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17)-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17)-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二 9月 01, 2009 10:31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唐宋的時候出家人,去出家的文憑,考試及格給你文憑去出家,現在你們出家叫「度牒」,就是拿張文憑,要考的,不像現在人隨便,考取出家了有這個身份比現在博士大了,所以有一次他淘汰沙門,沙門就是出家人代號,而且要考,結果政府把有一個地方,在湖北,到處山裡頭都趕出來,在一個山裡頭廟子裡搜出一個和尚,要考試《金剛經》、《楞嚴經》隨便考,這個和尚哭了,跪下來,給這個主管官講,這個哭了,這個主管說,師父你哭個什麼事嘛,我也奉皇帝政府的命令要辦,又不是對付你。他說不是啦,你不知道,我從小出家,學的是禪宗,在禪堂裡打坐參禪,我沒有研究佛經啦,你要叫我考佛經是一定考不取的嘛,你要我……考不取,你們的命令要還俗了,我不願意還俗 ,我願意一輩子做和尚學佛埃這個主考官內行的,面孔擺的很凶,同我們楊老哥一樣,威嚴一擺嚇死人,他心腸慈悲。他就跟他談了幾句,問了一點佛法,嘿!一看他真用功的,叫他寫文字,一個都寫不出來的,這個主考官就負了責了,好官,拿起筆來,把和尚的文憑度牒上面,寫了四句話交給他,你走吧,就說我負責了,放一個。他說,「南宗尚許通方便」,南宗就是六祖禪宗,南方這個南,六祖在南方廣東一帶開始,南宗尚……和尚的尚,許可的許,通方便,「何事心中更唸經」,何必心裡頭啊,心本來清淨,還要加上一個,念一個什麼經啊,讀個什麼書啊,這一下你們不要讀書了,「此去比丘雲水伴」,你現在走吧,我放你走,就通過了,還是給你當和尚,雲水伴,「何山松柏不青青」,快一點吧,你到山裡去修行去啦,不要給他們抓住就行了,哪個山上,松樹、柏樹不青青呀。真是好了不起,政治、哲學、文學都配在一起,南宗尚許通方便,何事心中更唸經,何必加一樣東西呢,此去比丘雲水伴,就放人了,你去吧我負責,你這個比丘,雲水伴,走到高山深一點地方去修行去吧!何山松柏不青青

好了這個歷史的故事又講到我們在廈門,大概是廈門福建的事了。有一次福建的這位,剌史唐朝的叫於幼,不管名字了,這個歷史你們不懂啦,不是說你們不懂,這個話很抱歉好像傲慢,就是講歷史太麻煩了,就是一位當年的剌史,一路諸侯,管湖北,人家說有個和尚不守規矩,一天到晚瘋來瘋去在街上亂跑,不住好好的廟子,不曉得什麼。這樣嗎,社會秩序不好,抓來。他很威嚴,一看這個和尚瘋瘋顛顛的,他就問他,你叫什麼名字啊,不說話,哪裡人啊,不說話,啞巴嗎,搖搖頭,不是啞巴吧,為什麼不講,壞官就是……以前那,以前法律就是我,我就是法律,這要打人啦,他也不打,你為什麼不肯說話,你會寫字嗎?會。你讀過書的呀,會作詩嗎?會。拿紙來、拿筆來,你寫給我看。他拿了筆就寫,怎麼寫,「家住閩山(福建)東復東,山中日日有花紅」,而今山中日日,天天有花紅,有花紅,「而今不在花紅處,花在舊時紅處紅」。美不美呢,好不好,諸位同學,你們通過吧。「家住閩山東復東,山中日日有花紅,而今不在花紅處,花在舊時紅處紅」。究竟是福建哪個地方人,格老子他還是不說,看詩呢,你看簡簡單單這個詩,這一首詩就美極了,這於幼一看就楞住了,癡和尚,這個頭光得不簡單啊,他就改了臉色。師父啊,你還是詳細寫一個啦。他拿起筆又寫了,家住閩山,你就將就那個上面改了(指點寫黑板的同學),「家住閩山西復西,山中日日有鶯啼」,黃鶯有鶯啼,有鶯啼,「而今不在鶯啼處,鶯在舊時啼處啼」。這位首長一看啊,不說話了,師父啊,你請吧,沒有事了,沒有事你請吧,這就是禪宗。禪宗不立文字,不立語言,但是要用出文字、語言的每一個表達都很高明,那麼這位禪師究竟是誰,誰也不知道,到現在歷史上只留下來這兩首詩,知道他是福建來的。家住閩山西復西,山中日日有鶯啼,而今不在鶯啼處,鶯在舊時啼處啼。人生境界就是如此,你去參參看,文學也在了,佛法也在了,換句話說,我是個和尚出家人,又沒有犯法,就是這個樣子,碰到這個好的官吏於首長,請吧師父,有數了,這是個高人。禪宗是所有佛法裡的大智慧,不照次序,立地……,直指人心。直指人心,立地成佛的法門,談何容易啊,直指人心,立地成佛。

