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雙修.成就佛心

修性即修心性,修命是續長生 (物格.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


您沒有登錄。 請登錄註冊

《南禪七日》(29)-南懷瑾先生主講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內容 [第1頁(共1頁)]

1 《南禪七日》(29)-南懷瑾先生主講 于 周一 1月 18, 2010 10:08 am

泊客

avatar
將官
將官
南禪七日第二十九盤
---南禪七日

------------------------------------------------------------------------------------------------------------------------------------------------

  諸位,善自用功,善護念。諸大菩薩,善自護念。大家問的問題很多,有許多差不多同類的,不能一個一個答了,這個問的問題的條子很多,沒有辦法一個一個答,等答完了問題又生出兒子問題來,子問題。子問題又生子問題。這個我只能抓重點整個答,希望大家很有智慧。學禪的人看到前面煙冒了,就曉得有火了,等於我們大家都很有智慧,聽到板響了,就曉得進餐廳去了。你看這個智慧不要參的都很高。其他的事也是如此。不過有一個……剛才隨手抓來。無夢無想時主人公何在這個話頭,這是話頭。你好像在話頭上又找話頭。在那一個知道無夢無想的那個知上,你完全睡著了,還有個知嗎?無夢無想時問你,完全睡著了,那個主人公在哪裡?就說這個知吧。「知」在哪裡?無夢無想時。是這個意思。所以叫你們不要普通隨便參話頭,連話頭都沒有弄清楚,怎麼參?這不是責備你,不是罵你,因為你問我,我告訴你。告訴你講得太詳細了,又說我罵人。我好冤枉哦,又沒有個包公,世界上有個包公,我天天跪在他前面喊冤枉,不答覆,又說這個老師看不起我,不答覆我,又冤枉。

  現在,先來個總的。這個總的,關於修持有關係。好幾個人都問到,打坐起來,看了我的《如何修證佛法》或者各方面……打坐起來,如何得清涼、得輕安,而且問輕安的方法怎麼達到的。這個就麻煩的麻煩了。不是說問問題不是這樣,可見大家平常對於佛學也好、佛法也好,修持不用心。我講這個話先要聲明,我把佛教、佛學、佛法三個,在邏輯觀念上是分開的。所謂佛教,本來是個廣義的,我們叫廣義,幾十年前,現在你們叫宏觀的,宏觀的宗教。宏觀的佛教,那包羅萬象。我現在講佛教是微觀的,只管佛教這個宗教。宗教歸宗教,不管。修個廟子大家拜拜,一天講戒律、戒定慧。大眾過得好好的,這是宗教。佛學呢?就是一般我們學佛的出家、在家的人,專門研究佛教的學問,或者是三論宗的,或者是天台宗的,或者是法相宗的。這些有著作,這屬於……甚至於把佛學變成普通學術哲學裡面,這個都屬於佛學。所以我特別標榜佛法,佛法是佛流傳下來,一切的教法與修持證道的法門,實驗的,這個屬於佛法,如果以我這個分類法,我是比較偏重於佛法的,不太喜歡講佛學,也不敢碰這個佛教。因為我本身也沒有出家,也沒有嚴持戒律,生活一切做人做事都吊兒郎當,都不成氣候,不守規矩的。以佛法來講呢,像輕安呀,這些……你要把佛經看得好好的,就會知道。你要問什麼方法達到輕安,你修定就達到輕安,我要答覆你,簡單就是這樣,你多修定。可是你要聽清楚,修定不一定你要打坐,你站在那裡也好,你修個站的定也好,你睡也好,永遠睡在那裡不動也可以。所以我現在下註解,我講修定並不一定指打坐,不過你把打坐當成修定,也對!很對,並沒有錯。這是輕安等等的問題。

  第一是關於打坐修氣脈的問題,氣脈問題,還有好多大問題。前兩天還有個條子,關於男女性的問題,當然這是一個基本問題,欲界裡頭,就是這一件大事,能夠了了這個,不要說跳出三界外,至少已經提升到色界上面的事。此事,關於這個問題,世界上人人都在做,這幾句話不是我說的,清朝一位大才子講,金聖歎講的。男女之間這個事,人人都在做,個個不肯說。他講得很坦然。這是個問題,尤其修行,同這個基本問題是密切相關。世界上一切的宗教,一切教化,只有兩個,所有的宗教、所有的哲學,所有的教育學術,對於這個問題,性的問題,學術界、哲學家,避而不談。宗教家是壓制的,只有佛教的西藏密教裡頭,不是整個的密宗,原始的紅教,以及中國的道家南宗,面對這個現實。

