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16)-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16)-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六 8月 29, 2009 6:01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究竟這個禪、道高到什麼程度他要來看看,結果雲峰悅夜裡,早晨起來就告訴徒弟,他說,我昨天做了一個夢,看到太陽在我身上轉過去,真的假的不知道,我斷這張商英要來了。這個徒弟說,師父這是什麼意思,直的太陽轉運至上這個現象嘛,張商英現在是做全國的轉運使,當然他要來,他很傲慢我非揍他不可,打他一棒,結果張商英下午晚間果然到了,一到了,他很傲慢,雲峰悅大禪師出來見,客堂裡兩個一談,他就東問西問,你南普陀有幾個房間啊,多少,佛學院幾個學生啊,每一年開支多少啊,都問這些事,從來不跟雲峰悅談佛法,雲峰悅曉得因為他傲慢嘛,沒有,不在乎你,雲峰悅禪師也就是普通跟他應酬,他突然想起了,他說,法師、禪師,聽人家說你的詩做得非常好,問出家人道高不高嘛,這講到文學了。

聽人家說你的詩做得非常好。相公,客氣話。哪裡……人家說我詩做得好,等於別人講你的禪學得好是一樣的,站起來走了。他以為禪是自己佛法最高了,所以他對和尚看不上不談,所以故意不談道就故意說,聽人家說和尚你的詩做得很好。和尚做詩不是本行嘛,結果做得好也沒有了不起,道高不高才是真的嘛,所以他馬上借這個機會一棒子打過去,他說,人家說我詩做得好那是假話,等於人家講你的佛學得很好一樣的,你們會說話學會了吧,罵人要這樣罵的嘛,這就叫機鋒,打棒子。這個張商英這一句很受不了,而且他站起來就進去,張商英回頭問他的秘書副官,幾點鐘?準備下山啦,那秘書副官說,相公,來不及下山了,天黑了。他想想沒辦法,只好在這裡睡覺啦,這一睡,在這裡睡覺,雲峰悅禪師又陪他吃晚飯,吃了以後,兩個人就談佛法、禪宗,講了半天,雲峰悅禪師那個臉色就很不客氣、很嚴肅,他問他這……這個佛法在這個階段這個功夫怎樣,他有許多答不出來,雲峰悅禪師把筷子一放,碗飯一拔,這樣你人家都講你得了道,你憑這樣還夠嗎?站起來走了。

這一下我的媽媽,他真是消化不良啊,晚上下不了山,不過雲峰悅真打到他心裡頭去了,這些問題你沒有解決嘛,你功夫沒有達到嘛,你見地沒有夠嘛,只好在那兒睡覺了。這夜裡一睡覺啊,好了,那個設備就沒有廈大的房子好,也沒有你們住的什麼什麼旅館,像班首寮現在很講究,那個時候很差的啦,我們中國人你曉得,屙尿都是大便有個桶的,夜裡有個夜壺,他夜裡就給和尚罵得睡不著了,正在參話頭想怎麼樣辦,這個道理在哪裡,然後尿漲了,又沒有打火機,出去屙尿,馬桶在那裡不知道,一腳一踩,踏到馬桶倒翻了,把他身上倒得都是大便小便的,哦!這一下開悟了,大徹大悟,所以張商英踢倒了馬桶開悟的,然後大徹大悟了,他感謝雲峰悅,真是他師父,就不管尿也不屙了,高興的就跑到方丈寮,跑到妙湛老和尚的房間就敲門,師父啊,你開門,師父啊,你開門。雲峰悅說,幹什麼。師父,你叫我抓的那個賊啊,我已經抓到了,這個老和尚躺在床上,小事一件回去睡覺吧,明天再說。