禪宗的一位祖師,就是宋代的,唐朝末年,宋代的五祖演禪師,不是六祖的師父五祖,這個五祖是五祖廟,是黃梅,湖北黃梅,五祖在黃梅,五祖過世了,徒弟們給他建的廟子叫五祖廟,這個五祖演禪師就是這個廟子的方丈。禪宗的大德。他的一生的說法,活潑潑的靈活的很,了不起一位,在中國文化史上,他是了不起一個人物,當然是和尚啦。有人問他,師父啊,我跟你學佛、參禪那麼久,一點消息一點路子都沒有,師父啊,佛法總有一條捷路嘛。快速公路,你告訴我一個方法嘛。啊!好,他說,我給你講個故事給你聽埃有個小偷,本事非常大,是名偷啦,有名的小偷,這個兒子啊,想跟爸爸學這個本事,小偷的兒子。爸爸啊,你把這一套本事傳給我好了。自己儘管做小偷,不喜歡自己兒子也做小偷了。他說你學這個幹什麼。兒子一定要學,他也沒辦法,好了傳給你,晚上跟我來,晚上兒子跟著老子就去偷了,這個小偷,偷了一家,把窗子、門都撬開了,把兒子帶進去,這個小偷找到那個地方了,一隻箱子,大箱,古代那個箱子,放衣服櫃子的,很高,很大,有我們這個講台那麼大,高,還要寬一點都有,有鎖。這個小偷就把鎖打開了,打開箱子,裡頭都是寶貴東西,還有好的,很好的衣服都在內,他叫兒子,當然不像我們講話啦,爬進去,這個兒子就爬進去了,然後這個小偷把蓋子一蓋,把鎖一鎖,有小偷哦,就跑了。這下,這個兒子關在箱子氣得……,叫你教我小偷,你還把我鎖在箱子裡頭,還拚命叫有小偷。全家都起來,哎呀!有小偷,鬧哦,一家鬧得一蹋糊塗,點起燈子到處找,沒有啊,奇怪,沒有啊,這個聲音哪裡來,哦,是窗子,也……也不對了,是開過,是有小偷進來,小偷在哪裡,找遍沒有。這個兒子在裡頭要命啊,寧可給他抓住打一頓打死了也好,這個鎖在裡頭要悶死的,兒子呢,怎麼出來呢,這兒子急了,人急智生,所以普通話講,人急跳牆,狗急跳牆人急就懸樑,就上吊了,怎麼辦啊?然後兒子聽到一個丫頭找到這個櫃子旁邊,櫃子也好好的,櫃子沒有打開好好的啊,正在講他裡頭聽到這下有救了,他就在裡頭學老鼠叫的聲音,吱吱喳喳,學老鼠叫,丫頭說,不得了,小偷沒有,這個櫃子裡有老鼠,哎呀!完蛋了。主人家說,趕快拿鑰匙拿鑰匙把櫃子打開,有老鼠怎麼得了。鑰匙一打開,這個孩子呀,從裡頭一站起來,把這個蠟燭燈,一吹就跑掉了。這一跑回來啊,回到家裡,這個爸爸是小偷囉,看這爸爸幹什麼,在家裡睡大覺,躺在床上蓋著被子舒舒服服的。兒子把他叫,爸爸你怎麼搞的,我要你教我本事,你還把我關在裡頭,還叫小偷,你回來睡覺,你不怕我……抓去,關進公安局會打死的。爸爸說,不要囉嗦,你怎麼出來的。他說,我有什麼辦法,給你關在裡頭正要命的,可是後來就是我學老鼠叫,他們把櫃子打開,我把燈一吹了就跑了。畢業了,行了,就是這個樣子。干小偷還有一定的兵法,還有一定的方法,只要你急中生智跑得出來就對了。