  它認為,學密宗的認為,我們這個生命,欲界是這個事情來的,在這個事情根本上不能了,所有它昇華修持都是騙人的。所以他面對現實,研究這個問題。可是變成很秘密,因為社會上大家的觀點,不好辦,不好說,大概這兩個問題我們先談,

  (……下面一段講述了南師當時是如何修行的。很值得一看……)

  首先關於修持得輕安,打坐修持得定、得輕安。譬如大家修行很好,不管你得輕安,是修持修定的一定的現象。輕安的反面,輕安就是輕,對面就是重,就是粗重,我們身體都很粗重,我們的心理負擔思想也很粗重,真得輕安,快要得止了。奢摩他,得止要來了。這個樣子吧,跟你們再講一次佛學教理下去又是一大堆。我告訴你我的經驗給你們聽。我學佛以後才打坐,我也跟你們講過不要怕,以我常常搞運動的人,打坐有什麼怕的,兩腿一盤就是了,很輕視。結果我盤起腿,這一支腳在下面,這一支腳的膝蓋頭到下巴只有一指,這個腿就那麼硬。所以平常認為身體練得很好,這個事情兩樣。我開始學打坐,這個腿放這裡,這個腿就蹺到這樣,真難受啊,怎麼辦呢?就把枕頭墊得半山那麼高,高一點好像腿看起來壓下也舒服一點,慢慢坐好了再拿開。那麼開始試驗。我是什麼都試驗都做的。當然一個一個都有階段,開始修數息觀,這些都修過。然後都試過,都有一點道理。我也自己找路子,不像你們東問西問,還有一個老頭子給你問。我那個時候還沒有人問,大家都是半吊子,跟我差不多。那麼尤其我知道,中國我要找師父,講起又話長,我這個人閒文多,不過你們多聽聽也好啦,因為我講給你這些經過聽,你們就減少了幾十年的辛苦,我出去找這些道家佛家的師父明師,不跟一般人路線一樣,那個師父名氣大,我理都不理,不大……盛名之下……書讀多了,書獃子。盛名之下未必真實。有些人名氣很大,沒有真的,虛名。就像我一樣,像我現在一樣。假的,那裡有真的。[……南師在這裡真是太謙虛了…我們可不能這麼認為……]所以我當時不大找有名氣的。我到每個廟子,都要訪問有道之士,訪問廚房裡的,作園頭種菜的呀。還有些生瘡的,街上看到爛膿的,那些和尚,我總在後面跟。有道的都在這個……隱遁之間。我在成都,這些成都朋友都不知道我的生活,我有好幾個……成都這班老朋友。

  因為我這個是多面人,千手千眼,白天跟他們玩得好好,夜裡不曉得跑哪裡去,他們也不知道。我天天留意成都街上有個叫化子,一定有道。這個叫化子個子很大,坐在那裡一個鐵塔一樣,又不彎腰也不駝背。前面擺一個盤子,又不問人家要錢,旁邊有一塊磚頭,很大一塊磚頭,看到人來,拿這個磚頭在胸口,咚!咚!咚!使你注意他,要給錢就給錢,我過來過去,好像覺得這個傢伙一定有道,我就跟了,跟跟也有點害怕了,小說看多了,武俠小說看多了的人,可不要碰到壞的,但是不管了,膽子大,這個叫化子跟到南門外鄉下,好久他也沒有到,我有點猶豫了,還跟不跟呢?天快要黑了,萬一碰到壞的,他有一幫人,進去了怎麼辦?不過我想不在乎,十來個還可以應付應付,跟吧。這個叫化子走到半路,站到不走了,回頭看我,我也不走了,就看他,他就笑一笑又走,我又跟,一跟一跟跟到一個大橋下面,我也跟他下去。一到了大橋下面,別有天地。十幾家的叫化子,那個橋洞底下,十幾家的叫化子,比你們還乾淨、還清爽,每一家泥巴地弄個茅草編的,像我們禪堂的簾子一樣,裡頭乾乾淨淨都蠻好的。這個叫化子走到最後那一家,我也跟進去。地下更乾淨,他也不說話,看我笑,這些鄰居叫化子都出來看我,個公子少爺不曉得什麼樣子,為什麼跟到這裡。進去了以後他下麵疙瘩端一碗給我,我也不客氣拿來就吃,然後我問他。