這就是大禪師。從此大徹大悟,然後我的重點還不在這裡,講到……剛才上午給你們講觀世音菩薩眼睛怎麼定,然後他做了一首偈子批評唐朝的李翱,這首詩,雲在青天水在瓶。他說李翱以為自己見道,他師父悟道了,他說那是理,理念學問上的悟,功夫上沒有到,這個意思。我跟你們講的,不然你們看不出來,你們看書看懂了,那我的沒得戲唱了,就是你們不懂的,我才來唱戲嘛,對不對,對,你好像開悟了的。這個他批評李翱這首詩怎麼做呀,雲在青天水在瓶,還是用他原來這一句,眼光隨指落深坑,溪花不耐風霜苦,說甚深深海底行。溪花不耐風霜苦,說甚深深海底行。這一點要給你們補充了,他張商英後來悟道了當宰相,不過歷史上有一些奇怪事,宋朝三年不下雨,京城洛陽,不沒有三年,什麼……幾個月……一年不下雨,發表他當宰相當天是全國大雨,所以人家說他了不起,不過他在歷史上,政治上並不太高明,講句老實話,不過他當了宰相是真的。那麼他批評啊,李翱沒有悟,真的功夫沒有到,雲在青天,藥山禪師不是這樣嗎,這樣嗎,然後他問師父是什麼,師父說不懂,師父告訴他雲在青天水在瓶,李翱後來做了一首詩讚歎師父嘛,他把這個歷史的故事翻開,他認為他只是理念上、知識到達,功夫沒有到的。

雲在青天水在瓶,你師父這樣一指一指你眼睛跟到他走了,眼光隨指落深坑,這個注意哦,你看我們一個人老了,要死啦,這個眼珠子抬不起來了,都向下面沉啦,下面沉是下墜下地獄了,眼睛是向上望是傲慢,翻了白眼也糟了,低下去也完啦,低下去下沉,所以我看到你們很多眼睛都不能平正,都是下沉,眼光隨指落深坑,不行囉,墮落下去。第三句話更厲害,因為當時李翱問道藥山禪師,悟了道就是這樣嗎?藥山禪師說,不然,給他吩咐他,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吩咐他兩句話。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得道學佛的人,心境境界很高,但是光是境界很高,你打坐有定都沒有什麼了不起,佛的精神,菩薩道在行為要救世、救人,要佈施、要利眾生,不是度眾生,你拿什麼度?利眾生,你怎麼去幫忙社會幫忙眾生,所以說,高高山頂立,你個人修養境界可以,行為上是深深海底行。那麼修密宗的人就說海底啊,就是像昨天講的氣脈海底輪要打通,那個亂扯啦,禪宗當年不講這個,不過有關係,也有關係。

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而且吩咐李翱,閨閣中物,閨閣裡頭的東西如果捨不得,永為滲漏。滲透了,閨閣中物,閨閣是太太、小姐的房間裡頭的東西,他說你捨得,不清淨的話,終為滲漏,你始終還是不……功夫定力不會到家的,閨閣裡頭的東西是什麼?就是男人要女人,女人要丈夫,就是這個事,古文很美,我不給你說穿,你永遠看不懂,閨閣中物,他說這個你丟不掉,捨不得,終為滲漏。你永遠不會圓滿,不會成功的。等於你們講漏丹,手淫、遺精,這些等等都還沒有搞好,就是廈門話閩南話,免講啦,免談、不要講了,終為滲漏。所以吩咐他行為上,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所以藥……現在要下來,張商英批評李翱,他說你理論上懂,功夫上沒有到,雲在青天水在瓶,眼光隨指落深坑,他說根據你的一輩子的傳記行為,溪花不耐風霜苦,你得意做官的時候,你學到心境很寬闊很了不起,你失意不做官的時候,等於那個花一樣,下雪颳風你就撐不住了,不像松樹、不像柏樹,隨便你什麼環境,自己還是依然本色,他說溪花……那他說你這個都沒有做到,行為修行沒有到,你還講什麼,師父吩咐你深深海底行,你一點都沒有做到啊,學佛儘管學,做人做事的佈施行為你一點都沒有做到,這樣批評的。你看禪宗裡頭都是詩、詞,要不然,嘩……一聲,要打你一棒,叫做棒喝。



泊客 在 周二 9月 01, 2009 10:51 am 作了第 2 次修改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南禪七日》(16)-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六 8月 29, 2009 6:02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南師繞場為眾糾正坐姿)