五祖演給人家說,他說,你學佛啊,什麼密宗、禪宗,只要你跳出來就對了,管你什麼方法的,打坐,就這就是。你們要學禪宗嗎,你看怎麼學。所以有人說,修行之路,我們像一條蟲,在這個竹節裡頭,你要從竹頂上爬出來,這個蟲子在竹節裡頭一節一節慢慢的咬,咬多少年才爬到頂上,禪宗是個什麼方法?牠不這樣咬,這個蟲子在竹節裡頭,橫咬一個洞出來一下就爬到頂上了。所以你們要聽禪宗啊,禪宗是這樣一個玩意兒,你怎麼樣去學。所以達摩祖師當時傳禪宗在中國,最後交代以《楞伽經》印心,以楞伽印心,楞伽經上,《楞伽經》也是唯識法相宗的最重要經典,也是禪宗的最重要,達摩祖師交代不是《金剛經》,《金剛經》是五祖開始才用金剛經,因為人的智慧低了。達摩祖師交代以楞伽印心。《楞伽經》重要一句話,當然很多都是重要話,以禪宗來講是,以無門為法門,沒有一個固定的方法,只要你開悟了,明心見性成佛,怎樣都可以,是解脫嘛,心空解脫了,哪有方法的,有個方法,就不能解脫了,以無門為法門。

我們好好坐一堂,我再來,供養諸位,再講給你聽,不是光聽笑話的喔,我也蠻辛苦的,為什麼講這些給你們聽,希望你們在幾天以內智慧增長,自己真能夠跳出來,這個牢籠,收好腿子上座。萬緣放下,一念不生。

(南師巡視禪堂,為大眾糾正坐姿)

這一堂坐得非常好,真是有點上路了,老和尚的願力,禪堂也建起來,今後大家不管住禪堂或者自己,出家的同學們,自己修持,關於靜坐修法,每天一定要規定自己,至少三次,早晨起床一次,晚上睡前一次,白天看你自己的時間規定。要自寧戒律不要別人管,自己管理自己起來,這樣一路下去,一定會有成就的。在家的諸位居士、菩薩們,回到家裡,把這個禪堂的這個習慣這個精神,變成生活裡頭一部分,非常美、善的生活,也是在家裡早晨,不要忘記了還是在禪堂一樣,早晨起床一次靜坐,晚上臨睡以前靜坐,白天如果有空的人,下午午睡以後起來一堂靜坐,起碼三次。不是為靜坐而靜坐,靜坐不是道,但是要想成道明心見性而證菩提,又非修靜坐這個禪定工夫不可,同時為了自己生命的健康,平常少病少苦惱,這是最不花本錢的健康保養辦法,同時把生活回家以後,規定調整好,也是生活一種規律,嚴肅自己的人生,嚴肅自己的生活,你慢慢養成習慣了,社會上的朋友們,家庭大家都知道,就變成一種風氣很好埃至於靜坐真正的用功想得到定的境界,我已經再三強調,從「安那般那」入手,出、入、息。達摩祖師禪宗的祖師到中國來,有四句話,做功夫方面他傳了禪宗實際的四句話,做功夫方面,大家一般不注意它,外息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也就是達摩祖師給二祖神光講的,用功修證方法之一,外面放下一切,當你兩腿靜坐,最好是隨時,隨時如此,外息諸緣,內心無喘,為什麼用這個喘,喘氣那個喘呢,喘,我們普通人認為是呼吸,在修道的功夫上講,認為在喘氣啊,哮喘病那個喘,內心靜止了,呼吸也住了,內心無喘。心念,氣一住了,念也住在息的境界上,一切雜念妄想都住了,昨天有一位外國同學提出來講的,這個就是金剛經的狀況護念,你講對了。諸佛、十方佛、菩薩如何降伏其心,善護念之,這是一個正念存在了,三十七菩提道品的正念,這是正定了,內心無喘,心如牆壁,不是得了心臟狹心症了,什麼心如牆壁,心怎麼當牆壁,就是內外隔絕了,隔開了,外面環境再吵、再亂,沒有關係,自己內心仍然清淨,所以內外,心如牆壁,就隔離了,不要外形去出家,心出家了,那才是真出家,心如牆壁,可以入道。並不是說,這就是道,就是佛法了,這樣嘛,可以進入佛法的那個真正的三昧,中國醫學道家的,



泊客 在 周二 9月 01, 2009 3:46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2 《南禪七日》(17end)-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二 9月 01, 2009 10:31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女人十四第一次來月經,就是破了身了,不是完整的童身,在女性月經期沒有來以前,在男孩子對性的觀念還沒有開始以前,男女兩個同等都算童身,童身修行就非常快,這是佛、道兩家所認為,童體修行非常快,因為不是身體關係,心的關係,此心的染污就不多嘛,那麼道家強調是身體關係,所以一般搞哲學的認為道家偏重唯物修法,佛家是偏重心理的修法啊!唯心的修法。都有它的理由。