  我說,看你有功夫有道。他說,沒有……他不講話擺手,看去又不是啞巴,越是這樣我認為越有道。最後我問他,你幾時到四川來的。我也是下江人,浙江人。他說,我埃我說,你會寫字嗎?他說會,地下一寫,福建。我說,那我們是鄰剩浙江、福建靠到的鄰居。我說你幾時來,滿清時候就來了,滿清末年。這樣一看,不用多問了。大概是滿清時候的做什麼的不知道。不是做官就是做強盜,這兩個東西是倆夥計一檔的。就不多問,諸如此類,我所講的,所以我說,我到那個腿這個樣子,沒有地方問。

  所以啊,數息也練過,後來就是自己練習修止觀。我本來要跟你們講,現在都來不及。解深密經,菩提道次第論都有的。自己觀明點,觀字輪都玩過的。然後,一天很用功哦。後來到了一個小廟子,借一個樓上,每天跑進去打兩、三個鐘頭坐。廟子裡有個和尚跟我是朋友,他有個角樓,在廟子裡頭,這個樓梯不是現在……木頭做的,我一上去就把樓梯……他就告訴我,你樓梯就拉上去,下面有人來也不知道,你有人在上面。我就照他的,等於閉關,避開人,很用功啊,有一天這個腿,同你們一樣念頭不能專一,不過我自己曉得,看看經,看看各種我念頭……然後多問問這些善知識也有的啦,朋友很多,真叫我拜他為師的嘛,我要考慮考慮的,外道也學了很多,有些外道學了以後,要賭咒的,不可以告訴人,譬如我十二歲,一個師父傳我道家點竅的,我們那裡黃陽教就守眉間輪,如果要露給人家講了,五雷劈頂,下了地獄。可是後來我都沒有這回事,不過我有些地方也是從小說看來的,學什麼隱身法,學什麼……其實都沒有。所以叫我賭咒,就賭咒。我嘴裡賭咒,腳在後面地下就寫個「不」字,不承認。腳上寫個「不」,告訴上天,我不承認的。就這樣,多壞呢。所以我自己就用別的專心的法子,觀想字輪,有時候觀起來,有時候觀不起來,即使觀起來也穩不住,一下這個念頭又跑了,再把它抓回來就難了。可是一個觀念,道家的話,若要人不死,必須死個人。講是想人不死,就先要你死一個人,對換的。所以既然想成仙、成佛、想得道。我這個凡夫之命就準備殉道了。修不成功,死了就死了,下決心。有一天我中午也到這個廟上去,到這個廟上去了,也上樓,這個和尚朋友就告訴我,中午還是給你送上去。他跟我有約定,下面敲一下,吃飯時候到了,我梯子放下來,他就給我端上來。他說,中午還是給你送來。我說,慢一點,我們改個辦法,我在樓上敲樓板的時候你就送,我不敲樓板就不吃了。他說好,好朋友。那天中午,這個腿還是那麼蹺的,你們下面要我講看見了,靠我的下巴距離很近,很親切。比你們現在,哪有你們那麼莊嚴,撐得很難受,突然,過了中午了,有點下決心了,不證菩提不起此座的氣概,突然這個腿下去了,我沒有要它下去哦,他下了。