思想、感覺,妄念紛飛,那是當然的,怎麼空呢,不是說怕這個思想雜念,把它壓下去,壓下去這個作用不是又是一個思想了嗎?你只要初步,只要知道是雜念、妄想紛飛,你知道自己在妄想,知道了,他那個妄想已經走掉了,這個妄想他自己本身不停留的啊,你想空它,多此一舉,它正來空你呢,每個妄想自己跑掉了,所以不要搞錯了,把這個心,雜念、妄想,心想壓下去錯了,你知道妄想來妄想去,那個能知的那一個作用,它並沒有受妄想的影響,自己心裡在生氣,也知道在生氣,等一下不生氣,也知道不生氣,心裡想東、想西,也知道自己在想東,那個能知之性,它沒有動過啊本來清淨,所以上座就要懂得這個,那麼你說這樣就是佛法,就是道嗎?這是初步入手啊,這是修如來禪,不是禪宗最高處,初步入手漸修法門,最好一個路子,那麼你心中要問囉,是不是有一天,真正所有妄想雜念通通自然會清淨,會呀,這是佛法跟科學結合告訴你啦,那就修安那般那,修止息,就止在息住,息住了,也可以說住在息了,不呼不吸不要忍哦,它自然,你看清楚心跟出入息,等於出……這一個呼吸,它自然有生命就有呼吸,這是普通,你等吸氣他自然進來,出去了以後,這一個就把它切斷,切斷了不是沒有氣哦,你那個生命的真氣就止息了,開始是慢慢的,將來你功夫熟,純熟了,息長知長,不呼不吸,止息這個境界,時間久了,你知道久了。息短知短,佛說的。有時候一剎那做得到,等一下做不到了,息短知……慢慢修去,不是一天兩天啊!昨天已經告訴你,多少時間轉變什麼,這都是科學的,所以科學呢,有理論、有事實,呆板的、死板地,一步一步,他證驗效果出來了,正如道家所說的,還精補腦,長生不老,同腦有關係了,所以醫學上講思想雜念都是腦神經的關係,現在的科學一講,有道理,講了,普通人生命現象活著的普通道理,進一步的道理,現在醫學還找不到,這個頭腦,這個人來實驗,等到止息,定,自然是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然後雜念也沒有了,

氣脈把腦最難打通,第一步,下面,昨天講密宗所講的,臍輪,也就是說腎上腺以下的,氣脈很難打通,容易漏丹,漏失了,這個最高的難打通的是腦部,腦部是大樂輪,腦,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真的腦的神經整個的打通了的話,腦神經可以寧靜休息了,不想有跳動的作用了,你的雜念妄想也跟著完全停了,這個時候你的境界身心是,昨天講初步,還沒有講下去哦,離 生 喜 樂,到那個時候,這個腦子是不只是健全而清醒了,而清醒沒有雜念,沒有妄想,那就不同了,至於一般的修禪也好,密宗也好,各種各樣的修法,道家也好,多得很,真的大樂輪,腦部的氣脈,我們拿現代話科學來講,真的完全通了,寥寥無幾,不曉得,充其量只有幾位,當然這幾位我還沒有看見,真到了那一步,才敢說修行有點證驗,證果,所謂證果位,有一點希望,所以佛法講證果位大菩薩境界,的確,同生理,腦的關係,密切的有關,我們衰老了也是腦的作用,這個幾時有空了,請我們有腦科的權威在這裡,請他給你們報告,不過請這些大教授、博士上課困難了,他自己還在用功呢,真到了……所以衰老老化,這個基因,與遺傳工程的關係,都是新的科學名稱哦。