道家修法認為破了身的女人,所謂七,七年一個變化,十四歲來月經,七七四十九歲,就月經沒有了,老了,那麼現在醫學叫更年期,上次都講過的,男人也有更年期喔,都講過吧,你點個頭也好嘛,如果你說我沒有聽到,那你再去聽錄音去吧,我才懶得跟你講第二道。那麼道家的修法為了練身體,因為譬如說,已經過了二、三十歲,四、五十歲的人,月經還沒斷的話,或者生過孩子,或者沒生過孩子,要恢復到童體,就是修一個法門,叫斬赤龍。把這條龍,月經代表這一條龍,一個月來一次,要把它修斷,所謂認為月經修斷就恢復女性的童體,如果說這個女的已經超過了七七四十九歲以後,天然的更年期月經沒有了,那麼修行必須修得,譬如說六十歲、八十歲、九十歲的女性,必須要修得月經再來,來了以後又把他斬斷,就要加兩三倍的修法了,這是道家的一套理論。注意喔,我們現在的課題是生命科學,這個問題你問得很有趣,這裡醫生很多,有婦女月經這一科的權威大師、醫生大師,黃醫生在這裡,還有洪醫師啦,朱醫師啦,這些什麼師多得很,這幾位都是大法師,朱大法師啦,洪大法師、黃大法師,都是大醫師,在他們的學理上,他們都是正統的大學畢業,正統的拿到學位的博士,醫學博士,就是西方這一套醫學,不承認這個話,不是他們三個人不承認。

在西方醫學這個理論不承認,而且假使照一般的婦科道理,不管是中醫、西醫,這個女性假使一、二十歲忽然不來月經,好久不來了,那在中醫還要吃通經的藥呢,認為是病態,在西醫認為也很嚴重,但是,有些病例也不一定,譬如有些女性天生不來的,一輩子沒有月經,像我有一個學生就是這樣,現在好幾十年不見,大概活著應該是六、七十歲了,她一輩子不曉得月經是什麼事,還有些女的三年一次月經,還有些六個月,還些三個月,這一類的女性,在中國的俗話叫做觀音身,就是前生有修行的,或者是和尚、尼姑來投胎的,所以叫觀音身,身體的身,那真是命好,一個女的沒有這個,一個月麻煩一次,沒有那真是觀音菩薩,觀音身。但是在醫學上說,假使這樣觀音身的人結了婚,會不會生孩子懷孕呢,又是一個問題,科學問題,她可以沒有月經,還有沒有排卵的作用呢,所以佛法道都是科學啊,問題大得很,不能再講下去,講下去好像醫學院給你們討論上課一樣,講到這裡答覆你這個問題,所以女性一定要先斬赤龍,才跟男性同等的修法,是道家一派的說法,那道家的忌諱多了,女性月經來了還不能打坐,打坐要出毛病的,都靠不住的,沒有這一回事,當然你假使照道家的修法有為法來修,那月經來不應該打坐,你拿他有為法要修。如果學佛,空嘛,一切皆空,萬念都不動了,那月經來打坐沒有關係

