好。悟道沒有呢?那就「莫知啊」,就不知道了。有一次,貫休禪師去看一個禪師,他就給這個禪師寫了兩句詩給他,「禪客相逢唯彈指」,大家都是參禪的人,彼此修道相逢這麼一彈指,也不說話。「此心能有幾人知」。換句話,明心見性悟道了有幾個埃這是我給他加註解,他的本句「禪客相逢唯彈指,此心能有幾人知」。所以文學家的筆下,好像看起來大徹大悟,那個詞章之美,文字之好,說的都差不多,其實都不差,差得太遠了。

文學跟禪分不開,可是差得太遠。這位禪師一看,貫休這個禪師是……他曉得他沒有悟道,他一看詩真好,好像大徹大悟了。很好,他說我問你,這個禪師是講真實見地修持的,不跟他來談文學。你這兩句好得很啊,禪客相逢……此心能有幾人知。我問你,這一邊貫休老和尚說,「請問」。如何是此心呢?你說此心能有幾人知。古文叫如何是此心,怎麼叫作這個……這個心呢?貫休就愣住了,答不出來了,就愣在那裡半天。這個禪師哈哈一笑,佛法你差得遠了,他說你問我,貫休也同樣問,如何是此心呢?能有幾人知(禪師答)。進去了,還是他的話,到一個禪師手裡用法就不同了。那看起來是悟道的話,此心能有幾人知?這個禪師拿到手裡就問他,如何是此心呢?他答不出來了。你問我吧,他問他,如何是此心?能有幾人知,拂袖進去了。扯了半天,扯到文學上去,不能聽啊,文學是魔障,不過希望你們要入魔,把文學搞好了嘛,佛法也就高明了,結果文不能文,武不能武,佛法不能佛,結果學了半天都成了活佛,活佛啊,西藏話叫做「浮圖克圖」,糊里糊塗,那就糟了。所以要真正學好,文學也重要,佛法也重要。

現在我們回轉來講這個「安那般那」修持了,這中間都扯閒話扯了,因為本來想溜了,我們古老闆硬說還有一個鐘頭啊,浪費時間在那裡扯了,不過你要參,我的話不是空話哦,裡頭都有東西的,看你們聽,這個就是禪的方法,看你懂不懂。再回轉來,講死板的禪話,安那般那,出入息的修法,出息、入息、這一段,剛才大家有一點體會沒有,有沒有?你也哄哄我吧,我也蠻高興嘛,你哄哄我,我也騙騙你,不是蠻好的。你也不哄啊,什麼都沒有,白聽了嘛,非常重要。如果這一段沒有聽懂,真的要問哦,過後,我這人過後就丟了。你再問我,我講過的啊,我忘了,真想不起來哦,就懶得去想了。所以你注意啊,你聽懂了沒有?安那般那。假使你把這個修好了,出入息修好了,八觸的反應的作用馬上出現了,八觸的作用就出現了。身體的變體就很大了,可是你不要給身體拉去,走了,身體上感受都不是,所以叫做數、隨,隨則作兩種解釋,一是跟到出入息,知道在進出,出入之間第二隨,就是任運讓他去,一呼一吸,可是頭腦清清楚楚的。這個呼吸頭腦清楚了以後,道家所講的,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一步就可以做到了。就是一條路線就可以到達,安那般那有如此的神妙,佛法任何的修持,沒有這個法門的神妙。

在安那般那來講。那麼為什麼講到這裡?你回轉來看,昨天所講到佛為難陀所說入胎經,這個胎兒在娘胎裡頭能夠成長,就靠這個安那般那的功能,七日一個變化。所以叫大家認住一個息,不要光聽啊,這個真要去理解它,要去體會它,聽了好像很恭敬,都聽進去了,這邊聽進去了,這邊出來了就糟了,那就白聽了,要真正好好的體會。安那般那的法門,如果深入體會進去了,什麼觀音法門,什麼各種法門,一大半統統會瞭解了。至於為什麼,安那般那的法門有那麼重要,因為我們這個身體感覺上是四大造成。四大,這個大家一定答得出來,哪四大,地、水、火、風,對了,答得很痛快,地水火風。修安那般那,所以叫你們注意這個息字,不是氣哦。因此,我要提出來六妙門叫你注意。風大是風哦,我請問諸位,這個風看得見嗎?我問大家,風有聲音嗎,有沒有?風沒有聲音。聲音是碰到東西,自己發出正來的,風的本身沒有聲音。風有色相嗎?沒有色相,看不見、摸不著的。風有香臭嗎?風也沒有香臭。香臭是物質在風的動態中所發散的變化,同風本身沒有關係,跟到風而傳播過來。所以它無聲、無色、無臭,它的體是接近於空的,這是講風,風大。那麼風大的,我們譬如說,兩個手拿一張紙,這個地方現在沒有風,我們拿一張紙在這裡一扇一動就起了風的作用,它的體性是空的,它不動,沒有,空的。一動,起了體性作用。所以息的作用,就是一呼一吸,不動了,這是息的作用。它也是無聲、無臭,空的。所以風是風,氣是氣,叫我們修行用的是出入「息」,並沒有叫你出入風哦,更沒有叫你修呼吸哦,所以大家自己不要誤解了,修了半天,在鼻了那裡哼啊哈的,數進來一二三,數了幾千下。我常常罵人,你修什麼法門?老師,我修的數息觀。我說,數了多少了?每次一坐一千、兩千、三千。我說,你學會計的嗎?你把呼吸數了一千、兩千、一萬,有屁用,那個一氣進來,數第二下,前面的氣早沒有,空掉了嘛。你說,我說那等於什麼?我們這個老師兄知道,峨嵋山上的猴子偷包谷,包谷就是玉米,猴子偷玉米,你知道,你們都看過吧,猴子偷玉米很好玩的,那個猴子在那裡東看西看沒有人,摘一個玉米,那個包谷放在這裡(腋下),然後,這個一挾,掉去了,我們大家一叫「哦」,他就跑掉了,一個都沒有了。他放在這裡,掉下去,這個手拿,這樣一挾,你一叫,他就跑。一跑都掉了,沒有了。

我們修數息的法門,你搞不清楚,你就數一千、一萬息,有什麼用?息者,止息。所以,止息,所以佛告訴你,息長知長,息短知短,息暖知暖,而且要想注意證道,要想成就得快,注意出息那個時候,住叫做息祝住家那個住哦,不要在入息的時候注意「住」,這是問題啊,出息,在這個時候定,那麼你……那變化大啦,慢慢,你智慧也開了,身心都起了變化,今天還是先到這裡為止,這個原理明天再下去。明天上午。經過這個法門以後,大家回去嘛,休息了一夜了,不是打坐體會哦,睡在枕頭上也可以體會,站在那裡也可以修持,隨時在這裡修持,你不要看到佛經上說,佛在世的時候,有些弟子們七天七夜一用功下來,馬上證阿羅漢果,是可能的,不是不可能。所以還要明天上來就入座,入座就是以這個法門入手來試試看。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