你們佛學院科學常識要加強,現代佛學院,現代法師們不懂科學,不要關起門來,以為出了家剃了光頭,學了佛法是最高,那就……我經常罵人的八個字,夜郎自大,閉戶稱王,得少為足,得一點點以為滿足了,以為自己真是福田了,閉戶稱王,關起門來當皇帝,誰理你啊,你第一,你關在裡頭第一可以呀,那等於當年我小的時候在鄉下,家鄉看到一個人瘋掉了,天天要做皇帝,他自己以為是真的皇帝,在家裡門關著,把吃飯的桌子擺好,上面擺個位子坐在上面,叫太太孩子跪在前面三呼萬歲,自己做皇帝就是這樣,所以說你不行呀,現代不同啦,科學醫理搞清楚,對於修道是大幫忙,而且學了,醫更要學,學了一點醫要佈施利他,這個是最方便的,人家有痛苦你馬上解決他,救他,不然你說慈悲,慈悲個什麼,都是叫人家慈悲我,我本身沒有慈悲人家,那是空話,所以剛才講大家坐在這裡,不要聽我的話又雜念來了,我的話是魔,我現在是魔,你坐得好好的偏要講話,你心不是雜念就來了嗎,這就是魔了,魔者磨也,故意磨練你的意思,菩薩、佛才能當魔,我不是菩薩、也不是佛,我是魔,磨你們的,你們很清靜,我給你聲音講給你聽,吵你,使你不清靜,你跟著我妄想亂跑了,那是你們差勁,與我無關,我講話儘管講,道理聽懂了,禪宗祖師一句話,一知便休,知道了,丟開了,所有道理都是沒有道理,這就是禪,所以禪宗不要文字言語,所有道理懂了,不要道理,這個道理更簡單,我告訴你們,佛法、禪就在這個地方。

你們諸位從小同我一樣都讀過書對不對,都從一二三四這麼學起來的,學到現在不管你學問,這個人我們這一堂裡頭大教授、博士好幾位,而且都是權威的,這幾位博士都是國際上有名的,不只海峽兩面有名哦,國際上有名的。你以為滿堂裡頭很多英雄好漢,都同我們一樣,不管是博士、碩士,你們「不士」都可以,你看從小學讀到中學,讀到大學,讀了一輩子的書,腦子裡頭真的有那麼多書嗎,聽過了一樣都沒有,本空的呀。過去老師,當時很感激他的,現在……,

沒有教你東西啊,老師也沒有教你東西呀,你也沒有學了什麼東西,這就是禪的道理,這就是心櫻你也沒有東西,沒有學到,他也沒有講,可是你智慧也增加了,你道理也懂了,佛法也是這個道理,所以禪宗叫「心印」,什麼叫心印呢?比如我們刻一個,用蠟,這個蠟或肥皂刻一個印,刻了一個印章,用印色油蓋上去,那個紙上就有這個印模了,肥皂呢,也化掉了,洗衣服了、沒有了。蠟也是,都沒有了,可是印呢留下來了,只留下一個影像,沒有東西。這個道理瞭解進去了,回轉,我的話都是多餘的,你只看到自己雜念妄想自性本空,可是呢,這樣禪那麼容易,就是那麼容易,可是真不容易,你知道自己自性本空,我現在講了,你也理解了,可是對不起,就是空不了,這個味道很好,而偏偏又打擾的雜念又來了,這就是《楞嚴經》上佛告訴阿難的,這些雜念妄想,都是無始以來的習慣習氣給你帶來的,《楞嚴經》這個名字叫做什麼呢,這個就是習氣,雜念妄想停不了,就是習氣停不了,這股習氣停不了,所以不能證果,不能得道。

這股習氣佛在《楞嚴經》上,給你定個名稱,用中文翻譯非常美,美麗四個字,客塵煩惱,做客人的客,灰塵的塵,地下的灰塵,煩惱,佛法講煩惱,不是痛苦,你要注意痛苦是痛苦,痛苦是生理與心理的觸覺的關係煩惱是心理跟情緒兩個所發生的。很煩惱,煩惱人,擾亂人,所以煩惱是煩惱,痛苦是痛苦。佛告訴你這些客塵,等於家裡很多客人來來往往,每個思想每個什麼來,這些都是鏡子,虛空中的灰塵,飛來飛去擾亂的不得了,客塵煩惱,佛學用的那個文學的程度,又是科學的東西多高啊,所以我以前教那些學科學的同學,去做老師講物理、講化學,你們能夠用文學的東西把它講出來,我們國家後代學科學就發達了、容易了,有幾個學生大學畢業出去當講師,學化學,學物理,老師啊!你講的對啊,我們想那麼作,怎麼講呢?這個科學物理、化學,用文學……,我說那你是笨蛋,不讀書嘛。他說,怎麼講。我說容易得很,譬如你講物理啊,講天文啊,講化學很多,譬如李白那首詩,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多好多美啊,尤其在外面做客人,尤其你們有時候想家鄉啊,想父母就想起這首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你看這是文學吧,對啊,文學,好詩啊,都是科學。