怎麼樣是一念回機,這是達摩祖師的話,一念回機,便同本得。下面還有一句八個字,兩句要連起來,那麼在文字上先告訴你,回機,機者就是機關嘛,就是開關嘛,對不對,譬如我們開電燈,那個電燈按鈕在那裡,那個指頭一按它就亮了,就是開了嘛,一念回機,就把這個機關一按,電就回去了就不亮了,這個譬方回機就是開這個機關,一念回機,你這個念頭一起來,就把它關閉回到原來不起念的地方,當然是便同本得就對了,你現在能不能做到一念回機呢?一念回機就是這樣,念頭還沒有起來不是壓下去喔!念頭一來就空掉了,回到本來空的地方嘛,假定你能夠到達這樣,是真的是這樣,我不敢斷定你,我沒有看到你這個人,也沒有看到你的修持。假定你真的這樣,你下面問在平常生活中怎麼應用呢,那你就奕應用更大了,一念回機,回到你那本空的境界,是心如明鏡台啊,再高一點就,明鏡也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你就千軍萬馬當中都可以去了,你就是佈施眾生,做任何事情一點都沾不住,因為你一念回機本空嘛,日常生活中活潑潑的,天真的、乾淨的,不受一切污染,就怕你做不到,你做到了你還寫給我請問菩薩,我倒答覆你是菩薩,真的喔,菩薩,這樣一個答覆你。第二句你問心不他馳的時候是怎麼樣,心不向外,他馳兩個字,不向他就是代表外面,此心不向外跑,不亂跑了,你說怎麼樣,你還問我,心不他馳時是如何,你問我心不外跑的境界怎麼樣啊,還是問我,我的心,你問的人說,我的心已經不外跑了怎麼樣呢?對不對,你問的邏輯沒有寫清楚嘛,對不對,如果我用禪宗的答法,你說心不他馳是如何啊,心不他馳是如何,我要照禪宗答法,如果你在我前面,照古代的禪宗,你站在我前面合了一個掌,請問心不他馳是如何,我是禪宗大師的話,走了,不答覆你了,你心已經不他馳,你永遠給我站在這裡吧,對不對,心不他馳就好了嘛,只要不是昏沉,不是掉舉,那還有個如何埃還有個禪宗,還可以個答法方式,你問我心不他馳時如何,我瞪著眼睛看了你半天,兩個手一指,心不他馳,就完了嘛,這就是禪,現在不跟你談這一套,你心不他馳如何這個問題你沒有寫清楚,不過你下面有,起心即乖,不起心如何做事埃動念即錯,起心即乖,這是講修定時候的境界,還要看修那一種定,用到這兩句話,所以叫起心動念即乖就不對了。如果你要做事啊,那有不起心的啊,當然起心,那麼你就參考,我告訴你,你參考永嘉大師禪宗集,裡頭後面的兩篇重要,奢摩他頌同「毗婆捨那頌」。奢摩他就是止,就是三摩地啦,古代翻成奢摩他,就是三摩地,古代音,每個時代音不同,毗婆捨那就是觀,永嘉大師禪宗集,他講作功夫修止觀,就不是普通一般的,走禪宗大菩薩的路線,你問得很好,起心即乖,不起心怎麼做事啊,我告訴你,你去參啊,我引用永嘉大師四句話,這個你們大家用得到哦,尤其你們這些大居士,這裡那位大學校長啊,那個海澱大學校長,諸位,諸位,大教授都在這裡,你們很多做事的都用得到,恰恰用心時,我們國語念恰恰啦,廣東話跟溫洲話,ㄎㄚ/ㄎㄚ/,恰恰用心時,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無心恰恰用,常用恰恰無。那高明到極點啊,恰恰用心時,永嘉大師因為他太高明我就拍馬屁啊,我們的同鄉耶,同鄉成佛了,又怎麼樣,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無心恰恰用,常用恰恰無。恰恰廣東話,而這裡廣東同學,安安對不對,廣東同學點個頭是不是,安安啊!剛剛啦,恰恰就是恰好,恰到好處,剛剛好是,北方話沒有,這個問題就是這樣答覆你,都簡單一點埃還有什麼,有一位同學說,我們講的,無夢無想時,他的答案,其主人公何在,他認為,第一個,無夢無想的時候,那個清淨,那清淨,一點,圓明,一點,兩點了,不生不滅,三點,不垢不淨,四點,遍滿虛空法界的本體自性,一個括弧(主人公地無處不在的),真的啊?好,如果這樣,你今天晚上睡著了,我拿個香板在這裡拚命的打,看你醒不醒來痛不痛,因為你主人公無所不在,一定在這裡嘛,對不對,你不要睡著哦,你睡著了,我拿把刀在這裡舞,說不定把你頭砍掉了,這一個理念、想像麻麻胡胡,佛法到底要實證,你這個理念那麼講麻麻胡胡,你大概是輔仁大學畢業的吧,唬唬人可以啊,唬人者騙人也,不過我是輔仁大學教過的,那個輔仁,天主教的,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我們提的,是無形無相的人,是分段生死,無形無相的人,好在我還會看,你這個古文我還會圈點不錯,無形無相的人是分段生死,但是自己嘛,靈識是無形無相,下一次的生,投生的話是否還能得生得為人身,就無法可知了,可能是生為飛禽牛馬等身,要以自己過去生死善惡業力來決定,哎!你太謙虛了,弟子認為父母未生時,是無法得知自己的本來面目的。這個不對,一般人是這樣,我們學佛的就要追這個問題,禪宗所謂參就是追,追到了就會知道無父母真正的根源,這個叫做證得菩提,不然我們何必出家學佛呢,不是上當白受騙了嗎,的確可以證得,這一點我只能這樣貢獻你意見答覆你。這一個,這一份功德圓滿了。還有這份很長了,這位老兄的,時間不夠了慢慢來,關於佛教的前途改革慢慢來,還有兩份慢一點,下一次再答覆。

禪宗大家都喜歡,聽到禪宗打人的,用「棒喝」,棒,打棒子,棒喝,喝,什麼叫「喝」,「喝」就是這樣,否定的口音,否定一切,你講什麼,「喝」,否定了,這叫喝,並不說,啊……,那幹什麼,人不作學狗叫啊,那還叫禪宗,中國的佛法,佛法到了中國變成了中國文化了。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