  這一下,這個身體,蹦,不是跳起來,挺起來,這個時候啊,這個身體是寂然不動,我自己也曉得,可是呢,有一點,佛學,佛法裡一樣……八觸裡頭,就澀,八觸跟你們講過的,對不對?澀觸,就是身體枯僵了,要想把手拿開,拿不開了,就是這個姿態,我也不怕,心境是專一了,要觀想凝定,一念專一得很,不動了。我本來只坐二十八、三十分鐘,這一坐就三個半鐘頭不下座。所以,你們現在大家問些問題,用功。你們的佛學常識這些雜書看的太多了,瑜伽、道家、密宗越學多了,沒有用。天下學佛、成佛的人,學禪只有兩個人會成功,絕頂聰明跟絕頂的笨人,就怕中間半調子。說你聰明,笨得一蹋糊塗,說你笨嘛,好像蠻聰明的,永遠搞不清。我這個人有個長處,我不曉得是聰明還是笨,可是我學任何一樣東西,一定走笨的路子。告訴你經驗,就是明明知道我會了,還是那個基本動作,要怎麼樣,我一定從那裡學起,這一點你們學到就……做人也一樣,對人對事一樣。我總是老老實實從誠懇學起,不要玩弄聰明。現在人我看大家都是玩聰明,一提什麼都會,什麼都不會。所以學佛到了家,這是講腿的問題,又罵起人來說多了。後來三個多鐘頭我下樓了,這個和尚朋友問我,你怎麼搞的,他以為我出了什麼事,或者心理難過,灰心了,怕我在樓上上吊了,不是不得了。我說,沒事。他說,你今天神氣不同,我說,我今天很有點道理,他也是修行,當然物與類聚嘛,不然他也不會這樣給我幫忙護法。我也照應他。他說,看你這個樣子今天。我說,對了,有一點道理。我那個腿,那時候也不管它氣通,脈通啊,反正軟下去。哦,他說,很了不起,很難得。那當然你如果慢慢練,這個腿把它練下來,你起碼也要半年幾個月,除非你特別通。除非像那我們……師兄還記得嗎?除非像峨嵋山,以前有個和尚有個廟子,峨嵋山當年規定,當方丈,一定要到揚州高旻寺坐過禪堂的,才可以做方丈。你還記得嗎?那麼到揚州高旻寺住禪堂就是這樣。比這個嚴重,這個腿重要。他為了要爭取當方丈,並不是為了悟道哦。必須要把腿練好,去住禪堂。下了狠心把兩腿盤起,用個繩子綁起來,都綁好了,不過密宗裡有這個方法,像密宗打坐有個禪定帶,兩個膝蓋頭一直到後面肩膀,所以我們常常來給你們改姿勢,密宗為了自己改姿勢,這裡有個箍子,往這裡上,那個叫禪定帶。那麼這個和尚不知道禪定帶是什麼,反正兩個腿綁起來,那個我們鄉下那個打穀子的,你們還有沒有?稻子割下來,很大的桶子,對不對,叫什麼名字啊,你想,嗯。拿來那個打穀子,叫徒弟把那個打穀子那個桶子拿來把我蓋住,繩子。我在裡頭叫,哎喲……媽,娘呀,救命,叫徒弟你千萬不要給我開,你給我開了,我告訴你,我就趕你出去,你不算我的徒弟。果然,徒弟聽到,開始,哎喲……後來媽呀,娘呀。叫了一、兩天沒有聲音了。徒弟也不敢開,差不多,打開一看,哎喲,他還活到的,慢慢把腿子鬆開。所以他後來到了揚州住禪堂,當然,回去當方丈,這個資格拿到了,住過禪堂,他這兩個腿,你坐一萬年也沒有事。那個綁死了的,等於以前女人那個腳綁成小腿綁掉了。這個就不算本事了。所以我講這個這樣下去,就是這麼一回事,後來有一次,打坐。

  我都講經驗給你聽,不講學理啦。學理啊,實證,我也沒有告訴你修什麼定,一樣的,那一種定,念佛也可以,修密參禪,隨便你什麼,忽然頭頂上,一滴涼水下來一樣,哇,好清涼、好舒服,那個清涼像什麼呢?你們夏天剃光頭,不是要推倒的剃,那個刮鬍子的那個刀,刮得光光的,比西瓜的皮還要青,還要綠,刮成這樣子,然後,拿熱水頭上一洗,咦,那個味道你們嘗過沒有?這個味道都沒有嘗過還剃光頭呢,喲……其味無窮。又清涼,又舒服,告訴你,又爽快。那個頂上發生這個現象,比這個現象還要清涼,還要舒服、還要爽快。這個叫輕安初發的現象。隨便你修密宗、顯教,要說真正說得定,必定有的。這個道理呢,就要研究醫學了,生理的。不是普通的西醫、中醫所能夠瞭解的,這個生命的功能。