他說,床前明月光,這個刻意東邊有窗啊?西過有窗啊?還是南邊?還是北邊?這個床前的明月光,哪個方位照過來的。疑是地上霜,當然不是春天囉,也不是夏天了,一定是秋天了,秋天是哪一個月份啊,你就把天文常識、方位,都講了嘛。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這個房間的建築,是建築師設計得不好嗎,還是房子破舊了嗎,頭一抬,還是躺在床上抬頭看到的,還是坐在椅子上抬頭看到的,還是趴在地上抬頭看到的,舉頭望明月,剛好看到這個月亮。低頭思故鄉,他哭了沒有,還是沒有哭,還是怎麼樣,這個你一發揮,什麼物理、天文,很多啦,很多啦,都有道理的。哦!那個同學懂了,對了,後來去做化學老師,非常叫座,他上化學的課啊,學生聽了高興得不得了,化學也懂了,中國的文學也好了,國文也好了,是這個道理。



泊客 在 周二 9月 01, 2009 11:11 am 作了第 2 次修改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3 《南禪七日》(16end)-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六 8月 29, 2009 6:02 p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所以你們佛法要跟科學配合,時代不同了。我三十四……,三十幾年前到香港,香港最大的人民大會堂,是香港會堂,那個時候,佛教界是我怕碰的,佛教大師、法師們我最怕,個個都有法,我沒有法,不過佛教有些居士,也有些和尚,天主教的神父、牧師,約了很多修女,要我講一個問題,宗教問題,我就講了,我結論告訴大家,每個宗很多宗,各個宗教,同來參加聽的很多,我說,二十一世紀的文化與文明,你們諸位的宗教家,把所有的宗教的外衣要剝掉、脫掉,所有宗教的儀式要拿掉,要配合科學的文明,表達宣揚你們宗教的教義與哲學,你才能夠跟得上時代,不然你們所有的宗教都被時代打垮了,不是哪個人要打垮你,科學的進步,物質文明的發展,你宗教就站不住了,你還是照老辦法,保持每一個宗教的,那個過去落伍的,農業社會的那一套,自我關閉的那一種方式來做的話,你們這所有幾大教,對不住,我跟你們都是朋友,我站在朋友立場,給你個判決、批判,八個字,叫「閉門主義,自殺政策」,就這樣作結論,這個結論就賺了,賺了什麼,賺了好多拍掌的聲音,如此而已,是真的話。