  然後全身就會慢慢慢慢就會柔軟了,柔軟以後,後面這幾句都濃縮一點了,好多年的經驗,然後慢慢柔軟以後。所以先要……包括你心理的習氣、思想,先要薄地輕安發起,慢慢薄了,等於那個脾氣啊,什麼那個頑固的思想薄了。薄了就軟地,更柔軟了。軟了就會輕靈,就會容易空掉。後來等到生理、心理都一樣。這兩個心物同源的嘛,然後等到完全這樣,久而久之修下去呢,身心都軟化了,但是軟化歸軟化,還早得很,如果一般人……達摩祖師所謂罵人,不要得少為足。得了一點,自己認為有氣功了,有特異功能,又滿足了,那麼你就完了。那就是說股份有限公司了,我們要開的是無限公司的,不要得少為足。儘管如何,腰以下到屁股到腳,非常難,非常難。幾乎是非好多年功夫甚至非數十年功夫不可。所以我常常告訴人,佛經上說皈依佛兩足尊,以學理來講,佛學講福德具足、智慧具足。叫兩足,兩個都滿足了。以功夫來講,兩腳的打通,由腰以下,比上面還難。生命是腰部重要。當然我在這裡演講,兩個腿盤在這裡,不好表演給你們看。

  我講話喜歡是實際的,算不定講到哪裡,在下面就表演給你們看,我站在地下表演你們也看不到,你看這個人的腰,所以女人跟男人走路兩樣的,你知道嗎?女人走路屁股甩起來走的,轉起來的腰動的,因為女人的生命在上面,重點,胸部。可是男人走路很不好看的,笨笨的,兩個膝蓋動的,這個你們沒有研究嗎?所以活了一輩子,還不曉得男人與女人呢。我講的真的,所以女人走起來,(不是你們出家人,出家人走路沒有這一套。)叫阿娜多姿,站起來,女人站起來非歪到不可,不歪到不叫女人了,為什麼?她那個帶脈腰力天生不是這樣,所以歪起來是應該的,可是男人一站,歪起來這個要命的,一看上去就不對了,這都是生理自然的,所以下部更難軟化,不要講那麼多。講詳細給你們,我講多了,你們覺得好聽是害了你們的,然後將來聽了我的,看人家拿個聖賢的尺碼,我老師講的,這個傢伙不對,從來不量量自己對不對,你們會犯這個毛玻第二懂多了,剛剛一點,頭上也許蚊子叮一下,馬上跑走了,喲,我得輕安了,就來了,一定糟糕的。所以最好不要懂,但是輕安從頂上發起,(這都是經典上佛說的,你們過後我們一看就懂。)容易退失。有時候沒有了,如果輕安從下部向上走的,永不退失了。所以兩腳打通是很難。你看,我們老了,一般的朋友就兩個腳困難了,這兩個還活動嘛,還可以,等於車子這兩個輪子哦,兩個車輪不對,車子就不大好跑了。有人問輕安如此,你要再問下去啊,四加行法,不講教理,暖、頂、忍、世第一法,不管你初禪、二禪、三禪、四禪。不管你凡夫修的,或者是果位上的羅漢,或者初地、二地一直到十地菩薩,每逢一個程序、一個境界,每一個境界,每一個經過都有他四加行,暖、頂、忍、世第一法,一定按程序來的。就是講功夫方面,還有什麼,很多……還有什麼氣脈呀,什麼。你們要不要拿一個什麼,那個打米的、打穀子的桶子叫什麼?你們這裡?飯桶啊,你們要不要每一個人送一個給你們啊?不然就趕快下座走幾圈,再講啦,不然你們受不了的。你也沒有到我那個樣子,咚一下,下去了。那一下,身上最強硬也願意多坐一下。用功呀!不是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你們居士們有兩個錢,有個紅包,買三包香供養供養,找個上師來拜拜,以為就可以得道了,那麼簡單,那我玩什麼?我幾十年白搞了的?真是!(行香,人們順著大廳邊圍著圈走著,南師站在圈中間。)不畏的抬頭,大步的走去,肩膀甩開,心中無事。目光正視。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內容 [第1頁(共1頁)]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