所以你們出家歸出家,學業要努力的進修,在家人會的我都會,世間法都是佛法,這些客塵煩惱都是客塵煩惱,但是佛明明告訴你,這些都是客塵煩惱,是客人,不是主人,你那個自性本身,客人來主人家,當然知道他是客人,他住一陣會走的,就是他住一個月他也離開的,他是客人不是主人,你那個主人在家裡不動就對了,所以所有這些思想妄念來來去去,你知道思想妄念,眼睛一閉,一定下來,一靜下來,這個不叫靜,靜而後也可以定了,那麼這個妄念雜想東來西往是客塵煩惱,你管它幹嘛,客塵煩惱自性本空。你們年輕一代,我倚老賣老了,又毛病又來了,你們年輕一代,學中國的自己的文化,不曉得讀過一篇書沒有,李太白,當然不是李太黑了,李太黑的哥哥叫李太白,太白了,他寫了一篇文章叫《春夜宴桃李園序》,你認為李太白是不是學……,他學道也學佛的,第一兩句話名句和文章都是千古有名,夫天地者,那個「夫」字不管,古文那個「夫」,就是我們現在講話,「哎」就是這個意思,開始講話了,或者是那個「那麼」這個意思,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浮生如夢,為歡幾何。這同我們十一、二歲讀的、背的,老師自己逼自己,老師叫一聲,自己逼自己背來的,你看不是你們這樣哦,靠筆記本記來的,我是靠腦袋記下來的,靠心記下來的,幾十年要用就拿出來了,所以我到大學裡上課不帶講義、不帶書本的,那個古國治給我提皮包,他是大學一年級就跟到我,提個皮包,上汽車,穿個長袍,有一支粉筆,講到哪裡寫到哪裡就行了,做老師還要靠講義靠書本嗎,你腦袋裡就是了嘛,你看現在我又拿出來了,幾十年又忘記了,一想到就背來,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逆旅是什麼,旅館,他說我們這個宇宙天地算什麼,是我們一個大旅館,我們住在這個旅館裡,住了七十年、八十年、一百年,總要走路的,旅館不是家,光陰者,時間是百代之過客,幾千年歷史,不過旅館的客人一樣,一代一代走了,什麼秦始皇、漢高祖、唐太宗,什麼什麼東西……,什麼康熙、雍正、乾壟朱元璋,什麼……什麼……,孫中山、什麼毛澤東,什麼……什麼又……這些人都統統過了,亂紛紛,《紅樓夢》上說,亂紛紛,都過去了,歷史。所以,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你看他佛學通了,李白。時間空間胸襟是那麼偉大,一切不留,浮生如夢,這個生命活到不真實,浮在水面上的油一樣,要化掉的。為歡幾何,人生的快樂高興的事情有幾樣啊,都沒有,就是今天很高興,我們大家連老朋友們四川的、北京的都來了,大家好朋友來捧場,捧到玩一玩,七天,一剎那之間就過去了,為歡幾何啊,你問那些老朋友在北京來,他們來的你以為他方便呀,不方便,家裡太太、孩子,私事、公事一大堆,這個南老頭這個傢伙要來廈門玩,我們只好丟下來陪他聚幾天玩玩吧,好朋友,還不是兩天三天就走了,沒事了,浮生如夢,為歡幾何。都過了,沒有事了。所以我常常……,外國人問我你們中國文化,西方人批評我們中國文化沒有宗教,沒有哲學。我說你們亂扯,你們又懂中國,中國文化比你們偉大,中國文化開始……,西方文化開始是宗教,由宗教變成哲學,由哲學變成科學,我說我中國從五千年以前就是有宗教,什麼宗教,信仰祖宗,我們那個上帝同你們不同,祖宗就是上帝。上帝上面戴個帽子就是天,那個就是宗教。家族所以祭祖最重要,他說對了,是這樣。

我說我們的哲學不像你西方難辦了,你們西方哲學是哲學,文學是文學科學是科學,哲學裡頭唯物是唯物,唯心是唯心,各種分類,我們的哲學一股邋遢的,我們的宗教哲學統統包在一起,所以中國的哲學家,文哲不分,文學同哲學分不開的,很好的哲學思想都在文學裡頭,你如果不會古代的詩、詞,詩詞歌賦不會,你根本沒有辦法懂中國的哲學,文哲不分。文史不分,大文學家還是大史學家,司馬遷、班固、司馬光,這些歷史學家都是大文豪、大文學家,而且是文史不分。還有呢,文政不分,政治與歷史與文學分不開的,每一個歷史學家,都是一個大政治家,白天辦公是政治家,回到書房裡,書房裡寫文章是文學家,文章的內容包括都是哲學家,你看管子、孔子,這些人多得很,所以我說不像你西方埃你西方研究哲學研究宗教,這個生命是宇宙萬物,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呢,這是科學、哲學,這個世界上先有個男人,還是先有個女人啊,先有個雞,還是先有蛋,我們中國人是鄉下人,我說大哲學家,雞呀、蛋呀,就把牠雞殺了,蛋也不要拿出來,蛋就在雞肚子一起燉去吃了就算了,我們中國簡單,這個對吧,那吃補的嘛。

可是西方呢,就科學分類,中國人也要問了,有沒有這種問法,沒有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有這麼想法,中國人在文學裡,譬如唐代那個詩人寫的《春江花月夜》,他就寫,江上何人初見月,站在長江上面哪一個人?第一次看到月亮的,是哪個人?江月何年初照人,這個月亮在天上出來時,究竟是幾億萬年前哪一天哪一個時辰照出來的,誰照的,就是宗教,就哲學,也是科學,中國所以文化這就是這樣,這是中國文化的特點,就是特色,你看叫了半天,中國文化的特色在什麼地方,這些都是特色。你看我們的文化裡頭,哲學、科學、宗教、政治包括在一起的,兩句話,江上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這個就很美了吧。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